[原创]捕 鱼 [中崋鐡血军团]

豹豹豹 收藏 0 0
导读:(来自 - 《》) 虽然家乡在东海之滨的泉州湾,在尚未围海造田之前父辈也拥有大片海边的滩涂,但从小都生活在铁路父亲的单位里,还真的缺少海边人的赶海经验。我不懂钓鱼,但我有过许多捕鱼的经历,连钓带捕的倒是有了一些捕鱼的记忆有时回味无穷。 最初见到捕鱼的记忆是在铁路父亲的单位里,那时单位里的我应该成为叔叔阿姨的那些人都是与父亲一样的那个年代的年轻人,这是一群与现代人一样富有动性和创造力的年轻人,铁路工程队到达的地方大多是没有铁路的经济欠发达地区,所以工人们的业余生活也是相对简单。当时的电视是上级

(来自 钓鱼技巧 - 《台钓技巧》)


虽然家乡在东海之滨的泉州湾,在尚未围海造田之前父辈也拥有大片海边的滩涂,但从小都生活在铁路父亲的单位里,还真的缺少海边人的赶海经验。我不懂钓鱼,但我有过许多捕鱼的经历,连钓带捕的倒是有了一些捕鱼的记忆有时回味无穷。

最初见到捕鱼的记忆是在铁路父亲的单位里,那时单位里的我应该成为叔叔阿姨的那些人都是与父亲一样的那个年代的年轻人,这是一群与现代人一样富有动性和创造力的年轻人,铁路工程队到达的地方大多是没有铁路的经济欠发达地区,所以工人们的业余生活也是相对简单。当时的电视是上级配发的黑白电视也没什么台,而且白天也没见到有什么电视节目,记得那个时候单位里的工人们最开心的娱乐就是每周一次的看电影,其它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就是开会或者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侃大山,周日的时候要么是到地方的集市上赶集,要么就是睡大觉,一些比较有创意的青年工人则会想办法来消遣业余的时间,那时我虽小,但能让大人们差东谴西的为大人们跑跑腿,还是有幸能加入到他们业余时间的消遣中去。那时休闲的时候钓钓鱼应该是一种比较高尚的活动吧,钓鱼虽然快乐但那时如果没有大人带着自己擅自的去沟河边回来会被我爸打的,所以我为了能跟着大人们去钓鱼,我得巴结大人让他跟我爸说情。

那时没有专业的钓鱼钩,我们是找单位队部的办公人员要了小半盒的大头针,用钳子自己做成鱼钩,钓鱼的线是工人们平时打水泥的时候从水泥袋上拆下来的,为了怕在垂钓的时候容易断线,他们用桐油把这些水泥袋的线浸过晾干拉直后卷起来备用的,好在大头针有一个头可以不让线脱钩。鱼钩绑上线,再在鱼钩的上方夹上牙膏皮作为坠,那时的牙膏皮都是铅的或者铝的,钓鱼钩上的浮标是用鸡翅或者鸭翅的大毛做成的,再到哪里看几根细竹竿,一根钓鱼竿就这样做成了。那时的沟沟坎坎水都清澈,只要有耐心垂钓就能钓到鱼,记得第一次去钓鱼的时候可能是秋冬季节吧?秋冬季节挖不到蚯蚓,我们用的饵料是单位里的馒头和米饭粒。我不懂钓鱼,只见他们把馒头屑捏实了挂在钓鱼钩上把吊钩直接摔到河沟的中央,然后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消息了。等鱼上钩的心情有时是焦急的,没有耐心的人看到水面上的浮标一有抖动就马上往上扯,可是往往扯上来的都是白钩,每一次的钓鱼都要有一个心情适应的过程,也是一个与河沟里的鱼儿斗智斗勇的过程,当看到浮标抖动的时候准确的掌握时机很重要,很快的,一个下午下来,竟也能让我们有了收获的喜悦!可能那个时候的鱼也没有吃过什么饵料吧?丢下去的馒头屑竟然也能钓到鱼,有时一次出去回来带出去的小半桶有时也能带回几条七七八八的鱼!

钓鱼可能更加需要人的耐心,但更能让人兴奋的是捕鱼,有时使用捕鱼要比垂钓钓来得容易!有一天放学回来我发现,单位食堂排往河沟的废水沟有一大群的鱼迎着流下来的食堂废水往上游,我想尽办法去拦截但几次都是一无所获,而每一次的等待拦截都要等上好一阵子的时间。我赶紧跑回工班里找救兵,那位我经常出去垂钓的叔叔跟我去看了一下,就回来找了几个网兜拆开重编了一下,差不多比废水沟宽了再用绳子套住上下两根绳子,我们俩一人站在一边往上拉,鱼儿一发现有人来了马上掉转头往河沟里游,我们俩一次拖网下来竟然有着不小的收获!于是我们接着等待然后再拉网,几次下来竟然捕到了小半桶的鱼。云贵湘的单身工人煮鱼简单又好吃,辣椒在火炉上烤干,烤辣椒的时候很快就能闻到很香而又令人忍不住打喷嚏的那种香味,烤干的辣椒用杵捣碎装了一大碗,工班里用来烤火的煤炉放上一锅清水放进洗干净的鱼,水烧开后就直接把大白菜撕碎了放到锅里一起烧,每人一个碗放点猪油、辣椒、酱油,夹起锅里的鱼和菜蘸着碗里的蘸料配饭,一顿能多吃大半碗,南方人吃不惯馒头的也能接着这一锅的辣鱼汤吃得饱饱的…… 几年后回想起那时在单位里吃鱼的场景,想要学着做一次,已经再也找不到那种味道了。

部队回来后,因个人原因我到我服役的那个海岛上当了一回渔民。秋冬季节,一套部队穿过的军用旧棉衣棉裤,一套简单的洗漱用具,我跟着渔船出海捕鱼去了。那天,我们工作的这对渔船一前一后的出海了,只有船老大和操舵的在主舱眼望着前方,渔工们这个时候都找到自己的舱室睡觉去了,望着时而擦肩而过的军舰,看着这个曾经算是熟悉的航道,好奇和复杂的心情让我一直忐忑的坐在船头,渔船在海里航行了几个小时我也被迫去睡一下,渔民的睡舱隔壁就是储鱼舱,储鱼舱里装满了打碎的冰碴,虽然睡舱和储鱼舱隔着一层板,但放冰的舱室还是渗出一层层的水珠被子碰到舱壁的时候都会弄湿一大片,老渔工劝你:“咱们是来做事的,不是来享受的!”。

迷迷糊糊间已经是过了半夜时分了。“下网了。”我被工友叫醒的时候是真的头重脚轻的一副睡态,走出鱼舱,只见桅杆上的探照灯把整个渔船的甲板照得通亮。母船上的船工把网绳抛到对面的拖网船上拖网船迅速离开,母船上的船工们相互协作一段一段的把网往海里放,等到这张网放完了以后我们又有两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等着船拖网。两个小时后,按照船老大的指令全体渔工都等在甲板上,拖网的船再次靠到母船边把网绳抛回来,母船甲板上的卷绳墩启动,一步一步的把两个小时前放入海里的网收上来,收网的时候有些船工快速的解开缠在网上的鱼丢进船舱里,一边用补网的工具迅速的把破掉的网补好,几十分钟后被拖上来的是大网兜,当这个大网兜被吊杆吊起来的时候上千斤的鱼就被吊上了渔船的甲板,看着这整个甲板活蹦乱跳的鱼虾,咱这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很是兴奋!那像是“章鱼”的章鱼一条能有一大通几十斤,我割下来煮熟了啃起来就像是啃了一根橡皮筋,弄得老渔民们呵呵大笑!那带鱼有五指并拢这么宽脱下来的鱼屑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 很快,这好奇的兴奋就被捡鱼的工作弄得只剩下疲惫了。这里还在捡鱼,那里又在放第二网了,这一次下的网要比上一网多两个小时,所以捡完鱼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睡觉。渔船上的青菜是不会超过两天的量,最多就是再来一个炒洋葱或者红烧土豆。接下来连早饭也是蒸熟的干饭和酱油红烧鱼,一趟出海都是如此。没得睡个囫囵觉没能有顿可口的饭菜,每餐到了饭时也是新渔民们最痛苦的事了!宁波本地的渔民说:“不吃(雀)嘛饿煞,吃吃(雀)嘛味道嗯呐!”这么新鲜的鱼,我竟然再也找不到小时候与单位里叔叔们白水煮鱼那种鱼的美味了!

白天下完网的时候除了睡觉就是在船上转,渔船上最为壮观的莫过于那一大群跟着船的海鸥,渔民们捡过的小鱼小虾被冲入海里就成了它们的美食了,所以,哪怕在茫茫的大海里没有栖息地,海鸥们还是愿意这样不辞辛劳的跟着渔船飞,渔船和海鸥就这么默契的形成了这样特殊的关系。白天没事的时候有时也睡不着,我的最大乐趣就是在船尾数海鸥。看着海鸥在大海里成群的飞偶尔的打在了一起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