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共产主义”的另类思考

阳明心一 收藏 0 9
导读:一提到“共产主义”这个词,许多人第一反应可能是——“乌托邦”。不妨换个提法——你认同“地球村”的概念吗?或者说,你认同"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这个理念吗?这样问也许大多数人会认同。可实际上,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基本理念,至少广义上是。否则,如果按财产“私有”的原则,人们根本就不能对别人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等行为说三道四,因为在私有制理念下,这些都应是个体的合法合规行为。除非你认为整体的资源环境是大家共有的。 这样看来,“共产主义”的理念还是客观存在的。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批判“共产主义”的呢?尤


一提到“共产主义”这个词,许多人第一反应可能是——“乌托邦”。不妨换个提法——你认同“地球村”的概念吗?或者说,你认同"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这个理念吗?这样问也许大多数人会认同。可实际上,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基本理念,至少广义上是。否则,如果按财产“私有”的原则,人们根本就不能对别人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等行为说三道四,因为在私有制理念下,这些都应是个体的合法合规行为。除非你认为整体的资源环境是大家共有的。

这样看来,“共产主义”的理念还是客观存在的。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批判“共产主义”的呢?尤其是在网上,而且尤其是年轻人。我想,对“共产主义”的批判,一般会有四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是,“共产主义”很邪恶,因为它要剥夺人的私有财产,违背了基本的人性(在他们看来,自私才是人的本性,所以制度必须迎合这种自私的人性);还有,“共产主义”都是集权专制的,违反基本人权。这种观点一般是较简单化思维或历史情结造成的,当然是错误的。首先,“共产主义”要消灭的只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并非生活资料私有制。马克思本人并没有对未来的‘共产主义’做很明确的规定,他只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提出:“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利,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利。……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已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我认为马克思的基本定义是科学的,劳动创造价值的总体规律不可否认,剩余价值规律、经济危机规律也是不容忽视的,应值得社会学家、经济学家们永久深思(各国推行的“遗产税、所得税”等社会调解手段也正是废除资产阶级私有制的一种表现形式),而现代社会所面临的资源滥用、环境恶化等新问题,客观上更需要人类社会趋向于一种‘共同家园’理念、“地球村”理念,趋向于一种‘共同协调’的管理模式,这本身就是新时代环境中的“共产主义”理念。所以,“共产主义”理念不存在所谓违背基本人性的问题(而且,也正因为人有自私的本性,才更需要有社会化的公共调节机制来制约)。其次,权力组织与分配是具体的政权组织形式,与“共产主义”理念本身无关,“共产主义”的权力系统也可以用选举制度分散各级权力,而且可以更高效;第三,人的本性更多的还是趋向善的一面,不然为什么历史上会有这么多人毕生追求向上并坚信各类“大爱”的信仰呢?(说明一下,这里的“信仰”指的是正能量的,心中充满“大爱”,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考验的,比如,儒家、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等。)

第二种批判观点是,“共产主义”虽然消灭了剥削,但因为没有了经济利益竞争,就失去了个人发展的动力,不利于发挥个体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不利于整体经济发展,也就不利于生产力发展。这种观点我认为是很有道理的,所以,现行和今后的“共产主义”发展方向,应该是将“共产主义”社会的大方向和“市场机制”的大原则紧密结合在一起,两者可以而且应该尽量有机地结合起来,并不断朝向更科学、理想化的社会方向,循序渐进、和平的过渡发展。从大的“公有”意义上说,“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概念可以放宽,可以从较大的层面考量,比如土地、山川、河流、矿产等,尤其是一些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行业和资源,至于普通民用的行业,还是应注重发挥个体单元的活力,坚持用市场机制的原则调节——除非国家、社会面临共同危险的困境或敌人。这里可以遐想下遥远的未来,如果真的在全球范围内,面临了共同的困境或敌人(比如严重资源危机或外星生物入侵之类的),不得不要求各国统一起来,自然实行“共产主义”基本原则,形成"生产资料"基本公有制(不是"生活资料"公有制)的社会,我想,存在的主要缺陷也就是世界性的“生产技术”发展减缓而已(也未必是“生产力”发展减缓),还不至于出现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失去竞争、生活倒退甚至灭亡的景象吧?到那时,人们内部的竞争也可以从“苹果几代三星几代"转向诸如体育、文化、智力等的良性竞争了,也可以避免各类型公司无休止的“关停并转倒闭”浪潮,人类因无休止地追逐物欲发展、技术竞争而产生的工作生活压力又可以减少无数,而且,资源、环保等问题也可以得到更科学、可控、有效的缓解。也许这样,反而有利于社会生产力(人类改造自然地能力)的发展,而不仅仅是生产技术的无尽比拼……从这方面看,毛泽东时代国家步子过快地进入“共产主义”方向,一方面可能是理论政策、形势判断的失误,另一方面的原因也可能是当时国家确实面临了共同的危险困境,比如居民基本生存资源的危机以及被他国武装颠覆的危机。还有现在的朝鲜,之所以要坚持封闭性的社会主义原则,其中一个因素也应该与美韩日的军事压力有关吧。另外,说到这里也许会有更激进些的观点,比如说在没有严重外部压力的情形下,可否直接朝向“共产主义”理想社会方向和平地迈进?我认为现实上仍是不可能的,因为必须承认,物质世界以及科技的发展是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这也是以往的历史经验和个人的生活体验得出的结论。如果物质进步被限制或阻止,人的欲望也会转向其它领域,所以,市场机制这个“潘多拉漏洞”,是无法回避的,但需要时刻保持警惕与合理的约束限制……

第三种批判观点是,有些人认为“共产主义”很美好,但就是因为太完美了,不符合人性,不可能实现,所以不能相信。网上有这样的说法:"不完美的人性战胜了完美的主义。换言之,不是共产主义太坏而被人类抛弃,是人类配不上共产主义。它的失败不是因为它的邪恶,而是因为它的崇高;不是因为它不道德,而是因为它不可能"。我认为这话不正确,正因为人性的不完美,才需要较完美的主义或方向去引导(当然,不是去“适用”),而绝不应该是相反或者倒退。人类历史的进步是缓慢甚至曲折的,但总体上,还是朝文明方向发展的。而且,既然认可一个主义是崇高的,为什么又要逃避呢?如果崇高也算逃避的理由,那么,各种宗教思想不就更不应该被推崇了吗?换句话说,就像世间永远没有绝对的公正,但公正一定是我们追求的永恒理念一样(哪怕它是“乌托邦“)——基本道理是一致的。

第四种批判观点是,许多人认为“共产主义”是个谎言,不可能实现,因为一方面:“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以及“共产、公有”原则并不符合人的自私本性;另一方面,目前为止还没有现实的科学证据,所以“共产主义”只是个“骗局”。

这个问题也是本文的重点,下面将详细阐述。

对于第一方面:我认为人的本性并非只是自私——人性既有自私的一面,也有共通、团结、友爱的一面,两者是辨证的统一;也正因为人有自私的本性,人类就更需要用团队的理念来管理和制约它,从而促使人类社会不断走向文明,走向进步和发展。

对于第二方面:真的没有“共产主义”存在的科学证据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我们每个人身体内,许多人家庭内部,以及某些企业、团队内部等,实行的正是“共产主义”。

人的身体构造够科学了吧?难道它不是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吗?难道它不是一个“财产共有“的综合体吗?还有,家庭是在人类发展历史中自然形成的,是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基本‘团队’,他们中的优秀‘团队’内部难道不是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吗?难道不是一个“财产共有“的综合体吗?(家庭内部,如果是‘按劳分配’或‘按资分配’, 老人或小孩子们就无法面对,因为他们既没有劳动竞争的能力,也没有天然的资产保障,尤其是小孩,他们需要最基本的竞争基础条件,比如教育、医疗、交通、住宿、基本食品衣物等)……

“共产主义”,正是适合每个相对独立体的、最科学的团队管理模式——能让团队的利益或幸福最大化。在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内部,实行的一定是‘共产主义’基本理念(当然,也包含有合理适当的竞争机制),而不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市场竞争理念;但对于一个超级‘大家庭’——国家来说,情况就要复杂的多,‘共产主义’理念也只能是一个长远的发展“方向“,因为各国地域性、科技性变动对比以及人性的弱点等各种原因,更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逐步发展的长远过程,在没有共同的严重外来危机下,甚至可能永远也无法完全实现理论意义上的(生产资料完全公有性质)共产主义社会。

对于国家“共产主义”的理解和探索,我认为可以参考人体和家庭团队的一些基本规律(当然,不可能完全适用或达到人体、家庭的和谐状态)。

比如,人体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共产、分产”、“公有、私有”只是一种相对的概念:相对于“人”的综合管理层(如大脑、心脏)来说,为达到集体效益最优化,是把“人”看成一个整体的。身体各部分“财产”在面对共同的重大利益问题时,都可以属于“公有”的“共同财产”;而相对于身体各部分独立个体而言,如手,脚,胃等,包括大脑自身单元等等,它们的“财产”又是相对“私有”的“财产”,各有各的特点和利益,并存在合理适度的竞争。例如右手比左手劳动、锻炼的更多,右手获得的养料供应也会更多,就会比左手更粗壮;如果身体受到异物侵害时,身体各部门会共同抗争;如果身体不健康时,身体各部门间也会出现种种矛盾冲突。健康的人体,身体各部分会达到非常默契、和谐的状态,也就不会有内部不良冲突,但存在合理的竞争和适度的“斗争”(如锻炼中肌肉的酸痛等),以激励各部分机能更趋优化。在健康的状态下,大脑和心脏是身体的最高管理系统,对全身资源(如血液等)实行最优化管理、协调。

许多人对“按需分配”无法理解,因为他们认为“按需分配”就是要按照“个体的需要”来分配,这当然不可能。举个例子,你因病要禁食,虽然肚子很饿,肠胃很想获取食物,但你的大脑会考虑到整个身体的健康而暂时禁止你取食(当然,最基本的营养还是有的)。 所以,“按需分配”其实是从“整体社会的需要“出发,结合“个人最合理的需要”的综合性分配,不是无限制的按“个需”分配,是综合“整体与个体的最优效益”,结合了“按需”和“按劳”原则的最合理的社会分配,这才是“共产主义”概念下的“按需分配”。

“共产”的本意既是“共同财产”,也是“共同生产”。如果把人体看成一个国家,大脑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文化界”,起着收集、分析和传达整体信息的作用,提供精神知识资源并掌控整体精神与知识,它的基本原则是“真、善、美”;心脏及整个血液循环系统相当于一国的“政界”,服务、平衡调控人体各类营养物质同时制约着各个人体器官,它的基本原则是“公正、规范、协调”(并非“平均”),在身体各器官尤其是大脑的制约和协助下,它必须维护好自身机体功能及血液的健康与更新,以保障全身资源的“公正”畅通;呼吸、消化等系统相当于一国的“经济界”,提供各类营养并控制着营养物质交换过程,它的基本原则是“效率、效用最大化”。三大类系统无法相互替代,它们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及相互促进的,在共同的理念影响下,维护整体的和谐与健康发展。

所以,“共产主义”,其实就存在于每个人体的内心深处。没有它,我们的身体早已“四分五裂”。

旧的资本主义社会理念容易把“人”变成“机器”,北欧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理念就是希望把“机器”尽量还原成“人”。事实上,现在的世界文明国家也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只是说法不一样而已。

从人体发展过程来看,三大类系统是通过神经系统等(类似一国的各种媒体、网络等信息渠道),联合身体各器官经过长期发展和进化,最终各部分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健康、智能、完整的“人”。其中,“大脑”意识与“心脏”意识统一与否决定了科学系统能否基本建立,也就是说,文化界和政界意识的统一与否是理想社会建立的前提(“文化”与“政治”也分别代表了国家的“知”与“行”,“知行合一”,国家才能和谐发展);当然,这一过程的成功也只是个起步,就象一个刚诞生的‘婴儿’,他是否健康,不仅需要“文化界和政界”的长期健康,还有赖其“经济界”——身体上其它各类器官的成熟;能否健康成长,还需要外部客观世界环境的许可,以及需要三大类系统及其它各类器官的相互配合和不断发展。尤其是那些“基本供给”类器官,类似于社会上供给基本食品、药品、住房、交通通讯和教育培训等产品服务的行业,需要发展到一定成熟阶段后才具备向“公有”方向转化,转化后,才可保障社会的整体公正与协调,才可避免不合理的内部竞争及环境资源的浪费。随着物质技术竞争的适当减少,人类的竞争还可以更多的转向体育、智力和文化的竞争,这也将是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较理想方向。

一位微软公司的网友曾与我探讨过:在微软公司内部,其管理模式与我提到的‘共产主义’模式有惊人的相似,我想这是不无道理的。不仅是微软,许多优秀的公司管理模式,都有着‘共产主义’的深层理念(比如华为等等)。正因为“个体”的逐利、竞争行为是本能的,群体的协作意识才显得尤为重要。可以说,“共同协作”的理念,是这个群体能否向前发展和长期进步的重要保证。

为什么毛泽东领导出的团队能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用低劣的武器装备打败各类对手,并打败最强大的西方联军?——因为他的团队是个有机的整体,已经接近于“人”,至少是个有机的“大家庭”;为什么庞大的苏联会在短短几年间土崩瓦解?似乎至今历史学家没有提供完整、透彻的解释,我想,解体的根本原因应在于这个团队的“大脑”和“心脏”已经非正常运转——以温情戈氏为领导的“心脏”已经丧失了“共产主义”的信念,哀莫大于心死,“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人”还不解体吗?所以,苏联这个团体就在动荡中烟消云散了,当然,这是其它国家“团队”希望的结果。

说到底,“共产主义”就是一个基本的利益共同体,与中国传统的“大同理想”本质上是相通的,是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的。当然,对于小部分人而言,对于追求“个体”利益最大化的部分民众来说,这种“整体利益共同体“是不符合他们愿景的。

五千年的文明,同一种语言环境,同一套“系统网络”,演化出了今天的“中国龙”,巨龙能否真正腾飞,需要每一系统的发展成熟,尤其是各个系统的关键部位。现代文明的大融合大交流,共同的社会难题和曾经的伤痛,为人类社会形成共同的思维理念提供了历史基础;而现代社会互联信息网络的大发展,也为‘共产主义’理念社会的发展铺上了现实的‘神经系统’(在建立理想社会基本条件这一点上,新理学家冯友兰先生也在晚期著作中预示过)…… 我想,如果真的未来会有不可预测的共同灾难,“中国龙”一定能昂首走在世界的前面,即使“共产主义”永远只能是个大方向,它也是个正确的方向。我们既不能急于求成走极端的发展道路,也不能因噎废食,走另一种极端的倒退道路。毕竟,人类社会文明是循序渐进、虽然曲折但又不断向前发展着的。

一人一世界,一国见如来。修身,齐家,治国,很多道理是相通的。1000多年前,有位叫百丈怀海的禅师,在他的禅院里自耕自食,以勤劳精神为贵,即使到了老年也劳作不息。一天,弟子们挂念年迈师父的身体,把师父的劳务工具藏了起来。百丈找不到工具,于是毅然入室断食。弟子们问道:“师父为什么要断食?”他说:“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我认为这种精神境界,其实就是早期的“共产主义”理念,并且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阳明心一

二O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终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