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东北 东北王骂日本人“妈了个巴子”?

关东,又称东北、东三省,是中国的一个地理大区和经济大区。“东北”一词,起源较早,《周礼·职方氏》:“东北曰幽州,其镇山曰医巫闾”。东北与辽东、关外、关东满洲等名称具有前后相继的历史承接关系,但它们具体所代指的地域范围有一定差别。四季分明的东北地区坐拥中国最大的平原东北平原,是资源丰富、文化繁荣、经济实力雄厚、以汉族为主多民族深度融合的区域,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而东北第一大城市沈阳更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金融、科教、军事和商贸中心。

说到想当年的沈阳,最先就应该提到在北洋军阀时期,张作霖所建立的奉系军阀。公元1657年,满清朝以“奉天承运”之意在沈阳设奉天府,沈阳又名“奉天”,沈阳是原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大本营,因首领张作霖是奉天人,故称奉系。奉系军阀既是原东北军的前身。而说道东北军之初,就不得不说说这个奉系的大当家的张作霖“张大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作霖籍贯直隶河间。祖辈清末闯山东来到东北,在辽宁海城一带种地为生。1875年3月19日,张作霖出生于奉天省(辽宁)海城县城西小洼村(今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张家窝棚屯)。

。张作霖在家里排行最后,人称张老疙瘩。他从小性格独立,并且心高气傲,不服管教。并且性如烈火,豪爽仗义。民间流传着许多张作霖的逸闻趣事,给小兵娶媳妇就是其中的一个。但须要声明的是这完全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当初在他小时候家境贫寒,甚至都揭不开锅。他们家欠一个地主很多钱,还不起。张作霖就想出了一个好注意。有一天,他把地主家的老母猪迁到池塘里去。然后假装发现一头老母猪掉池塘里了。他假装大喊呼救。这是地主也赶来了,急得直掉眼泪。张作霖这时一纵身跳入池塘,然后把老母猪拖上了岸。地主不知内情,还以为张作霖真把他的老母猪救了,于是便说:“你欠我们家的钱我不要了!”

还有一天,张作霖外出遛早,刚走到一个拐弯处,突然传来一声吆喝:“卖包子啦!”张大帅吓了一跳,不禁暴怒:“给我抓起来,毙掉!”张大帅亲自执法,砰!朝天开了一枪,小贩吓得几欲瘫掉。大帅很得意:“你吓我一跳,我也吓你一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大以后张作霖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后投身绿林,势力壮大,清政府无力征剿,就将其招安。张作霖协助清廷剿灭杜立三等土匪势力,后又消除蒙患,维护国家统一,逐步提升,先后担任奉天督军、东三省巡阅使等,号称“东北王”,成为北洋军奉系首领。

民国十四年,1925年冬,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借郭松龄起兵反奉之际主动接近张作霖,提出可以出兵阻止郭军前进。张作霖宁肯逃亡也不依靠日本人,于是说:“如果郭军逼近省城,我打算赴旅顺或大连暂避,届时当请帮忙。”斋藤乘机将事先打好的五项要求拿出来,让张作霖签了字。五项要求的主要内容是允许日本人在东三省和东蒙地区同中国人完全一样,享有自由居住与经商的权利,并将间岛地区的行政权移让日本人。 张作霖知道以后破口大骂:“日本人心肠黑,全是下圈设套骗人。”并对部下说:“绝对不能同意日本人提出的要求,免得东三省父老骂我是卖国贼。”大元帅府的电报处处长周大文回忆说:“1928年5月17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求见张作霖,张将芳泽晾在客厅,自己在另一间屋里大声嚷着说:“日本人不讲交情,来乘机要挟,我豁出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出卖国家的权利,让人家骂我是卖国,叫后辈儿孙也都跟着挨骂,那办不到!”!!

张有一次与鬼子谈判,说了句:他妈了个巴子。鬼子问:什么意思?翻译不好说是骂鬼子,就说:大帅说你妈跟你爸好呢。鬼子大乐:是的是的,日中的关系就是要“他妈了个巴子”……

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整个大环境是一个诸侯割据的时代,奉系军阀在中国北方为了争夺地盘和对京津地区的控制进行的两次大规模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直奉战争。

虽然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奉系惨败,但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并成功控制了京津地区。张作霖、冯玉祥等随后在天津曹家花园召开会议,决议成立中华民国执政府与善后会议以取代国会,并推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统总统与总理之职,之后政权落入奉系军阀手中。

直奉战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海军、空军参加并取得重大作用的内战,新式武器如坦克等纷纷登场,重炮、重机枪、地雷的使用均为之前战争所罕有,死伤特别惨烈。政治意义上,直奉战争以奉系胜利而告终,从此直系军阀基本退出中国历史舞台,北洋政府开始了张作霖时代。

1927年张作霖自命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摄行大总统职责,成为北洋政府的末代统治者。1928年,奉军被蒋介石、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的联军打败,张作霖在军事上的失败以及英美等列强政治上的压力下,退回东北。1928年6月4日,因一直未回应日本方面政治和经济的诉求,张作霖乘火车,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行刺,炸成重伤,当日送回奉天官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作霖被炸的火车

张作霖被送到沈阳“大帅府”时已奄奄一息,军医官抢救无效,于上午9时30分左右死去。死前张作霖对卢夫人说:“告诉小六子(张学良的乳名),以国家为重,好好地干吧!我这个臭皮囊不算什么。叫小六子快回沈阳。”说完就死去了,时年54岁。之后其子张学良继任奉军统帅,于1928年12月29日通电全国,宣称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管辖,史称东北易帜。

东北军全盛时期(即张作霖统治时期)拥有当时亚洲最大的兵工厂,该厂每月最多可以生产4000支步枪,轻机枪最高产量可以达到每月40挺,重机枪每月可生产100挺,子弹每月可以生产1500万发,每年可以生产各类大炮200余门,而且其枪钢可以自己生产,炮钢正在试制,生产力十分强大!

空军装备:

装备飞机250~300架,共5个航空兵队。中国东北兵工厂也没有制造飞机的技术,飞机全为购买和西方列强赠送,或者是战场上缴获的。东北易帜前,东北空军估计还有200架左右,其中战斗机150架。东北军的飞机主要从法国和捷克两国购买,其中1929年因为中东路事件东北空军损失惨重,因此张学良刚从法国进口大量新式飞机,9.18前东北空军有100余架飞机,基本是新式的。

海军装备:

东北海军拥有大小舰只21艘,3.22万吨,舰队官兵3300人。主力舰“海圻”号为当时中国最大的巡洋舰,其余还有“海琛”、“镇海”、“威海”、“同安”、“永翔”、“楚豫”、“江利”、“定海”等战舰。东北海军在全国海军中是占有绝对优势的。 1928年底东北易帜后,东北海军成为南京国民政府统辖的仅次于中央海军的一支海上武装。

1929年,张学良在“东北易帜”后,改“奉天市”为“沈阳市”,届时东北军编成步兵25个旅、骑兵6个旅、炮兵10个团。1930年9月,张学良支援蒋介石参加中原大战

“9.18”事变时东北军与日本关东军军力对比为北大营8000人vs关东军3000人,奉天省内军力对比大约为东北军6-9万vs关东军1万人(1931年9月,日本关东军兵力10500人,系日本陆军第2师团),装备方面中国军队占优,东北军占据局部兵力优势,且直隶、热河以及山海关一带有东北军主力25万也可迅速驰援,由于日军资源较匮乏,打不起大规模持久战,而且当时日本国内也分成了主战主和两派,如果初期遭到猛烈反击,日本国内主和派必能占据上风,东北有很大可能不会沦丧。

东北驻军和日军力量上对比,东北军数量上占绝对优势,而且在武器装备上亦有相当的优势。日本关东军在事变时不仅没有空中武装力量,甚至在轻武器方面也不曾装备类似于东北军的“捷克轻机枪”这样的高技术含量武器。如果没有不抵抗的命令,如果部署得当,日军的侵略行动是几乎不能得逞的。

几十万东北军去向: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1936年12月25日,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从此一去不复返,于是轰轰烈烈的壮举之后便揭开了千古遗恨的悲剧序幕。近20万东北军群龙无首,并在主战主和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最后竟发展到内部残杀。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东北军被蒋介石分割使用于各个战场,逐步被削弱、肢解、消灭,也有一部分在战场上起义,走向了新生。

只有东北军整编后的第57军111师在抗日战争中起义,参加八路军,在之后的解放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并在抗美援朝作战时作为38军的组成部分(38集团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王牌部队,号称“万岁军”),参加了松骨峰战役,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

而沈阳这座历史悠久文化名城,东三省的门户所在。在战火纷飞的时代,默默地注视着时代的变革。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并侵占沈阳后,又将“沈阳市”改为“奉天市”。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东北光复,“奉天市”恢复“沈阳市”名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8年11月2日,沈阳正式解放

1953年,沈阳市改为中央直辖市

1954年,沈阳市改为辽宁省辖市

沈阳是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都,再加上中心城市的优越感滋养,很多街路的名字都少不了“大”字,中兴大厦、兴隆大家庭,青年大街,市府大路,建设大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国有一位地理学家说,城市就是一个景观,一个经济空间,一种人口密度,也是一个生活中心或劳动中心,更具体地说,她就是一种气氛,一种特征,或者一个灵魂。

人就是城市血脉里流动着的血液,决定着一个城市的性格。

当我们用感性的目光去观察辽宁十四个城市时,虽然均以粗犷豪放为底色,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东西南北各具独自的气氛、特征和灵魂。

沈阳的大气,大连的美丽,鞍山的硬朗,铁岭的幽默……这就是辽宁城市性格。

沈阳球迷曾经号称“全国第一”,他们身上集中反映了沈阳人的性格。中国足球也的确给沈阳面子,第一次冲进奥运会、第一次进入世界杯,都是在沈阳。

在辽宁的十四个城市中,最大气的城市非沈阳莫属。

沈阳的“大”,几乎每个到沈阳的外市人,都会觉得自己小,与宽阔的马路和高楼大厦比高,自己就像只蚂蚁,就像水珠掉进了大海。“大气”可以说是沈阳人的普遍特征,以前,人们说沈阳人“傻大黑粗”,这个“大”就包含“大气”的意思,他们的生活方式,几乎无不带有大的味道:沈阳人喜欢干大事,跳大秧歌,啃大骨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更是少不了的,只不过如今大碗喝酒喝的是啤酒,大口吃肉基本上是涮羊肉或是溜肉段。

沈阳人最讨厌计较金钱,但没一个不想赚大钱的

在沈阳,女人愿意把男人称作大男人,男人更是以大老爷们自居,就连小男孩被唤做小伙子的时候,心里也美滋滋的。

沈阳人从来“不差钱”,囊中羞涩也会硬生生地把你拉到路边的大排档整上几瓶,“还是爷们不?是爷们就干了。 ”谁也不愿意辱了这个雄赳赳的称谓,桌子上的空瓶子越来越多,两个人脑袋凑得越来越近,只顾自说自话:有事你说话,只要哥们能办到的事,头拱地也要办。

如果是有朋自远方来,那就更了不得了,“过了山海关,举杯就得干,到了沈阳城,不倒都不行”,这句顺口溜不知让多少关内的好汉心里暖洋洋地吐出苦胆。若干年后回想这个经历,还会略带炫耀地说:那年去沈阳,差点没喝死。“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沈阳人最讨厌计较金钱,但没一个不想赚大钱的,有建筑为证,位于沈阳北站的方园大厦是沈阳市标志性建筑之一,由世界著名的台湾建筑大师李祖原先生组织设计,大厦立面以颇具传统文化意味的古铜钱为外形,所以老百姓俗称为古钱大厦,据说还获过大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气是与古道热肠联系在一起的,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很大程度上是指沈阳人,沈阳人不会多过地考虑这句是赞扬还是讽刺,一个外地的朋友在沈阳坐公交车时遇到一位中年男子学雷锋,他很有感慨:那个让座的中年男子手上很突兀地戴了一枚硕大的金戒指,俗不可耐,难看死了,他给一个老太太让座,那老太跟他客气了几句,他竟好像不知怎么应答,嘴里反复地就是那一个字:“坐”,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他居然逃到车子的另一边。我侧目,忽然觉得这个粗糙的男人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面目可憎。

沈阳人的大还包括胆子大,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自己钱少,不到沈阳不知道自己胆小”。我的一位北京媒体的同行对此深有感触,记得几年前,他来沈阳前特意让我去接站,原因是害怕遇到麻烦。不过在劫难逃,一年后,这位同行头上缠着绷带的照片赫然出现在报纸,原来是在哈尔滨采访骨髓牦牛壮骨粉时付出了血的代价。

早些年,走在大街上的美女偶尔会被一个毛头小伙子拦住去路:搞对象不?

如今已见不到这样的马路求爱者了。沈阳男人爱上一个女人,颇有给个总统都不干的气魄, 为表忠心,有钱的款爷送上9999朵玫瑰,穷小子也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有好事者把贴在电线杆子上的寻人启事发到网上:“妞妞我错了,请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吧,胜子”。虽然与小广告贴在一起有些寒酸,但男人的真诚没有打丝毫的折扣,清理小招贴的大妈也会高抬贵手。

沈阳人都会唱:“沈阳啊沈阳,我的故乡!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沈阳人的大是与沈阳的大为依托和背景的。

就像北京人以北京为自豪一样,沈阳人同样以沈阳为自豪,这种自豪感来自于清朝的开国都城,满族和清王朝的发祥地。沈阳人都知道沈阳故宫、大帅府,这种自豪还来自于东北重镇和省会城市,甚至来自于曾经的双喜牌压力锅、红梅牌味精以及八王寺汽水和皇姑雪糕。如果说辽宁是新中国工业的长子,那么沈阳无疑应该是“长孙”!

如今的沈阳已经成为东北三省中心城市,共和国的总装备部,东北的核心。沈阳已崛起为首屈一指的零售物业市场。环境方面也一改传统重工业城市的弊病,其最大的进步就是在2009年6月11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沈阳市列为联合国生态示范城,这也是中国惟一入选该项目的城市。

或许和平时代的到来以及飞速的经济发展已经让人们渐渐忘却了曾经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但是东北地区的英雄们所传承下来的精神是深深烙印在这片黑土地上的。这个用铁和血所建立的新的国度,在未来的发展会更加的快速、繁荣。

如今铁血君品行在广大军迷爱好者的热切期盼下,在这座历史悠久特大城市,东北军的发祥地,东三省之都上,深深的迈下了脚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沈阳我们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张作霖其人不好评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比他儿子强十万八千里。

当兵时候就在沈阳,至今还记得几个校级以上军官带着军区大院幼儿园老师去KTV跳舞,希望习总反腐多查查沈空。还有,水表已拆

14楼sssp

多少万东北军面对几万关东军大家说说,还有全国最牛逼的空军和军工厂,不抵抗撤出东北拱手相让,。。。某少帅死也不回来,我认为是没脸回来!

张作霖打过外蒙的分裂势力,他对国家还是有贡献的,换个人在他的位置上,也未必能在当时的情况下夹在日本和老毛子之间不停的壮大,日本人之所以干掉他,就是怕控制不住他,他的政治手腕是相当高的!

17楼0_v_0

当年少帅要是有大帅的尿性,估计真能干小日本。那就改写历史了,可惜啊,面对老蒋的不抵抗,少帅还是没想明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