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作者:曾宪荣
1978年,越南当局竭力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入侵柬埔寨,军事占领老挝,大肆反华排华,并在中越边境连续向我进行军事挑衅,侵占我国领土,杀害我边防军民,掠夺我财产,破坏我生产。我国政府多向越南当局提出警告,越南当局置若罔闻,我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1979年2月17号,中国不已的迎来了一场战争,中越自卫反击战。被迫自卫还击战。
1978年11月底,广州军区、昆明军区、成都军区的参战部队完成一切行动准备。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战略展开命令。12月13日,下达开进命令,至12月底,中国军队9个军、22.5万人云集广西、云南中越边境,箭在弦上。

杨得志司令员1979年1月7日中午抵昆明上任,8至10日军区扩大会议研究作战部署预案。12日总参、军区、军、师各级领导赴边境调研。同时参战的11军、第13军、第14军和云南省军区边防部队,以公铁输送紧急开进,至1月10日凌晨完成战役展开,2月9日深夜完成了作战准。

1979年2月17日即农历己未年正月二十一日凌晨4时半,中越自卫反击战。被迫自卫还击战。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军队,以9个野战军的兵力,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对越南6个省11个县发起还击战总攻。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陈宝林他在50军149师侦察科任副科长时,我是149师政委徐金堂的警卫员。

2月26日,我149师根据13军赋予的任务和作战命令,我149师加强炮4师第18榴弹炮兵团,昆明军区坦克团3营(欠7连),并指挥加强11军32师95团,由149师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指挥,负责歼灭新寨以东地区之敌越军316A师。

陈宝林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任50军149师侦察科任副科长时,我是149师党委书记政委徐金堂的警卫员。在战场上陈宝林和首长警卫员为了确保师首长安全,陈科长身上随时带着两支手枪,一支明枪(冲锋),在肩上挎着,一支暗枪,在怀里藏着,为了从容应对战场上各种突发事件,陈宝林暗枪的子弹时刻是顶着门的,因此得了个外号叫“陈顶门”。他经常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裕血奋战,奋不顾身的冒着生命危险护送师首长穿过战区越军炮火封锁线成功地完成护送师首长穿过战区越军炮火封锁线转移指挥所的任务。由于他军事技术过硬,侦察技术能力强,政治素质高,加之在战场上机智勇敢,灵活机动性好,战功卓著,荣立三等战功。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后,他很快由149师侦察科副长被提升为陆军149师447团副团长。1980年入南京高级陆军学校学习。1982年担任陆军149师副参谋长。1983年担任149师445团团长。1986年担任149师副师长,参加中印边境克节郎地区演习。1988年在国防大学学习。1990年在西藏拉萨执行戒严任务。1990年10月任四川省军区涪陵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93年2月组建黔江军分区,任四川省军区黔江军分区首任司令员,黔江地委常委。被四川省委树为“人民公仆”称号,中央组织部列为“孔繁森式领导干部”。1997年7月组建重庆警备区,住重庆警备区首任参谋长,副司令员。1999年授少将军衔,担任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常委。2008年5月18日经中央军委批准退休。[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3月3日17时30分左右,天色已进入黄昏,我师新寨地区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阵地上有几十个越军被我军打死,敌人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团指挥所附近一名受伤装死的越军突然向445团指挥所领导扔了一枚手榴弹,当即炸死了一名团首长警卫员,该团参谋长蒲政权也负重伤,团长张继申和政委张少松也被弹片划伤。在场负责保护团指挥所和团首长安全的警卫人员迅速开枪将那名越军当场击毙。8连指导员立即派3排到团指挥所掩护团指挥所首长转移,并把负重伤的蒲参谋长抬往团救护所抢救。由于天色黑暗,敌情又不明,气氛非常紧张。从黄连山垭口方向又有敌炮弹不断压制445团部队,观察员发现新寨西侧山脊有部队在移动,人影黑压压的一片。出现紧急情况后,有些作战部队新战士当时产生了惊慌。个别领导也有些着急,判断越军可能以部分兵力从侧后迂回包围445团。当时445团连续几天作战,弹药消耗将尽。于是从18时至18时45分,多次向师前指报告:“前进受阻”,“敌有向我迂回动向”的信号。3月3日当晚,师指挥所获悉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的消息,师前指收到445团的报告,感到情况严重。师长、政委即令446团速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即派1个加农炮连,赴新寨地区支援445团战斗。部队迅速进到新寨支援445团战斗。新寨地区之敌大部被445团歼灭。至4日零时,在447团部队的配合下,全歼了新寨地区之敌。师指挥所获悉445团指挥所遭敌手榴弹袭击的消息,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不放心,师

长、政委决定,要去445团指挥所了解情况,看望部队受伤的同志情况。

[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1979年3月1日,照片是侦察科长陈宝林站在刚我军攻下的四号桥头

3月4日拂晓,天蒙蒙亮,师政委在师侦察科陈副科长的护送下,由陈远斌驾驶指挥车,从4号桥师指挥所出发,星晨火速赶往新寨战区前线。从四号桥经5号、6号、7号、8号桥北上,要通过沙巴县和新寨垭口公路好几道越军炮火防线。路过6号桥师前指时,徐政委请康师长上了车。当师首长的车经过8号桥时,乘车正行进到达8号桥至沙巴战区的公路途中,突然,遭敌炮火袭击,敌人打的炮弹落在我们小车右前方60处的公路右测路坎上隆隆两声爆炸开了花,当时公路上是到处是硝烟弥漫,弹片飞舞,尘土飞扬。听到有弹片、尘土从车顶上飞过的声音。发现车前方有炮弹爆炸声响,说实话,我当时心里真是有点紧张,感到头皮发麻,但很快就正静下来了,陈副科长沉着冷静,机智果敢,临危不惧,他立即叫驾驶员陈远斌停止前进,我迅速立即下车打开后车门,要师长和政委迅速下车就地在公路右测山沟里卧到隐蔽,并迅速在师长和政委身体前就地卧到隐蔽,陈副科长右手迅速向前出枪,两眼目视前方,仔细观察周围敌情动态,防止越军散兵游勇和特工突然袭击师首长,随时准备向来犯之敌开枪还击,保护师首长安全。我们几个人在公路右边沟里卧到隐蔽了2分钟,通过用远镜望观察四周围地形环境,没有发现我们身旁四周围有敌情出现,当时师政委分析认为:“刚才前方60米处那2发敌人的炮弹爆炸,很可能是敌人从远方目无目标的打来的临心野榴炮,从用远镜望观察四周围地形环境的情况看,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的企图和目的,没有事的,大家快点起来上车继续向沙巴前进”。师长基本上同意政委对当时敌情的分析叛断,师长和政委站在车榜边上说;“陈远斌你要加大油门,加快车速,把车开快点,争取早点到达新寨战区前线去,你们几个快点上车走”。上车后,我和陈副科长心里都暗暗在想:“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还好,师长和政委都很安全,我和陈副科长,驾驶员陈远斌3个人也都没有被敌人炮弹炸伤,大家都很安全,当时真是有惊无险”。

从四号桥到8号桥地区,一路上到处是越南逃跑的老百姓,人群里面还混杂着不少越军散兵游勇和特工人员,到处遇到敌人的冷枪冷炮射击,我和陈副科长揣着一支冲锋枪对着那些人,陈副科长提醒说:“小曾,为了保护首长们的安全,你如是发现公路边那些人群中有一丁点异常情况,你就立即开枪射击当场将其混杂在人群中的越军散兵游勇和特工击毙,同时,如是遇到突然袭击的情况发生,要沉着冷静,要眼明手快,并要果断处置,以防后患后患,心里不要犹豫不决,当断得断,不要问为什么,我回答说,是”。

6点50分,师首长吉普车到达沙巴县城外,当时我们的车没有进沙巴县城,就直接从沙巴县城外右手边公路上向新寨战区方向进发。 7点20分,我和师长、徐政委,陈宝林副科长、小车驾驶员陈远斌一行5人到达沙巴与向新寨交界处的山垭口处。驾驭员将小车刚停稳,陈副科长为了保护首长安全,陈副科长对说;“ 小曾,我先下车观察下情况,看看四周围环境情况,会不会有敌情出现,然后我叫你们下,你和首长再下车,不叫你和首长下车,你们不能下车”,陈副科长他第一个先下车并迅速抢占公路右侧制高点,对四周环境、地形、敌情进行了仔细观察,当没有发现没有敌情,他才叫我和师长、政委下了车蹲在在离车10米以外的草丛里隐蔽并注意观察敌情,利用地形地物着掩护,师长说:“小曾把望远镜拿来”,我立即从身上取下望远镜递给师长,师长右手接过望远镜,用望远镜观察垭口处四周围环境和前方敌情动态,没有发现四周围有敌情出现,正车向新寨前进,突然听到对面山上距离我们当时所处位置2000米左右,有的敌人灵散机枪声响过不停。

新寨位于沙巴县城西北7公里的一片大山坡上,山上没有植被,光秃秃的。445团指挥所,就开设在新寨东北不到1公里的越军营区训练场,东边有一条从沙巴通往黄连山垭口的公路。

7点25分,垭口向新寨战区前线进发,前出沙巴县以西5公里山垭口,过去就进入新寨战区,当时新寨战区的天气情况:当时新寨战区上午四周围群山上和群山谷中到处都是大雾蒙蒙的天气,能见度十分低,用肉眼最多也只能看到10一20多米远,望远境可以观看到60一70米远以外物体,但物体都不是十分清梦。从沙巴通向新寨战区的公路上的左手路边上一线,就是我师炮团的75加农榴弹炮发射阵地,75加农榴弹炮顺着公路一线展开,大炮炮身当时是用树枝物偎依伪装遮蔽着,炮口直指对面敌阵地,炮阵地上被大雾拢照着,上午对面山上敌人是根本看不清我方公路上炮兵阵地目标,当我们的小车早上一越过沙巴以西1.5公里处山垭口进入新寨战区公路时,当时大雾正在逐步散去,师首长的小车顺着公路向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行进中途中,当时公路的大雾也逐见散开去,当我们小车一过山垭口进入新寨战区,因当时敌人位于公路对面西边的山坡上,而我师炮群75加农炮9连9连2排的炮阵地和我们师首长的小车在公路上东南方位置上,处于上午阳光的照耀下,越军在对面山坡上居高临下,对我阵地上的物体一举一动都全部暴露在敌军眼皮底下,也是敌人炮火有效射界范围内的距离,敌人用高射炮打平射击,当师首长的小结普车一接近新寨时就遭遇到敌炮击不断。

对面山上越军向我阵地打来的炮弹追着师首长乘坐的小车屁股后猛打,对面山上敌人的加浓榴弹炮和高射炮,高射机枪弹就打在我们小车屁股后面公路上方土坎上以及公路路面上,把公路上的石子、尘土爆炸得满天乱飞蹦起来,我当早上从四号桥一出发就一直是坐在小车的副驾驶位置上,战争年代,小车的副驾驶位置就是警卫参谋人员和秘书的战斗岗位,警卫参谋人员和秘书的神怪职责就是保护部队的首长行军作战的安全。陈副科长陪师首长坐后排,我当时左手抓隹小车坐位前方的扶手,右手紧握五六式冲锋枪,子弹已上枪堂,冲锋枪的保险已打开,枪口对准前方,双眼时刻注视着前方的敌情动态变化。当时我心里作很急地说:“为了确保师首长安全,躲过敌人炮火追击,陈远斌你必须加大车油门,快速通过敌人炮火封锁区,躲过敌人的炮火打击,防止小车被敌人炮火击中,四号桥至沙巴至新寨战区路段长约20公里,路面宽6-8米,最大纵坡度为9.5%,最小曲半径20米,为碎石和断续柏油路面;桥梁、涵洞较多。,由于是碎沙石路面,再加上公路上还炮弹爆炸留下弹坑,公路一到处都是高低不平坑洼洼的,小车在坑洼洼的路面跑,小车一加大车油门,小车就颠簸得非常利害,但为了快点通过敌人炮火封锁区,头顶在小车顶篷柱子总是隐隐约约感觉到痛,但我和陈副科长为保护好师首长安全,当时也顾不得小车颠簸利害的事了,一心只想要车子跑快点”。由于当时陈远斌的驾驶技术过硬,他人也非常机智勇敢灵活,一路上将车开得快要飞奔起来了,他将小车一股作气开到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把师首长和警卫参谋人员安全送达到目的地,他自己就地利用地形地物隐蔽了起来。因为当时我没有手表计时,我们到达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的时间大概是上午8点50分左右。

师长、政委一行到了445团指挥所,询问了团领导的伤势情况。团长、政委先是抱怨师长政委不该上阵地后又对师首长的慰问表示感谢,张团长对师长、政委汇报说:“蒲参谋长的伤重,已送去救治。我和政委都是轻伤,政委是臀部负了伤,我没有啥关系,不影响作战指挥。”之后,师长、政委又向团领导了解了当前战况,安排主力团接应团2营。政委在战壕与王文钦副师长交流部队作战情况,黄连山方向敌炮兵突然向我阵地开炮,炮弹像下雨一样在战壕边上爆炸,陈副科长反应真快,在最危险的紧要关头,舍身保护首长,他一下就扑在徐政委身上,炮弹掀起碗大的泥土,一块有十公分厚把陈宝林和我压在下面,过了一分多钟,就听陈副喊:师长政委、师长政委……师长政委说,没事,没事,快起来,陈宝林你和小曾把我和师长压的够呛!我们爬起来一看,几个战士躺在血泊中,不是没胳膊就是没腿,都牺牲了。师长政委火了,政委说:“把炮兵科长给我叫上来,好好打一下这群越南小鬼子!”政委对炮兵科程副科长说:“你对面看黄连山上那发光点,就是敌炮兵阵地,用我炮兵火力一定要把对面山上越军炮兵阵地给我打掉,一个也不留。”我炮兵发射的炮弹从我师首长的头顶飞过,当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耳朵都震聋了,一次又一次齐射覆盖了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敌人的阵地上爆炸声一阵一阵响了起来。敌人炮兵被我打成哑巴。

黄连山上森林很密,修建了很多防止美军空袭的阵地,我们看不清森林中的敌人隐秘炮兵阵地,敌人却把我军炮兵阵地看得很清楚。

接着团指挥所附近阵地又突遭敌炮火袭击,公路旁边越军溃败时主动放弃的几栋越军简易营房被敌炮火击中燃烧起来,越军原先在新寨存放弹约的仓库,也被敌人炮火击中起火引起弹约的仓库存放的弹约爆炸,当时新寨战区整个天空都爆红,敌人弹约仓库存放的弹约爆炸,爆得弹片、烟雾、尘土满天“嗖嗖嗖”地乱飞。我军隐蔽在简易房子后面的1辆生活给养车被暴露了出来。生活给养车的后面又是2辆弹药车,离生活给养车几十米的地方还有445团指挥所,指挥所周围又隐蔽着4个连队。此时,敌人发现了这辆生活车,密集的炮弹迅即“嗖嗖嗖”的飞来,在生活车周围附近不断地爆炸,指挥所的电话线大部被炸断,生活车驾驶员等5人被炸伤。此时如果不把生活车赶快开走,将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就在这关键时,当敌第二发炮弹落在阵地前方时,这意味着阵地被炮火夹叉住了,当两发检验弹落下后,炮弹在他身边爆炸,排长当即壮烈牺牲。炮弹爆炸后的巨大气浪将一门75加农炮也被掀翻下公路坎下去了,当时我和师长、政委,陈副科长4人所在的阵地距离对面我75加农炮9连阵地药70米远的位置,我炮兵发射的炮弹从我们头顶飞过,当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耳朵都震聋了,敌人从对面山上打过来的炮弹在我们头顶上“嗖嗖嗖”飞过,敌人炮弹落地后爆炸的隆隆声也在我们耳边都振得隆隆响,敌人炮弹落地爆炸产生的强大气流和冲击波,弄得地上尘土满天飞扬。阵地上到处是硝烟弥漫,弹片飞舞,尘土飞扬。75加农炮连2排5班长(75年兵四川岳池人)、瞄准手、炮手、相继壮烈牺牲。连长刘忠武把生死置于度外,亲自操炮射击。9连2排阵地遭敌炮击,阵亡8人,伤7人。炮击场面惨不忍睹、悲壮惨烈。炮团派出去救护伤员的卫生车,刚从沙巴方向来到新寨地区公路上75炮9连2排阵地上不到1分种左右时间,就遭到越军炮火袭击,前来救护伤员的大汽车车门外返光镜上挂着国际红十字旗帜拉伤病员的汽车也同样遭到敌人炮火袭击,被击中要害起火燃烧了。大汽车和救护车相继起火燃烧爆炸,抢救小组下落不明。事发当时我们就在现场距离事地位置70米左右,对我师炮团75炮9连2排阵地遭到越军炮火袭击的事,看得一清二梦,又从指挥所得知,我卫生员被打伤后当场被大火活活烧死。

没多长时间敌人打过来的炮弹在我们头顶上“嗖嗖嗖”飞过,预感到是越军炮弹向距离70一80米左右的师炮团3营75加浓炮9连阵地飞去。我当时保护康师长、徐政委蹲卧在野战工事堑壕里,旁边越军的几栋营房被敌炮火击中燃烧起来,越军在新寨存放弹药的仓库,也被击中引起爆炸,新寨地区整个天空都红的,爆得弹片烟雾、尘土满天。一座简易房子后面我军的1辆生活给养车被暴露了出来,后面又是2辆弹药车,还有445团指挥所。敌人发现了我军这辆生活车,密集的炮弹飞了过来,指挥所的电话线大部被炸断,几名驾驶员被炸死了。师长、政委,陈副科长和我4人所在的阵地上是硝烟弥漫,弹片飞舞,烟雾弥漫,尘土飞扬,一片火海。陈副科长机制勇敢地冒着炮火利用地形地物迅速跑到炮兵阵地,在地图上给我师炮团3营9连75榴弹炮连连长刘忠武标出越军炮兵阵地,顺手把半盒红塔山烟塞在他的口袋里。连长刘忠武把生死置于度外,亲自操炮射击,接连消灭了十几个火力点吗,突然远方飞来一阵炮弹,9连阵地遭敌炮击,刘忠武连长被炸到半空,当时阵亡8人,伤7人。惨不忍睹,悲壮惨烈。政委对我说:“小曾,去找445团团长到我们这里来”,阵地上正遭到敌人的炮火猛烈袭击,到处是炮弹爆炸声隆隆,弹片飞舞。当时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趁着敌人炮弹爆炸的烟雾,迅速从顺着堑壕的掩体走去。翻过一个小土坎再爬上2米高的陡坡坎,见到团长,445团长看见我说:“你小子不怕死,这个时候不在师首长身边保护首长,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对团长说:“徐政委要你立即到他那里去”。团长立即跟我一道来到政委身边。 政委说:“越军炮火很猛,立即调整部队作战部署,不能停在这里被动挨打,快去组织炮火对敌人实施压制,坚决消灭敌人。”并指示炮兵程副科长组织用火力压制敌人炮兵阵地。刘副军长要我和师长、政委回师指挥所,我们就回去了,445团团长说: “为了确保首长安全,那得抽一个连来保护你们。”师长、政委说:“前线的兵一个都不能动,我们自己走。”在严峻的战场形势面前陈副科长表现得极为坚定,他自告奋勇地向首长表示: “那我来保护两位首长返回师指挥所,坚决完成护送首长转移任务。”团长说:“几十公里到处都是越军散兵,太危险了!”陈宝林说:“人多目标大,不易隐蔽,容易暴露。”师长和政委说:“对,人多目标大,陈宝林和小曾都江堰市很机智勇敢灵活,有陈宝林和我们在一起,放心吧!” 团长说:“现在敌人炮打得很狠急烈,你们马上转移有危险,再等一会吧。”政委说:“战场上战情情况千变万化。哪里没有危险?我们走!” 团长拦在我们面前不想让我们走,政委说:“师长和我都是老兵,什么仗没打过,小越南鬼子来10个8个,有陈宝林在就可以对付了。还有小曾勇敢灵活,没事,放心吧,你在这里把仗打好,只要你们仗打得越好,我们就越安全。”我对张团长说:“团长,放心,有我和陈副科长,保证安全地把师长政委送到指挥所。”团长指着我的头说:“师长政委有什么闪失,小心我把你的头拧下来。”我给他敬了个礼说,是。

当日上午10点20分,我和师长政委,陈副科长4人,在部队掩护下,从新寨战区向沙巴战区方向转移。新寨战区林木茂密,雨多雾大。战区树木、竹林、茅草、灌木丛生,并有藤蔓攀缠,植被覆盖面约占70%;山脚山沟多为竹林、杂草,山腰多为灌木丛,并有杂草藤刺;我和师师长政委,陈副科长一行4人,陈副科长时刻追随在首长身榜,一次次地保护了首长的安全。为了确保首长安全,陈副科长手持冲锋在首长前面离15一20米远开道掩护首长前进,都猫着腰从寨地区45团指挥所的山背后顺着一条竹林、茅草、灌木丛生并有藤蔓攀缠的深山沟徒步走,顺着那条深沟一直往前向着沙巴战区方向前进,深沟两边树木、竹林、茅草、灌木丛生,并有藤蔓攀缠,植被也特别深,森林特别茂密,树木长得高的松树有10一15米左右,深沟里毛草也有2米多高,不时还听到敌人的枪炮声在我们行走的前后和左右两边40一50米处响起,地形地貌非常有利于隐蔽我们几人的作战行动。从新寨战区445团指挥所的山背后一条深山沟出发,在草丛森林中大概进了50分,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行走了多少路程,我和师长政委,以及陈副科长累得全身都在流汗,衬衣和外衣全都被汗水搞湿了,手背也被树枝划破了,当时眼看俩位师首长累得快走不动了,我急忙轻声说道:“首长你们太劳累了,请俩位首长在森林中原地休息10分钟然后再继续前进”,政委说:“大家原地休息几分钟吧”!我立即从身上取下军用水壶递给政委,政委喝了几口水又把水壶递给师长,师长喝了几口水捎休息2分后,师长说:“不再休息了,继续向前赶路,争取在天黑以前我们赶到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位置上去,在天黑以前走不出森林,到不了山垭口位置,晚上在森林里很危险”。我和师长政委,陈副科长向前刚走出了200米左右,眼看前面是小块草丛和长有小树枝的小开阔地,我突然发现小树枝开阔地上好像人影子在晃动,当时我的心情非常紧张,我转头向着师长政委小声说:“停止前进,前方发现有敌情,我马上让师长政委就地卧倒,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起来,当时我师长政委,在前线,经常每时每刻都会遇到危险。陈宝林立即就地利用地形卧倒隐蔽起来,陈副科长当时为了保护首长安全,顾得在山林里长途跋涉的艰苦、危险和劳累,迅速散开抢占制高点观察敌情,我当时心里暗暗在想,今天要是真遇上小股越军特工就完了,因为我们4人战斗力不强,只有2支五六式冲锋枪,我一支,陈宝林一支,4支手枪,我师长政委,陈宝林各持一支手枪,没有重武器装备,火力又不强,445团派出来掩护我们转移的部队又只有一个排的兵力,分别离在我们所处位置的70一100米外的前方和左右两测掩护我们前进,我和陈副科长今天保护不了师长政委的生命安全,我们两个人算是完蛋了”。为了不被敌人发现,就在原地树林草丛中卧到隐蔽不动,以避免被敌人发现我们,当时陈副科长抢占制高点后利用地形卧到,他身体紧贴在地面草丛上,他机智勇敢灵活地采取低姿匍匐前进的姿势上前出去15米,观察前方敌情,通过陈副仔细观察副才发现,前方不是越军是我们自己人,陈副科长从原路线退回来向师长政委报告说:“报告首长前面100米处不是敌人,是我军一个100迫击炮发射阵地”。 师长政委听说陈副科长说:“前面100米处不是敌人,是我军一个100迫击炮兵发射阵地”我们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师长政委说:“小曾,你立即前去和我方人员取得联系”。由于一路徒步行军走山沟、草丛和森林,我师政委,陈副科长几身上穿的军装被的树枝划破了、我们大家的双手也被的树枝划破了,身上到处都是泥巴,脸上也被越军炮弹爆炸产生的烟雾烤黑了,军容风纪也不像平常在军营那么正规,我们4人起身才向前走出10来米远,就被100迫击炮连发射阵地的一个兵发现了,那个兵揣冲锋枪,枪口对准我们4人个人喊话说:“站住,你们是那一部分的,不站住我就要开枪了”。那个兵嘴上边喊边用手中揣着的五六式冲锋枪把我们4人瞄准起,一步步逼近我们4人。紧接着,100迫击炮连连长,几大步走到我们4人面前,不问青红照白就破口大骂:“你们几个兵是那一部分的,竟敢跑到老子阵地上来,要是我的炮兵阵地被你们几个兵搞暴露了,遭到敌人炮击,老子把你几个兵枪毙了”。我当时听了100迫击炮连连长对我们4人的慢骂,但又不知道他是我军那个部队的100迫击炮连,当时心里非常生气地说:“你他妈的瞎眼了呀?这是师长政委,你再胡闹,我枪毙了你狗日的”。 100迫击炮连连长听说是师长政委,转移指挥位置经过他们100迫击炮阵地时说: “报告首长,我连正在用炮火打击压制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 师长命令100迫击炮连连长说:“你们必须做到步炮协同,时刻注意观察我步兵进攻位置和敌人的位置,并注意观察观火炮对敌人射击效果,用火力压制住敌阵地,狠狠打击消灭敌人,对新寨至沙巴公路以西实施压制封锁射击。有效地支援我步兵进攻战斗,保证新寨至沙巴公路畅通无阻” 炮连连长说:‘是’。

经过一天的激战,我军部队牢牢守住了新寨通向沙巴的战略要地,为师主力全歼黄连山守敌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我师炮兵在沙巴战斗中,受到了师首长和一线步兵的好评。然后,我和师首长,陈副科长一行4人迅速通过我100迫击炮阵地,继续利用山沟里的有利地形、地貌和草丛树枝作掩护,继续向沙巴方向前进。

当天我和师长政委,陈宝林一行4人,在山沟、草丛、森林中头顶着敌人的炮弹,脚下草丛中踏着敌人的地雷,强行徒步行走了10个小时,大约徒步行走了7公里路程。于当日下午17点40分左右,我和陈副科长为了保护好师长政委安全。我们一行4人一路上不知翻越过多少道的土坎,也不知走过了多少条水沟,在地上蹲卧过多少次被敌人炮弹爆炸的“潮湿弹坑”,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里匍匐、跳跃、爬行,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才胜利到达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位置。到达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位置后,准备继续向四号桥方向前进,因为。当时没有车,师首长的小车在因当天上午在新寨遭灾遇敌人炮火袭击而走散与与我和师首长失去了联系,我和师首长,陈副科长一行4人坐在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草丛中一边休息一边等车, 大概在来垭口休息10分钟后,突然看到我师炮团一部大屁股北京小车从沙巴方向垭口开来,小车开我们20米远处,陈副科长手持冲锋立即从草丛站起来,上公路去车拦阻那辆从沙巴方向开来大屁股北京吉普车,陈副科长说:“嗨!老兵,我们要用你的车送师首长返回四号桥”,驾驶员一听说要用他的车,他马上说:“没有我们团1号首长的命令谁也不想用我的车。”陈副科长说:“师首长有紧急军情要立即返回四号桥,今天你是送也得送不送也得,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事后我会向你们团首长报告的。”,陈副科长揣着他那支冲锋枪站在吉普车门外踏板上。手扶车门上方铁杆,我持冲锋枪坐在车里保护师首长安全,师首长说:小陈你外面要站稳起。陈副科长说:“没有事的,‘走’。” 陈副科长站在吉普车外给还我说:“小曾,不要紧张,有我在外面,有敌情发生,你扶着首长下车走,我来对付越军并掩护你和首长转移。”我说,是。并叫吉普车驾驶员关闭车灯,摸着黑在公路走了几公里,陈副科长突然发现公路右侧不远处几个越军散兵影子晃了一下,只见陈副科长揣着枪连着打了几个短点射,驾驶员一加油门师首长的吉普车就冲了过去,只见几个人影连滚带爬向公路下侧跑,接着我和陈副科长用冲锋枪向公路下侧草丛中有越军散兵影子晃动的区域又连着打了几个长点射,并用冲锋向公路下侧草丛中有越军散兵影子晃动的区域猛烈扫谢几下,只见那公路下面几个越军散兵影子在公路下面草丛中晃了晃就再也不见了。此时越军散兵成了惊弓之鸟,有了这次对付散兵的经验,我们一路闭灯驾驶吉普车,摸索着在公路上行驶。逃溃的越军散兵听到一点动静,怕被我抓住和击毙,立刻就脱离公路逃跑,陈副科长在小吉普车外面踏板上站着,只要一观察到有点情况,就打几个短点射。我劝陈副科长进车里来,他说,“不用进车里去,在车里对观察车外面敌情不方便,如果说突然有敌情出现射击起来也不方便”。从新寨子垭口到沙巴县城约5一6公里左右路程,我们一路上基本上是打打、走走、停停,在5一6公里地段上大约行走40分钟时间才到了沙巴县城,到了沙巴县城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沙巴县城向四号桥方向走的公路沿线基本上是我师446团和95团的部队。我和师首长,陈宝林一行4人从新寨与沙巴交界的山垭口,向四号桥方向行驶了约40一50分钟,约18点50分就到达7号桥446团指挥所位置,当时446团领导有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都在场,他们正在指挥所利用指挥部队作战间歇歇准备吃晚饭,他们看我和师首长,陈宝林一行4人从前线回来,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叫我们一同和他们一起吃饭,我马上找了2个军用洋瓷碗、2双筷子去锣锅边用锅铲挖饭,挖了几锅铲也没有挖起稍微干一点的米饭上来,最后就用长柄汤勺控了几米汤放到洋瓷碗里,说是吃饭,其实,锣锅里全是一锅的清淡的米汤水,只看到锅锣里稀稀疏疏有几粒米在锣锅里,我当时连水带米弄得2碗米汤水给师首长揣去吃,师首长问:“小曾,你也快吃去抓紧时间吃点希饭,因为当时446团指挥所领导加上团警卫班的人也在场吃大锅饭等找了一个空碗再回到锣锅边时,锣锅里连一滴米汤水都没有了,锣锅早已是空锣锅了”。当天从早上到晚上不说是吃饭了,就是连水也没有喝上一口过,我和师首长,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都一样没有吃上一粒米的饭”。等到师首长稍休息了几分钟,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向师长政委汇报当天部队作战情况,听了446团部队作战情况汇报后说:“你们团仗打得不错,发扬了我军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要认真总结部队作战的成功经验”。紧接着师政委插话说:“你们团战斗作风过硬,你们团领导指挥是灵活有力的,攻坚战打得很好,特别是四号攻坚战打得好。你们446团在战斗中勇于前进,勇于胜利,善于打硬仗,打恶仗。要教育部队继续发扬我军不牺牲和连续作战精神,在思想上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和决心,总结好部队连续作战的成攻经验,要把在战场上负伤的伤病员及时从阵地上急救下阵地来,要及时指挥民工把重伤员及时送往后方医院医治”。当天晚上19时45分,446团曹从连团长,张广礼政委,赵会参谋长他们3个团领导向师政委长汇报部队作战情况一结束,团里就立即派车把我和师长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一行4人送往四号桥师指挥所。从7号桥向四号桥行进中,为了防止小股敌人特工偷袭,保证师首长安全,我和陈副科长脑子里仍然是保持着高度警惕。我当时坐在小车副驾驶室位置上,左手扶坐位前方扶手,右手紧握冲锋枪,两眼时刻注视着前方的敌情变化。随时准备开火消灭来犯的敌人,我和陈宝林副科长为了保护师长政委安全,一行4人一路上不知翻越过多少道的土坎,也不知走过了多少条水沟,在地上蹲卧过多少次被敌人炮弹爆炸的“潮湿炮弹坑”,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里匍匐、跳跃、爬行,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于当天晚上21时56分才胜

利到达四号桥军师指挥所。

[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我和师长政委,陈宝林一行4人到达四号桥军、师指挥所已是晚上22时10分了。当时刘广桐副军长、高副政委,邵农主任和他们的警卫员正在用树枝条给我们扎花圈。经过17个小时在作战区内长途跋涉,并在作战区内穿过越军炮火封锁线,半夜我们才胜利地摸到4号桥军、师指挥所。50刘副军长、高副政委在4号桥军、师指挥所焦急的等待着我们回去,当刘副军长、高副政委见师长政委,就立即当面批评师长政委说:“你师长政委是怎么搞的,一下子就跑到新寨战区前线一线连去了?出了事怎么办!沿途到处都是越军散兵游勇和特工混杂在逃跑的人群中,打你个伏击怎么办?”师长政委嘿嘿笑了一下,说:“445团前指有几个团领导负伤了,得去看一看,有侦察科长陈宝林和警卫员小曾护送,没有危险......”当时刘广桐副军长又说;“据从前线下来的人讲,你们4个人上午新寨遭敌人炮火袭击的战斗中牺牲了,由于前方战事吃紧靠,情况不明,我们正在用电台联系前方来证实你们4人的死亡情况,你们道好,走起回来了!”,徐政委说:“马克思说,康虎振、徐金堂,你们没有有消灭前线阵地上负隅顽抗敌人,你们没有完成上级交给你们的作战任务,马克思不接收我们4个人”。军里高副政委说;“你们从早上一出发,到后来又去新寨前线战区多次遇险,多次遭敌人炮火袭击,你们几个人身上都没有负伤,你们真是命大不该死,只要你们能安全回到指挥所就是好事”。刘广桐副军长说:“小曾,你这小小子不错,脑袋瓜子灵活,机智勇敢,”,我说:“保护首长安全是我们做警卫员的神圣职责,然后,我面对首长心里高兴地笑了”。军里高副政委,邹农主任说:“康师长、徐政委,你们几个人能够安全的从新寨战区前线回来我们也为你们感到高兴。”,后来军里高副政委叫他的警卫员小刘把他和刘副军长之前给师里1、2号首长们扎的花圈掷到一边去,当时我们大家走进军、师指挥所帐篷里哈哈大笑起来!。我赶紧拧了一块湿毛巾,让师长政委擦擦脸,递上一个水壶,政委喝了两口递给陈副科长,说:“小陈,喝一口水,你今天从早到晚一路辛苦了,休息一下。”陈副科长说:“谢谢政委,我已把你们二位师首长安全护送到目的地了,我得马上返回到新寨战区前线去,不知道那里现在情况怎么样?”政委说:“那你带一个战士去。”陈副科长说:“谢谢首长关心,不用了,你们身边警卫兵力本来很少,不能再抽兵了。”东方天色有点发白,我送陈副科长出去,他对我说:“激战快结束了,越是临近战斗胜利时候,你越要提高警惕,要细心点,要时刻提防越军特工来偷袭指挥所保护首长安全,继续关照好师长和政委。”我说:“放心,我会相思上时刻提高警惕,精心照顾好师首长的。”我对陈副科长说:“你在前线,一定要小心越军特工和越军炮火。”他拉着我的手开玩笑说:“我一个人行动,目标小,越军特工1一2个也耐何不了我,越军用炮打我也不划算。说不定要是遇到越军散兵或者特工,我还能再抓越军一个‘舌头’带回指挥所呢。” [原创]护送首长穿过战区炮火封锁线

陈宝林侦察科长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为配合我师部队进攻沙巴主战场作战,在战区的侧翼执行侦察任务。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为获取越军情报,防越军特工渗透破坏我军指挥机关,确保我军指挥机关和战区侧翼安全,陈副科长在越南战场上为了我军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早日取得胜利,他经常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他经常在越军阵地战壕里摸爬,他经常是雨里来泥土去,在草丛中滚动,多次偷偷深入阵地抓获甜头,出生入死。他总是那么沉着冷静,那么灵活,那么机智勇敢。在战场上裕血奋战,经过长过17个小时长途跋涉,他顺利安全的把二位师首长从新寨区前线护送回到四号桥指挥所。圆满完成了在战区的侧翼执行侦察任务和护送师首长穿过越军炮火封锁线,在硝烟弥漫,弹片飞舞,烟雾弥漫,尘土飞扬的战场上。圆满完成了安全护送师首长到四号师指挥所的光荣任务,为我军作战胜利起了重大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