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张宗昌也能获鲁迅文学奖

狐狼001 收藏 1 436
导读:王贵成/文 提起民国军阀张宗昌,不少人可能要大摇其头了,因为在近代中国的上千个大小军阀中,张宗昌要算名声最差的一位,文化程度最低,没上过一天学,人称“三不知将军”: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张宗昌其实还是一位诗人。据有关人士考证,在1925年张宗昌统治山东期间,曾经不惜重金,请出清末最后一科的状元王寿彭做山东教育厅长,并且屈尊拜王为师,请这位状元公教他做诗,最好总结学习成绩,就出了一本诗集《效坤诗钞》(效坤为张宗昌的字),分赠友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贵成/文

提起民国军阀张宗昌,不少人可能要大摇其头了,因为在近代中国的上千个大小军阀中,张宗昌要算名声最差的一位,文化程度最低,没上过一天学,人称“三不知将军”: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张宗昌其实还是一位诗人。据有关人士考证,在1925年张宗昌统治山东期间,曾经不惜重金,请出清末最后一科的状元王寿彭做山东教育厅长,并且屈尊拜王为师,请这位状元公教他做诗,最好总结学习成绩,就出了一本诗集《效坤诗钞》(效坤为张宗昌的字),分赠友好。

张宗昌作为主政一方的军阀,每天有多少军政大事要处理,还能有时间去学诗写诗,而且还出了一本诗集,我这个写了十几年文章一本书也不曾出的屁民不禁要肃然起敬了。还是让我们先学习学习张大将军的诗作吧——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咏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镰,疑是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

可能有人又要说了,这是什么诗歌啊?不过是薛蟠体水平罢了。我则要替张大将军说句公正的话,我们不能拿李白杜甫的唐诗水准来苛求张宗昌,要知道,诗歌在唐代已经写绝了,属于千古绝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作为一个军阀能写出这样的诗歌已经殊属不易了,这水平已经不能算低了。如果放到现在,张宗昌的诗作足以获得鲁迅文学奖。而且诗作水平一点也不比现在那些获了鲁迅文学奖的诗人差。

先看看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们的水平。有一个梨花体的诗人赵丽华,曾担任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我们先欣赏一下赵诗人的梨花体诗歌: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

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

赵又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

2010年10月,武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车延高因诗集《向往温暖》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其两首旧作《徐帆》和《刘亦菲》被网友翻出,并被戏称为口水诗、“羊羔体”。她的诗歌《徐帆》,与其说是梨花体,不如说是纯粹的搞笑体:

徐帆(节选)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不久前,64岁的四川诗人周啸天,以如此之古体诗,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我们不妨看看周诗人的代表诗作:

写邓稼先

炎黄子孙奔八亿,不蒸馒头争口气。罗布泊中放炮仗,要陪美苏玩博戏。

写翁帆杨振宁订婚

二八翁娘八二翁,怜才重色此心同。女萝久有缠绵意,枯木始无浸润功。

白首如新秋露冷,青山依旧夕阳红。观词恨不嫁坡髯,万古灵犀往往通。

听王蒙讲座感赋(首段)

师大礼堂无虚席,王蒙咳唾颇解颐;点窜玉谿锦瑟字,凿空乱吐葡萄皮。

写印尼海啸

由来剧变不可测,朝或多金暮洗白;饥寒起盗令齿冷,一方有难八方惜;

港台慷慨尽解囊,大陆富豪莫羞涩!

正如有网友一针见血的评论所说,“周诗的题材现实而功利、新闻而口水,基本上就是个大杂烩,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沉淀、过滤。其诗作,颇似对社会生活表象神往却不得要领的涂鸦,根本就未触及诗歌本体,根本就未触及诗歌精神,根本就未触及诗歌情感,根本就未触及诗歌体式。”而得了奖的周啸天日前接受采访时,信心却爆棚的惊人,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不敢说自己已经超越了唐人,但我拿出自己的诗词参评中国文学的最高奖之一,是因为我看到了当代诗词作品中已经有了不输于唐代诗歌的文采,更重要的是写出了当代人的风貌和精神价值。”让我们更惊奇的是,年逾古稀的王蒙老先生居然还给周诗人捧臭脚,他在《读来甚觉畅快》一文中,谈及周啸天诗《将进茶》一诗,认为它“亦属绝唱”“已属绝伦”,难道王蒙这位文坛大腕已经老眼昏花到把唐诗宋词全忘却了的程度?否则怎么会如此看走了眼?

回过头来再看民国军阀张宗昌的诗,与上面那些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诗人相比,其诗歌岂不是更“接地气”,更“亦属绝唱”“已属绝伦”?民国军阀张宗昌是不是更有资格获得鲁迅文学奖?而如果连这样一个“三不知”的民国军阀也能获得鲁迅文学奖,这不是对鲁迅先生的玷污和糟蹋吗?

鲁迅文学奖作为一个国家级文学奖项,其评选应该是代表了中国的国家意志,属于一种国家行为。可是,这样一种严肃的国家意志、国家行为,竟至让这些轻浮搞笑的所谓诗人获了奖,以致这一奖项沦为一场又一场的看客哄笑唾骂,这到底是鲁迅文学奖本身的悲哀,还是中国文学现状的悲哀?这样的鲁迅文学奖,这样的鲁迅文学奖评选,我们还能看到中国文学未来的希望吗?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