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睚眦杀人、锻炼周内”之历史反省

os_listen 收藏 0 89

明季南略资料来源广泛,标明出处的史料就有《野乘》、《野记》、《遗闻》、《国难录》、《史略》、《甲乙史》、《幸存录》、《无锡记》、《无锡实录》、《江阴野史》、《闽事纪略》、《安龙纪事》、《粤事记》等七十余种。李慈铭认为《南略》所记多为亲历,“以闻见较亲,故大端无误”。1944年甲申年,郭沫若在重庆著述《甲申三百年祭》一文,即大量参考《明季南略》与《明季北略》二书。 明季南略 四月二十六日(戊寅),上视朝毕,问群臣迁都计。时礼部钱谦益力言不可,乃退。自左兵檄至、大清兵信急汹汹,上日怨士英强之称 帝,因谋所以自全;士英请召黔兵入卫,办走贵阳。工科吴希哲等力陈,乃止。是日,召黔兵一千二百人入城,驻鸡鸣山,践踏僧房殆遍;每夜拨二百名守私宅。二 十八日(庚辰),上下寂无一言。良久,上云:‘外人皆言朕欲出去’。王铎云:‘此语从何得来’?上指一小奄,正色语;铎曰:‘外间话,不可传的’!铎因请 讲期;上曰:‘且过端午’。马士英发黔兵六百赴杨文骢军。是时大清兵渡江甚急,王铎身为大臣,而无一言死守京城,以待缓兵至计;及第请讲期,岂欲赋诗退敌 耶?抑欲戎服讲“老子”耶?这都是不知死活人,国家用若辈为辅臣,不亡何待!然铎意已办归大清一著为善后策,故发如此淡话耳。宏光云‘且过端午’,此语颇 冷,使铎多少没趋。君虽庸愦,亦密知大清兵将至矣?

马士英笞驿报

四月二十七日(己卯),龙潭驿探马至,报清兵编木为筏,乘风而下。又一报云:‘江中一炮,京口城去四垛’。最后杨文骢令箭至,云‘江中有四筏,疑清兵。因架炮于城下,火从后发,震倒颓城大半垛;连发三炮,江筏俱粉碎矣’。士英将前报二人捆打,而重赏杨使。自是,警报寂然。

马士英奔浙

五 月十六日黎明,钱谦益肩舆过马士英家,门庭纷然。良久,士英出,小帽、快鞋、上马衣,向钱一拱手云:‘诧异、诧异!我有老母,不得随君殉国矣’!即上马 去。后随妇女多人,皆上马妆束;家丁百余人。出城至孝陵,诡装其母为太后,召守陵黔兵自卫;黔兵亦半逃。平旦,百姓见宫门不守、宫女乱奔,始知君相俱逃 去,惊惶无措;遂乱拥入内宫抢掠,御用物件遗落满街。一时文武逃遁隐窜,各不相顾,洗去门上封示,男女泉涌出城;有出而复返。少顷,忻城伯赵之龙出示安 民,有‘此土已致大清国大帅’之语,闭各城门以待大兵。黔兵在城者,百姓尽搜杀之;以先受其害也。

附记:士英卫卒三百人从通济门出,门者不放;欲兵之,乃出。私衙元宝三厅,立刻抢尽。有一围屏,玛瑙及诸宝所成,其价无算,乃西洋贡入者;百姓击碎之,各取一小块即值百余金。多藏厚亡,信哉!

黔兵自江上随尹帅还鸡鸣山者,先至二百九十人,随士英出;后至六十人,无归,劫行城中。司城方勇巡警竟夜,乃不敢肆。有潜藏者、有逃出城者,民尽杀之,无一人存。城内栅门盘诘,护马士英中军八人送戎政赵之龙斩之。

马士英寓在西华门;其子马锡寓北门桥都督公署,在鸡鹅巷:百姓焚毁一空。次掠及阮大铖、杨维垣、陈盟家,惟大铖家最富,歌姬甚盛;一时星散 明末马士英的黑道与白道---募死士伏皇城,诡名禁军,动曰废立由我。睚眦杀人,锻炼周内,株连蔓引。 清留云居士《明季稗史初编》卷十六:“都督多似狗,职方满街走,相公只爱钱,皇帝但吃酒。”(注:兵部有职方司;相公指马士英;皇帝指福王朱由崧,崇祯皇帝自缢后,马士英以500黔兵护送福王至,造成既成事实,史可法等也只好承认。于是福王做了皇帝,年号弘光。) 南明京城百姓相聚搜杀士英故所部黔兵及其姻党,似不顾大局! 顾炎武,圣安本纪卷之六: 京城百姓,相聚搜杀士英故所部黔兵及其姻党,破人家、劫财物;总督京营戎政少保兼太子太保忻城伯赵之龙捕斩数十人,闭城门,遣人具启于清。 明史:“马士英,贵阳人。万历四十四年,与怀宁阮大铖同中会试。马士英庸琐鄙夫,饕残恣恶。而士英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意为平庸、卑鄙、贪婪而残暴。 “用 腹心阮大铖为添注尚书。又募死士伏皇城,诡名禁军,动曰废立由我。陛下即位之初,恭俭明仁,士英百计诳惑,进优童艳女,伤损盛德。复引用大铖,睚眦杀人, 如雷縯祚、周镳等,锻炼周内,株连蔓引。尤其甚者,借三案为题,凡生平不快意之人,一网打尽。令天下士民,重足解体。目今皇太子至,授受分明。大铖一手握 定抹杀识认之方拱乾,而信朋谋之刘正宗,忍以十七年嗣君,付诸幽囚。凡有血气,皆欲寸磔士英、大铖等,以谢先帝。乞立肆市朝,传首抒愤。”疏上,遂引兵而 东。士英惧,乃遣阮大铖、硃大黄、黄得功、刘孔昭等御良玉,而撤江北刘良佐等兵,从之西。时大清兵日南下,大理少卿姚思孝,御史乔可聘、成友谦请无撤江北 兵,亟守淮、扬。士英厉声叱曰:“若辈东林,犹藉口防江,欲纵左逆入犯耶?北兵至,犹可议款。左逆至,则若辈高官,我君臣独死耳!”力排思孝等议,淮、扬 备御益弱。会良玉死,其子梦庚连陷郡县,率兵至采石。得功等与相持,大铖、孔昭方虚张捷音,以邀爵赏,而大清兵已破扬州,逼京城。” 五月五 月三日,王出走太平,奔得功军。孔昭斩关遁。明日,士英奉王母妃,以黔兵四百人为卫,走浙江。经广德州,知州赵景和疑其诈,闭门拒守。士英攻破,执景和杀 之,大掠而去。走杭州,守臣以总兵府为母妃行宫。不数日,大铖、大典、方国安俱仓皇至,则得功已兵败死,王被擒,次日,请潞王监国,不受。未几,大兵至, 王率众降,寻同母妃北去。此即大器等之所议欲立者也。” 注: 锻炼:形容对判罪的文辞很有研究;周:周密;内:通“纳”,使陷入。指罗织罪状,故意陷人于罪。 鲁迅《反对“含泪”的批评家》:“便加以和《金瓶梅》一样的罪:这是锻炼周内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