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求升级

小衰不衰11 收藏 0 25
导读:晋室衰微,五胡乱华,昔日中原大好河山,沦为羌、鲜卑、匈牙等北方胡人马蹄下的牧场。许多没有来得及与晋室南下的汉民,就变成了胡人的奴仆。而征服了中原的胡人皇帝如石勒父子,制定了许多苛刻的、甚至是残无人道的灭汉政策。如一,胡人可以向汉人索要任何东西,汉民不可以不给,否则砍头。二,汉民不可以猎食野兽。史称此令为犯兽令。三,掳掠汉人女子,夜晚供其淫欲,军需不足,“以之为食”。 后世人以为,中国只是亡了两次国,一是亡于蒙古,二是亡于满清。而实质在晋室南下之际。中国亡了一半,给胡人。 亡了国,要做奴隶。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上真实的连环马之战

晋室衰微,五胡乱华,昔日中原大好河山,沦为羌、鲜卑、匈牙等北方胡人马蹄下的牧场。许多没有来得及与晋室南下的汉民,就变成了胡人的奴仆。而征服了中原的胡人皇帝如石勒父子,制定了许多苛刻的、甚至是残无人道的灭汉政策。如一,胡人可以向汉人索要任何东西,汉民不可以不给,否则砍头。二,汉民不可以猎食野兽。史称此令为犯兽令。三,掳掠汉人女子,夜晚供其淫欲,军需不足,“以之为食”。

后世人以为,中国只是亡了两次国,一是亡于蒙古,二是亡于满清。而实质在晋室南下之际。中国亡了一半,给胡人。

亡了国,要做奴隶。亡了国的晋室汉民,只是做奴隶,还能活命。但胡人当时不是把汉民当做奴仆来看,他们是把汉民当做牲口,甚至连牲口都不如。一次北方发大水,淹了汉民住地。消息传至后赵皇帝石重贵那里,大臣问要不要抗险救灾。赵皇帝大手一挥,救什么救?都是些不值一钱的东西!

当然出于统治的需要,胡人统战一些汉人,如冉闵。后赵皇帝把冉闵收为义子。用我们现代人的标准,这冉闵是做了汉奸了。而冉闵这汉奸也是做得“身在胡营心在汉。”他找准了一个机会,“叛赵”。把后赵国给推翻了。当时尚书胡睦向冉闵提出:“晋室又窜江表,陛下圣德广大,宜登大位。”

冉闵说:“尚书是知天命之人也。”没有太客气,他就做了皇帝,改元永兴,国号魏。

其时“羌、鲜卑、蛮数百万人”与汉民杂居。后赵国乱,“无月不战”,胡人思归故土,但胡汉之间矛盾太深。彼此之间相互掠杀!死亡之人,十之二三。中原大乱,“人相食,无复耕者。”

冉闵立国后,燕国大将慕容格领兵来犯。

魏国大臣向冉闵建议:“鲜卑剩胜锋锐,彼众我寡,不如且避其锋芒,俟其骄惰,益兵击之”。

当时的燕国国王慕容俊“虚心贤俊,赵、魏远近之民,襁负归之。”而且立国已久,就国力而言,当时的冉魏无法与燕相比。但冉闵听到大臣的建议,却大努:“吾欲以此众平幽州(燕国首都),斩慕容俊,今遇格而避之,人如何视我?”按冉闵的逻辑,如果慕容格来了都怕,我怎么在这一带混啊?这话说得不象一个皇帝说的,而象一位黑帮老大说的。

冉闵这个人打起仗来勇猛强悍,结果于魏昌地区,两军交战,魏军十战十胜。打得燕军晕头转向,找不到北。慕容俊巡营时发现,将士们士气低落,普便害怕魏军。《资治通鉴》记载“燕人惮之。”

这样下去,对燕军作战相当不利的,所以慕容俊把燕军将士招集起来,给他们鼓气!他向大家说:“冉闵这个人有勇无谋啊,他只知道自已呈匹夫之勇,现在他们虽然略有小胜,但魏军士气疲惫,大家相我,我们一定能打败魏军!”

话是可以这样说的,但说到不等于做到。当慕容格正发为如何与魏军作战绞尽脑汁之际,前方军士来报,魏军已进入山林筑营。魏军多是步兵,在山林里作战,更是进退自如,游刃有余。而燕军多是骑兵,如果进入山林与魏军作战,不能发挥燕军的优势,这仗可就更难打了。慕容格一筹莫展!

这时,参军高开向慕容格进言,他说:“将军,我军利平地,魏军进入山林,不复制也。不若以轻骑诱之,然后可击!”

慕容格眼前一亮,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就产生了,他把将士召集起来。下令:

一、选一平地(原),以善射箭者五千骑,组成骑兵连环马方阵。此阵“以铁链锁之,陈于中军之前。”五千骑兵接到的是死命令,敌远来则射之,近身则肉博之。如果战死,而变成人肉保垒,保卫大本营-中军。

二、派出少量军队,实施诱敌。只许败不许胜,把魏军诱至平地,就是胜利。

三、在连环马阵左右两翼设置重兵,一旦魏军入围,左右合击。

慕容格说:“冉军性轻锐,欺我软弱,知我中军所在,必欲至我于死地。我设连环马阵,以中军诱之,彼必全力取我中军,俟其合军,你等从旁全力击之,定可生擒冉闵!”

燕军众将分头行事。在慕容格设下连环马的圈套等冉闵来专的时候,冉闵尚蒙在鼓里,魏军看到燕军敢主动来向魏军挑战,都把燕军当做是送上门的肥肉。所以全军出击燕军。燕人自然是落荒而逃。好一个冉闵,左手执双刃矛,右手执钩戟。半天时间,斩首三百余首。杀得燕军魂飞魄散。

冉闵“忽见大幢,知其中军,直冲之。”所谓擒贼先擒王,冉闵想,杀斩三百名小卒,不如砍了慕容格来得痛快,群龙无首之际,也就是燕军全线崩溃之时!所以他下令魏军“合击”燕中军。在魏军全力攻向燕中军时,前方出现了数千骑兵。让魏军奇怪的是,燕军这次没有落荒而逃,他们骑在马上向魏军射击。但也许是害怕、紧张,许多箭都没有射到魏军。等魏军攻击到骑兵近前一看,才发现,燕国的骑兵们把大腿和马腿用铁链锁了起来,而马腿与马腿也是用铁链锁了起来。冉闵当时可能还会想,燕国人在搞什么鬼?这些燕军本来见了魏人就害怕。现在把他们锁起来让魏军击杀,不是端起肉盆子往人家桌子上送吗?

杀!冉闵钩戟一挥,魏军大举进攻。但燕骑兵无法退走,马死了趴在那儿,人死了挂在马上。当魏军杀光了第一排,第二排燕军时,才发现,他们想越过前两排燕军,再行攻击是十分困难的!而燕军第三排的战士,却可以隔着战友的尸体,向他们射击!冉闵才感到大事不好。而燕军已经从两翼压制过来。把魏军围了“数重之多”。

冉闵这才明白连环马的历害。他下令突围。这被围的老虎还是老虎,冉闵居然能向正东方向突围了三十余里,其坐骑“朱龙”累得不行了,倒地而毙。冉闵被燕人活捉,此战燕军大胜!

冉闵被押解到燕国,燕王俊责之:“奴仆下才,安敢称帝?”

冉闵是个好汉子,他说:“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我中华英雄,何称不得帝?”

燕王俊怒,“鞭之三百”,后斩于龙城。

数月之后,燕国大旱,闹蝗虫,燕王以为是冉闵的鬼魂作崇,谥冉闵为武天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