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吴国为何难以强盛

木土天山 收藏 10 94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东吴在三国之中强于蜀而不如蜀国有作为,这种原因首先归根于孙权自己的自身,魏蜀的开创者都非常重视人才的作用,无不在此用尽心机。曹操占据大好的形势,揽才也相对容易,但他还是讲求务实真诚。务实是识才的标准,只要你有异才,那不论出身地位,哪怕你是以前的对手,曹操都会一视同仁地用真诚来打动你,使人感其恩而助之。刘备虽没有曹操那样的实力,但他能别出心裁地学会自己包装自己,凭皇叔这块金字招牌,也能吸引不少忠心于汉室的人才盲目地追随自己。相对与上述两人,孙权不是创业者,而是个守业者。他的这片江山不是他打来的,而是他的兄长孙策开创的。虽期间也曾受过一些惊吓,但基本上还是在优越的环境里长大的,不像曹操、刘备那样自己在风雨交加的人生之路上历尽艰辛、饱经沧桑。没有意识到父兄创业的艰难和人才的重要性,反而养成了富家子弟浮夸的习惯,只注重人才的名望盛誉,不知人有何能,才为何用。而唯吾独尊的地位更助长了他自负骄横的个性,一味以君临天下的姿势对待人才,使招揽到手的人才也大多虚以应付,不肯用心,一到了真正有事,先想到的往往都是自己的利益。只有在触及自己的切身利益时,才会出来想方设法地出谋划策。在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中,众多大臣的想法和做法,以及鲁肃和孙权对众人的评价都说明这一点。对于孙权的个性及江东士人的特点,孙策也早就看出,因而在临终时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

东吴的用人体制上颇有诸多不是。江东的人才,其成分大多归于两类,即北方避乱南迁的中原士族和扎根当地的名门望族,无论何类出身,在江东的人才大都追求安逸守成,少进取之心。尤其在武将这方面,更是与魏蜀有所不同,蜀魏的将领大多出身于行伍中,显能于两阵前,以战功来提拔曜升,论功勋而定名爵。东吴的前期选才本来也是这样,可到了后来却搞成世袭制,子承父业,弟继兄爵,各家蓄有属于自己的私兵,这些将门子弟年纪轻轻就有爵有位,有官有名,统兵领军,各据一方,俨然成大将之风,不知这家族式的管理能否保证这些从小在优越环境中长大的贵家子弟,都能具有像其那些久经风雨的前辈那样的才能?以致行伍之中,处处是将庸庸而兵碌碌;别看平时朝廷上人虽不少,但论真材实料,却没几个好。一到真正临阵,更是一个也难指望到。独制专横的暴政更造成了原本不易的人才大量流失,尽管孙皓的暴政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东吴的灭亡。但它也是时代造成的必然产物,不得已而为之。前朝的宗室孙峻、孙綝位高权重,视皇帝如同虚设,玩弄于股掌之中,废立也可任己意而行,差点成了司马昭第二。孙休即位后,虽有心重振皇权,但顾忌功臣的势力,也不敢公开撕脸面,怕重滔覆辙。也只有孙皓这个愣头青才肯出这招。在他的强力打压下,权臣们强宾夺主的现象虽是被压制住,但使本已在孙峻、孙綝暴政中难堪重负的大臣们,怎能再遭如此重摧?逃亡是在所难免。连宗室中也离心叛祖,更何况普通官僚。在晋朝用高官厚禄的招引下,此事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荆州在三国中本是块香馍馍,由此取中原,径捷道顺,是最理想的战略出发点。谁不想图之?诸葛未出山时就特别看重他的作用,把它作为进军中原的一个有力支撑。蜀中初定时,关羽就是在此出兵,直逼中原,震动华夏。刘备正因为当初有之才奠定根基,却也因失之而断了生机,以致念念不忘的雄心壮志也成了泡影。曹操也曾想把它作为南下的突破口,却在此被孙刘联军打得灰飞烟灭,狼狈而归。可孙权好不容易把它偷抢到手后,却使荆州成了自己心头上的一块鸡肋,不驻重兵怕守不住,屯重兵又不敢用;出击怕别人乘虚而入,不出击则空耗粮饷。不但无法发挥荆州的战略作用,反而使相当的主力陷于被动中。而在东线,曹操则早已预设好战场,内迁淮南之民,仅留合淝作为战略支撑,使吴军要出击,先得舍长取短,弃舟登陆;前锋难进,后援难继。无法发挥自己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缺,以致诸战都是劳而无功。

孙氏在江东的统治也并不巩固。江东之地,地荒僻而人稀少,为了有效地控制人口,扩充实力,孙氏政权采用了一些极端的方法来处理问题。比如诸葛恪更是用烧光土民的庄稼的方法,迫使他们在陷于绝境中而被迫出山受降。因而这怎能不激起民愤呢?以致立国以来,各地的蛮夷之乱层出不穷,镇守的将领忙于应付。尤其是交州之乱,地方势力一度与晋通好,屡次与中央抗衡,在晋大举出兵前,那里更是乱得不可收拾。郭马聚众起兵,杀广州督虞授,自己据之,攻苍梧、始兴,杀南海太守刘略,逐广州刺史徐旗,并将从建业来的镇南将军滕循拒于始兴。极大地牵制了吴军主力。使之无法倾力北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