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刻谁在垂钓

隋妍 收藏 0 0
导读:(来自 - 《》)  清早,徒步上班,晨曦灿然,氤氲的红色雾霭与四射的金色光芒浸润,整座小城沐浴在绚丽的色彩里。   脚步依然重复着昨日的路。宁静渐退,喧嚣潮起,小城呼吸着还算新鲜的空气,迎接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是新的一天,时间的这条路上,都是单程车票,从来没有返程票。   一回眸,建筑工地上正在施工的塔吊,把长长的鱼竿,甩进多彩的长空里,那颗暖融融的太阳上钩了。好一幅壮美的油画!   一条隐形的鱼竿伸过来,一颗沉寂的心被搅动得微波荡漾,浪花朵朵。这刻,我被钓了,一条幸福的鱼儿,跳出生命之尘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来自 钓鱼技巧 - 《飞蝇钓技巧》)


清早,徒步上班,晨曦灿然,氤氲的红色雾霭与四射的金色光芒浸润,整座小城沐浴在绚丽的色彩里。

脚步依然重复着昨日的路。宁静渐退,喧嚣潮起,小城呼吸着还算新鲜的空气,迎接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是新的一天,时间的这条路上,都是单程车票,从来没有返程票。

一回眸,建筑工地上正在施工的塔吊,把长长的鱼竿,甩进多彩的长空里,那颗暖融融的太阳上钩了。好一幅壮美的油画!

一条隐形的鱼竿伸过来,一颗沉寂的心被搅动得微波荡漾,浪花朵朵。这刻,我被钓了,一条幸福的鱼儿,跳出生命之尘埃,游离于忘我,不能自已。

我也想钓,长长的鱼竿从眼睛里甩出来,伸向那幅多彩的油画。

这刻,还有谁被钓,还有谁正在垂钓?被钓的和正在垂钓的都是我的知音。知音几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