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析政改症结:反对派敌视中央

roomone 收藏 4 559
导读:张晓明昨在香港新一代文化协会40周年会庆典礼上致辞。 大公报记者黄洋港摄 反对派再三扬言要争取所谓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普选”,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昨日则明确指出,他们不断调整其“国际标准”,从“公民提名”到后来提出“三轨提名”有其一即可,最近又改为不能有“不合理限制”;而反对派定义“不合理限制”的主要标准,在于是否确保“自己人”出闸,否则就会发动“占领中环”等激进违法抗争活动。张晓明引用学者叶健民的文章指出,“激进派所主张的,是不认同中央对特区事务享有主导权,拒绝完全接受基本法的框架,否定‘一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析政改症结:反对派敌视中央

张晓明昨在香港新一代文化协会40周年会庆典礼上致辞。 大公报记者黄洋港摄

反对派再三扬言要争取所谓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普选”,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昨日则明确指出,他们不断调整其“国际标准”,从“公民提名”到后来提出“三轨提名”有其一即可,最近又改为不能有“不合理限制”;而反对派定义“不合理限制”的主要标准,在于是否确保“自己人”出闸,否则就会发动“占领中环”等激进违法抗争活动。张晓明引用学者叶健民的文章指出,“激进派所主张的,是不认同中央对特区事务享有主导权,拒绝完全接受基本法的框架,否定‘一国为先’的前设,背后也有深层的对共产党的排斥敌视。”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政改决定出台前夕在深圳举办座谈会,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昨日总结座谈会情况时指出,他总的感觉是,座谈会内香港各界代表人士发表的意见,与座谈会外香港社会的讨论情况大体脗合。所不同的是,会场内主张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处理政改问题的声音要大得多,主张按照所谓“国际标准”规定普选办法的声音要小得多。

分析正反两方逻辑,张指出,从起点来说就是不一样,一个实,一个虚,前者是基本法规定,后者是“假普选”的假设;中间考量的因素也是不一样的,一个更多的是考虑怎么规范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制度要求,一个更多是考虑是否有利“自己友”成为候选人;结论自然也就大相迳庭。

指叶健民撰文一语中的

张晓明认为,两种对立的意见,说到底是由于思想上对“一国两制”存在的不同认识造成的。他提到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新力量网络研究总监叶健民5月16日在《明报》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叫《泛民究竟在争论什么?》。文章指出:“政改的争论,意义远远超过我们能否有真普选、民主如何实现的问题。我们决定支持哪一个方案,其实也同时选择怎样去处理特区和中央的关系,这个才是香港长远管治更为关键的问题。摆在目前的并不是方案之争,而是我们希望今后以何种方式去与中央政府互动的抉择。”该文还指出:“激进派所主张的,是不认同中央对特区事务享有主导权,拒绝完全接受基本法的框架,否定‘一国为先’的前设,背后也有深层的对共产党的排斥敌视。”张指出,叶健民这些论述“一语中的,像点穴点到位一样”。他反问说:“试想一下,如果真正有国家观念,真正认同‘一国为先’原则,真正认同基本法规定,真正认同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包括对香港政改主导权,而没有像叶先生所点到的对共产党的排斥敌视心理,有些问题还会成为问题吗?还会有今天这么大争论吗?”

冀各界显示视野和承担

张晓明坦言,他讲的这些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意见,以及引用的叶健民的观点,并不能涵盖香港社会关于政改问题的各种意见,甚至不能代表喊得最响的声音,“对某些人来说也可能听起来不那么顺耳,但我们常说,兼听则明,那就不妨把它们作为逆耳忠言吧。”他明确指出,目前香港社会最大的共识是:希望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能够实现、政改不要原地踏步。张晓明说,到香港回归祖国20年的时候,香港如果能够实行“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的制度,这是香港民主发展跨越式进步,相信是许多人包括有的担心回归后在香港待不下去的人之前不敢想像的。他希望香港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多从国家的角度、历史的角度和发展的角度看待这次政改的重要意义和影响,显示出“视野”和“承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