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黄德勋谈往事

gusj 收藏 0 15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战老兵黄德勋谈往事

顾少俊

黄德勋,出生于1915年。他是盐城人,现居兴化。这是一个1941年就参加新四军的老战士。战争年代有一颗子弹至今还在他的股骨上,伴随他70多个春秋。建国后,他经历了一次次政治运动的冲击,关牛棚、游大街、喷气式批斗,但他的心始终向着党,一直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2014年8月24日,在兴化西门一间普通平房里,来人拜访了这位百岁老兵。

老人很好客,很快打开了话匣子。

“我老家是盐城郭猛乡黄八村,父母是老实农民。我小时候念过私塾。

“旧社会成家早,我18岁结婚。为了把家庭小日子过好,除了种地外,还养猪。我经常到盐城挑豆腐渣。在城里能看到报纸,了解国家形势。”

如果没有战争,他可能就这样在家乡过那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但日军的枪炮打破了家园的宁静,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第二年,日军飞机就开始轰炸盐城。

皖南事变中,新四军损失惨重。好在粟裕的一支抗日先遣部队在事变前渡过长江,在苏中和苏北地区活动。后来,中央任命陈毅为新四军军长,重建新四军,军部设在盐城泰山庙。盐城成了南方抗日的中心。

黄德勋老人说:“我从报纸上看到,新四军是打鬼子的部队,我一心想参加。但这个想法在村里不能讲,那时的乡政府被韩德勤控制,他们的宣传是:‘江西出了坏人,杀人放火,共产共妻……’

“1941年2月,有3个新四军战士第一次进我们村,老百姓都不敢和他们搭话,我主动给他们带路。听他们向老百姓讲抗日的道理时,我很受教育。我们村很快成立了抗日救国会。”

由于工作积极,黄德勋被选为县救国会代表到盐城开会。在盐城,他见过刘少奇,并听过他的演讲。

“那是1941年4月,大会场设在盐城登赢桥附近的一所学校的操场上。刘少奇身穿黑色皮夹克衫,身板硬朗。他讲,我们一定能把鬼子赶出中国,将来我们还要建设一个民主、平等、自由、富强的新中国。他的两个多小时的演讲,深深吸引了我,也就从那时起,坚定了我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党、献给祖国、献给人民的信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日期间难民成群

这次大会不久,盐城被日军占领,党政军机关全部撤到农村。黄德勋奉命坚持地方游击战。

“在抗战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向群众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惩办铁杆汉奸,鬼子下乡扫荡时,我们破路拆桥,掩护群众转移,并伺机伏击。当时我们区小队虽然只有几十个人,武器是汉阳造步枪,但我们有不怕死的精神。

“1942年底,县大队成立,有一二百人。武器少,有人提议打下龙冈镇,壮大队伍。

“龙冈镇在盐城西边20多里,是盐城的西大门。我奉命到龙冈侦察敌情。那天,我身着便衣,在龙冈活动了一天,摸清了驻龙冈镇鬼子的基本情况,镇上有300多日军,200多伪军,他们每星期会有一次大扫荡。平时,经常有小股部队下乡扫荡。他们武器装备好,有迫击炮、小钢炮、机枪、冲锋枪等等,以县大队现在的实力想攻打龙冈镇,必败无疑。我建议,趁他们小股部队扫荡时伏击。县大队领导接受了我的建议。后来,根据我提供的情报,打了几次漂亮的伏击、拔掉几个小据点。我们县大队的装备很快焕然一新,上级还奖给我一支小手枪。盐城沦陷期间,我经常到城里摸敌情,救被俘的同志。”

“当时,你怕不怕?”

老人笑了笑说:“每一次去执行任务,就没有打算会活着回来。”

1945年3月,上级获悉,盐城日军对周边地区要有大规模军事行动,县委决定坚壁清野。已在乡里担任领导职务的黄德勋坚决响应号召,主动带头回家拆了自家的房子。他的家属带着四个孩子投亲靠友,艰难度日。

黄老的妻子和他同年,非常的贤惠,她支持丈夫的革命工作,一个人在地里劳作,照顾家里几个孩子的生活,还要整天为丈夫的安全担心。丈夫安全回来,是她最开心的事。

有一天下午,黄德勋从外面刚回来,就接到部队“必须立即归队”的命令。黄德勋二话不说,立即出村,往部队赶。他妻子追上来说:“你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怎么又要走了,这么急吗?”

黄德勋边走边说:“革命工作要紧。”

“和你一起革命的人,死了好多,太危险了。”

“在家里就不危险?”

妻子说:“一家人要活活在一起,要死死在一块。”

黄德勋说:“不行!你回去吧,孩子还望着你呢。”

走了一段路,黄德勋一回头,发现妻子还跟着他。黄德勋狠了狠心说:“回去!再不回去,把你摁到水田里。”说完也不看妻子的脸,扭头就走。跑了一段路再回头时,看到妻子站在原地擦眼泪。

冷风中、斜阳下,他感到妻子的身板是多么的单薄,她多么需要坚实的倚靠。他心里一酸,但为了新中国,为了天下更多的劳苦大众,他毅然转过身。

黄老的妻子是前年过世的。提到妻子,黄老很伤感,总感到欠她一份情。

1950年7月,上级让他到兴化创办鸭蛋加工厂。当时百废待兴,他拿起当年干革命的劲头,带领职工们起五更、睡半夜。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很快,鸭蛋加工厂办成了肉类联合加工厂。厂里兴旺时,职工超过千人。

1965年,为了活跃职工业余生活,生产淡季时,他从压缩机组调了三个普通话好的青年小伙子到厂宣传部搞文艺。本来讲好的,生产旺季,这三个人还要回原部门。到生产旺季时,这三个小伙子都不愿回原部门。人事部门多次谈话都无效,事情汇报到黄老那里。在黄老的严厉批评下,这三个小青年才不得不回原部门上班。

几个月后,文化大革命爆发。这三个小青年以为报复的机会来了,他们揪斗黄老。

黄老说:“那种批斗,几乎致人于死地。”

“文革结束,我官复原职。有一个当年斗过我的小青年,文革后坐了几年牢,放出来后,好多单位都不要。他走投无路,最后想进肉联厂。他本人不好意思找我,托人问我。我说:‘只要他好好工作,我一视同仁。’有一次,我到下面分厂检查工作时看到他。他看到我很害怕,担心我报复他。我主动问他:‘在这里适应吗?’他说:‘我在别人手下做助手,很好。’过后,他还让师傅向我打招呼。我说:‘让他放下包袱,好好工作。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后来,他工作干得不错,又懂电工知识,电厂想调他过去,我爽快开了证明。我退休后,他每年都来看我,一年也没空过。”

文革刚结束,厂里有好几个小山头、派系。黄老以自己坚定的党性和人格的凝聚力,消除了厂内的磨擦和文革造成的各种影响,再次把厂里的人心收拢起来。在他1983年离休前,肉联厂成了兴化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厂,职工福利空前提高。当时有人说:“肉联厂的小伙子想找对象,会有一个排的姑娘让他挑。”

黄老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每年清明都到盐城乡下祭祖,看望当年的邻居和亲人。看到困难的亲戚、邻居,他都主动出手相助。

他说:“当年为了打鬼子,常年在外,家乡的乡亲父老不但悄悄保护过自己的妻儿老小,还在生活上给予不少帮助。”

他长期手握重权,如果想谋私利的话,有很多的机会,但他一生廉洁奉公。枪林弹雨的时代,他投身革命,九死一生;国家建设时期,他任劳任怨,不辞劳苦。他的功劳人民没有忘记,党没有忘记。兴化肉联厂的老职工只要提起他,都会说:“他是一个清官。”今年兴化老干局为他张罗100岁生日。在宴会上,原兴化市委书记顾桂喜向他祝寿时说:“您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