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中国退役特种兵的真实经历

退伍三级军士长 收藏 0 663
导读: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 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现役枪支我都可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 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现役枪支我都可以随便拿起就打个10环.

我们被拉到了一个训练营里,我们很兴奋,似乎我们已经是人人景仰,人人胆寒的特种士兵,带队连长给我们介绍了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后,教官出现了,这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人,跟我们想象中的特种部队队员简直大相径庭,不过想想,我也不是那么的看起来很顺眼,也是个子不高,身材不怎么壮实的那类. 教官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的眼睛很威严,是那种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的人,之后,他回头对带队连长说了句话:你们选了那么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什么??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士兵. 他终于回过头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们在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他- 妈-的-屁股开花!!听明白了吗!!!说得那么清楚,能不明白吗, 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接下来,是领训练服和些生活用品,还领到了我们各自的编号,我领到了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不过318是我的生日, 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

之后,分配房间,吃饭,无所事事,没人搭理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冷若冰霜,熄灯号响了,睡觉 大约凌晨3点,正是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想起,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冲出门口,还没回过神了,一条高压水柱劈头淋了过来,我们东倒西歪的终于排好队,教官说,确切点应该是吼!你们这帮他~妈的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跑得快,没事了,滚回去睡吧!! 这晚,我们被教官整了3次,筋疲力尽~

5点,起床,教官吹哨集合,二话不说,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回来,等着吃早饭,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5公里而已,先跑回来先吃饭,妈呀~~~晚了就难说了 很不幸,我没赶上早饭时间,饿着肚子跑了一天,教官好象对次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5公里,10公里,要不,围着操场跑,直到他说停,而且,还很喜欢让你拿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比如,没有枪带的枪,断了个背带的背包,让我们怎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来跑,还有,边跑边大声的唱歌,经常把我们弄得快断气,规定时间跑不到,继续,直到你跑到为止,就这样跑啊,爬啊,跳啊,半夜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紧急集合,有时候几天不让你睡觉,在我们看来,教官简直就是魔鬼撒旦,不~~他比撒旦还撒旦.

3个月后,一些人被淘汰了,我险些在这些人里面,不过还好,我有个好处,就是做事就做最好,就算有最后一丝力气,我爬都要爬到终点. 接下来是专业训练和小组训练,我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突击组,渗透组,狙击组,机枪组, 分别进行不同的训练和磨合训练,我进了狙击组,专门训练狙击战术和情报判读等等~专业训练对体能训练来说,舒服了很多,基本弹道学,枪支熟悉,狙击工具, 狙击训练,情报判读,路径选择,阵位选择,特种车辆驾驶,长途拉练,单兵拉练,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成长成个几乎合格的特种士兵

最后的考试到了,这是实战拉练,也是决定我们是被送回普通部队还是成为个真正的特战队员,过了这一关,我们就不在是学员,而是在编的特种士兵,我也不再听那刺耳的4318,而会有个好听的代号

凌晨1点,集合,教官给我们发了一张地图,一支枪,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除了模拟负重,什么都没有,而且,背囊回来要过秤,少一两都不行,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大山里,我们从来没来过的世界.

我们小队5个人,开始了分工,我在地图上标示出目的地,现在位置,中途有可能得到补给的地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线路等等,他们开始制作野外生存工具,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2个小时后,我们有了2把弓,十几支箭,几根梭镖几把石刀,到达地图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后,我们发现了个重大问题,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地图,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我都要修正地图,MD~~我心里恶狠狠问候了教官他全家女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们下扳子!

前三天很顺利,每天推进10几公里,没有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不错,晚上用头盔抓地老鼠,一路上还顺手抓了两条蛇,下鸟套还套了只不知名的鸟,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20天就可以跑完150公里,顺利过关了.

第四天,行军涂中,前锋侦察发现了个脚印,这不是我们的脚印,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的野战靴的印子,昨天傍晚下过雨,脚印有些模糊,曾经被水泡过,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是前两天留下的,从脚印的摩擦来看,是轻步兵,要么是大队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我们搜索了附近,没有发现大队的痕迹,难道是掉队的士兵??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低级错误,脚印是向山下方向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我选择的行进路线,看来,我们不能走这个方向了,两天, 对于特战队员来说,并不是个长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我们从他们眼皮子下面经过,然后干掉我们,丛林是他们最好的隐蔽,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等我们.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改变行军线路,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然后在转过封锁,这样虽然线路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看来,今夜不能睡觉了!

很幸运,我们成功的躲过了第一轮伏击,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今天我们只行进了8公里,如果这样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上,直线是最远的,白天,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上飞过,那是等信号弹的,如果有人坚持不住,只要一拉信号弹,他就可以退出,我可不希望我被直升机吊走,训练那么久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枉了!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敢生火,我们象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似乎我们想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圈,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的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条路,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第十天,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时间了, 现在我们哪怕跑看来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忽然想起,目的地旁边不是有条大河吗?我学过,如果不会走就跟着小溪走,小溪会变小河,而小河会汇入大河,这里还很危险,不能造船,于是我们就叼着空心草,找了几个枯死的树桩,就这么抱着树桩顺着涨水的小河漂流,速度真快啊,转眼就跑出30公里了,终于跑出了危险地带,我们立即找来树枝等等,做了个木筏,快马加鞭的赶出去~~

命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我们在第18天最早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合格了!!!我们成为了特战士兵了!!!兴奋的感觉将所有疲惫一扫而光!!

训练结束了,我们呆了快一年的训练营要送我们走了,我很自豪,我是走出来的,而不是被踢出来的,同来的300多人,只留下了80多个,我们用努力证明了我们是最优秀的,之后,我们将被分配到侦察连里,我从个普通士兵变成了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代号猎鹰!!

训练营给我们开了欢送会,原来铁板脸的教官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恨,如果不是他,我们就不能成为合格的特战队员,我要感谢他,但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在回到这个地方,这是部队的规定,除非,我是以教官的身份回来,教官他训兵10年了,妻子没能随军,并不是部队不允许,而是训练营的生活太苦,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活下来是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又重新成为了新兵,一个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新兵,本来以为我很快可以出任务了,可以展现自己的神枪狙击的风采了,可是,依然是常规训练,我在训练营里的小组被编成了个班,我们每天的训练就是磨合大家,偶尔还有跟其他小队的进行对抗性训练.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终于可以出任务了

任务很简单,抓个人,他在边境的一个小村里,据说是走私枪支弹药的,我的任务就更简单了, 找个位置作为观察手,随时报告情况,旁边还有个老狙击带着我,任务很顺利,渗透小组轻而一举的就渗透进去了,剩下的就是怎么安全的把人带出来,这家伙身上绑着手雷,就象我们所说的光荣弹,他死了不要紧,我们的命可比他的贵,渗透小组带着微声冲锋枪,贴着脚楼慢慢的接近了"目标"我在瞄准镜里看着渗透小组的一举一动,感觉有喉咙发干,第一次执行任务,我有点紧张,我知道,渗透小组只要有点差错,狙击手要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目标,我的战友的性命或多或少的掌握在我手里,老狙击看出我的紧张,他跟我说了一句:别紧张!跟我换个位置,于是,我从主射手变成了副射手

任务完成的很完美,没有惊动任何人,那家伙被摁在床上,根本来不及光荣就被我们逮住了.之后移交给上级,第一次任务给我的感觉是:虽然有点紧张,但是好象不过瘾!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不过渗透小组可不是这么看的,他们说,NND~~爬得一身的鸡粪,这家伙力气真-他-娘-的-大!差点没把我们也光荣了!!

随后,我又出过几次任务,都是些小任务,这些任务我没有开过一枪,似乎就是个看客一样看着战友渗透,抓人,带走,剩下的时间就是训练,有时候巡逻边境,日子很无聊,也很充实!

人质事件

这样过了好几个月,我们小队也已经磨合得很不错了,边境巡逻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里的人都比较穷,走私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和缅甸接壤的地方,有很多小路可以互通,隔着条河就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巡逻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背着走私品越境,我们这边的药品,很普通的清凉油到了那边就是天价,还有些走私兽皮的,等等.

一般这些人我们都不抓,一是没那么多精力来管,二是这些人都很狡猾,会算准我们巡逻的时间,打时间差,就算被抓住了,把东西往草堆里一扔,死不承认是他的,如果不是走私兽皮,枪支,毒品的话,我们一般都只是盘问搜查一下就放人,而大单的走私比如枪支毒品等,他们会有一整套的计划,轻易是抓不到的.我们和边防的呆久了,慢慢也有了经验,什么人该抓,什么人该搜,甚至,有些走私专业户都认识我们了,看到我们巡逻也不躲,还拿出东西来给我们吃,边防的战友说:这里都穷,走私点山货赚点盐巴钱,你忍心抓他们么?

大概是1998年12月左右,一架"河马"直升机来到了我们驻地的训练场,匆匆下来几个人,直接就奔连长去了,没多久,我们小队和另外一支小队奉命出发,开始我们以为是出境任务,(一般来说,直升机来接人基本都是出境任务)不过方向好象不对,不是往南飞的.

半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小学的操场,这里已经被警察,武警包围了,我们下了飞机,在一个教室集合,一个武警的上尉给我们做简报,大意是:XX镇发生了武装劫持人质,被劫持的是一家人,歹徒有3个,有两支手枪和一支AK47,上午武警和警察进行了一次解救,但是没成功,男主人被杀害,因此,向军区求援,把我们派来.接下来,介绍了地形情况,人质和劫匪在一个3层的小楼里,这样的楼在这里来说是很少见的,情况介绍后,警察给我们拿来了黑色的作战服,要我们换上,我们问:为什么,一个警察尴尬的笑笑说,你们穿着丛林特战袖标的衣服,影响不好,影响不好.我们换上了衣服,带上头套和头盔,强攻组和渗透组穿上了防弹衣,换乘了一辆客车来到了案发地

人山人海,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这样,我们的车费了好大劲才靠近,这里民风彪撼,路过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听清了大概,原来,三层楼的主人和劫匪原来认识,并且有金钱来往,劫匪还借给过他钱,结果,他没还也就罢了,还用这钱起了栋3层的小洋楼,于是这人气不过,就绑了他要钱,多少钱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能搞那么大单的事情的,应该不是小钱,双方的亲友都来了,吵吵嚷嚷,想自己解决,警察和武警都快控制不住场面了,更多的是些不知情的村民,远远伸长脖子看.

镇上居民已经撤离了,武警和当地的警察在喊话,楼下躺着一个人,估计是男主人,我们检查了装备,检查了通话系统,各自散开寻找阵位,我找了一个距离小楼90多米的一个角楼,视野良好,可以看完整个楼的正面窗户和门口,武警和警察还在喊话,我趁这个机会校正准星,85式狙击枪的默认表尺是600米,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打不到目标,我将表尺校正好,用对讲机通知了队长:猎鹰一号已经就位,没多久,猎鹰二号,胡狼一号(渗透组)和老虎(强攻组)一号也报告就位,外围控制的蓝狐和火狐也就位,眼看着就要发起攻击了

情况有变,警察找来了劫匪的妻子孩子,正在进行亲情攻势,行动暂时取消,各组退回了原来的阵位,一直到傍晚,我们都在等命令,他的妻子孩子泪涕俱下,一直到了晚上10 点都没有效果,领导们商量过后,决定在明天白天实行解救计划,我们就猫在各自的阵位等待黎明的到来.我一直认为晚上是个好机会,不过我们的装备~~~~不合适夜战解救!

趁着待命的时候,我用小锉刀挫了几颗子弹,这个距离上,要求的是精度,不能有任何一点差错,虽然,我的子弹都是一发一发挑出来的,但是,自己改过更好些,天亮了,行动开始,我在瞄准镜里监视着楼内的一举一动,并及时报告,渗透小组用抛绳弩顺利的控制了楼顶,并将楼顶顶盖打开,强攻组也渗透到了楼下,3楼有一个劫匪,看着孩子,两个在2楼,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还不时的互相大喊大叫,我心里暗暗好笑,看来是恐怖份子初级阶段,连窗帘都不放下来,一切情况我一目了然,渗透组悄悄的进了3楼,微声冲锋枪结果了一个,并且将孩子带上了楼顶,只剩下女主人还在劫匪控制中,强攻组也渗透进了楼房,楼房外,一个高音喇叭在播放着噪音,劫匪似乎觉察了点什么,向外面开枪.

命令来了:猎鹰一号,你能看到什么,回答!我看到两个劫匪,一个在东面墙角床边,无法有效命中,一个在窗口,人质躺在床上,完毕!窗边是否能有效命中,回答!命中概率95,完毕!老虎一号,准备强攻, 猎鹰一号,击毙窗边的后,老虎进攻!明白吗,回答!猎鹰一号明白,老虎一号明白,完毕!就在我准备开枪的时候,东面墙角的人忽然跳起来,将女主人拉起来, 用枪在她头上指来指去,对着另一个大喊大叫,情绪似乎失控,我将这个情况报告,上司命令:立即行动,我慢慢吸了口气,将准星牢牢的套在了窗边人的头上, 85一声闷响,目标头上绽出团红白相间的东西,"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报告了情况,老虎几乎是在我枪响后就立即冲了进去,但是人质挡住了射击路线,无法开枪,劫匪情绪已经完全失控,冲着我的队友大喊,并不断的用人质遮挡自己,老虎无法射击,情况危急,我不断的在对讲机里报告情况,似乎老虎现在无法下手.

指挥所也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没多久,命令来了,无论如何,击毙罪犯,决不与其妥协!我指挥老虎将目标慢慢逼近到窗口边,目标已经歇斯底里,老虎们也向他吼着,慢慢的把他从墙角逼出来,目标头部已经暴露在我的瞄准镜里,但他不断的晃动,我很难瞄准,我向指挥所报告:命中概率80,但有可能伤及人质,我有把握一枪击毙,但是,如果不命中头部的神经中枢,他不会立即死亡,手指的痉挛很可能扣动扳机,将人质或者我的队友打中,而神经中枢只有6厘米见方大小,我要么命中其眉心,要么打他的太阳穴,目标并不很大,老虎开始慢慢向门口退,以安抚他,让他安静下来,目标情绪开始缓解,也不晃来晃去了,机会难得,我趁他将侧面对着我的一瞬间,扣动扳机,又一声闷响,"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冷冷的报告完情况,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被狙击了

第一次杀人,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他是匪,我是兵,兵杀匪天经地义.何况,他是个该死的匪,狙击的训练也帮我大忙,狙击手永远是最冷血最不动感情的,特别是在任务中,狙击手的训练就有关黑房子的训练,将我关在一个黑房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暗无天日,没人和我说话,甚至连风声都听不到,就这样关个10天8天, 正常人要这么关着,估计已经疯了,看来我是个不正常的人,还有长途单兵拉练,狙击手是训练最多的,这些都磨练了我的性格,直到现在,很多朋友都说我性格有些古怪,不怎么说话,但一说都是中要害的话,我可以好几天不出门,不看电视,捣鼓我喜欢的东西,怎么也不象个现代的城市青年.

很长一段时间,人质事件都是我们谈论的话题,每一个细节都让我们津津乐道,让没出任务的其他战友羡慕不已,我也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任务,一枪一命,狙击手最高的境界,我做到了,兴奋伴随了我很长时间,接下来依然是训练,和边防巡逻,任务过后没多久我获准探亲假,回到了南宁,下车是晚上挺晚了,没有公车,出租车对我一个月200多块的津贴来说太贵了,于是我拿出长途拉练的气概来,从火车站走回预备役军区,(东葛路)一路上兴致勃勃的看南宁.

我两年多没回来了,走到快到民乐路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有个女子的呼声,"抢劫啊~~"不一会,一个青年慌慌张张的从个拐角跑出来,我往树阴里缩了缩,待他从我前面跑过的时候,伸脚别了他一下,他爬起来,扔下个包,没命的逃了,我没兴趣追他,我拣起包,向刚才呼救的地方走去,没有人,民乐路空荡荡的,看来失主走了,我习惯性的找了个路灯检查了包,包不大,里面有个钱包,328块6毛钱,还有两个一快的硬币,一盒名片,一些女生的化妆品和个电话本,一个BB机,名片上是凝,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或许是个美女,名片有公司地址和电话,但没家庭的,我想,明天我去她公司一趟,把东西还给人家.

第二天, 我睡了个懒觉,呵呵~~很久没这样睡了,一觉睡到了下午1点,吃了点东西,我想起要去还东西,穿什么衣服好呢??我读书的衣服穿不下了,样式连我也觉得土气,迷彩服好象跟城市不般配,最后我抄起了我爸爸的衣柜,穿了我爸爸的中校制服,顺带连肩章也带了,我发觉原来我很帅的嘛,根本不象以前在部队里脏兮兮的,我来到了解放路,就是名片上的公司地址,门卫不敢拦我,直接来到了他们公司,门口有个礼仪小姐很礼貌的问我找谁,我把名片向她亮了一下,让我等着就进去了,过了一会,她出来说,进去吧,她在XX房间等你,我就进去了,柃着一个女士小包穿过那么多公司职员的好奇目光,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来到XX房间, 门没关,我看到里面有个女骇坐在电脑前,阳光从窗口射近来,只看到侧面,穿着短裙,修长的腿,手指有节奏的敲击键盘,恬静的面容,我忽然觉得,

完了,我被狙击了,在我最不提防的时候,我被狙击了,只不过,不是子弹!

我推开门,喊了句:报告!身后一阵轰笑,原来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我依然不动声色,狙击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乱,虽然我的心跳得很快,她诧异的抬起头,这是张天使的脸,问我,你是??我说,我是来还你东西的,把包递给她,她很奇怪,我说,检查一下,丢东西了吗,昨天我拿回来找你的时候没找着,就找到这来了, 她检查了一下,说,谢谢~没丢东西,我觉得她天生是个狙击手的材料,似乎丢东西的不是她,拿回东西后她似乎也没有高兴和兴奋,只是优雅的淡淡一句谢谢,我说,不客气,没事的话我就走了,我正要转身,她说了句,我该怎么谢你呢中校?

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我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我说,你可以请我吃饭,我很久没吃过一顿好饭了,她笑了笑,那你等我下班吧,5点半,等的了吗?几个小时而已,当然等得了,她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坐在沙发上,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似乎我根本不存在,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她象个女神,恬静, 优雅,有特殊的气质的女神.

我们在继德餐厅吃饭,是个小餐厅,人不多,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我不善聊天,他让我点菜,我看看菜单,都是好东西啊,还不知点什么好,吃饭的时候,她问我,你这么年轻就是中校了?? 我脸红了,说,衣服不是我的,我只是个士兵,我昨夜刚回来,没衣服穿,就穿我爸爸的出来了,她哦了一声,问我是什么士兵,在哪里服役等等~我斟酌着回答她,之后,我送她回家,到了楼下,她回头对我说,士兵,明天我休息,你不是没衣服穿么,要不要买衣服,正好我也要买,一起去吧,当然要买,我赶忙答应下来,她又说了句:别穿你老爸的衣服了,跟你年纪不配,那么年轻就是军官,会有人查的!是,我回答,她笑了,说,我不是你的领导,不用这样跟我说话,放松点,我能吃了你??

第二天,我还是找不到衣服,就去隔壁借.隔壁的老哥顺手把一件黑色的警察作训服扔给我,我就穿着一身黑出门了,结果,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见到我,象打量外星人一样打量我,你是不是真的没衣服穿啊?昨天是军官,今天变警察了,你就没其他的衣服了吗??我真没有其他衣服,她的眼神让我很不好意思,不过,我说,你白我黑,黑白相配嘛~!她笑笑,跟你走很别扭,你离我远点啊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我并没有离她很远,若即若离的保持着距离,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们都买了几件衣服,晚上还是到继德餐厅吃饭,我还请她吃了几个冰激淋,看不出她竟然那么能吃甜的东西,我真希望假期长点,永远不会结束,我很希望能追她,让她做我的妻子,可是我不能,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但是关系永远是这样若即若离,似乎象两条偶尔相交的平行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轨道,直到现在!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回来之后,我的很多朋友都喜欢听我讲部队的故事,很多人觉得我不一样,似乎我永远不会生气,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永远让人看不透的事情,其实,特种士兵并不神秘,所以,我想慢慢的将我的故事讲出来,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这种鼓励,我很久没得到了,有时候,我觉得我没有目标,或许这是社会和部队的区别吧,而现在,我的目标就是整理思绪,将我的故事说出来.

休假很快结束了,我和凝的关系依然停留在普通朋友的阶段,她看得出我的意思,而我却永远不会表达,回部队的时候,她没来送我,我打她呼机,她依然的淡淡的哦了一声

火车把我的人带走了,而我的心却永远留在了她这里.

多年以后,她这么跟我说,其实不是没给你机会,那时候,你只要勇敢点,牵我的手,我就会答应你了,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她说我胆小,也许吧,部队是不允许恋爱的,况且,我和她相隔千里,如果有缘,她会等我的,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我才是她的目标,曾经很想命中而后再也没有兴趣的目标!直到现在,她依然和我若即若离,就象游离在我的世界,游离在我的准星边,而我,却永远打不中!

大山,营房,战友,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驻地,每天的事情永远安排得井井有条,部队有部队的规矩,禁止这样,禁止那样,而狙击手被禁止的东西最多,别的战友可以在训练间隙抽烟解困,而狙击手不性,因为烟会影响夜视能力,每天除了和战友训练同样的科目外,还要练习瞄枪2个小时,体会不同子弹,不同距离,不同温度,不同环境下的弹道,驻地旁边的大山就是我们的训练场, 经常在那里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另外,还要到10万大山,秦岭等等地方训练,我们每天的事情基本就是,起床,跑步,训练,吃饭,种菜,看新闻,唱歌,睡觉, 这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连队里的车除了一辆破吉普经常出山外,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自足,每个月会有一天让我们出山,但是大多数我们都不愿意出去,山路难走,有任务军区会派直升机来接我们,小镇逛过几次也没兴趣了,10分钟不到就可以走完整条街,我们也不缺什么东西,部队什么都发, 鞋子,军服,牙膏,香皂,我们也用不着买什么东西,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拿着56半,跟连长和指导员说一声,到山上打猎,一般来说,晚上我们都会有加菜,全连100多人,大家都是很熟悉的,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情谊.

在部队里,最重要要和炊事班长搞好关系,曾经有战友跟他起口角,结果他一连半个月都是青菜萝卜的招待我们,吃得我们见到就吐~之后,那个战友专门跑出山买了条烟道歉,我们才过上了正常的伙食生活,我还记得炊事班长叼着烟卷说的那句话:小样的~~治不了你们俺还叫兽医~~这句话成了经典,我们之后经常引用.

日子过到了99年3月,一天晚上,军区来人,还抗了放映机,开始我还以为是放电影改善生活,后来才知道,放的是有关毒品走私和枪支走私的影片,之后,军区的人就走了,而我们的日子开始改变,接连几天,连长和指导员都在商量着什么,我们隐约感到跟上次的电影有关,过了两天,连长集合开会,说明了军区的决定,要将毒品和枪支走私控制在境外,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只在国内打击,现在,要把战场开拓出去,在境外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我们热血沸腾,纷纷要求第一个执行任务,而我,似乎没觉得怎么样,狙击手的性格就是这样,永远用旁观的姿态来冷冷的看待任何事情.

后面的日子里,经常有直升机光临驻地,一批又一批的小队出去执行打击任务,我们小队还没轮上,我不着急,我知道,虽然以前部队也出去执行过类式任务,但从来没有那么大规模过,现在军区需要评估作战效果,前面出去的基本都是些老兵,他们不光是执行任务,还要将第一手的地形资料等带回来,而且,大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执行侦察任务.

4月份的一天,连长通知蓝狐小队做好出击准备(蓝狐是我们给自己的班起的名字,因为我们擅长渗透作战)12个人塞进了"河马"到了军区待命,我们12个人是经常配合的,非常有默契,3个渗透人员,两个狙击手,一个队长,一个医务兵(背电台也是他)一个机枪手,还有四个是突击手,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安排,很多时候,根据不同的情况来调整,特种部队的队员的专业是相对的,我可以去做渗透队员,其他的同样也可以代替我的位置.

第24天晚上,夜幕降临后,等到他们最后一队巡逻队回营,我顺着他们给我指的道,慢慢的摸了出去,不用的东西我已经伪装好了,弓箭,梭镖等我都隐蔽好,我要轻装上阵,只到凌晨5点多,我还没到达,一路上有侦察兵设下的陷阱,NND~~

我不断的拆陷阱又把他们装上,巡逻队每次巡逻会检查他们设下的陷阱,如果陷阱动过了,我很可能就会被发现,所以,我还得把陷阱原样装好,这样费了我很多时间,等我快接近营房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看来又要多潜伏一天了,我找了个阵位,伪装好,默默等黎明的到来,然后,希望夜幕快点再次降临。 我再次默默的回忆了一遍我的线路,晚上刺杀成功后,原路返回,然后翻过山,拔腿就跑!这样我可以在第28天前到达指定目的地。线路我已经滚瓜烂熟,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进去怎么出来而不会被发现。

我昏迷了一个多月,后来我的腿保住了,连长在当天晚上连夜赶到医院,医生说我的腿要截肢,要不骨髓的感染传染血液感染会要了我的命,连长暴跳如雷,命令医生一定要保住我的腿,他说:这个是部队最好的狙击手,他是为国家作出贡献的,你们谁敢锯他的腿老子毙了谁,无论如何一定要人在腿在!什么好药都给我用上!! 甚至把手枪都拔了出来!!为了这件事,连长还受到了处分.我的腿被横穿打上了钢钉做强行牵引,感染也慢慢的控制住了,不过我一直昏迷着,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是后来战友告诉我的.

昏迷的时候,我老做噩梦,梦见自己在丛林迷路了,被敌人追赶,一下子掉了了悬崖,一下子掉到了河里被冲走,我想抓住什么东西,可是什么都抓不到,我就这样挣扎着.有时候,梦见我被追赶跑到个墓地里,很多很多的骷髅围着我跳舞,有些好象就是被我击毙的目标,我想跑,可是怎么也迈不开腿,我还梦见我的爷爷,梦见凝,战友,小颖,桃子,梦见连长大声的朝我吼:你这个王八蛋给我站起来,拿上你的枪,给我出任务,梦见教官对宪兵说:他要是不起来就把他给毙了,部队不需要逃兵!还有高连:你-他-妈-的-,怎么那么窝囊了?特勤大队还等着跟你开练,给我快点站起来!还经常听见有人在我耳边唱歌,英文歌,军歌,还有那首我最喜欢的"故乡的云",我暗暗的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还年轻,还没结婚,我想娶凝.

一个多月后我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却看到了小颍在看着我,看到我醒了,小颍大叫医生,医生!医生给我做了检查,笑着说:他挺过来了,没什么事了,好好休息就行了.

小颍是请假来照顾我的,我说:部队怎么会准假?她说:别忘了我爸爸是谁,怎么能不准我的假,你吓死人了知道么?老是说胡话,却怎么都不醒,医生说你能醒过来就活,醒不过来就永远睡了,药物已经对你没什么作用,就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了.我说:我还真想睡过去了,好累啊,不过我老听见有人唱歌吵我,睡不着,唱得蛮好听的,想看看是谁,但是老是看不见,一着急就睁开眼睛了.小颖说:还说呢!我唱得嘴都干了!我说:是你啊,怪不得听得耳熟,我还想听,你唱故乡的云挺好听的,比费翔好.她脸红了,说:你想听我就唱给你听.

23 号,爷爷走了!

开追悼会的时候,家族都来了人,还有我爷爷生前战友的后人,我爷爷是他们战友中最后一个走的,享年96岁,有一副挽联是这么写的: 一门忠烈,两袖清风! 我跪在爷爷的灵前,看着这副挽联,是啊,我们家族里,舅公参加了抗美援朝,腿骨里现在还有弹片没取出来,走路一拐一拐的,因为文革的资料丢失,舅公现在沦落到在街边摆算命摊艰难度日,我的父亲,三叔和小叔都参加了对越反击,父亲是炮兵,在一次行军中敌人的子弹就打在炮车边,离我父亲只有几厘米,差点没能见到我,父亲退下来后因为脾气问题,被分到一个半死不活的厂里,现在退休,经常领不到退休金,三叔在攻一个山头的时候左肩膀中弹,天一潮湿就痛,现在自己开小货车送货养活一家4口,小叔前两年才结婚,在客运段做列车员,每个月领1000多块,现在还要养个女儿!这就是我们一家人,曾经为共和国浴血过的一家人,现在,大家都已经是普通人,曾经的辉煌已经淹没在记忆和历史中.生活不易,大家都坚强的活着.

送走爷爷,我向单位请了假,我很想我的连队,我想回去看看,虽然部队有规定,我们不能回去,但是我遏止不住,我又来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那个小镇已经跟原来大不一样,原来坑坑洼洼的小路变成了水泥路,我请了辆车,车送我到驻地外的山口上就不去了,这里立着牌子:军事禁区,我下车走路进去,山还是那山,我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走了没多远,我被巡山的巡逻看到了,我朝他们走去,他们喝住我:干什么的,这里是禁区,不能进来,你不知道么??我说:战友,我以前在这里服役,我想来看看,他们就把我带到了驻地,远远的,我看到马达,我高呼着:马达,马达~~马达听到了,转头看到我,兴奋的朝我跑来,狗对我有特别的亲近感,马达不断的舔我,爬我,巡逻的士兵惊讶的看着,按规定,我是不能进入驻地的,我站在外边,马连出来了,一看到我就叫我:猎鹰~你回来了?然后介绍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猎鹰,以前部队最好的狙击手,把特勤大队当猴一样耍,创造的狙击记录现在部队都没人打破.那些小战友仰慕的看着我,连长说:按规定,你不能回来,我可以把你抓起来,说你偷看秘密营地!我说:我知道,可我就是想,我想这个地方!连长带我上山坡,说:看吧,以后你也没机会看了,我也准备退了,马达跟着我们,兴奋的摇尾巴.

连长跟我说部队的情况,他说,原来的指导员调了,好象升了个什么官,现在的兵不好带啊,都是关系兵,不象你们以前那么听话,营地也变了很多,都装上宽带了,兵没事就疯玩CS,现在的兵跟你们以前差远了,连队现在已经很久不出任务了,原来的境外打击毒品被证明是失败的等等....问我退伍的情况,问我结婚没有,说我那时侯不把握机会进北京,我们就这样聊着,直到晚上,晚上,连长派车送我,对我说:猎鹰,你是最优秀的,放到哪都是,好好的活下去,你是在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你!我点点头,和他拥抱在一起,眼泪就流了下来,连长也流泪了,但是他还大声说:哭什么??!!你是特种兵,最优秀的丛林侦察兵,哭什么,我第一次拥抱连长,也是最后一次,直到现在,我再也没见过他.其他的战友,都散了,我们是特殊的部队,退伍后,部队不允许互相留下联系方式.

我回到了南宁,继续着自己的生活,8月1号建军节,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北京打来的,她问我:你还记得我是谁么?我说:听声音很熟悉,我不知道是谁,她说:你病的时候,谁照顾你几个月,是小颖,我很惊讶,问她怎么找到我的电话的,她说:你在预备役里留有档案,要查你还不简单,她说她准备在今年10.1结婚,未婚夫是个少校,军校的高才生,很有前途的军官,我祝贺她,大家聊了很久,讲我们以前怎么认识的,我们的经历,桃子也转到地方了,听说是个什么部门的科长了,很吃的开,我们就这样聊着,一直聊了3个多小时,最后,小颖问我: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会娶我么??我说:会!她幽怨的说:只有今生,真有来世么?我告诉他山鹰跟我说的故事,下辈子,我一定会加倍的还你,我说, 我问她:你说你恨我一辈子,是真的吗?她说:我是想恨,可是我恨不起来,你是我心头永远的痛,我说:小颖,你又何尝不是我心头的痛........小颖说将来她不会再跟我联系了,她要恨够我一辈子,然后,下辈子她要加倍要我还........

跟她通过电话,我忽然很想很想把我的故事写出来,让很多人知道,以前朋友同学问我,我总是避重就轻,现在,我很想写出来,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种兵的故事.我知道,我的故事终将会淹没在众多的帖子里,或许今后再也找不到,它是留在我的,我的战友和小颖,凝许许多多和我有联系的人的记忆里,我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虽然我不习惯这个社会,不了解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但是我,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我是个意志坚强的人!这是部队给我打下的一生不灭的烙印!!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将来,我会有自己心爱的妻子,乖巧的孩子,我将把我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我希望,这天能很快的到来!!!

全文完。求点赞,亲,这是我的真实经历,请尊重我。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