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甲午战争时期的清军官兵:为逃命不惜扮成妇女

2野劲旅 收藏 0 69

1889年4月,荒尾精向日本参谋本部递交了汉口“乐善堂”间谍组织的第一份重要成果——有关中国大势的分析报告——《复命书》。书中评述,清国“上下腐败已达极点,纲纪松弛,官吏逞私,祖宗基业殆尽倾颓。”

解放军少将罗援曾说,“腐败不除,军队未战先败”。甲午一役,恰同此理。

“无官不贪,无事不贿”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强化了“大陆政策”,天皇睦仁亲笔写下“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的誓言,建设强大海军成为第一要务。1887年,天皇下诏,决定从内库中提取30万日元以资海军,民众纷纷解囊效仿,不到三个月,捐款达103万之巨。1889年起,天皇更是每年定额资助30万日元,此举再次带动日本政府官员主动献出薪俸用于造舰。

与此同时,大清国的光绪皇帝和大臣们却正为慈禧太后的万寿庆典而绞尽脑汁。

1888年秋,醇亲王弈譞向沿江海各省督抚授意,让筹资修筑颐和园,但他担心此理由无法摆上台面,便想出了海军的名义。各督抚认捐踊跃,共集得260万两。该笔“海军巨款”最终存入天津的外国银行和洋务企业,所得息银用以补贴颐和园工程。

除此之外,建园工程还挪用海军衙门收到的各省“海防捐”共150多万两;占用海军衙门“闲款”45万两;挪用海军经费正款210万两……后来有人作诗讽刺说,北洋水师的铁舰全军覆没,倒是颐和园的石头船永不会沉。

日本另一个间谍头目宗方小太郎在《中国大势之趋向》中披露官场的腐败景象:清国公开的年财政收入仅有9074万两银子外加523万石米,而自己调查的结果却是该数的4倍。且此“定额以外之收入,一钱不入国库,均为地方官吏所私有。滔滔之势,非区区制法所能禁遏。”

其时,英国武器制造厂商代表穆特尔与中日两国都有着生意往来。他说,日本购入武器时,会请来各方专业人员评判武器性能,不放过任何细节。日本人对价格也仔细研究,力争买到性价比最高的武器。而中国官员甚至不知道一分钟能发射多少炮弹,但对该拿多少回扣却一清二楚。

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乃海防“第一责任人”,却也借助经营洋务、筹措海军而中饱私囊。

有外国商人作证,装备北洋的弹药经费被负责供应的官员私吞到口袋里去了。这个官员不是别人,正是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英人赫德也指认张士珩导致了北洋水师“克虏伯炮有药无弹,阿姆斯特朗炮有弹无药”。上行下效。大战前夕,军中腐败同样猖獗。旅顺军港内驻泊的“南洋”号、“元凯”号、“超武”号兵船仅供大员们往来差使,并不巡缉海面。他们甚至利用舰队的豁免权,从朝鲜走私人参、装货载客挣钱牟利,为各衙门搞“创收”。

“济远号”管带方伯谦在各地大量购置房产,而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也在刘公岛上盖“商品房”以出租,两人甚至为建房之事发生龃龉。

淮军将领卫汝贵兵援朝鲜,赶上女儿在家乡出嫁,他就通过克扣军饷的办法,搜罗大量金银运回老家。其妻接到“贺礼”,马上回信叮嘱:“君起家戎行,致位统帅,家既饶于财,宜自颐养。且春秋高,望善自为计,勿当前敌。”

时任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向美国总统密报战争情况:“中国人中之最无智识而最愚笨者成为统治者。中国政府几乎无官不贪,无事不贿,上下相欺,大小相欺。中国军队中贪污吃空额、营私,盗窃公物,扣饷以为常……”

丰岛海战后,丁汝昌对腐败乱象忍无可忍。他称所运之煤“煤屑散碎,烟重灰多,难壮气力,兼碍锅炉。虽在常时,以供兵轮且不堪用,况行军备战之时乎?”但为时已晚,大东沟一役,北洋水师就燃烧着这样的“散碎之煤”驶向了决战场。

旅顺港失守,守将龚照玙被以“统兵将帅失守要港罪”判处死刑,投入监狱。但龚总兵花了万金,把狱中上下买通,住单间,每日从饭馆订餐,八个小妾轮流入监伺候服侍。龚照玙脾气暴躁,常命令伺候的马弁鞭挞小妾,弄得牢房内常传出哭号声。借由金钱开路,龚照玙最终未被处死,5年后得释出狱。

尚虚文,无纪律

据统计,黄海海战中,日舰平均中弹11。17发,而北洋各舰平均中弹107。71发。“来远”舰大副张哲荣在战后反思:“我军无事之秋,多尚虚文,未尝讲求战事。在防操练,不过故事虚行。故一旦兵兴,同无把握。”

北洋水师后期,军事训练形同虚设,常常为了应付上级视察而弄虚作假。打靶演习时,会“预量码数,设置浮标,遵标行驰。码数已知,放固易中”。

日本战时刊物《日清战争实记》如此描述清兵的军容:有将军携带妓女的,有打着蝙蝠伞的,有带着鸟笼的,队伍里有唱歌的,有怒骂的,有快走的,有慢走的,千差万别、千奇百怪。文武官员十指留着长指甲,任其自然生长,以平时拱手闲坐为风韵体面。

散漫之气积重难返,任何约束都成了空文。《北洋海军章程》规定不得酗酒聚赌,违者严惩。但事实却是,每当北洋封冻,海军例巡南洋时,官兵必淫赌于香港、上海。“定远”舰上的水兵甚至在管带室门口赌博,却无人过问。

章程规定的舰船保养同样有名无实。保养经费普遍被挪作他用,致使船舱机器擦抹不勤,年久失修。英国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谈及他的观感:“中国水雷船排列海边,无人掌管,外则铁锈堆积,内则秽污狼藉。”

最荒谬的是1886年“长崎事件”。丁汝昌领镇远、定远、威远和济远四舰驶入日本长崎开展“亲善访问”。官兵们获准登岸观光,其中有人赴妓院寻欢,后酗酒斗殴,遭到日警逮捕。水师上下非但不以此为丑闻,反而纠集450余人直扑警局,并将舰上12门巨炮对准了长崎市区……

反观日本,山本权兵卫任海军省官房主事以来,大力整饬军纪。在三年零两个月时间里“处理”掉9名高级将领,包括3名中将和6名少将。到战争打响时,日本海军只剩下12名中将,即使山本权兵卫本人也是在战场奏捷后才得以晋升。

早在1884年12月,日本《自由新闻》就断言:“清国虽军舰众多、武器允备,然徒于虚饰外表,并无巧操战舰、妙用军队之将校,亦无熟练操作枪炮之士兵,若一旦战机来临,吾国就当以精兵强将驱逐驻守韩国之支那兵,进而横跨鸭绿江,长驱直入进北京。”

果不其然,虽然时隔十年,但清军的表现仍然印证了日媒的预言。丰岛海战,北洋舰队毫无战法可言:“广乙号”被击沉,“济远号”临阵脱逃,运兵船“高升号”与炮舰“操江号”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误入战场,结果一船沉没,一船被俘。要知道,北洋水师已经成军6年,而此时的日本联合舰队正式编组方才6天。其后的大东沟战役,“超勇先沉,扬威伤走,来远、平远火起,经远、致远相寻沉没,济远、广甲、广丙前后皆逃。定远健斗,损伤最甚,火炽不灭……”

海军狼狈,陆军更为不堪。守卫平壤的清兵坐拥一个月的军粮、弹药,却在一日之内即告崩盘。守将叶志超仓皇逃离,一口气连跑6天,没做任何停留,逢山过山,遇河过河,狂奔500多里,直至鸭绿江边。

清军抛弃的大量物资被日军所获,却又在溃逃途中大肆抢掠朝鲜民众,惹得百姓深恶痛绝。目击平壤之战的朝鲜人朴殷植说:“始清兵渡江,我民争箪壶迎馈,而乃肆盗掠,大失民望。”

短视与倾轧

海战前,日本对战争结果早已备下三种预案:第一,海战失利,日本退守本土;第二,持续获胜,则在中国登陆;第三,双方僵持,就在朝鲜半岛展开拉锯。由此可窥,日本筹备之周详。

但大清知识分子,对于此战,乃至日本则尽显无知。

《申报》曾称“日本人短小若侏儒,从无高至四尺以上者,不似华人之身材高大体态昂藏。一经开仗,我华兵以大压小,其不致糜烂者几希,日人其奈之何哉?”

甚至作为清政府第一任驻日公使的何如璋也认为:“日本今日之势,固万万不能胜我也……我中国土地之大,物产之富,人民之众,足兵足食日臻富强,自不难居万国之首,使其俯首听命,咸就范围。”

据史料记载,就在丰岛海战爆发前3个月,光绪帝宠爱的珍妃得了好处,为玉铭谋取四川盐法道一职,光绪帝禁不住枕边风,应下了。谁料,光绪帝在召见时问玉铭在哪一衙门当差,居然对答在木厂。光绪帝闻之骇然,命其将履历写出,玉铭竟久久不能成字,原来竟是一文盲。

自“开眼看世界”特别是洋务运动以来,沈葆桢、刘铭传等开明官员早就上书,建议朝廷警惕倭患,但始终不得决策者的重视。

1888年北洋舰队组建完毕,日本以其为目标倾尽国力极速追赶,清廷却反以“经济原因”为由截断了对舰队的供给。打那时起,海军再未添置一舰一炮,正所谓“北洋水师建成之日即其覆灭之时”。

李鸿章曾要求户部拨款60万两增购速射炮而不可得。可笑的是,战败之后,清廷对日赔偿,急命翁同龢向俄、法借款1亿两白银。这笔巨款,足以购买3000门速射炮、60艘“定远”级铁甲舰了。

谁言爱国心

1894年8月,大隈重信领导的日本立宪改进党煽动对清开战,把日本攻打中国比作是“虎狼驱赶羊群、疾风席卷落叶”。大隈重信给出了他的理由——清国“政治是君主独裁,国民缺乏爱国精神,少有勤王之念”。

大隈重信判断无误。战争期间,虽有左宝贵、邓世昌等人以身殉国传为后世佳话,但绝大多数清军官兵毫无耻感,顿作鸟兽散。甚至有人不惜扮成妇女,企图蒙混过关。

北洋水师被困刘公岛后,水手争相弃舰上岸,陆兵则挤至岸边,聚党噪出,鸣枪过市,声言“向提督觅生路”,遍地都是“请降”之音。

其时,有主战派、湘军大臣刘坤一奏称,“‘持久’二字,实为现在制倭要著”,呼吁朝廷抗争到底。然而,当权者早已没了奋起反击的意志。

在日军攻占大连、旅顺后,身为战时主帅,李鸿章、李经方父子,竟携家眷和私产“乘舆数十百号”从天津经上海运回了合肥老家,导致京津一带人心惶惶。

而紫禁城内的爱新觉罗家族,同样麻木不仁。黄海海战后,北洋水师尚存主力,慈禧太后却授意“大事化小”,单方面“避战求和”,结果威海卫之战,舰队在几无反抗的情况下全军覆没。

此后,两国谈判《马关条约》。日本虽胜,却对条款通过并无十足把握。可面对割让台湾、辽东等苛刻要求,清廷上下除了“哀嚎一片”,竟没有任何可行的主张,甚至一向逞勇的光绪帝都认为,“都城之危即在指顾,以今日情势而论,宗社为重,边徼为轻。”最终基本答应了日方所提的全部内容。

清政府在战时的怯弱表现,震惊了国际舆论。

美国学者明恩溥称:“清朝官员自私的程度达到只要侵略者不侵犯‘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提供侵略者所要的一切东西。”

相比于日本联合舰队出征时打出“扬我帝国海军威名”的旗语,和日本水兵剖腹自尽来庆祝胜利,朝政腐败,让清朝的官僚阶层与普通民众渐行渐远,国家之事,少人上心。

就在甲午战败之后,清朝统治者祭出了一系列的自保手段,假变法、假新政,最终不敌民意的洪流。17年后,一代王朝轰然倒塌。

1894年1月,朝鲜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3月,朝鲜国王李熙向清政府求援,日本诱使清廷出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