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不完全统计,在近日美国佛格森市爆发的骚乱中,有至少11名记者在采访中被逮捕。在摄影师拍摄受宪法保护的美国,摄记面临怎样的处境?

8月18日,我的一个美国同学在facebook上发了一条状态,说他要去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佛格森市报道那里的骚乱。同时,一个从埃及来的、报道过埃及革命的同学提醒他:“记得准备一张额外的相机存储卡,以防警察要看你拍的东西、甚至没收。给他们看之前先换卡,把有用的那张藏起来。”

这是在美国,但这个提醒不无道理。

8月9日以来,佛格森市因为“无武装非裔青少年”Michael Brown被警察枪击致死,引发公民上街抗议、骚乱持续至今,局势十分紧张。记者大批涌入报道,警方也给记者“带了东西”:催泪弹,橡皮子弹,手铐。

当地时间8月18日下午,Getty Images的摄影记者Scott Olson被佛格森警方带走,原因是警察嫌他在被告知不要挡道的时候他跑得太慢。被带走的时候,他双手背后,被塑料手铐铐着。随后,Getty Images的副主席Pancho Bernasconi在网站上发布声明声援自家摄影师,强烈抗议佛格森警方的行径。当晚9点多,Olson被释放。

Olson先生并不是第一个在佛格森被警察带走的记者。

根据公开报道, 8月13日,赫芬顿邮报的记者Ryan Reilly和华盛顿邮报记者Wesley Lowery在佛格森的一家麦当劳被捕。警察携带武器闯入的时候,两位记者都在麦当劳里。他们当即开始拍摄视频和照片。随后,他们先是被警察以暴力对待,然后被戴上了手铐。大约半小时后获释。

纽约每日新闻报的摄影记者Pearl Gabel在8月17日在网上详述了她短暂的被捕经历。理由是“违反了零点宵禁的规定”,她在凌晨1点左右被警察用枪指着脸,被命令把相机放地上,并被铐。不过,Gabel在催泪弹的烟雾中告诉警察她的身份。警察看了她的记者证后,把她放了,并附带一句寒暄:“欢迎来到圣路易斯。”

据不完全统计,有至少11名记者在佛格森被逮捕,很多人的供职单位为他们抗议,所有的记者都在几小时后被释放。

在美国,宪法保护任何一个人在公共场使用相机拍照的权利。这一点无论是对街拍摄影师还是摄影记者都是至关重要的。

关于摄影师的权利,非赢利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设有专门的网页详细解释其权利和边界。第一条便注明:摄影师有权拍摄的公共场所包括联邦政府的大楼、交通设施和警察,这类拍摄有助于监督政府,是自由社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在任何情况下警察都不能删除摄影师的照片或者视频。

如果摄影师的拍摄行为阻碍了警察执法,警察有权要求摄影师停止拍照,但摄影师的拍照行为依然受宪法保护。也就是说,警察仅仅因为摄影师在公共场合拍照而逮捕摄影记者,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

根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解释,总体来讲,警察要想搜查、没收公民的数码资料(包括数码影像)必须要有搜查证。

但在事件不断升级的佛格森市,貌似你也不能“有恃无恐”。

Olson先生被释后发表声明。其中他提到:“当地部门处理这次骚乱的方式让我们料到了这次(被捕)的可能性。好在Getty Images有预案来应对,而且它起了作用。”

此次骚乱事件中最早被捕的记者之一、华盛顿邮报的WesleyLowery在被释放的时候表达了他的担忧:“在佛格森,很多人没有像我一样多的Twitter粉丝,也没有杰夫-贝佐斯这样的人来保释他们。” (注:杰夫-贝佐斯是亚马逊的CEO及创始人,去年刚刚收购华盛顿邮报)

至于开头提到的我的那位同学,也已安全到达现场,用他的“无敌CF卡”开始记录,祝他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