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峥嵘岁月

和平年代的流浪汉 收藏 1 797
导读:冯纪堂在慢慢老去,后辈们不断成长,似乎只有这条被保留至今的武装皮带没有变。[/align]   老战士冯纪堂和他参军打仗的故事,在武功县河道乡西坡村里已经众所周知。每当农闲时的夜晚,总有青年和娃娃们缠着冯纪堂讲故事。解放战争、朝鲜战争,这些我们大多数人看来生疏而模糊的词,却记载着他挥之不去的情怀。   冯纪堂今年已82岁,床头摆着当年在部队时的军官照,如今老人虽已没了照片上的飒爽英姿,耄耋之年的他依旧思路清晰,为来访者讲述了他经历的烽火岁月。   十五岁,冯纪堂就被国民党的保长强行拉去入

老兵的峥嵘岁月


冯纪堂在慢慢老去,后辈们不断成长,似乎只有这条被保留至今的武装皮带没有变。

老战士冯纪堂和他参军打仗的故事,在武功县河道乡西坡村里已经众所周知。每当农闲时的夜晚,总有青年和娃娃们缠着冯纪堂讲故事。解放战争、朝鲜战争,这些我们大多数人看来生疏而模糊的词,却记载着他挥之不去的情怀。

冯纪堂今年已82岁,床头摆着当年在部队时的军官照,如今老人虽已没了照片上的飒爽英姿,耄耋之年的他依旧思路清晰,为来访者讲述了他经历的烽火岁月。

十五岁,冯纪堂就被国民党的保长强行拉去入了国民党203师。1949年5月在排长的带领下投诚了解放军,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师一团,同年七月,当时彭德怀指挥的第一野战军与从西安退败的17万国民党军进行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当时的冯纪堂是王震率领的第一兵团的警卫连班长,负责保卫王震、贺龙、习仲勋等西北军最高领导。

在甘肃谷关镇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老人和三名战友四人一组负责给一挺轻机枪压子弹,伤一人,立马换上一人,三名战友全部负伤,他顶了上去,那场战斗他们排二十九人伤了十五人,但是敌方国民党7军14旅一千四百人,只剩下了十二人。

随着部队他们一路向西开战,冯纪堂说:“这一辈子的苦,就那时候最苦。”他现在都清楚地记得,那时十七岁,一天要跑一百八十里路;到陇西的时候,没有粮食,一人发七斤大豆,每天嚼大豆嚼得腮帮子疼;到了青海,顿顿吃洋芋,生洋芋放在锅里一煮,勺子拍扁,一顿要吃四五碗,还是饿。“那些日子把洋芋吃够了,到现在都不想吃洋芋啦。”老人打趣道。

1950年11月,从青海搭上火车到东北,跨过鸭绿江,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他来到了朝鲜战场,据守编号一零零高地。在朝鲜的第一天,一枚炸弹就钻进了他们的猫耳洞,二班的张班长还来不及看一眼朝鲜的一草一木就牺牲了,冯纪堂当时是一班班长。“一路崎岖坎坷着过来了,可都没有真正地看过朝鲜一眼,就这么走了。”提起这些,80多岁的老人开始放声大哭。

冯纪堂介绍,在猫耳洞,他们的通讯设备是用罐头盒和绳子连起来的,门口哨兵看到有情况,一拉绳子,罐头盒一响,他们就要冲到洞口去放枪。每隔十米远就有一个菜油灯,一股股黑烟熏得人脸上只有牙和眼仁是白的。一个月去一次后方,洗个澡,洗把脸。有天白天感觉身子下面有东西在动,一看,好家伙,原来是一条蛇,他怕被咬,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在朝鲜战场上,都是日夜颠倒,白天头顶上飞机大炮,美国每十五分钟对阵地进行一轮轰炸,他们就缩在猫耳洞里睡觉,到了晚上,他们便出去作战。

1953年7月27日,他们得到通知晚上十二点停战,十二点整冯纪堂和他的战友们刚钻出洞口,一排炮弹就打了过来,“那些美国兵不守信用,故意使坏!”老人激动地告诉记者,最后等全线的灯都亮起了,他们才敢出去。后来双方在三八线附近拉起了三道铁丝网,各在各的地盘上巡逻,冯纪堂也戴上了国际红卫兵的红袖章,隔着铁丝网跟对面语言不通的美国大兵发根烟,借个火。

1955年,冯纪堂调到了福建省福州的105师503高射炮团,并在这一年入了党。1957年,为了响应毛主席提出的建设农业合作化,他积极报名,响应号召,离开部队回到了武功县。

至今冯纪堂的家里还珍藏着几件“宝贝”,一件是现在仍然挂在他床头的蚊帐,绿色的蚊帐已经有些发灰了,那是当年在朝鲜战场上发给他的;一件是毛线编织的碗套,也是在朝鲜战场上,一个朝鲜阿玛尼送给他的礼物;最珍贵的是一条军官武装带,冯纪堂自豪地说,这种皮带是配发给军官的,挂的是军官手枪,普通士兵没有。

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特别是讲到他牺牲的战友们时,冯纪堂几次落泪,他动情地说:“想起我的战友们,我心里能不难受吗?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儿孙满堂,但是牺牲的战友们啊,我们是一起的呀。有的战友尸体都找不到,我们埋葬的是他的一只球鞋。我多想再去看看他们啊,没办法,没办法呀。”

西坡村村长李战辉介绍,今年冯纪堂的党龄已近60年,他退役回来后,先后当过武功县第十届人民代表、西坡大队第一任支部书记、民兵营长,冯老先生是个热心肠的人,谁家有困难,他都非去不可,从来不为自己儿女谋私,自己看病家里有困难也从不给民政部门添麻烦。

“我不求国家任何东西,我真正要做一名为党为人民的党员,我的一切对得起党和人民!”作为胆囊癌病人他是非常虚弱的,但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从战争年代过来的老一辈人,他们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是无法用语言来述说的。

冯纪堂已经有一个月不能吃硬一点的东西了,只能靠一些面糊糊之类维持生命,看到他瘦得发黄的肌肤和皮包着的骨头,我们除了感慨之外,也多少为他遗憾,如果当年他不自告奋勇回家务农,他现在享受的当是离退休干部的待遇,可他不为此后悔半分,就是现在躺在病床上无钱医治,他也不想麻烦政府,仍以乐观的态度对待他的风烛残年……(本报记者 张良颖 马驰骋/文 王晓田/图)

老兵的峥嵘岁月

[align=center]热血岁月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沉沉浮浮在老人心里。(我爷爷)

[/align]

老兵的峥嵘岁月


照片里的铮铮铁汉,如今已到了耄耋之年,老人和他的儿子会一直珍守住这份回忆。(爷爷和爸爸)

老兵的峥嵘岁月


儿媳妇照顾老人的起居。(我老妈)

老兵的峥嵘岁月


扎紧腰带,找回几分当年的英姿。(

老兵的峥嵘岁月


朝鲜人民送给冯纪堂老人的手工编腕套。

老兵的峥嵘岁月


老人向记者讲述自己的戎马半生。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