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华丰受降见闻:日军官总想占小便宜带东西回去

米强 收藏 11 12174
导读:本文摘自:《红岩春秋》2005年06期,作者:叶介甫,原题为:《新四军华丰受降》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五条件投降以后,延安总部朱德总司令根据波茨坦宣言精神,向解放区所有武装部队发出了接受日本侵略军投降的命令。但是,日伪军却拖延、抵制,不肯轻易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国民党蒋介石一面声称只有国民党军事当局才有资格受降,加紧向日伪施加各种压力:一面调兵遣将向抗战前线赶来,妄图侵吞全部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 华丰,是津浦路旁的一个重镇,位于山东省中南部。华丰,又是一个著名的煤矿区,是日本侵略军在鲁中的中心

本文摘自:《红岩春秋》2005年06期,作者:叶介甫,原题为:《新四军华丰受降》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五条件投降以后,延安总部朱德总司令根据波茨坦宣言精神,向解放区所有武装部队发出了接受日本侵略军投降的命令。但是,日伪军却拖延、抵制,不肯轻易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国民党蒋介石一面声称只有国民党军事当局才有资格受降,加紧向日伪施加各种压力:一面调兵遣将向抗战前线赶来,妄图侵吞全部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

华丰,是津浦路旁的一个重镇,位于山东省中南部。华丰,又是一个著名的煤矿区,是日本侵略军在鲁中的中心据点之一。日军洼田旅团驻扎此地。他们的司令部占据着原华丰煤矿公司的办公大楼,四周筑起了钢筋水泥的高高围墙,拉起了层层铁丝网。这个曾在华中地区烧杀掳夺,无恶不作,不可一世的侵略旅团,这时整天萎靡不振,惶惶不可终日,打算早日溜回本土。当他们向北撤军之际,1946年1月上旬,国民党军事当局命令这部分日军停止撤退,要他们守卫华丰、赤柴矿区,并控制住泰安到大汶口之间的铁路线。日军接到国民党军事当局的命令后,就驻守原地,不肯向新四军投降。

这时,陈毅司令员发出指示:对这部分日军,我们决不能轻易放过,但也不能心急,可以分几次“吃掉”。

纵队司令部调遣了兵力,逼近华丰矿区,并加紧政治攻势,派出代表与日军谈判受降事宜。经过反复的斗争,谈判获得初步成果。日军表示:第一,愿守中立,但恳求给他们一条出路,要求新四军包围他们,佯行射击,造成他们能向济南方向撤退的理由:第二,答应缴给新四军少量轻武器。

在听取了谈判结果的汇报后,陈毅指示,我们可以采取灵活的策略,先放他们北撤,再在途中进行拦截谈判。

1月23日清晨,日军集中了几十节车皮的军用物资,来到远离华丰矿区10公里的东太平庄附近。准备由此北撤。新四军早在东太平庄附近的田野上等候日军了,3个团的兵力包围了日军洼田旅部,并把东太平庄背面的铁道掀翻,切断了日军的退路。

这次,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派第二旅参谋长冯少白去与日军进行谈判。冯少白随身带两名警卫员,向日军旅团司令部走去。

到了日军司令部,洼田手扶指挥刀走了出来,看他年龄有50多岁,身材瘦长,精明强干,佩带少将军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相当军事经验的角色。冯少白曾在日本陆军学校留过学,会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互相介绍后,洼田的态度强硬,很不老实,不肯再缴出枪械,冯少白义正词严地说:“我们完全有理由叫你们全部缴械!怎么还可以讲条件呢?”洼田见冯少白不吃那一套,态度就软下来了,他说:“别急嘛,可以商量商量。”他吩咐他的副官与冯少白具体进行商谈,自己则暂时避开了。

洼田的两个副官,一个少校军衔,一个中尉军衔,见到冯少白更是露出了失败者的面目。他们哭丧着脸说:“代表先生,我们也没有办法呀。到济南以后,要缴械给国民党当局,这是奉上级的命令。如果全部缴械给你们,我们到那里不好交代了。”冯少白心想,他们在耍滑头,就驳斥说:“根据波茨坦宣言,你们早就该向我们投降缴械了。如果不把这40节车皮交下来,我们会不客气地包围歼灭你们,这样做才符合国际法。”

他们见冯少白这么强硬,又去叫洼田,这次洼田就软了。他还拿出一张席子铺在地上,席地而坐,按照日本人的习惯,请冯少白坐下,喝茶吸烟,谈的时间较长。冯少白说明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形势和中国人民革命的力量,也谈了自己在日本留学情况,分析了侵略战争必败、正义战争必胜的道理。要他认清形势,老实接受投降,还是有出路的。日军方面不得不表示愿意缴出40节车皮的军用物品,并答应留下几门新型炮和一些重机枪、步兵炮。

因为冯少白来谈判时随身带了拉线的电话,冯少白把谈判的结果向纵队司令员叶飞作了汇报,纵队经请示陈毅后指示:“将日军的武器尽量留下,日军人员可以放走。”

于是,这天下午,他们和日军双方办了具体的手续,这一下子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子弹、炮弹、通信器材和服装等。至于那些随日军向北逃跑的几百名伪军则全部扣押下来。

一天傍晚,冯少白正在师部吃晚饭,突然电话铃响了,纵队司令部传达了陈毅司令员的命令:“继续追击敌人,把日军的轻武器全缴下!”听了这个命令,冯少白心想,陈毅说的“分几次吃掉”,这次大概就是最后一次了吧。这个指示正说出全体指战员的心愿,部队立即吹号集合。纵队司令员叶飞也亲自前来与部队一起出发,部队在黑暗里向北面的泰安方向追击前进。

到了大汶口北面,一条较宽的河道挡住了部队的去路。这时是冬季,宽广的河道只剩下几米宽的河面,水位仍有半人多深。先头部队设法找来了一块长木板,架成临时的简易小木桥。叶飞司令员赶到后,要求部队统统赤脚趟水过河,拂晓以前一定要追上敌人。指战员们二话不说,纷纷脱鞋子、挽裤腿,跳下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涉水而过。

第二天清晨,部队已经在薄雾中远远地隐约望见日军的大卡车了。部队准备在泰安县以南、北大关以北的洼地,把日军围困起来。这里三面是山,只有一条路通往济南。地形条件对我军有利,而纵队的第7团、8团,早已奉命从泰安县南下阻击,挡住了敌人前进的道路。

冯少白再次当了与日军谈判的代表。

这次谈判是安排在日军的一辆军用卡车上。日军洼田旅团长可不像上次见面时那样神气了,冯少白要求他们不仅缴出轻武器,还要留下全部的军用卡车。洼田少将已经穷途末路,还是打肿脸充胖子,他狡辩说:“我们虽然宣布投降,马上就要回国了,但这次战争,我们军事上并没有失利,苏军打进东北,美军在国土投下原子弹,坦率地说,单与中国军队较量,你们就打不过我们。”冯少白听了这些话,心中又是气又好笑,严肃地说:“洼田先生,亏你还是一个军人,算是日军的将领,可是你连军事上的常识也不懂!请问,你们宣布五条件投降意味着什么?很简单么,就是承认你们军事上全线挫败了!这个失败当然包括中国战场上的失败。我们八路军、新四军和全国人民一道消灭了你们多少部队!在我们这里,日军俘虏也有不少呢!”

洼田听了冯少白的反驳,低下了头。但是洼田少将和两个副官在谈判时还是讨价还价,总想带回去一点东西。冯少白见洼田一伙还在耍滑头,就打算再施加一点压力,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把这里的水源控制了(因鲁中地区的水源多半是泉水和小溪,比较容易控制),又占领了附近的山地,冯少白指着山头隐约可见的部队,对他们说:“我们已经包围了你们,若不缴械,当然是先礼后兵,你们要被全部消灭了。”

洼田少将看了周围的情势,只得老老实实地同意了要求。在人民战士的枪口下,日本侵略者垂头丧气地放下了全部武器。

9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