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戴旭文章:应对日本,历史给中国的四大教训

应对日本,历史给中国的四大教训

当下的美国和日本各怀鬼胎是他们的事,作为连续遭受日本欺凌多年的中国,一定要从历史中吸取血的教训:

一是日本军国主义有得寸进尺之本性,中国不能有丝毫退让,必要时还应主动遏制。晚清甲午战败的前因之一,就是没有在日本试图吞并琉球时起兵征讨。

1877年,日本屡屡要求琉球废止“对中国朝贡而派遣使节及庆贺清帝即位等惯例”,试图从法理上切断琉球与清朝的藩属关系。清朝首任驻日公使何如璋力主先发制人、征讨日本。他指出:日本人“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行及朝鲜”,而且,琉球靠近台湾,日本如果将琉球改设郡县,就可以成为侵略台湾的前进基地;“他时日本一强,资以船炮,扰我边陲,台澎之间,将求一夕之安不可得。”因此,他认为,争夺琉球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卫台湾:“为台湾计,今日争之患犹纾,今日弃之患更深也”,不必担心与日本动武。

何如璋还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上策是派遣军舰,盛陈兵威,表面上是前往琉球质问,实质上要“示日本以必争”;中策是据理言明,约琉球令其夹攻,“示日本以必救”;下策是与日本反复辩论,或援外国公法(国际法)以相究责,或约各国使臣与之评理。

李鸿章试图对日本使臣森有礼“晓之以理”:“两国和好,全凭条约”“恃强违约,万国公法所不许”。而森有礼却回答说:“和约没甚用处”“国家举事,只看谁强,不必尽依着条约”“万国公法亦可不用”。

琉球危机以大清国的全面外交失败而告终,清帝国不仅失去了东海藩篱,成为中国的百年大患,更因为在“兴灭国、继绝世、伐无道”方面的无所作为,而失去了在传统藩属国中作为主要维系力量的道统资源。此后,中华文化圈的属国但有机会必求独立。清帝国对日绥靖,自琉球始,此祸至大。日本以孱弱国力,仅凭“无赖之横”(何如璋评语),便夺中国藩属,于是野心大涨,得陇望蜀。晚清外交示弱遂惹来亡军灭族之祸,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由于近代日本给中国、给亚洲造成的巨大伤害,中国已经不能允许日本再进行新的战争冒险。为了世界和平,中国应该以超越历史的勇气,联合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坚决阻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二是除了靠自己,中国谁都不能指望。无论晚清还是民国,在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进攻时都表现一种共同的毛病:求别人调解,以委曲求全。前者求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结果被其助手杨格将军可怜:“中国之大害,在弱之一字。”“在日本人心中,每视中国懦弱,为所求无不遂者,彼看不起中国,则无事不可做……”后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民国又求助于国联,认为“国联的条约是和平大厦的栋梁”,幻想中国这艘巨轮“凭国联条约可以从暴风雨中驶出”。结果得到的是日本更大规模的入侵,最后还是中国人民的血肉长城最可靠。

三是坚决抵制日本培植势力搞乱中国的图谋。从甲午战争以至民国时期,日本对中国就一直在推行以华制华,文攻配合武攻。当下,日本又悄悄地利用网络布线,以此作为瓦解中国军心、民心的销蚀剂。

中国已经意识到内部危机和外部危机的关联性。在军事、外交和其他海事部门强力维护中国海洋主权的同时,中国社会也开始全面清理大批肩负“特殊任务”的组织,清除已经浸染肌体的病毒,对敌对势力的渗透进行堵塞和遏制。中国人民为国家取得的成绩而自豪,同时,也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日益认清各种敌对势力试图搞乱中国的图谋,并自觉起而抵制。凡此种种,都足以让日本右翼分子感到气馁。

四是强大的民意永远是中国不败的保证。甲午战争清军在海陆战场失败之后,从国家对决的角度看,只不过是战争的开始。很多有识之士都呼吁迁都再战!若真如此,则日本区区之兵,区区之银,必将捉襟见肘,为中国庞大的国土和人口所拖死,一如后来的抗战那样。但是,晚清政府怯懦不堪,竟然就此认输。这不仅未能免灾,反而勾起日本更大的胃口。正是基于这样的历史教训,后来新中国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威胁都寸步不让,全民皆兵,严阵以待,让比日本军国主义强大无数倍的冷战霸权国家都徒唤奈何。

当前最令人担忧的,是国人对日本磨刀霍霍的举动不以为然。近代史上,无论晚清、俄国还是美国,都是因为轻视日本而吃了日本偷袭的大亏。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曾经在《菊与刀》一书中专门研究了日本人充满矛盾的性格特征和特殊的社会结构。单从日本谋华这一点上说,日本在实力不如对手的时候是非常恭顺的,一旦觉得羽翼已丰,立即就会表现出傲慢不逊并伺机谋财害命。甲午战争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日本对待弱者的残酷无情。

明治维新,日本把战胜中国、抢劫中国,当作其国家发展目标和动力,而清朝的洋务运动,只是把目光局限在发展经济的器物层面而已。可惜的是,日本研究中国的文章和书籍汗牛充栋,如戴季陶所说,日本人已经把中国放在“手术台”上研究过几百上千遍了,而我们对日本人却一直没有研究,一直不屑于研究。今天依然。历史表明,当中国厌倦战争、畏惧战争或空谈战争的时候,就是真正的战争来临的前兆。

面对当下日本的跃跃欲试,中国不需慌忙。收回南山的战马,捡起库中的刀枪,备战就是。无论对于日本还是其所谓的靠山,中国本来都有着战胜的历史。中国应该恢复这种意识,从战略上藐视对手。当下的美国,连续征战世界,已近强弩之末。它一手导演的乌克兰危机和中东危机,正在成为涌动着火焰的陷阱。中国只需稳步推进既定的国家战略,加强战备,振奋民族精神;同时,抓住时机,对域外挑衅者实施预防性战略打击,就能为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赢得新的战略机遇。具体到当前时局,日本的疯狂挑衅,就正在构成中国行使战胜国权力和履行和平大国使命的条件。中国要敢于迎接合理、合法的战争,善于在消灭反和平势力的过程中,锻铸强盛民族敢于担当的勇武品质。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中华民族复兴,如果注定要沐浴着血光前行,那我们这代人就要勇敢担当,把挑衅、挑战当作砥砺民族意志的顽石,和中国坚定无畏和平征途上的一块垫脚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