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人民币背后秘密

中国1949年 收藏 2 563
导读:毛主席两拒上钞票    1949年,第一套人民币最初的设计,票版上设计了毛主席像,上报中央审查,中央回电不同意。毛主席指出:“票子是政府发行的,不是党发行的,我现在是党的主席,不是政府主席,怎么能把我的像印上呢?以后人民政府成立后再说吧。”    1951年,第二套人民币开始设计时,参考了前苏联的卢布,卢布上有列宁像,于是设计者在人民币上也设计上了毛主席头像。周总理看了之后,立即传达了毛主席关于不要在钞票上印他的像的指示。最终,第二套人民币也没有领袖头像。    绝无仅有的三元券

百元人民币使用寿命3年;人民币是亚洲最脏货币。估计小伙伴们肯定惊呆啦。看来,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下人民币,让我们从历史挖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两拒上钞票

1949年,第一套人民币最初的设计,票版上设计了毛主席像,上报中央审查,中央回电不同意。毛主席指出:“票子是政府发行的,不是党发行的,我现在是党的主席,不是政府主席,怎么能把我的像印上呢?以后人民政府成立后再说吧。”


1951年,第二套人民币开始设计时,参考了前苏联的卢布,卢布上有列宁像,于是设计者在人民币上也设计上了毛主席头像。周总理看了之后,立即传达了毛主席关于不要在钞票上印他的像的指示。最终,第二套人民币也没有领袖头像。


绝无仅有的三元券

所谓第二套人民币三元,这枚纸币,可不是普通的纸币哦。他是在特殊年代,由我们的老大哥为我们所印刷的。当时印刷的纸币一共有三种,因此,在收藏市场上,我们习惯把他称为“苏制三券”。


三元纸币在中国的纸币历史上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来,先后发行了五套人民币,但是三元仅仅只出现了一次,也就是第二套人民币的三元券。三元券在中国的流通时间是非常之短的,在其发行之后的不久,中苏关系就开始逐渐破裂,为了保护我国人民币的安全,人民银行开始选择回收第三套人民币三元,这就极大缩短了其在中国的流通时间。


“两角姑娘”当上副厅长

人民币上的人物,许多人以为是画家“杜撰”的,殊不知真有其人,黄其萍就是其一,1980年版的贰角人民币上,有两位美丽可爱的少数民族姑娘,画面左边的土家族姑娘,就是现任湖南省农业厅副厅长的黄其萍。


1979年4月,黄其萍正好20岁。国庆30周年前夕,北京民族文化宫为举行全国民族工作展览,在各地挑选少数民族讲解员。黄其萍作为湖南土家族的代表被选中了。有一次,来了几个新华社的记者和专业摄影师,为黄其萍拍了几十张头像。1981年,《中国各民族》画册出版了,其中有黄其萍的照片。此后在1980年版的贰角人民币上最终采用了黄其萍的头像。


印钞厂职工偷钱买烟被枪毙

许多年轻人喜欢玩的麻将、扑克牌,却被印钞从业者视为“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因为印钞厂规定不许赌博,哪怕是纯粹的打牌娱乐也不玩。几十年前,上海印钞厂就曾经枪毙过一个人,他从厂里偷走了几百元钱,还花了10元买香烟——这就是进入流通领域了,罪加一等。所以印钞厂有明确规定,无论在家里还是家外,一旦发现员工参与赌博,轻则记过,重则辞退!


防伪考虑最终选择毛主席头像

第五套人民币的正面图案,曾经考虑过选用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如孔子、庄子、李白、岳飞、李时珍等,但从安全角度看,这些历史人物的头像不利于防伪。因为钞票上的人物形象老百姓越熟悉越好,这样只要钞票上人物的形象稍有变化(譬如遇到假钞),就会引起警觉。

所以选来选去,还是毛泽东的形象最好,因为毛主席的形象大家最熟悉。第五套百元票选用的是毛泽东在第一次政协会上讲话的形象,之所以只选择他一人的头像,并且比以往放大了几倍印在钞票正面,也是从防伪角度考虑的:凹版雕刻印制的大头像,造假者很难仿制;识别毛泽东一个人,也比辨识几位领袖头像简单得多。


百元大钞成本低于3.4元

业内的人都知道,世界上钞票防伪技术最先进的是瑞士法郎,可以说瑞士法郎集世界先进防伪技术之大成,但技术含量高,成本也高,据测算,一张1000元瑞士法郎的生产成本需3.4元人民币。中国第五套人民币的防伪技术就是以瑞士法郎为样板,但我们的生产成本却低多了。

几位中国设计师的杰作,令瑞士同行都感到吃惊!当被问起我国生产一张百元人民币的成本是多少时,俨然已是“半个专家”的印钞职工王倩却诡秘一笑,避而不谈,只说“这是秘密”。


百元人民币使用寿命3年,硬币20年

人民币的印制、发行、流通、销毁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人民币各种券别的流通券使用周期很难做出精确统计。近年来有关部门经验数据表明:100元使用寿命为36个月,50元、20元使用寿命为18个月,10元使用寿命为21个月,硬币为20年。

人民币是亚洲最脏货币

香港城市大学研究显示,在香港、中国、印度、巴基斯坦、柬埔寨、菲律宾、朝鲜7个亚洲国家及地区的货币中,以人民币的纸币细菌含量最多,数量多达17.8万个,比第二名的香港和柬埔寨,整整多出了16万个。现在不少国家货币的整洁度已达到八成新左右,而在中国许多地区,本应销毁的损伤币仍在市面流通。

钱币的带菌数与地区气候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气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细菌的生存条件。广州和重庆的人民币要比北京的脏很多,这与广州重庆地处南方常年高温湿热,而北京较干燥寒冷有关。

即使同一地区的同一种钱币,季节不同其表面的细菌总数也有一定的差异。最大值出现在夏季,因为夏季高温湿热易于细菌存活,并且人体汗液油脂分泌旺盛,容易附着细菌污垢,在接触钱币的时候造成交叉污染。随着气温的降低,钱币上附着细菌总数呈下降趋势。

健康专家对钱币上的细菌做了详细的检测,结果显示,由于反复使用,多数钱币都会受到细菌污染,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杆菌、沙门氏菌是钱币上最常见的细菌。钱币上最主要的细菌是大肠杆菌。大肠杆菌本是人体肠道内一种常见的细菌。

正常情况下,多数大肠杆菌与人体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只有在机体免疫力降低、肠道长期缺乏刺激等特殊情况下,大肠杆菌才会致病,移居到肠道以外的地方,例如胆囊、尿道、膀胱、阑尾等地,造成相应部位的感染。钱币上的大肠杆菌多来自粪便,会随着钱币的流通进行繁衍和传播,造成致病性感染。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