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咱们国这些年禁毒的那些事,先向牺牲的警察同志默哀!

平远街是云南省文山州的辖区,92年前社会治安相当之差贩毒贩枪之风非常猖獗,其毒品主要来源于金三角,同时也是个武器交易的场所,对越自卫战后,战场上遗留下来的许多枪支一直以平远街为主要交易场所。92年前平远街的毒品买基本上就是和我们现在在市场上随意买点什么似的,和自选商场差不多,武器交易也和我们在电视是看的西片差不多,挂在墙上,自选!社会治安差到连军车也不能久停。看到社会治安到了如此情况,仅靠地方警察已难以控制,92年由国务院李鹏总理签署命令,组织武警云南省的部队和地方公安进行严打,主要打击贩枪贩毒。(严打开始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按命令后,云南省组织了武警部队及公安人员共计3000余人,100多辆军车以拉练为名,连夜向平远街出发,第二天的时候,授权云南日报发布了有关情况,同时云南日报也刊登了一条消息“美国的军事卫星发现中国在向中越边境集结部队,美国正密切关注中越边境情况的发展”。到达平远街后,形成了军事合围,将整个平远街集镇地区进行封锁,只准进不准出。同时对确定的主要打击对象进行政治攻心,发布了一个自首的期限。(—)

通告上写的内容我也记不清楚了(当时主要心情就是紧张),大概意思就是责令象马慈林等主要打击对象在规定的时间里自首,交出毒品和枪枝什么的。我们那时候就是天天巡逻,负责外围警戒,主要任务就是别让里面的跑出来。记得通告发了几天后,有一个对象(叫什么名字我记不得了)就出来自首了,交了100多公斤的4号海洛因和几十万现金,指挥部根据通告规定,召开了公开的宣判会,当场宣布释放自首的这个人(按我国的法律,这家伙交了100多公斤海洛因,够枪毙他无数次了)。后来陆续有一些小虾仁来自首了。但是还有几个大毒枭在通告结束之时还没有自首。

终于要组织抓捕了,在抓马慈林的时候我们就有战友牺牲了。记得抓马慈林的时候,马用苏制的班用机枪向外射击,企图抗捕,我们有一个班长带着两个战士在一间房顶的制高点上,马直接向他们射击,由于在房顶上无地方可以隐蔽,现场指挥命令他们下撤,班长命令两战士先撤,他在后面掩护,最后班长被马一枪从房顶上打了下来,刚场牺牲。(二)

是的,当时整个文山都是那样,靠近边界的地方,由于战争后遗症的影响,边境人民对武器交易比较敏感,特别是文山离全球最大的毒品聚集地金三角不远,一直都是境外毒品向欧洲输送的一条主道。现在,我有时回忆起来。任务执行中我们武警部队的现场指挥在战术上的确有些失误,也许是没有经历大行动的次数少了,临场指挥经验不足,但失误一旦出现就将铸成大错。

现在继续吧:

在马慈林打死了我们战后(还有一个受伤),我们这边就强攻受阻。由于马慈林的房子修得象个雕堡,外面还有一道很高的院墙,最后只好取采破门强攻的办法。也就在强攻马慈林的时候武警部队这边出现了两个因这次事情而受大益的人。第一个是位中校,山东人(具体的名字就记不着了,他们是首长,俺是兵,俺没办法和领导打成一片),身材蛮高大的那一种。在马的院墙外面负责主攻的武警由于刚有战友牺牲就不敢强冲,我们这个山东大汉就站出来了,他抓起一枝81式自动步枪,一脚就踹开了外面的院门,一个前滚翻滚了进去冲里面扫了一梭子弹,结果什么人也没有(进马慈林的客后才发现他跑进地道了,马家的下面有一条暗道一直通到房屋外面,这是预先没有了解的)。就凭俺这中校的一踹一滚一梭子弹,在行动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结他加了一颗星星,成上校了~~~。运气真好~(三)

在公安部严重关注的云南省平远街,就是名闻全国的毒品藏匿兜售中心。这是一座畸形繁荣的主要是回民聚居的小城镇,这里还是枪支弹药的地下黑市场、贩卖走私的黑窝。由于平远街是通往中越边境文山州麻栗坡老山前线的必经之路,在1979年至于1989年中越边境战争时,军火与物资的必经之路。当地回民抢劫与偷窃了许多军火与军用物资。手里有了枪,贩毒的胆子就壮了。贩毒与从东南亚走私军火双管齐下。到1992年的平远街,俨然是国家的“法外天地”:他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屡屡发生。公安分局被砸毁,执行任务的警察被打死。文山州政法委书记带人去平远街的泥村抓罪犯,竟被罪犯甩出的一个手榴弹炸死。

平远街有各类赃车500多辆,其中不乏军车、警车。云南省公安厅八处212吉普车,被盗至平远街又高价卖到山东省霸县,第十四军团一辆野战用通讯车被盗卖到平远街,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部队花2万元才赎回,个旧市公安干警追查赃车到田心村,一进村就被几十名手持冲锋枪、手枪的回民包围。1991年,一名警察到平远办案时,被当地回民抽掉脚筋而成为残废。

公安部对平远街恶势力的猖狂已记录在案,1992年四、五月间,公安部派出秘密工作组进驻平远,身着便衣的公安部特警们站在公安分局大门口,平远街的毒贩见是外地人,主动围上来招揽生意,明目张胆地询问:“要不要黄色录像,要不要毒品?”调查组成员有手比划枪的样子,毒贩们又高兴地引他们往家里走,机枪、冲锋枪、40火箭筒、反坦克雷、手榴弹、自动步枪、手枪等轻重武器琳琅满目,平远街成了境外贩运武器的中转站。比贩枪更猖獗的贩毒,从境外把毒品运到平远街,然后再贩运到广州、香港、澳门,平远成了国际贩毒的大通道。公安部在一份向中央政法委汇报问题的报告中写道:我们认为平远街的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不能再拖下去了。绝不能容忍如此无法无天的现象继续发展下去。

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提示下,云南决定对平远街开展大规模严打,以省公安厅厅长刘选明任总指挥的严打指挥部建立起来。

8月29日每组6名公安人员、10名武警组成的20个抓捕组化装潜入平远街附近,大部队在30日到了离平远街数十公里远的铳卡农场。

31日晨7点,严打行动正式开始。20个抓捕组同时逼近20个罪大恶极罪犯的家。几千名武装警察包围了宽达38公里的平远七村。平远街的大毒枭们用贩毒的高额利润修筑了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式别墅,建筑奇异的亭、台、楼阁间暗藏着地道、夹皮墙、炮楼,架设着机关枪,钢筋水泥的碉堡,易守难攻。抓捕重犯之一的马明的公安武警一开始就遇到了顽强的抵抗,马明罪恶累累,他贩毒、贩枪、枪击公安分局、炸伤公安干警,罪孽深重。他的住宅工事坚固,有两道高墙,两道铁门,楼上楼下囤积了大量武器弹药,室内有紧急通道、院内水井中还有藏身暗道,马明睡觉时手枪压在枕头下,床头靠着冲锋枪,室内还放着手榴弹,他以火箭筒、催泪弹、手榴弹、冲锋枪等多种武器顽抗,经过激烈战斗,马明被当场打死。

因为毒贩们的准备充分,公安干警没有重型武器,没有装甲车掩护,缺乏防弹背心。在围歼毒枭马总林的战斗中,公安干警付出了沉重代价:苏太德、高文亮、庞如宝壮烈牺牲。多名战士负伤。

按照我国法律,贩毒海洛因超过50克可判死刑,平远街800名毒贩,没有一个是可以活命的,反正都是死,凭借坚固的堡垒和众多的武器,平远街的毒贩们准备对抗到底。

这时公安部强大的军事威慑攻势也展开了,洛阳调来的防爆装甲车开到了战斗第一线,高倍红外线夜视仪安装就绪,100件防弹背心也送到了。当时考虑到当地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全面武力镇压会在国内国际造成不良影响。1975年的“沙甸事件”中,解放军打死近1500名宣布独立成立“沙甸伊斯兰国家”的回民。就在国内外造成很大影响。而且3000多人的部队调动,是躲不过美国的侦察卫星的。美国人当时认为中国又要在中越边境有大的动作了。开始在报纸上有所披露。不能速战速决,拖下去,对中国政府十分不利。因此决定只惩处头目,瓦解贩毒贩枪集团。对一般成员实行宽大处理。只要求交出毒品与军火。

强大的军事压力使得已逃进山中的200余人下山投案自首,16个贩毒集团,800多名罪犯也相继交待罪行。毒贩们的犯罪行为是惊人的:马国选一次藏枪13支,“女枪王”林红玉一人交枪126支,从大毒枭马武生的鸡窝里搜出海洛因32500克,马赛伟一次就交出海洛因72800克,平远街公认的“穷光蛋”王华聪一次就吐出毒资200万。

一批顽固分子被严惩,毒贩沙国梅、马平福、林洪恩等人被处死刑。但是平远街毒贩所交出的毒品与军火其实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中国政府与军方直到今天还一直对平远街实行重点监控。而西北的另一个回民聚居区,甘肃兰州三甲集,现在又成为中国现在最大的贩毒贩枪集散地。枪支之便宜让人吃惊。震惊全国的“12。25枪击大案”的枪就是从那里贩出。1992年的平远街大规模军事行动几许只是个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