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原因(转帖)


二战结束以来,日本一直由美国起草的《和平宪法》治理,其中的第9条禁止日本参与战争,也规定日本武装部队只能进行自卫。如今,首相安倍晋三正在寻求立法,让日本重新解释宪法,纳入“集体自卫权”,使日本能够强化与其他国家,特别是其最紧密盟友美国的安全合作。

批评者认为,这严重偏离了70年来的和平主义。但安倍的核心目标——提高日本应对未达到武装袭击威胁的能力、更有效参与国际维和任务、并重新定义宪法第九条所允许的自卫措施——实际上是相当温和的。

担心这一举动会导致日本卷入遥远的美国战争,同样有过分渲染之嫌。事实上,谨慎草拟的条例严禁这样的行动,尽管它允许日本就对自身的直接安全威胁,与美国展开更紧密合作。

不难看出为何安倍要追求更广泛的集体自卫权利。日本位于一个危险的区域,根深蒂固的紧张局势,随时可能引发冲突。

与1945年后的欧洲不同,东亚诸国从未有过完全的和解,也没有建立强有力区域机构,而是一直依靠美日安保条约来维持区域稳定。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1年宣布对亚洲采取“再平衡”战略时,重申了1996年《克林顿-桥本宣言》(Clinton-Hashimoto Declaration)。该宣言指美日安全同盟是亚洲稳定的基础——亚洲经济持续发展的先决条件。

这一宣言的更大目标,是在美国、日本和中国之间,建立一个不平均但稳定的三角关系。随后的几届美国政府都坚持这一方针,而民调显示,这还是普遍为日本人所接受——不仅仅是因为2011年东北地震和海啸后的紧密救灾合作。

但日本仍然十分脆弱。最紧迫的区域威胁来自朝鲜,其不可预测的独裁统治,将十分有限的经济资源投资于核技术和导弹技术。

更长期的忧虑是中国崛起。这个经济和人口超级大国正在扩张军力,使其得以在领土纠纷中采取日益强硬的立场,包括与日本在东海的岛屿争端。中国的领土野心,也加剧了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那里的航道对日本贸易来说至关重要。

让局面更加复杂的,是中国的政治演化跟不上经济发展的步伐。如果中共因为公众对政治参与不足,和长期社会压迫的不满而感到威胁,就可能步向竞争性民族主义,颠覆已然摇摇欲坠的区域现状。

当然,如果中国变得咄咄逼人,印度和澳大利亚等亚洲国家——它们已经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独断专行而愤懑不已——将同日本联手遏制中国的实力。但是,就目前情况而言,遏制战略将是一个错误。毕竟,最容易造成敌意的做法,正是将中国当成敌人。

一个更有效的方针是由美国和日本牵头,加强合作并预防不确定性。美国和日本领导人必须在区域塑造一个促使中国负责任地行动的环境,包括维持强大的防御能力。

与此同时,美国和日本必须重新思考联盟结构。尽管预期中的日本防务框架调整是积极的发展,但许多日本人仍对联盟义务的不对等感到不满。也有人对美军基地的负担不满,特别是冲绳基地。

因此,更长期的目标,应该是美国逐渐将军事基地转交给日本人控制,而美军则在各基地间轮替驻守。事实上,一些军事基地——比如东京北部的三泽空军基地(Misawa Air Base)——尽管仍驻扎着美军,但已经竖起了日本旗帜。

但这一过程必须小心处理。随着中国投资于先进弹道导弹,冲绳岛固定军事基地正变得日益脆弱。为了避免让人觉得,美国是出于军事利益日益消失,才把军事基地转交给日本,也为了保证这样做代表了美国对美日同盟关系的重新承诺,必须建立一个联合委员会来处理转交事宜。

对日本来说,成为与美国平等的合作伙伴,对其区域和全球地位至关重要。在这方面,安倍朝向集体自卫权的温和步骤,是正确的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