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专家谈美应对地区冲突策略 称南海争端风险较小

[侨报记者徐一凡8月15日华盛顿报道]8月15日,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发表了国际关系专家关于分崩离析的世界与美国应当采取的策略的一组评论。亚洲问题专家、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指出,南海紧张局势是一个“较小的风险”,“误判”是该地区局势的关键变量。

这一组评论围绕目前世界各地的“乱象”,分析美国应当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这些“乱象”主要包括美国对伊拉克武装分子发起空中打击、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加沙地带一直处于战争阴影之下、叙利亚武装叛乱长期化、亚洲出现紧张局势等。各地的不稳定因素从成因、现状、美国角色来看各有不同,因此,用“一种”方法或理论来处理这些危机已经过时。

具体到南海争端,包道格认为,相对而言风险较小,因为当事国政府都在谨慎地避免跨过“红线”,但是,各方是否清楚自己所能控制或有优势的“红线”在哪里,又是挥之不去的危险。因此,“误判”是可能将紧张局势推进成为冲突的关键变量。

包道格指出,北京的心态是希望纠正历史遗留给中国的利益损害。

中国现在是这一地区最自信的国家,过去20年来建立起了丰富的能力和资源,超越邻国。依照中国的思维,中国处于内敛、封闭的阶段时,也是帝国主义国家和邻国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时期,因此,中国现在的行动在他们自己心目中并非野心勃勃,而是在这个有能力保护自身利益的时候对别人的行为做出反应。

如果从总体角度看美国所面临的不同地区的危机局面,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另一位专家托马斯·卡罗瑟斯(Thomas Carothers)认为,美国应当采取各个不同的方式应对。

首先,这些事件凸显了美国在各地区的实力正接受“崛起力量”的测试,测试美国实力的大小及是否可以维护国际秩序,美国的反应应当是在一个地区强硬回应,在其它地区都可以收到回响。

其次,奥巴马执政以来,亚洲是否是美国的政策重心可能受到一些质疑,但显然“美国不需要面对亚洲以外(比如中东、欧洲等)地区的安全挑战”只是个幻觉而已,因此现在美国的政策“枢纽”究竟包括哪些地区事实上比较模糊。

第三,美国往往根据所面临的最大的安全挑战建立自己的一整套安全框架,并据此调配资源,比如反恐战争等,但是,目前美国面临的是这样一个世界,面对不同的安全挑战需要进行完全不同类型的反应。

卡罗瑟斯建议,美国的外交政策往往擅长应对一个大事件,但华盛顿应当更为灵活,如在亚洲推进高超的战略外交,对俄国进行有力的外交、经济、政治回应,为对付伊斯兰圣战者在阿拉伯世界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蔓延做出有效的努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