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客观理解还是左视眼

牧野征夫 收藏 0 112
导读:据红歌会网,环球时报昆仑岩《客观理解邓说的主要防“左”》(2014-08-21),提出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是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完整准确地理解伟人思想,并用以指导我们的工作。”从文章看,此人恰恰不是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完整准确地理解邓小平思想,而是以主观左视眼的角度,曲解邓小平思想。 此人说,“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句话,的确是邓小平说过的,但只孤立强调这一句,符合他反对错误倾向思想的完整含义吗?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句话,不是孤立的。1992年南巡讲话中,



据红歌会网,环球时报昆仑岩《客观理解邓说的主要防“左”》(2014-08-21),提出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是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完整准确地理解伟人思想,并用以指导我们的工作。”从文章看,此人恰恰不是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完整准确地理解邓小平思想,而是以主观左视眼的角度,曲解邓小平思想。

此人说,“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句话,的确是邓小平说过的,但只孤立强调这一句,符合他反对错误倾向思想的完整含义吗?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句话,不是孤立的。1992年南巡讲话中,邓小平说:“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这是一段关于中共党史左、右错误的简明扼要的论述,意思完整,观点明确,最后一句概括是对左右斗争准确深刻的判断,是对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必须注意的历史启示。

此人对邓小平的判断提出异议,认为在改革发展的新形势下,党内国内的思想政治情况复杂多样,且在不断变化着,反对错误倾向的斗争必须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有什么错误倾向就反什么错误倾向。如果不管什么时间,不问具体情况,只用一个反“左”为主或者反右为主的固定模式来套,只会让自己重蹈历史覆辙。

此人说,“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领导我们应对几次大的风波,都是反对右的而不是‘左’的错误倾向。他还一再指出,党内存在“对‘左’的干扰注意得多,对右的干扰注意不够”的问题。可见,反对右的倾向是长期性的历史任务,是防止改革开放过程中发生颠覆性错误,必须立场坚定,来不得半点含糊。”

这是歪曲历史颠倒历史的左视眼谬论。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以来一直强调反对“左”的错误倾向。没有“一再指出”党内存在对“左”的干扰注意得多,对右的干扰注意不够的问题。1987年1月13日邓小平就学生闹事指出,“问题在于我们思想战线上出现了一些混乱,对青年学生引导不力。这是一个重大失误”;“要用我们自己的历史来教育青年,也要揭露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些人在搞煽动,使用的语言很恶毒”;“这些煽动者都是成名的人”,“这些人恰恰就在共产党里”;“这次主要是检查这样的问题”。邓也说到“搞改革、搞四化可不简单”;“一定会有来自多方面的干扰,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如果说我们过去对‘左’的干扰注意得多,对右的干扰注意不够,那末这次学生闹事提醒了我们,要加强注意右的干扰”。同时指出“从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我们就反对无政府主义,反对极端个人主义。而现在有些人却想把我们的社会引到无法无天的境地,这怎么行呢”;“‘文化大革命’时搞‘大民主’,以为把群众哄起来,就是民主,就能解决问题。实际上一哄起来就打内战。我们懂得历史的经验教训”。讲话的逻辑主题是反左。

此人说:更值得重视的是,邓小平在对当时的干部提出主要防“左”要求的同时,特别强调:“对青年人来说,右的东西值得警惕”,“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因此要对他们进行教育”。就是说,防“左”不是一概而论,对“青年人”主要是防右。当时的“青年人”,今天已成为社会的主体,而且也是党政干部的主体。他们最大的特点,恐怕恰恰是脑子里没有多少“左”的框框,肚子里没有多少马克思主义功底,在改革开放的熏陶中接触西方的东西比较多,受西化思想观念的影响比较深,容易迷失社会主义方向。

这不仅是邓小平思想的歪曲,也是对党政干部的主体的污蔑。邓小平没有“特别强调”,对青年人来说右的东西值得警惕。在《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十日)中说,一九四九年取得全国政权后,如何发展生产力,这件事做得不好。主要是太急,政策偏“左”,结果不但生产力没有顺利发展,反而受到了阻碍。一九五七年开始,我们犯了“左”的错误,政治上的“左”导致一九五八年经济上搞“大跃进”,使生产遭到很大破坏,人民生活很困难。一九六六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这是一场大灾难。“四人帮”荒谬的理论导致中国处于贫困、停滞的状态。粉碎“四人帮”之初,“左”的错误没有完全纠正。几十年的“左”的思想纠正过来不容易,我们主要是反“左”,“左”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我们既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左”。习惯了,人们的思想不容易改变。对青年人来说,右的东西值得警惕,特别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因此要对他们进行教育。

此人引用邓小平两段讲话,都是在1987年,已经提出几十年的“左”的思想纠正过来不容易,我们主要是反“左”,“左”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势力。我们既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左”。1992年南巡讲话中,又说“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可见邓小平反复强调的是既有“左”的干扰,也有右的干扰,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左”。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

现在有些左的理论家,别有用心的名人,拿和平演变大帽子吓唬人,歪曲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邓小平理论,反对改革,使用恶毒语言煽动民愤,呼唤文革。这些人有的就在共产党里。这些左翼是中国的主要危险。习近平纪念邓小平讲话已经明确。这些人难道还不该幡然悔悟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