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血案庭审现场无目击证人出庭(图)

龙要腾飞 收藏 1 268

山东招远血案庭审现场无目击证人出庭(图)

今天上午8时,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由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供图/新华社)

山东招远血案庭审现场无目击证人出庭(图)

丈夫带着六岁的儿子给妈妈上香

山东招远血案庭审现场无目击证人出庭(图)

事发三天后,丈夫收到妻子网购的情侣手链
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21日8时由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据了解,今天的庭审只审理刑事部分。
今年5月28日21时许,张帆、张立冬等5人在招远市麦当劳向周围就餐人员要电话,遭被害人吴硕艳拒绝后,认为其为“恶魔”“邪灵”,应将其消灭,遂实施殴打,致被害人死亡。
经查,5名嫌犯为“全能神”教徒。事件发生后,震惊全国。
被害人家属索赔400万元
8月21日早上6点,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附近围满了警察,四周停着警车,戒备森严。两辆黑色的写有“特警”字样的警车停在法院门口,持枪的特警把守门口。
法院门口的通世路上,绵延一千多米都有警察在路口戒严。一个骑摩托车经过路口的人被拦了下来,被要求推着摩托车过通世路。一些行人也被要求查看证件。
早上6点半,律师和吴硕艳的家属就进入了法院。多家媒体记者都被拦在了法院门口,只有少数媒体的记者被允许进入。
对于案件中的未成年人张某,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高成表示:“他达不到刑事责任的年龄,不能对他追究刑责。他既是一个害人者也是一个受害人,他还年轻,需要用教育挽救。”
高成表示,他认为对被告人要从重处罚,对主要实施者、指挥者请求建议法庭判处死刑。“估计这个案子今天会有结果。”高成说。
据悉,被害人家属提出400万元索赔。家属吕学义说,400万元的赔偿并不算多,“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而死者是家里的主心骨之一。”
“我不是要钱,只是担心孩子的未来,没人接他上学、放学了,他该怎么办?”被害人吴硕艳的丈夫金中庆说,他现在一个人带孩子,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今日早上8点,招远血案在烟台市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今天只审理刑事部分。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吕迎春、张帆、张立冬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
据悉,5名全能神教徒,共请了9名律师。其中张立冬一名律师,其他每人两名。
据上午在庭审现场的目击者透漏,张帆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时,还露出了笑容。
张立冬将千万家产献给“全能神”
案发后,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被羁押于烟台市看守所。
在这几个嫌疑人当中,被告人吕迎春是第一个进入邪教组织的。早在1998年,吕迎春经王伟力(已判刑)介绍,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2008年8月,吕迎春以“长子”身份,负责“牧养”在招远的全能神教徒,并在教徒聚会上宣讲“全能神”教义。
信邪教之后,吕迎春和丈夫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吕迎春常常夜不归宿,甚至连续数日不见踪影。最终2011年她与丈夫离婚。
2008年,信奉了“全能神”一年之久的张帆在网上认识了吕迎春,认可吕迎春为“全能神”的“长子”,并跟随吕迎春到招远多次参加“全能神”教徒聚会。
2008年年底,张帆在河北省无极县老家,先后发展被告人张立冬、其母陈秀娟及张航、张某等加入“全能神”。2009年,张帆与张立冬、张航等人从河北省无极县先后来到招远市居住。同年夏天,被告人张帆被“全能神”的“二见证人”范龙凤、李有旺(均另案处理)确认为“长子”。此后,被告人吕迎春、张帆在招远城区及玲珑镇、蚕庄镇活动。
2010年11月后,被告人吕迎春到招远市泉山路张帆家中居住。被告人张立冬为共同修习“全能神”教义购买电脑、手机,安装宽带,提供日常生活费用。
由于张立冬有不少积蓄,在被告人吕迎春、张帆的指使下,他将家庭财产1000余万以献给“教会”的名义,存于吕迎春、张帆名下。
不仅如此,“全能神”教还存在聚众淫乱的现象。高成律师表示,在接手这个案件之后,他专门了解过邪教,“虽然本案没有体现,但是这种现象(聚众淫乱)的确在‘全能神’中存在。”
家属:未找到目击证人愿意作证
20日下午4点左右,一对情侣来到麦当劳门口的“麦当劳叔叔”的雕像面前,留下了微笑的合影。
这是招远最繁华的商业街——罗峰路状元街口的麦当劳店。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人们正在遗忘那天晚上这里发生的血案。
今年5月28日21时许,5名男女在这家麦当劳围殴37岁女子吴艳硕(金中庆之妻)致其死亡,现场无人搭救。这5名男女正是全能神教教徒。事件发生后,轰动全国。
麦当劳门口三百米内是府前广场,每天晚上有很多大妈在这里跳广场舞。以前金中庆也会骑着那辆破旧的摩托车载着妻子经过这里,而如今这一片都成了他心中的“禁区”。
在“麦当劳叔叔”的雕像后,是透明的玻璃窗。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空荡荡的桌椅。在麦当劳门口停着一辆警车,闪烁着红灯。自从6月1日起,玻璃门上就挂出了“暂停营业”的招牌,玻璃窗上堆了薄薄的一层灰,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开张。
头七,金中庆曾经带着儿子在这里下跪。
曾经金中庆的舅舅吕学义找了很多的目击证人,都无人作证,最终放弃。
“麦当劳没有尽到安全保障的义务,我们想追究责任,对麦当劳民事索赔。”吕学义说。
嫌疑人辩解时还露出笑容
据上午在庭审现场的目击者透漏,嫌疑人张帆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还露出了笑容。据了解,嫌疑人张立冬在吕迎春、张帆的指使下,将家庭财产1000余万元献给“全能神”教,存于吕迎春、张帆名下。

张立冬家周围居民人心惶惶
在位于金辉园丽水苑小区12号楼一单元一楼西边的房子门口,贴着“门迎喜气喜迎门,户满春风春满户”的对联,横批是“家和万事兴”。门口把手上堆了很厚一层灰。它的主人张立冬,已经三个多月没来开过门了。
门口的一辆山东牌照的摩托车上,厚厚的灰尘,看不出底色。窗台外红色的月季花静悄悄地绽放,两把灰色的大伞立在花坛旁,在夕阳下显得有些凄然。
一位附近的居民说:“这事之后,被搞得人心惶惶,以前从不知道邪教。”邻居家一个小女孩告诉记者,“我现在再也不敢去麦当劳、肯德基了,以前很喜欢。”
在出事前,居民们并没有发现这家人的异常之处,一位隋姓居民告诉记者,以前经常看到张的两个孩子牵着一只灰色的狗出来遛。
张立冬家停止运转的空调搭在墙上,旁边就是两个摄像头,忽闪着红色的光,照射着门口的空地,那是张立冬停车的场所。据公安机关侦查,张立冬有一辆“指南者”越野车、一辆“保时捷卡宴 ”。
缺位的儿童节
金中庆年近七旬的母亲刘华(化名)躺在床上发呆,面对外人的问话,也不搭理。自从七年前,这个“比自己儿子强”的儿媳妇进门之后,她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
几年前得了半身不遂,刘华的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而儿媳妇进门后不但不嫌弃她,还每天给她擦身子、剪指甲、掏耳朵,非常细心,比自己的女儿还亲。
关于儿媳妇的记忆,她还停留在事发前几天的比萨上。事发前几天,为了让婆婆尝尝比萨饼的味道,吴硕艳特地给婆婆买了张比萨。
而刘华从没有想到,这是儿媳妇买给她最后的食物。
“爸爸,我跟你说个事……”儿子小鱼(化名)最近喜欢试探性地问爸爸金中庆。在得到爸爸的答复后,他又嘟囔着:“不想说。”
“怎么了?”
“妈妈那天给我买的本子挺好看的,不知道在哪里买的……”小鱼说完,不敢抬头看爸爸的眼睛。金中庆将孩子揽进怀里,瞬间落泪。
“妈妈说了要陪我去跳舞的……”小鱼说到一半咽了回去,他开始渐渐懂事了。这个“六一”,小鱼失望了,妈妈答应陪他参加学校的舞蹈节目的,却再也没有出现了。当小伙伴们问起他妈妈的去向时,他低头不语。
6月17日是小鱼的生日,幼儿园老师给他过了个生日,这天他许下三个心愿:让奶奶的腿变好;让妈妈能回来;让自己变成奥特曼。
出事后,小鱼从奶奶那里知道了“妈妈被坏人打死”的消息。“让自己每天在家里学习动画片里的奥特曼,伸着拳、腿练习武术。”金中庆说,儿子想要练习武术,打坏人。
谈及妻子的离世,金中庆说,“只恨我当时不在现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