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警察,如果你不想受伤害,就不要挑战我

dylanyang 收藏 2 11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杜塔:我是警察,如果你不想受伤害,就不要挑战我

2014-08-21 16:49

作者:苏尼尔·杜塔|译者:李听桥

18岁黑人少年迈克尔·布朗与同伴在街头与盘问他的白人警官达伦·威尔森发生冲突,布朗遭威尔森枪击身亡。布朗的死亡随后在当地引发的黑人抗议和骚乱已持续将近两周,尚未见彻底平息,并引发全美关注。

[译者按:8月9日,当地时间中午12时许,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郡弗格森镇发生一起枪击事件,未携带武器的18岁黑人少年迈克尔·布朗与同伴在街头与盘问他的白人警官达伦·威尔森发生冲突,布朗遭威尔森枪击身亡。布朗家属聘请的私人尸检显示,布朗至少身中六枪,其中致命一枪命中头顶。弗格森小镇的大多数居民是黑人,但警察多为白人。布朗的死亡随后在当地引发的黑人抗议和骚乱已持续将近两周,尚未见彻底平息,并引发全美关注。本文于8月19日刊于《华盛顿邮报》网站,作者曾经在洛杉矶警察局供职17年,目前任教于科罗拉多理工大学。]

一名少年遭到一位警官的致命枪击,警方人士遂被指责为嗜血成性、耽于扣动扳机的凶手,骚乱爆发。我们被引导去相信,在美国,事情就是这样的。

这也是可怕的中伤;警员并非凶手。没有警官在外出巡逻时希望向任何人开枪,不论对方是否携带武器。并且,当他们不可能像在如今这种全国性焦虑时刻这样大声为自己的开枪行为辩护时,在执法部门工作的人都知道,他们拥有拘押嫌疑人的合法权力,这一权威有时候必须加以运用。且不论什么事发生在了迈克尔·布朗(Mike Brown)身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警察,而是警察试图截停问话的那些人才能防止一次拘押演变成悲剧事件。

在街头执勤时,我甚至数不清承受过多少次咒骂、尖声怒斥,对我的安全巡逻领地的挑衅性侵入,以及对我的权威的赤裸裸挑战。遭遇这种事情时,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心平气和,不使用武力就解决问题。警察一般得创造性地施展他们的训练经验和直觉,我运用了我的每一项技巧,包括口头说服、幽默、警告、展示我腰间携带的致命(和非致命)装备。比如有一次,我的搭档和我遭遇到一名寻衅男子,他将数加仑汽油浇在自己的汽车上,打算在一处满是假日游人的繁忙购物中心制造爆炸。对旁观者造成严重伤害的可能性,原本会令使用致命武力具备正当理由。但我没有那么做,我用了一个关于该男子家庭与其所爱的人的计谋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没有伤害任何人就屈服了。每天,警员都在展示类似的克制,并解决一些很容易造成严重损害甚至后果更甚的事端。

但有时候,再多的劝说或者警告对寻衅滋事者都不起作用;那时,警员就不得不使用武力,结果就会是悲剧性的。我们一直在了解,警官达伦·威尔森(Darren Wilson)和迈克尔·布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在多数情形下,事情不是那么含糊不清,并且警官绝少有责任。当他们使用武力时,他们是在捍卫他们自己或者是公众的安全。

这里是要点,尽管听上去可能刺耳并且无礼:如果你不想被枪击、戏弄、喷胡椒粉,被警棍击打或者扔到地上,那就照我说的做。不要和我争辩,不要辱骂我,不要告诉我我不能截停你问话,不要说我是种族主义者,不要威胁我说你将起诉我并取消我的警徽。不要冲我尖叫说是你给我付薪水,甚至不要考虑气势汹汹地朝我走来。巡逻过程中大多数的截停问话只需要几分钟,在那几分钟内进行合作能有多困难?

我知道被警察截停问话会令人受到惊吓。如果人们认为他们是被不公正或毫无理由地截停,他们会愤怒并有挫败感,这一点我也理解。我意识到腐败并且仗势欺人的警察是存在的。当涉及警察的不端行为时,我站在美国公民自由协会(ACLU)一边:作为曾经的警方内务调查员,我知道一些警官行事不专业,举止傲慢;有时候他们自己就表现得像是罪犯。我也认为,每一位警察都应随时使用执法记录仪来记录他与其所在社区居民的互动。每一辆警车都应配备视频摄像机(这将防止诸如迈克尔·布朗枪击案这种情形发生,关于该案的相互冲突并有利于己方的陈述允许人们相信他们想要的东西)。你不必遵循非法截停或者搜查。如果没有正当理由,你可以拒绝同意搜查你的汽车或者房屋(即便若有理由怀疑,贴身搜查依旧是允许的)。你得总是询问警官,是否你正被扣押或者有离开的自由。除非警官有截停和搜查你的法律根据,他或她必须让你离开。最后,法律上禁止警员使用过分的武力:一旦嫌疑人服从并停止反抗,警官就必须停止使用武力。

但是假如你认为(或者确信)某警员对你的截停是在侵犯你的权利或者其举动像是在恐吓你,我保证,如果你展示出你的愤怒或者不满,局面将不会变得轻松。更糟糕的是,引发身体对抗将肯定会令你受到伤害。当警察认定对他们自己或者其他人的安全会有严重威胁时,法律许可他们运用致命的武力。为以后考虑,还是省省你的愤怒并加以适当控制吧。照警官的要求做,这将令你们双方都安然无事。我们的司法制度是,你被推定为无辜;如果一位警员能毫无烦恼地做他或她的工作,这个制度就能照常运行。假如你认为你的权利被侵害,你可以稍后找来监督人员,提出控告意见或者联络民权组织。起诉警方是你的自由!只是在警员截停你问话的时候,不要加以挑战。

普通人无法理解相关风险,并且并不真正理警察的工作。好莱坞和电视剧集对警察的刻画是漫画式的,其中大无畏的超级警察经常拔枪怒射,能单枪匹马击败数十暴徒。现实中不是这样。普通警员总是留心他或她自己的安全,并尽力控制住每一次对抗。那正是我们的训练内容。尽管大多数公民都是彬彬有礼的守法人士,我们每一天接触到的一些人却不是那种有教养的类型。当我截停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是在几分钟前收到了关于一次枪击的无线电呼叫了吗?我正在搜寻一名凶手或是武装逃犯吗?于你而言,这可能只是“简单”的一次交通截停,对我来讲,每一次截停都是一次具有潜在危险的遭遇。对一位警官安全方面的担心,还是报以同情的理解吧。我们的工作已然难做,别让它更难。

社区居民理应享受其警官的礼貌相待、毕恭毕敬和专业服务。每一位被警员截停的人都应感受到安全,而不是他们的福祉遭遇到了危险。难道社区居民不应将同样的礼貌施展到警官那里,向其展示警官的安全并未遭到居民自己行为的威胁?

(《华盛顿邮报》网站原文说明:本文作者曾在洛杉矶市警察局担任警官十七年,目前是科罗拉多理工大学国土安全教授。本文观点不代表洛杉矶市警察局,只代表作者个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