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债血偿,这个一定要在日本人身上试试

力力中尉 收藏 1 664
导读:原日军和歌山第61联队士兵服部弥一曾供述(原文载于东京第三文明社1978年10月版《在中国大陆的日本兵》一书):1940年6月,在南昌附近作战时,抓到一个俘虏。为了从"新鲜的恐怖感"中寻找"乐趣",服部和其所在小队的部分士兵经过商量后,决定不用他们已经看厌了的枪毙或砍头的手段,而试用"南竹分尸"的方法处死俘虏。这帮日本兵把两根直径20厘米粗的竹子压弯在地,把俘虏的两条腿各绑在一根南竹上。一切准备停当,两名日本兵同时举刀砍断固定竹子在地面的绳子,两根竹子猛然弹起。当南竹顶端离开地面10米左右时,一

原日军和歌山第61联队士兵服部弥一曾供述(原文载于东京第三文明社1978年10月版《在中国大陆的日本兵》一书):1940年6月,在南昌附近作战时,抓到一个俘虏。为了从"新鲜的恐怖感"中寻找"乐趣",服部和其所在小队的部分士兵经过商量后,决定不用他们已经看厌了的枪毙或砍头的手段,而试用"南竹分尸"的方法处死俘虏。这帮日本兵把两根直径20厘米粗的竹子压弯在地,把俘虏的两条腿各绑在一根南竹上。一切准备停当,两名日本兵同时举刀砍断固定竹子在地面的绳子,两根竹子猛然弹起。当南竹顶端离开地面10米左右时,一声撕裂声,俘虏的身体撕裂了,右边南竹上挂着一条大腿,左边南竹上则悬着露出肚外的五脏,鲜血随着竹子的摇晃而洒落,其情景之惨,笔墨实在无法形容。就连那群制造这种"南竹分尸"酷刑的日本兵,也不约而同地撒腿逃走,没有一个人敢再回头看一眼。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