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浙西的库区· 山居生活之十一:钓

kula85 收藏 0 0
导读:(来自 - 《》)   浙江西部水库区这个叫“石壁后”的小山村,时常能带给我一些意外而小小的惊喜。比如现在,宿酒刚醒的我,正对着一盘青椒炒野鸭垂涎欲滴。而“豇豆舅母”则在一旁眉飞色舞地絮叨着,意思是今早在屋前菜地里浇粪时,望见一只老鹰从江边飞来,爪下抓着东西,“豇豆舅母”以为老鹰抓了谁家的鸡,就挥舞着粪勺大声冲老鹰叫喊。本来就因为所抓事物的沉重而吃力地低飞的老鹰,吃了“豇豆舅母”的惊吓,就松开爪子,扔了所抓的东西,高飞而遁,却平白地送上一只野鸭给我们尝鲜。   俄罗斯散文家阿克萨科夫,在

(来自 钓鱼技巧 - 《海水鱼钓鱼技巧》)


在浙西的库区· 山居生活之十一:钓

浙江西部水库区这个叫“石壁后”的小山村,时常能带给我一些意外而小小的惊喜。比如现在,宿酒刚醒的我,正对着一盘青椒炒野鸭垂涎欲滴。而“豇豆舅母”则在一旁眉飞色舞地絮叨着,意思是今早在屋前菜地里浇粪时,望见一只老鹰从江边飞来,爪下抓着东西,“豇豆舅母”以为老鹰抓了谁家的鸡,就挥舞着粪勺大声冲老鹰叫喊。本来就因为所抓事物的沉重而吃力地低飞的老鹰,吃了“豇豆舅母”的惊吓,就松开爪子,扔了所抓的东西,高飞而遁,却平白地送上一只野鸭给我们尝鲜。

俄罗斯散文家阿克萨科夫,在《渔猎笔记》中所描述的俄罗斯大草原的自然风光:沼泽、湖泊、灌木林、遍野的花草,野鸭、野兔、松鸡、鲈鱼、狗鱼,让我向往不已。

现在,我正对着浙西库区里某片毛竹、灌木和乔木混杂的林地出神。石蛙在溪涧里咕昂、咕昂地鸣叫,声音响彻山谷。盛夏,雨后寂静的傍晚,有野鸽子在竹林里咕咕咕咕地叫个不停。江峡里,雾气蒙蒙,一些充满野趣的片段,开始隐隐约约地闪现出来了。

我始终都无法准确地知道它的学名,只根据它漆黑的肤色、与蛤蟆相似的外貌、比青蛙洪亮的叫声、喜欢在溪涧乱石间栖息的习性,而跟着当地山民“石罡”的发音,折中地管这种蛙类叫“石蛙”。

石蛙的形貌非常丑,但味美无比,当地城市里的居民视它为山珍,而使其身价直追野生的甲鱼。因为石蛙喜欢生活在阴凉而乱石嶙峋的溪涧中,故普通人想一尝美味,实属难事,而菜市场里出售的石蛙,居多是人工养殖的。

在“石壁后”,我曾多次因为贪图石蛙的鲜美,而去溪涧边钓过这东西。说来惭愧,因为心急,头几次全空手而归,石蛙这东西非常机敏。后来,在有经验的山民的指点下,我渐渐摸着了门道。先踩点,确认某个小石洞内有石蛙时别急于下钓,由着它咕昂、咕昂地发出求偶的欢叫,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估摸石蛙叫累了,并放松了警惕时,就将事先准备好的钓饵在洞口一伸一缩地来回晃动。对了,先说说钓石蛙的钓具。钓具非常简单,随便折一根三四尺长的、筷子般粗细的山竹,捋尽枝叶,再取长约一米五(长度由自己喜好而决定)左右的粗棉线,就是那种乡间村妇钉棉被用的粗线,绑在细竹条的顶端;粗线上钓饵处,不必穿上钓钩,只须将随手捉来的蚂蚱、蛾子等什么的昆虫,系在棉线的另一头就成了。

由于石蛙的眼睛跟青蛙一样,对静止的物体视而不见,对运动着的物体却非常敏感而看得精确,因此,只须将系在粗棉线上钓饵在石蛙藏身处来回晃动、或一高一低地伸缩,发现猎物的石蛙,就会迅速而快捷地高高跃出,一口将钓饵吞入口里,并死死地紧闭着嘴,决不松口。这样,一只石蛙就算到手了。以这种方法,我通常一上午能钓到两三只石蛙,这就足够了。

我一直纳闷于乌鳢的凶狠,这种食肉的淡水鱼,其攻击性可以跟狗鱼相比。乌鳢,又称;黑鱼、乌鱼、生鱼、财鱼、乌棒、蛇头鱼、黑鱼棒子、斑鱼、草鳢。乌鳢体形延长,前部圆筒形,后部侧扁,一般体长25至40厘米。头较长而前部扁平、后部隆起,有小细鳞,颇似蛇头。乌鳢的嘴很大,吻短宽而圆钝。喜欢生活在浑浊的水域里,是非常凶猛的肉食性鱼类。成年的乌鳢,专门吞食小鱼虾、水生昆虫等。

一般来说,狗鱼跟乌鳢是淡水鱼中的鲨鱼。我没见过狗鱼,但乌鳢常见,野生乌鳢,菜市场卖到十五元钱一斤。在“石壁后”,有几个在涨水季节时跟乌溪江相通的大野塘子(早年是生产队的鱼塘,现在已经废弃了),因为跟江水相通,且水质适合鱼类生长,故内中杂鱼多多,常有村民在塘内钓到鲫鱼、白鲢、青鱼、草鱼、鲤鱼、乌鳢。

在“石壁后”,因为时常无事可干,原本极其腻烦于钓鱼的我,就经常用钓鱼来打发时间。一般情况下,我喜欢在村后的小水湾里,有一钓没一钓地瞎钓,鱼不鱼的,全然不放在心上。

但由于我一向是一个世俗得近乎于庸俗的人,见了村民们在那野塘里钓起肉质细嫩、骨刺少而味鲜美的名贵之鱼——乌鳢,岂能不动心。

梅雨季节过去后的某天,我依着村民的点拨,先在杂草丛生的塘边寻找漂浮着被乌鳢咬断的小草,若有,说明下面有乌鳢的鱼窝子——“青窝”。确定了下钓的方位,我取出事先在菜地里捉到的小蛤蟆,以钩尖由蛤蟆的尾部穿向前膛,钩尖使蛤蟆的嘴向前张开,乍一看,小蛤蟆似乎正在张嘴捕食。接着以钓竿将小蛤蟆有节奏地朝乌鳢的“青窝”处轻点;卧榻之侧,岂容他人侵扰,久而久之,乌鳢被似乎正在张嘴捕食的小蛤蟆给激怒了,终于扑向钓饵。这样,一道雪菜熘乌鳢鱼片和另一道豆腐滚乌鳢鱼头的下酒菜算是有着落了。

因为需要,山民们将“钓”的方法,发挥到了至极的地步。现在的山民已经将早年间祖辈传下来的铳等火器悉数上缴了,因此,如果要想捕获野鸽子、野兔等,基本只能用钓的方法了。

钓野鸽子相对容易些,先在傍晚时观察好野鸽子在竹林里的栖息地,然后选最小号的鱼钩,拴在拉力强而透明的、不易让野鸽子发现的0.5毫米的尼龙线上,接着把鱼钩塞进切成不大于一厘米的地瓜粒或煮熟的玉米粒中,趁着夜色,去竹林里,先将钓饵另一头的线,系在竹枝上。待将无数个这样的钓饵,依法散撒在竹林里后,布饵之事算是完成了。

完成布饵的任务后,可以先回家睡上一觉,等天亮了,只管提着网袋,去竹林里收获和清点猎物了。运气好时,钓它个七八只野鸽子,也不希奇。

天亮时,竹林间的薄雾尚未完全散却,白蒙蒙的纱一般的薄雾,挂在竹叶间。有风吹过,这些轻纱似的薄雾,或随风飘到高处,飞出竹林,在阳光下消散;或棉絮一样,缓慢而轻轻地落在地上,隐入满地散落的竹叶里,就此躲了起来。毛竹与毛竹间的空地上,一些贪嘴的野鸽子在扑腾着翅膀,但因为被钓钩钩住了,刚一起飞,就被尼龙线反弹的拉力给拉了回来,扑通一下,又重重地重新落回地面。这时,山民所要做的就是把钩子从野鸽子嘴里取出,然后将野鸽子收入网袋。

山民们一般不舍得吃自己钓来的野鸽子,基本都卖给前来收山货的贩子了。野鸽子鲜美而滋补,尤其是对开刀手术后的病人,能起到生肌和收敛伤口的奇效。

钓野兔跟钓野鸽子的方法相同。但所用的钓钩和拴钓钩的线,须得换成大号的鱼钩和细钢丝,否则,野兔会将钩子拉直,或将线咬断而脱逃。当然,选择钓野兔的时间和地点还是非常有讲究的。春、夏是野兔的发情和繁殖季节,瘦而无肉,山民们不会打野兔的主意。秋天,特别是深秋,换完了毛而准备越冬的野兔,吃得膘肥体壮的,是山民眼中绝好的猎物。但下钓处必须选在稻田的田埂边,一则稻田里的晚稻是野兔嘴里最好的食物,二则因为土质松软,野兔喜欢在靠山的田埂上打洞。一般来说,在野兔经常出没的稻田边,下上十几个钓钩,基本都会有所收获的。

而冬天,山民们通常会选择山脚处、向阳背风的菜地下钓饵。因为散落在田野里的零星谷粒已经被田鼠、山雀、野兔吃完了,于是,菜地里的芹菜、大白菜、小白菜、雪里蕻、包心菜就成了野兔觅食的目标。但野兔生性胆小而警觉,特别怕人,所以,屋前屋后的菜地,它们是不敢来觅食的;只有偏远而靠近山脚的菜地,才会有野兔出没。只是,冬天的野兔远比秋天的野兔难钓,什么原因,山民们也说不清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