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评:就是现在,贵为首都所在的雅加达省省长和总统当选人,佐科威也喜欢经常一个人随便跑到哪个公园,看艺人表演,或者坐在凳子上发呆。过往的人大多数认识他,也就打声招呼、并不会大惊小怪。也说明,他在印尼,没有任何敌人或仇家,也说明印尼平民很平和善良。希望他正式就任总统后,仍然保持这一份轻松和自在。

原文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7802#s=p

2014年08月20日 05:57 AM


英国《金融时报》 本•布莱德

印尼草根总统维多多



7月的某一天,注重细节的雅加达省长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正在游刃有余地处理工作。他安排发放给穷人的救济,在自己办公室的监控系统上查看交通状况,并和作风张扬的副手讨论市政政治。

但斯里兰卡和东帝汶两国总统打来的紧急电话打断了他的工作——这是这位微观管理大师在国际上地位上升的信号。两天前,维多多当选为全球第三大民主国家印尼的下任总统,斯里兰卡和东帝汶两国总统打来电话表示祝贺。

尽管引人瞩目地一跃成为下任总统,但维多多在其担任省长的最后几周仍保持头脑冷静。他身穿深色蜡染衬衣和黑色裤子,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出身于河边的穷人家庭,从未想过能成为总统。但我遵循爪哇人不要骄傲自大(ojo kagetan)的信条,现在很平静。”


世人以前目睹过有人偶然当上总统,但没有几个人曾刻意地“偶然”当上总统。

仅仅在两年多前,印尼国内和国际上还很少有人听说过维多多。现年53岁的他做过家具销售员,当时是中爪哇省(Central Java)梭罗市(Solo)市长。那个缺乏活力、睡意沉沉的城市是维多多的家乡。但维多多在2012年的雅加达省长选举中意外击败强大的当权派,这位温文尔雅、白手起家的商人从而登上了全国舞台。他竞选雅加达省长时的竞选宣言,跟他与印尼前将军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激烈角逐总统一位时的一样,都是简单直接的一句:我不腐败,我脚踏实地,我能做成事情。

维多多常常穿一件标志性的红蓝相间格子衬衫(象征自己出身卑微),还有个草根味十足的绰号——佐科威(Jokowi)。凭借着自己的魅力,他在一个长期由精英集团主导的国家里攀升至权力巅峰。从默默无闻到迅速成为世界的焦点,维多多的经历可与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相媲美,两人的长相也有些相似。

他的崛起不仅受益于民众对当权派腐败横行的失望,也受益于他推行地方政府改革的成功。他极其巧妙地利用了这种政治真空,但在3个月后就将接替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出任印尼总统之际,他瘦弱的肩膀眼下承载着厚重的期望。他能在印尼全国复制自己早期的成功吗?他有没有那样的勇气,去解决能源补贴账单日益高昂、基础设施匮乏和腐败横行等结构性问题?印尼经济增长正处于5年来的低点,投资者对这个一度炙手可热的新兴市场也失去了热情,因此这些问题眼下都至为关键。


维多多于1961年出生于梭罗市河边的一个小户人家,早年跟随父母开始做小规模木材生意。在印尼顶尖大学之一的加札马达大学(Gadjah Mada)攻读完林学之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家具厂,开始向世界各地出口产品。尽管当时他已经比较知名,是当地家具制造商协会会长,但在2005年成为梭罗市首位直选产生的市长时,他在该市并不为广大民众熟知。

担任梭罗市长期间,他对这座拥有5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了改造,翻修市场、重新安置贫民窟居民、以简化繁琐手续推动增长,之后在2010年,他以90%的得票率成功连任。以此为基础,他在两年后当上雅加达省长。在雅加达,他扩大了医疗保险和教育的覆盖范围,启动了拖延已久的交通项目,并罢免了无能的官员。在总统竞选活动中,他大力宣扬自己在地方施政上的成功,却很难拿出一项全国层面上的清晰施政纲领。

在苏比安托的组织良好的团队的攻击下,维多多曾眼看着自己在民调中30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化为乌有。但在7月9日大选前的一周里,他加大了努力,征集了数百万竞选志愿者,这帮助他以领先6个百分点(逾800万张选票)的优势赢得大选。


维多多是一个矛盾之人,他既受到贫民窟居民的爱戴,也受到“债市侠客”(bond vigilantes)的拥护。他说,许多印尼人之所以喜欢他,是因为他长着一张“乡下人的脸”。但他同时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在竞选期间曾公开自己拥有250万美元的财富,而印尼的人均收入是3500美元。

他之所以能赢得选举,是因为他虽然长得不像政客,却具有政治上的敏锐性:苏比安托及其身为企业大亨的弟弟曾支持维多多竞选雅加达省长,因为他们希望通过支持一个清廉的地方领导人,改善苏比安托的可疑声誉。但是当维多多意识到自己是印尼迄今最受欢迎的政客的时候,他没有公开向苏比安托发难、而是悄然着手自己参选总统。

维多多顽皮地掩盖着自己的雄心,他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地宣称,当今年3月“其所在政党提出让他担任候选人的时候”,他才有了竞选总统的想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马库斯•米茨纳(Marcus Mietzner)警告称,尽管维多多富有魅力,但他将很难处理好与他所在的印尼斗争民主党,以及派系林立的众议院的关系。米茨纳表示:“他不会如某些人期望的那样成为救世主。”印尼斗争民主党的主席是前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普特丽(Megawati Sukarnoputri),此人性格反复无常。


维多多本人没有提出任何引人注目的解决方案。他只是承诺将致力于改善印尼人的生活,而此际印尼的不平等状况正迅速恶化。维多多的家人迄今一直在努力避免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他的妻子在梭罗市经营一家婚纱店,三个孩子均已成年,他们应该会帮助维多多保持平衡心态。


维多多在即将搬进总统官邸之际表示,他将不会让安保官员的屏障阻止他继续施行在地方政府执政时经常采用的实地考察。他手指空中说道:“我必须控制他们,管理他们,而不是让他们控制和管理我。在印尼,以身作则非常重要。如果我以身作则,其他人就会效仿。”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驻印尼记者


译者/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