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贬值时代

年龄的关系,对外界事物的反应难免有些迟钝。我警惕自己不要无意之间成为自以为是的“九斤老太”,成为令人耻笑的“冬烘先生”。努力博览群书、浏览报刊、冲浪网络,尽量打开双眼、拥抱社会、感知青年。但尽管如此,依然不得不承认,在瞬息万变的当今社会,还是有些不可避免地落伍了。很多社会现象让我看不懂,很多流行词语叫我难以界定其确切含义,很多社会评价让我摸不着头脑。

前些年有人善意地将季羡林先生称为“国学大师”,我心中暗惊:季老虽然学识渊博,在东方学、印度学、梵文等领域执牛耳,是了不起的学术大家;虽然散文写得朴实自然、天然雕饰,是优秀的作家,但于“国学”这个“义理之学”、“考据之学”、“辞章之学”并未闻有何创见,更谈不上“大师”。如此这般地给季老戴高帽,究竟是一种崇敬,还是一种亵渎和不恭呢?但毕竟笔者才疏学浅、见识有限,不敢妄加评论,只能把疑问放在心里。所幸不久季老就发表了“敬谢不敏”的声明,说自己不是什么“国学大师”,请大家以后不要再这样称呼他,免得贻笑大方。我由此解开心结,也对季老高尚的人格和实事求是的精神更加敬佩了。

然而多数情况下我看到的情况与季老所昭示的正相反。翻开报刊,“著名超现实主义作家”、“本世纪最卓越的国画大师”、“非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穿越古今的当代侠客”、“史上最强阵容组合”、“空前绝后的当代智者”、“令人过目不忘的经典之作”等让人目不暇接。更有“男神”当道,“美女”横行,整个社会充斥着浮夸、庸俗、浅薄的气息。“著名”者,谁也不知他是哪方神圣;“大师”者,不过能随手乱涂几笔而已;“非凡”家,难脱鹦鹉学舌之讥;而所谓“男神”,大抵是装神弄鬼之谓也;所谓“美女”,基本可视为“女性”的同义语。

我们处在经济飞速发展、思想急剧变化的时代,同时也处在一个急功近利、浮躁庸俗、浮夸贬值的时代。一方面,物价飞涨;另一方面,很多社会评价都在贬值,都在缩水,都在廉价拍卖。如上所述,“经典”其实连“精彩”也算不上,“著名”只有“著名”的人自己知道,“大师”基本类同五块钱一顶的廉价草帽……

与此同时,社会生活的庸俗化、粗鄙化、流氓气、土匪气愈发横行。春节晚会上,最叫座的是阴损刻薄的“毒舌”节目,让一个固执、变态的老者肆意展示自己的残忍、偏执和自以为是,观众竟然看得津津有味。足球场上,更是污言秽语大爆炸,其中尤以首善之区为甚,表达喜悦和愤怒只会借助“傻X”、“牛X”等难以启齿的语言,几万人齐声呼喊,叫人不寒而栗,令稍有教养的人从此不愿涉足球场。不仅如此,这种说不出口的语言竟然登上某些报刊的所谓理论评论文章,堂而皇之地为中国道路辩护,真不知该为这种辩护高兴,还是要为它惭愧。更有甚者,是“屌丝”不离口,连看上去花容月貌的女孩子也毫无羞涩地以此自况,直叫老夫听了不好意思。

有人说,如今的社会道德失范、价值失落、社会失信,什么都在打折、什么都在贬值,只有物价最坚挺。我倒没有那么悲观。但眼见的现实,确有令人担忧的一面。廉价奉送的高帽,掩饰不住人才匮乏的现实;语言表达的粗俗,验证着文化内涵的贫乏;而层出不穷的“经典”,照见的多是华丽的泡沫;网络的集体狂欢,少有真知灼见……。

但浮夸的舆论带不来实在的收获,只能膨胀新的浮华和浅薄。我们期待公平正义的社会氛围、朴实无华的文化气质、忠信善良的人际关系、实事求是的道德评价和文化评价。如此,我们这个社会才能离和谐社会更近一步,人们的生活成本才会更低一些。

不知诸君以为然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