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时,有一位学姐让我记忆犹新。

大一时,北京的房价还低得离谱,大学旁边的一些住宅小区只要两千多元一平米。那时买房也便利,付个几万块首付,按揭个千把块,也就买了。

那位学姐拼命打工攒了些钱,又问家里七拼八凑借了点,居然一口气签下了五间小户型的合同。付清首付,简单装修后就统统租了出去,每个月靠租金不但可以还掉月供,还能给自己剩下点零花钱。

十年后,她买下的房子增值到三万元一平米,她卖出三间,另两间房子继续留作租用,一个月有近万的房租收入,堪比高薪阶层。

她并没停下脚步,这些年做基金、炒股、投资一些产业。由于心思细致,善于钻研,又擅长把握机会,存款一路飙升,早早跻身千万小富婆行列。

我曾问过她当初为什么那么有远见。她笑说其实她并不是一个擅长理财的人,只是她当时爱上了一个同样不是北京户口,家庭条件也不好的男生。未雨绸缪,便提前为他们的小家打算,却没想到老天爷在几年后送给了她一份大礼。

她与我们开玩笑:“没有白马王子,就做个白马公主也不错。因为王子随时可能不爱我,但驯马的本事却永远属于我。”

有次看球赛,天降大雨。北京工人体育场门口有个卖一次性雨衣的姑娘起劲地叫卖。我买了雨衣,顺便与她聊了几句。她居然还是个大学生,很实在地对我说雨衣的进货价很便宜,一块钱一件,卖15块两件,两个小时可以净赚五六百块。不下雨的时候她就卖荧光棒,也能赚个几百块。

我看她在雨里冻得哆哆嗦嗦,问她为什么这么拼命赚钱,很缺钱吗?她说她是农村出来的,家里有三个妹妹都在念书,全靠她一个人供。她平时还兼着几份工。

我问她是否谈恋爱,她说听我家这情况,哪个男生敢跟我一起承担呢?我说那真是遗憾,你这么好的姑娘... ...

她眨眨眼,笑了起来。“我不怕,自己有本事挣得到,给家人花得也踏实。要是真向别人伸手,欠的就不只是钱了。”

曾经的一位女领导,是我见过工作最拼命的人,几年下来不但自己买房买车,父母也接到了北京来,安置得妥妥当当。

她实在不算漂亮,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甚至有些男下属在背后用“丑”来刻薄地形容她。她最崇拜范冰冰,时常把那句“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挂在嘴边。

有一次喝多了酒,她对我说了几句心里话。“能照顾一个女人一辈子的,除了男人,就只有物质上的实力。我不能因为没有人愿意娶我,就彻底自暴自弃,失去爱自己、爱家人的能力。”

同事的妹妹,19岁就得了一种慢性病,虽不致死,可却终身有碍于生活。没有男人愿意娶这样的她做老婆。然而我每次见到她,她都没有丝毫悲伤的表情,总是乐呵呵的,见人就热情地打招呼。

她自学了法语和西班牙语,给一些外商当翻译。业余时间她还去学绘画,在不大的家里贴满了画作,谁见了都忍不住赞叹,用色大胆,鲜丽肆意,丝毫看不出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所作。

后来有画商看上了她的画,为她办了一场画展,并且销量相当不错。从此她正式涉足艺术圈,身价倍增,有男人开始追求她,声称完全不介意她的疾病,只爱她的才华,希望照顾她一生一世。姑且不论她是否会接受这爱情,结局又是否美满,单是这份为自己打拼幸福的勇气,便值得敬佩与赞赏。

这些女孩没什么不同。不管她们是脚踩水晶鞋还是马丁靴,都会活得风生水起。

白马是本事,公主是心态,她们都是身骑白马的公主。

我们从来无法决定出身,唯一能决定的,是让自己变成怎样的女孩。白马公主,在等到属于你的白马王子之前,不如为自己养起一匹白马,让他觉得爱你的人之外,还有惊喜的附加值。

这不算倒贴,而是他的福气,你的退路。

如果实在没有王子命,那也无妨,索性鲜衣怒马,扬鞭而去,一骑绝尘,潇潇洒洒。

总会有人遥遥指着你说——看,我也想像她一样,拥有一匹自己的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