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美国的历次骚乱事件

风中二叶 收藏 0 414

近期,我们看到因为美国白人协警射杀黑人青年布朗触发了美国多个城市爆发示威,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市抗议事件则逐渐升级,国民警卫队开始介入,慢慢的演变成为了一场骚乱事件。其实,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发生类似的骚乱事件了,历史上美国就曾多次因为种族事件引发大规模的骚乱事件,在此我们就来为大家盘点四次美国历史上的大规模骚乱,以一种全新的角度来看一看民主大国的另一面。

1.第十二街骚乱

1967年7月23日,当时的警方在一间位于第十二街和克莱尔蒙特街交界的无牌照酒吧,逮捕数十名黑人,这引起了支持者及旁观市民与警方的冲突。事情发生后,数百名黑人闻讯赶来,向行凶的警察愤怒地投掷石块和砖头。大批警察赶来增援,企图将黑人群众强行驱散,但黑人越聚越多。24日晚,数干名黑人群众冲破13000多名武装军警的重重包围,把抗暴斗争由西向东扩展到整个市区。黑人烧毁了属于白人资本家的许多房屋和商店以及数处警察所。随着黑人暴动的发展,美国3家最大的汽车工厂的装配线完全停顿。市内商店、银行、饭店全部关闭。学校全部停课。

密歇根州州长乔治·罗姆尼为尽快平息暴乱,下令密歇根州国民警卫队进入底特律,并要求总统林登·约翰逊派遣陆军入城。这场骚乱导致43人死亡,467人受伤,超过7200人被捕,以及超过2000座建筑物受破坏,仅次于南北战争期间,纽约城的徵兵暴动,以及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事件当时也成为当地多份媒体的报导焦点。

暴乱最终导致白人大量逃离底特律,再加上来自南方的非裔美国人不断迁入,黑人居民在底特律市民中比重迅速上升。随着零售商和小业主的离开,城市税收不断下降。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城市东南部的大量建筑和房屋被遗弃,底特律汽车工业的辉煌不再。

2.石墙暴动

骚乱开始于一场抓捕行动。四个便衣警察和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星期六凌晨1点20分进入酒吧,声明要调查酒精饮料许可。他们清空酒吧,而客人们就留在外面的人行道和街道上。当晚早些时候,4名卧底警察进入酒吧收集证据。当时约有200人在酒吧内。

酒吧外面的人开始向警方投掷硬币,开始取笑那个使搜捕变成从酒吧所有者那里敲诈金钱的制度。当时纽约的同性恋酒吧体制是相当腐败的,很多同性恋酒吧由黑手党拥有,并通过一种称为“gayola”的贿赂运作,向警方支付金钱以保护他们自己。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根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情况开始失控,因为当时有大约400名同性恋者在酒吧外面,场景混乱,所以一些具体情节是混乱、甚至是矛盾的。一个说法是情况开始变坏时由于一个易装皇后(drag queen)站在门口并向警方挑衅;另一个说法是一个男性化的女同性恋者引起的。无论如何,情况戏剧性的恶化,警察开始用警棍殴打拒绝逮捕的人。有一些人被送入医院,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被警方在车门上打断了两根手指。

人群开始向警方投掷石块和瓶子。警方到酒店里暂避。他们也殴打了一名异性恋乡村音乐歌手戴维·范·洛克(Dave Van Ronk)。他说娇弱一些的男性被带出单独对待。

当警方在进店里面的时候,一些人开始试图点燃喷向门里面的可燃液体。人群把一个停车计时器当作槌来用。这个地区的很多人(很多都是同性恋者)开始来到发生地点,人群开始扩大。他们开始唱着“同性恋力量”(Gay Power!)的歌曲。

警方开始增派增援部队,受训处理反越战示威的防暴警察(Tactical Patrol Force)奉命到场驱散人群。但是他们没能成功分散人群,人群继续向他们投掷石块。他们大声歌唱:“We are the Stonewall girls

We wear our hair in curls

We wear no underwear

We show our pubic hair

We wear our dungarees

Above our nelly knees!”

骚乱最终平息下来,但是人群在第二天晚上又聚集起来。有之前几十年堆积起来的警方对待同性恋者的行为在人群中爆发了。他们向人们派发传单,写着“让黑手党和警察滚出同性恋酒吧!”(Get the Mafia and cops out of gay bars!)。示威持续了五个夜晚。

3.1979年旧金山骚乱

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一名叫丹·怀特的人因为求职不成,结果愤而拔枪将市长和一名知名同志平权运动者哈维·米尔克(Harvey Milk)射杀。丹 怀特事后被制伏。正当大家以为会对怀特处以极刑的时候,陪审团却接受了辩方的供词,将原本控告丹怀特的有预谋谋杀罪改为为罪名较轻的蓄意误杀罪,法官则判监禁刑期7年8个月。这一下激怒了大批的同性恋者。1979年5月21日,一群同性恋者发起了抗议行动,他们在市政大楼附近的卡斯特罗街(Castro Street)外聚集,初时只是展示标语及举拳呼喊。 人群由卡斯特罗街游行至市政大楼,在途中人数不断增加,最后突破了1000人。

游行最后演变成一场骚乱,大会堂被破坏,窗门损毁,杂物散落在街上,多部警车被破坏焚烧,多人受伤送院。这一场的骚乱,被称为“White Night Riot”。

4.1992年洛杉矶暴动

这可能是二战后美国最大的一次骚乱事件,根据事后统计,整起内乱造成各方约1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并有约53人于暴动中死亡,数千人受轻重伤,震惊全球。

在1991年3月3日,罗德尼·金与两名乘客在东湾岸高速公路酒后超速,女巡警辛格驱车紧追,金拐进市区一条小路,被警察堵住。在口头警告无效后,孔恩警长命令鲍威尔等4位白人刑警制服金,但由于金反抗,四位警察未能制服金,在警告无效后,孔恩警长使用高压电警棍,但金连续两次被击倒立即站立起来,并向鲍威尔猛扑过来,鲍威尔使用金属警棍狠击金的头部和身体,另外两名警察用警靴猛踢金,但金拒不服从命令,直到警察打下第56警棍之后金才求饶。随后警察停止殴打,给金带上手铐,并交救护车送往医院急救。整个事件被附近的居民乔治·哈勒帝从他的公寓拍摄下来,但不包括金拒捕和孔恩用高压电警棍试图制服金的画面,共81秒。次日,乔治·哈勒帝将录像带送到洛杉矶的KTLA电视台,电视台将81秒的视频剪辑为68秒并播出,将删减后的视频提供给ABC、NBC、CBS和CNN。CNN总部在播出三周后始知为删减后之视频,副总裁特纳遂命此后CNN播此新闻必须将删减部分补上,但是三大电视网和KTLA依然播放删减后之视频。

在初期,警方宣称罗德尼·金拒捕才会使用武力手段强行逮捕。警方表示,当时巡逻警力与罗德尼·金在公路上发生追逐,并且连闯多个红绿灯,员警推测罗德尼·金可能吸食了药物,在稍后的采访中,罗德尼·金表示他刚假释出狱,他担心因为遭到警方逮捕而被取消假释资格。

影带被公布后随即引起美国各界的关注,在事件的两周内,多家的报纸刊登了许多有关此事件的新闻文章,许多的新闻台也在节目中讨论这件事情,舆论都认为这是一场令人震惊的悲剧,并强烈的指责警察滥用权力。

洛杉矶地方检察官起诉4名涉嫌殴打攻击罗德尼·金的员警,审判的地点为文图拉县,它邻近以白人为主且政治保守的西米谷,不过,并没有任何文图拉县居民担任陪审团,陪审团成员均为圣费尔南多谷居民,1992年4月29日,陪审团判定四名员警无罪,并无过度的使用武力逮捕嫌犯。

结果出炉后,民众上街抗议,随后已起长达数日的暴动,暴动的参予者主要是非裔美国人及西班牙裔居民,暴动的事件主要集中于洛杉矶中南部,随后国民兵宣布宵禁并且开始控制局面,最后在美国陆军的介入之下平息了整起暴动。

在暴动期间也发生大规模的掠夺事件,许多亚洲移民经营的商店成为了目标,当然,白人所拥有的商店也是目标之一。

第一日

4月29日星期三当地时间下午3点15分(下叙均为当地时间),四名员警被法院释放,下午3点45分,大量民众在洛杉矶地方法院外进行抗议,下午6点时,有部份非裔美国人开始在洛杉矶中南部的佛罗伦萨与诺曼底街口聚集,当地警方派遣24位员警前往驱离,不过因为数量悬殊,警方很快就宣布撤退,下午6点15分,另一批示威者在帕克中心聚集,下午6点30分,位于佛罗伦萨与诺曼地街口的群众已经开始进行暴动,抢劫并且攻击商家及交通工具,绝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白人。

下午6点45分,一名叫做雷金·奥利弗·丹尼的白种人货车司机行经佛罗伦萨与诺曼地街口时遭到一群黑人暴徒攻击,随后昏死在街头,整个过程被美国国家电视台的采访直升机全程拍摄下来,并且转播到全美各地,事件发生后,并没有任何员警前往救援,虽然有部分的行凶者在暴动结束后遭到逮捕。市民罗伯特.格林在看到转播后,随即赶到现场,将已经昏厥的丹尼送往医院急救,丹尼必须接受长时间的治疗,不过因为伤势过于严重,他的言语及行动能力已经永久受损。

在同一个街口,一名建筑工人菲德尔·洛佩斯遭到其他暴徒攻击他所驾驶的车辆,并且抢夺了将近2,000美金,另一名暴徒试图切断菲德尔·洛佩斯的耳朵,洛佩斯失去知觉后,人群开始对洛佩斯喷漆泄愤,非洲裔牧师本尼·牛顿立即赶过来,将洛佩斯与暴徒分开,并且高喊“若要杀掉他,并须连我也一起杀掉,他还协助洛佩斯前往医院急救,并且开始重建他被割掉的耳朵,数个月后,洛佩斯开始恢复正常生活。

下午8点30分,佛罗伦萨与诺曼地街口已经陷入一片混乱,多处的建筑都遭到破坏并投掷汽油弹纵火,商店被暴徒闯入抢劫,交通工具遭到破坏,甚至有部分暴徒攻击前来的救难人员,不久后,暴徒开始向南方的街道移动,后来帕克中心也陷入混乱,下午10点00分止,洛杉矶警察局的B小队与C小队在114街与中央大街与暴徒驳火,并且保护救难人员。

第二日

相较于第一日,第二日(4月30日星期四)的情况较为稳定,不过暴动的情绪已经蔓延整个洛杉矶,因为警方放弃韩国城,当地居民自行组织武装保安队,以维护城镇的安全,并且与暴徒发生些许的武装冲突,救难人员也开始响应洛杉矶警察局的护送,加州公路巡警也派遣支援部队前来协助洛杉矶警察局处理暴动。市长汤姆·布拉德利宣布洛杉矶进行宵禁。总统老布什公开反对群众的暴动,并且表示无政府状态是不被容忍的。

加州国民警卫队也成立了大约2000名的应变小组,不过还不得进入城市镇压暴动,在114街与中央大街交火的员警击毙了一名抢劫市民的暴徒,并且击伤的一名暴徒。

第三日

5月1日星期五,人民的诉求开始出现,民众高喊“大家听着,我只是想说,我们是否能够安然相处” ,上午1点整, 加州州长彼得·威尔逊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各种不同的联邦执法人员来已开始前往洛杉矶协助洛杉矶警察局,并且保护联邦政府的设施。傍晚,为了抑制暴动,主要的暴动区域遭到断电。

其中牵连许多违法行为,包括抢劫和纵火。这场暴动持续了四天(4月29日-5月2日)并透过媒体震撼了整个世界。在这期间共有53人死亡,财产损失约8~10亿美元。大约有600起纵火,以及大约1万人被逮捕。

除了洛杉矶市警察局之外,大约1万名加州国民兵和数千名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也被部署用来镇压这些群众。一些美国城市被这场暴动影响,也发生了小规模的暴动,例如拉斯维加斯、旧金山、纽约、西雅图、芝加哥和凤凰城等。

被逮捕的人中,约42%为非洲裔、44%为拉丁裔,9%为白人,其他2%。这个数字和这些地区洛杉矶的人口组成是相称的,虽然和全洛杉矶的人口组成不相称。虽然其他族裔的商店也有被破坏,但韩国裔所拥有的商店尤其遭受到针对性的破坏;约有2280间韩国裔店主营运的商店遭到掠夺、纵火和破坏,财务损失约4亿美元。针对韩裔美国人商店的攻击可追溯至1991年3月16日,一位15岁的黑人女孩拉塔莎·哈林斯(Latasha Harlins)和女性韩裔店主斗顺子(Soon Ja Du;두순자)发生肢体冲突后,斗顺子以自卫手枪击毙哈林斯的事件。该命案激发了当地非裔美国人的反韩情绪。

死亡的53人中,35人死于枪杀,其中8人被执法单位射杀、2人被国民兵射杀。6人死于火灾。2人被棍棒打死。2人被刀子刺死。6人死于交通事故。1人被勒死。按族裔分:25人为非洲裔,16人为拉丁裔,8人为(非拉丁裔)白人,2人为亚洲人,阿尔及利亚人、印度人和中东人各1人。48名为男性,5名为女性[3]。

事后,四名涉案员警被联邦法院以违反民权被审判,陪审团包括两名非裔。其中两名警察被裁定有罪,判处30个月监禁。

罗德尼·金后来控告洛杉矶市,最后获得了380万美元的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首位华裔女市长、时任洛杉矶县府官员的陈李琬若曾于第一时间亲自前往暴动现场向群众及全国电视新闻网发表“人痛己痛”演说,呼吁洛杉矶各族裔维持和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