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三大谣言:主炮晾衣服邓世昌养狗慈禧挪军费

小兵毛毛虫 收藏 82 182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甲午三大谣言:主炮晾衣服邓世昌养狗慈禧挪军费

军舰上养狗当时在列强海军中是一种风气,不值得大惊小怪。

“军纪涣散”不太靠谱挪用经费另有隐情

探寻甲午战争三大传闻真相

萨苏

在120年前的甲午战争中,因为各种原因,有许多历史传闻直到今天仍众说纷纭。无论这些传闻的本意如何,但如果不能正视历史,从中获得的经验总结就难免有偏差,因此探询这些传闻的真相仍然颇有意义。随着近年各种新史料的发现,一些广为流传的说法有了拨云见日的可能,在此不妨点评一番。

“主炮晾衣服”传闻是怎么来的?

史学家们一直在探讨北洋水师为何会全军覆没,其中“军纪涣散”被认为是重要原因。作为支撑这种看法的依据,有一则“主炮晾衣”的故事广为流传。据称,北洋舰队在访日期间,日方军官东乡平八郎发现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主炮上晾晒有衣物,由此断定北洋水师军纪涣散,注定打不赢战斗。史学大家唐德刚在其著作《晚清七十年》中,也有此记述。

但“主炮晾衣服”是真的吗?要验证真伪,除了通过史料查询外,现在更是具备试验条件。如今在威海卫有一艘按照1∶1比例复制的定远舰纪念舰。《环球时报》记者参观该舰时发现,其主炮炮管距离甲板足有3米以上的高度,而且炮管露在炮塔外只有很短一部分。定远舰主炮口径为305毫米,加上炮管管壁就是半米粗的一个筒子,在这上面晾衣服根本无法固定。《环球时报》记者还专门就此做了实验,发现没有一个人能成功把衣服挂上去而不被风吹掉,而且这个过程十分惊险。

如果“主炮晾衣服”不是真事,那这个谣言如何而来呢?《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曾发现一张1899年的明信片,标注写着“东乡平八郎在岸边看到中国军舰上晾了很多衣服”,并据此认定“中国军舰不堪一击。”但明信片上的军舰只有一根桅杆、一个烟囱,跟两根桅杆、两个烟囱的定远舰大不一样——它是北洋水师的另一艘军舰平远舰。但平远舰从没访问过日本,东乡平八郎也不可能看到它晾衣服,这又是怎么回事?

“主炮晾衣服”的说法最早出自日本海军中将小笠原长生,他写了一本书叫《圣将东乡平八郎》,其中就有北洋水师“主炮晾衣服”的虚构情节。但《圣将东乡平八郎》只是一本小说,为什么会被中国人当做历史来看?原来民国时期中国海军办了一本杂志,并高薪聘请著名的剧作家田汉主笔。田汉不仅有名、有热情,而且懂日语,他对中国海军的重要贡献是把很多日方资料翻译过来,然而田汉不懂海军,错误地把《圣将东乡平八郎》不是当做小说而是做为历史书翻译介绍到中国,“主炮晾衣服”也随之流传开来。

邓世昌在军舰上养狗是破坏军纪?

在大东沟海战中,身受重伤的北洋水师致远舰在管带邓世昌率领下试图撞击日舰“吉野”号,不幸因伤势过重沉没。北洋水师水兵陈学海回忆道:“邓船主(邓世昌)是自己投海的,他养的一条狗叫太阳犬,想救主人,跳进水里咬住邓船主发辫,邓船主看船都沉了,于是按住太阳犬一起沉到水里。”

这个细节披露后,被很多人看做是北洋水师军纪废弛的另一铁证。不过说这话的人,显然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军舰上豢养宠物是19世纪各国海军的传统——风帆时代船上养猫防止老鼠咬坏船材,铁甲时代舰上宠物更是五花八门,德国军舰上甚至养过狗熊和小猪,目的是舒缓远洋航行中的寂寞和焦躁,据说颇有作用。因此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邓世昌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大东沟海战中,日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动物竟然是一头大黄牛,而且在海战中被北洋水师击毙。后来《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史料中也找到相关记载:海战进行到下午2时30分,北洋水师平远舰逼近“松岛”号,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4名日军,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日军记录显示,当时在舰上饲养大黄牛不仅是当成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关于邓世昌与太阳犬,还有另一段记忆。邓世昌的女儿回忆说,父亲严肃但并非没有感情,他平时住在舰上,妻女住在岸上,但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小时她常倚门而望,期待父亲归来。如果在威海卫的雾气中看到一人一狗相携而来,那便是父亲回来了——邓世昌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

慈禧是否曾挪用北洋水师军费修颐和园?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慈禧太后动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造成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前准备不足,装备落伍。此事的端倪到底如何,似乎可从一桩公案说起——甲午战争前,北洋水师向朝廷申请几十万两白银采购新式火炮,反复争取仍未能所获,同时李鸿章却在奏折中称,有260万两海军经费存在外国银行生利息。

李鸿章奏折中披露的这笔存款并非北洋历年结余或藏款,而是光绪十四年(1889年)九月李鸿章在醇亲王奕譞授意下所筹,事情正是和颐和园有关。

起因是醇亲王奕譞致函李鸿章,透露“万寿山用款不敷”,嘱其与各地督抚“设法集款二百万两……以备分年修理”。李鸿章悟出此乃慈禧旨意,立即通报两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曾国荃、湖广总督裕禄、湖北巡抚奎斌、四川总督刘秉璋、江西巡抚抚德馨等人,“布置各地报效”。各地督抚心领神会,合计集款竟达260万两。为掩人耳目,这笔款项被称为“水师经费”,是“存诸北洋生息,按年解京,以补正杂款之不足。本银专备购舰、设防一切要务”。因此这不是一笔谁都可以用的资金,后来流传的“慈禧挪用海军经费修颐和园”,说的就包括这笔钱。

甲午战争爆发前,李鸿章声称手里有这笔巨款,却依然为几十万两购炮经费与朝廷扯皮,原因就是这笔钱他只是替太后管着,没有权力动用。事实上,对于北洋水师每年要拨付的日常经费,并没有证据显示是慈禧有意拿来修颐和园,倒是户部经常表示资金困难,无法足额发放。

此外,关于这笔巨款的说明,有两处颇为微妙。第一,“存诸北洋生息,按年解京,以补正杂款之不足”,说明这笔钱的确如传闻所说是为修理颐和园准备的,但慈禧不好意思直接拿钱,而是让北洋将钱存在银行里,用利息给她修园子;第二,“本银专备购舰、设防一切要务”,意思是园子修完后,就可以拿这笔钱的本金买军舰修炮台。甲午战争爆发后,这笔巨款中有185万两白银被提出来交予李鸿章购买军火,后来北洋分别向英国和德国订购鱼雷炮舰“飞霆”号和“飞鹰”号,并计划购买南美三国的军舰助战。

因此如果单从这笔钱来评判,慈禧是否动用海军军费修颐和园,很值得商榷。但因为给慈禧修颐和园,的确极大影响北洋水师战斗力,甚至关系战争胜负。海战中,北洋水师各舰航速大都只有设计航速的一半,成为失利的重要原因。而这一问题是因为北洋水师使用的燃煤质量极差造成的。为北洋水师供煤的开平煤矿中,第五工作面所产煤块被称作“五槽煤”,“质量最好,西人有用其煤者,谓此乃无上品,烟少火白,为他国所罕有”,但总办张翼只给北洋水师提供最糟糕的八槽煤。五槽煤被张翼理直气壮地留着卖到外国赚钱,所获数万两白银都被他“捐”给太后修颐和园。慈禧因此很高兴地批示“此人很会办事”。可叹的是,让太后十分高兴的不过是几万两银子而已,甲午战争后,中国的赔款不算利息就有两亿两!

一个贪心的统治者,有时候连最基本的数学题都不会做。

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 丹心三尺剑
老妖婆误国,该不是谣言吧?
3楼 kingjack
误国的是那帮酸儒,慈禧只是个女人而已,一帮老爷们闯了祸每次都让女人背黑锅。后面的庚子之变,如果负责查探义和拳的官员不乱说,如果袁世凯敢直言慈禧自己曾拆穿义和团无敌的骗局,慈禧敢和万国开战吗?官员腐败是制度造就的,不是一个女人可以改变的。很可笑的是很多人都认为是满人不愿发展洋务,其实正好相反,恭亲王等一帮满族权贵想发展洋务,而最大的阻力确实朝中海量的酸儒大臣们?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老妖婆独裁统治几十年,谁能左右她的决定?她在是当时中国满清政府的真正主子。。。。还敢说和她没有关系?

43楼闪击

41楼 chen893
邓世昌拿负伤的军舰去撞敌舰,往轻了说是无能,不懂海战,一艘负伤的,晃晃悠悠又弹药告罄的军舰应该退出战斗,保全大清的军舰和舰上的官兵,来日再报效国家,毕竟军舰和官兵都是国之瑰宝。有研究资料证明,北洋水师的管带们并未正式进入过英国的海军院校并接受过正规的海军科目训练,他们几乎都是实习水手的身份到英国的军舰上转悠一番,然后拿着假的海军军校文凭回国任要职。说重点,邓世昌是一场赌徒心理支配下的冒险,拿军舰和舰上200多官兵于不顾,最后舰毁人亡。后人之所以仰慕邓世昌,于光绪皇帝对邓世昌特别褒奖有关,而光绪皇帝之所以特别褒奖邓世昌,无非是底下人写好了邓世昌的先进事迹而已。后人之所以贬低众多水师军官,同样于光绪皇帝的贬损有关,同样于材料有关。这些其实不难理解,先进人物、光辉形象都是可以杜撰的,这是很简单的事,比如王立军,比如大大小小的贪官,在倒台之前,个个都是人民的好公仆,贪得越多,牌儿越响亮,形象越光鲜,一旦丑行暴露,画皮也就揭晓了。邓世昌估计也是这样子,当然,这是本人猜测,希望研究历史的人敢于对既定结论说不,以事实评判先人。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评价一位在对外战争中英勇作战!用生命捍卫军人荣誉的英雄!邓大人非闽系!且未留英!能在北洋海军中任主力舰管带!自有他过人之处!且致远装备冲角!撞击是正常战术!二战中的英荧火虫号即是经典战例!我不想对你爆粗口!但你太让人恶心了!哗众取宠!跳梁小丑!

8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