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

抗联教导旅成立的经过

1939年初冬,在牡丹江虹云商行,东北抗日联军举行了重要会议,到会的有抗联总指挥周保中,抗联总政治部主任李兆麟,中共满洲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兼第六军政治部主任冯仲云,中共南满省委委员、抗联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中共北满省委委员,抗联第三军军长许亨植。这几位将领代表仅存的2000多名抗联战士,就抗联当前的形势和今后的方向进行紧急磋商。与会同志一致同意了周保中关于“保存力量,越界过江,到苏联远东地区野营整训”的意见。

1940年3月19日上午,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来到位于苏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的苏军远东军区司令部,他们要与远东边疆区党委和远东军区讨论抗联部队越界过江野营整训问题。周保中向远东边疆区区委书记兼军区政委伊万诺夫通报了抗日联军面临的实际困难,要求苏方从国际主义原则立场出发,同意东北抗联转移苏联一侧建立野营,进行休整。苏方原则同意东北抗联转移到苏联一侧进行休整。

1941年春,按照抗联党委统一部署,战略转移开始。在牡丹江地区活动的第一路军从吉林珲春越界,顺利进入苏联;在佳木斯地区活动的第二路军从饶河越过了乌苏里江;在黑河嫩江地区活动的第三路军从逊克、孙吴越过黑龙江,进入苏联境内。进入苏联的抗联部队的后勤供应由苏军负责,军事训练按照苏军的条令进行。

1941年6月开始,为适应敌后游击战争需要,军训内容又增加了爆破技术、跳伞的训练,抗联战士每人都能从2000多米高空跳伞10多次。几乎人人都会跳伞、滑雪、游泳、攀岩。相当一部分人还会电台收发报,照像,测绘,爆破等侦察技术。抗联部队整体军事素质有了很大提高。

1942年初,为了进一步适应抗日斗争的形势,抗联党组织酝酿对部队建制进行调整,打算组建一支从指挥体系到兵员配置更加合理,更为适应斗争形势需要的部队。周保中就此与苏联远东边疆区党委交换了意见。5月,伊万诺夫约见抗联主要领导周保中和李兆麟,伊万诺夫说:“为了加强反法西斯斗争的力量,苏联赞同中国同志关于抗联部队整编的意见。”苏方建议:把抗联部队列入苏军序列,这样就有了合理可靠的后勤供应渠道;不公开使用东北抗联的名称,而授予苏军番号,作为苏军在费士克的驻军。苏方派军官到部队担任各级副职,负责军事训练,翻译联络和后勤供应,装备由苏联方面供应,服装按苏军陆军服装配发,干部、战士分别授予苏军军官、军士及士兵军衔,部队领导权由抗联党委独立行使。而对抗联党委准备把编制改成教导团的想法,苏方的意见是:“要改编成教导旅”。伊万诺夫的解释是:“一个团的供应标准低了些,抗联部队可以把远东地区的华侨青壮年动员起来,苏军可以把边区那奈丝族(赫哲族)应征士兵补充到抗联中来,这样就壮大充实了抗联队伍。”由于苏方的意见尊重了中共抗联党委坚持的领导指挥权,体现了联合抗击日本法西斯的共同利益,抗联党委同意了苏方的建议。

1942年7月16日下午,周保中同苏联远东军司令员阿巴那申克大将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将留在苏联远东境内的东北抗联部队改编为抗联步兵教导旅。全旅编为4个步兵营,1个无线电连,1个迫击炮连,1个教导连。每营两个连,每连3个排;每营装备重机枪6挺,每连装备轻机枪9挺,每排装备冲锋枪15挺。旅、营设司令部,旅、营、连军官正职由抗联干部担任,副职由苏军军官担任,正排长以上者按苏军军官标准发薪金。88抗联教导旅编制军衔分别是:旅长为中校。 副旅长、旅参谋长、旅司令部各部部长为少校 。营长、副营长为大尉 。连长、副连长为上尉。 排长可授中尉、少尉,战士授上士、中士、下士、上等兵、列兵等士兵军衔。

1942年8月1日,在苏联远东的费士克营地,东北抗日联军700多名指战员身着苏联军服佩带苏军军衔,整编成为苏联远东军区第88独立步兵旅。苏联远东军司令员阿巴那申克大将宣布:“授予抗联教导旅以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的苏军番号,对外代号8461部队。”同时宣布了军官任职命令: 周保中为少校旅长(1943年晋升为中校),李兆麟为教导旅少校政治委员(1943年12月改任政治副旅长),崔石泉(1945年改名为崔庸健)为大尉旅副参谋长兼任旅党委书记[后附抗联干部在教导旅任职情况和去向一览]。苏军选派30多位军官担任抗联教导旅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长和各级副职。

1942年9月13日,教导旅召开全体党员大会,成立了“独立步兵旅中共东北党组织特别支部局”(亦称东北党委会)。特别支部局执行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原有的东北党组织关系不变。东北党委会既是旅党委,又是东北党组织在同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全东北党组织的临时最高领导机关。东北党委会成立后,中共吉东、北满两省委撤消。至此,东北地区党组织又重新实现了统一。

1943年底,留在东北坚持抗战的抗联小分队除了于天放小分队还留在黑龙江的绥化、穆棱、海伦一带活动外,其余全部奉命过江,投入野营训练。经过一年多的军事训练,抗联教导旅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有了显着的提高,完全适应正规战和游击战的需要。从1941年春到1945年7月,抗联教导旅不断派遣游击小分队回国,收集日本关东军情报,这种侦察从未间断过,成为苏联远东军司令部最重要的情报来源。 抗联小分队回国还有一项主要任务是寻找收容遣散的旧部,建立地方党组织,坚持游击斗争。

据统计,抗联从1941年至1945年派回东北开展游击战、破坏交通等任务的有26支小部队,约计240人次; 派回东北专门执行侦察任务的(不含苏方派遣)有25支小部队,约计1260人次;派回东北寻找党的关系、收容和寻找部队的有6支小部队,约计160余人。当然也有一些常年蹲山沟、坚持种植谷物、监视敌人行动的小部队,不过人数很少。无论何种形式,小部队在开展抗日斗争中,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小部队中牺牲、失踪的人员不下200人。抗联小部队斗争虽然不具备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特征和基本条件,规模、影响也有限,但所产生的政治影响及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

抗联教导旅在苏军解放东北战斗中起决定作用

1945年5月9日纳粹德国投降后,苏军开始部署对日作战。周保中几乎参加了远东军司令部召开的所有会议,制定了抗联教导旅配合苏军反攻东北的作战计划:一是立即组成了一支空降部队,携带电台,伞降到东北各地执行侦察任务;二是按照双方确定的名额,将翻译和向导配齐,提前去苏军指挥机关报到,待苏军进攻时随同苏军执行任务;三是抗联部队24小时戒备,随时准备与苏军一道解放东北。7月,抗联教导旅派出340名指战员作为先遣支队到苏军,进行统一军事训练,其中160人分到第一方面军,80人分到第二方面军,100人分到后贝加尔方面军。他们作为先头部队的向导执行特种作战任务。7月底,又派遣290名指战员,组成20多支特遣队,秘密伞降牡丹江、佳木斯、哈尔滨、齐齐哈尔、长春、沈阳等地进行战前侦察,将关东军的17个战略地堡及中苏边境上的3道边防线情况,无一遗漏地标注成空袭目标。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零时,抗联教导旅派遣的340多名先遣支队(随军翻译、向导、侦察人员)和先期潜伏东北境内的地下抗联小分队战士们,从黑龙江流域到小兴安岭或在边界引领地面部队,或与苏联空军进行地空导航电讯联络。苏联空军在抗联教导旅侦察员电讯信号引导下,准确摧垮了日本关东军所有的军事目标,日本关东军经营了数十年的东北防线顷刻瓦解。抗联教导旅战前派遣的两批上百名侦察员绝大多数牺牲,生存者寥寥无几。教导旅还奉命配合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步兵第384师等部攻打拒绝投降的日军东宁要塞。经过21天的苦战,东宁要塞终于被攻克,教导旅官兵为此付出伤亡18人的代价。两批先遣人员离去后,抗联教导旅仅剩战斗人员400余人。8月11日,周保中按预定方案召集部队登舰,跨过黑龙江杀回国内。

8月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周保中决定抢在国民党之前,控制长春、沈阳、哈尔滨、齐齐哈尔等东北57个重要城市,重建东北各地党组织。根据这一计划,将400多人分成57个进驻小组,每组按城市大小,多则10人,少则1人。这一方案电报莫斯科后,即获得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同意,方案中的57个城市的卫戍司令由苏军担任,副司令由抗联教导旅派人担任。苏方支持抗联进行建党、建军、建政工作。从8月中旬开始,抗联进驻小组组长以苏军卫戍副司令身份顺利进驻了57座城市,立即投入到打击敌特,建立民主政权的斗争中去,准备迎接八路军、新四军进军东北。苏方为表彰抗联教导旅指战员英勇作战的功绩,在8月下旬授予旅长周保中中校,政治副旅长李兆麟少校,第一营营长金日成大尉,第二营营长王效明大尉,第三营营长王明贵上尉等五人苏联红旗勋章。授予所有抗联教导旅指战员“战胜日本奖章”,另外部分干部战士被授予红星勋章、战功勋章等苏联勋章。

9月8日,周保中率领抗联教导旅指挥部到达长春,抗联教导率改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将9月10日,担任苏军驻沈阳卫戍副司令的抗联将领冯仲云电告周保中:“八路军翼热辽军区第一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已率八路军先遣支队3000人进驻沈阳。”周保中下令电台向东北人民广播八路军出关到沈阳的喜讯。

9月14日,曾克林与苏军代表维斯别夫等飞赴延安,并带上了周保中给中央的信,信中汇报了东北抗联的情况。9月18日,中共中央派彭真、林彪、陈云、张闻天、李富春、林枫、王稼祥、黄克诚等20多位中共中央委员,共率两万多名干部和10万大军进入东北。

1945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代东北局书记彭真在沈阳接见了东北抗联党委领导成员。随后,周保中等人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彭真等10余位领导作了详尽的工作汇报。彭真感慨万分地说:“在我们中国共产党人20多年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是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是红军出征后,南方红军的3年游击战争;第三件就是东北抗联的14年苦斗。”

194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由抗联队伍发展而来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和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一起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委,罗荣桓为第二政委,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肖劲光为副司令,程子华为副政委。至此,东北抗日联军终于完成了它的全部历史使命,投入东北解放战争的洪流。

抗联干部在教导旅的任职情况

第一营:营长金日成大尉,营政治委员安吉大尉。

第二营:营长王效明大尉,营政治委员姜信泰大尉(后改名为姜健) 。

第三营,营长许亨植大尉(未到任由王明贵上尉继任),营政治委员金策大尉 。

第四营,营长柴世荣大尉,营政治委员季青大尉 。

担任各连连长和连指导员——

崔贤上尉、彭施鲁上尉、乔书贵上尉、金光侠上尉、陶雨峰上尉、崔勇进上尉、朴德山上尉(后该名为金一)、金京石上尉、张广迪上尉、崔明锡上尉、隋长青上尉、李永镐上尉等。

担任旅司令部各部门负责人——

旅情报科长兼政治教员冯仲云上尉;授予中尉军衔的有:无线电连连长王一知中尉(女)、三营六连副连长陈雷中尉、政治部组织干事宋明中尉等 。

担任各排长——

沈泰山中尉、徐哲中尉、周岩峰中尉、范德林中尉、崔明锡中尉、吴白龙中尉、许风学中尉、金昌哲中尉、林春秋中尉、崔春国中尉、杨海清中尉、刘铁石中尉、张熙昌中尉等 。授予少尉军衔的有:朴成哲少尉、单立志少尉、李敏少尉(女)等。

担任教导旅旅长政委的是抗联路军一级的领导,担任营长连长的都是军师一级的领导。

抗联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只担任了旅情报科长兼政治教员,被授予上尉军衔。

授予军士军衔——

吴振宇、李乙雪上士;还有白鹤林、崔仁德、金奉律、金龙渊、金益铉、李斗益、李中山、朱道日、全文燮、太炳烈、赵明善、金铁万、赵明选等,以上这些战士都是一营(金日成部)的朝鲜族战士,这些人以后都成为朝鲜人民军的高级将领[2]。

抗联教导旅连以上各级主要领导的去向

中校旅长周保中:“八一五”东北光复初期。周保中率领东北抗日联军为我党抢战东北开辟了通路,此后,又在东北局的领导下,为迎接10万大军、2万干部进入东北架设了桥梁。发挥了特殊的历史作用。周保中先后任东北人民自治军副司令员、东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0年,周保中先后担任云南省军政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1955年9月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4年2月22日,周保中因心脏病突发溘然长逝,终年62岁。

少校政治副旅长李兆麟:1945年8月抗战胜利。李兆麟以中共代表身份出任滨江省副省长,同时兼任中苏友好协会会长。党内职务是哈尔滨市委常委。1946年3月9日,李兆麟被国民党特务杀害。年仅36岁。

第二营营长王效明大尉:在解放战争期间,王效明任吉林市警备司令、吉南军分区司令员,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11师师长、长春卫戍司令部司令员兼第164师师长,炮兵第6师师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效明先后任海军炮兵学校校长,海军炮兵部副部长、岸防兵部部长,武装力量监察部监察主任,海军旅顺基地副司令员,中央监委驻国家第五机械工业部监察组组长等职。1955年9月被授予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少将军衔;曾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91年11月3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第三营营长王明贵上尉:1945年8月参加了苏军齐齐哈尔卫戍区司令部的工作,担任中共嫩江地委书记、齐齐哈尔警备副司令员、嫩江军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骑兵师师长、独立第8师师长、中南军政大学广西分校第一副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南军区铁道运输司令部副司令员、公安部队师长、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顾问;1955年9月被授予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曾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苏联红旗勋章、俄罗斯朱可夫勋章,获得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和60周年纪念章; 2005年6月22日在哈尔滨逝世,享年95岁。

第四营营长柴世荣大尉:1943年夏秋之际,柴世荣在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时年49岁。

第四营政治副营长季青大尉:1944年9月至1955年被错误关押在苏联西伯利亚劳改营。1955年回国。1984年9月,中组部批准为副省级干部待遇。1988年12月逝世,终年77岁。

旅情报科长冯仲云上尉:解放战争期间,冯仲云在松江省人民政府任主席。1949年,冯仲云出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1952年,冯仲云任北京图书馆长, 1954年至1968年冯仲云在水利电力部任副部长, 1968年被迫害至死。1977年,党中央为冯仲云平反昭雪,对他的光辉一生作了充分肯定和公正评价。

二营三连连长彭施鲁上尉:1945年8月回国后任苏军佳木斯市卫戍副司令、中共佳木斯地委书记,后历任东北军政大学合江分校副教育长、总校第2团副团长、东北军区军政学校副校长、27步兵学校副校长、军事师范学校副校长、军委军校部编研处处长、训练总监部学院学校部学院处处长、总参谋部学校管理部副部长、军训部副部长、解放军体育学院院长、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参谋长,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司令部顾问。1955年授予大校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1945年被授予苏联红星勋章。1988年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5年由俄罗斯政府授予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章和朱可夫勋章。

四营八连连长陶雨峰上尉:1945年6月至1946年4月,任牡丹江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员、牡丹江军区副司令员。

三营五连连长张光迪上尉:解放战争期间,先后担任黑龙江军区二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合江军事部副部长、内蒙骑兵师副师长。全国解放后,历任天津军分区副司令员、邯郸军分区司令员等职。1986年11月,因病在河北保定逝世。享年80岁。

无线连长王一知中尉(女):王一知是周保中的妻子。1945年9月8日,王一知来到长春,化名佟涤新,担任了接管伪满中央电报局的军代表。1946年2月,王一知担任了吉辽军区骑兵警卫大队政委,当选为吉林省临时参议会参议员,后担任了吉林省民主学院行政系主任、中共吉林省委委员,吉林省立女子联合两级中学校校长。1950年4月,王一知随周保中到云南工作,先后任省政府侨务处长、省妇委第一书记兼省妇联主任、西南局妇委常委、秘书长。1953年调任国家华侨事务委员会司长,兼任全国侨联委员,当选为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76年恢复工作后王一知先后担任北京市工商局副局长、中共北京市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1987年11月26日,王一知在北京逝世。

三营六连副连长陈雷中尉:1945年9月后历任苏联红军绥化卫戍区副司令员、绥化中心县委书记,黑龙江警卫一旅政委,龙南专署专员,西满三地委副书记兼三分区副政委,黑龙江省委秘书长。1952年8月后历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省政府副主席、主席,省委常委、省委基建部长、省委工业部长,副省长兼计委主任、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书记。“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1977年6月后任黑龙江省建委主任、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委书记、省长,中共黑龙江省顾委会主任等。陈雷是中共八大代表,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一、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2006年12月5日陈雷同志在哈尔滨病逝,享年89岁。

护士李敏少尉(女):李敏是陈雷的妻子。1946年担任青年团北安县委副书记。建国后,历任黑龙江省教育厅副处长,哈尔滨第一工具厂党委书记,哈尔滨市道里区委书记、黑龙江省总工会副主席、黑龙江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民委主任,黑龙江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

在抗联教导旅还有许多朝鲜官兵,如我们熟知的第一营营长金日成大尉,旅副参谋长崔石泉(崔庸健)大尉,第一营政治副营长安吉大尉,第二营政治副营长姜信泰大尉(姜健),第三营政治副营长金策大尉:连长崔贤上尉:连长朴德山上尉(即金一),连长金光侠上尉,李永镐上尉,排长朴成哲少尉,还有战士出身的吴振宇李乙雪等,他们在抗战胜利后回国,成为朝鲜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开国将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