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狐狼001 收藏 0 2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

文/维扬卧龙

人民网北京8月20日电 据广西河池市政法委官方微博“河池政法”消息,针对网民关注的余某控告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兰县检察院黄东坡强奸一事,广西河池市委政法委今日通过其官方微博做出回应,回应称,黄东坡承认与余某发生过2次性关系,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有违法违纪行为。

原为东兰县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黄东坡于2013年8月29日晚23时许,送气象局员工余某回出租屋,不立即返回自己家里,却在那里留宿一夜,期间在凌晨两次戴套和余某发生性关系,黄东坡有家有室有女儿,余某也有男友。两次戴套性行为不算强奸,那算什么?黄海坡没有老婆单身和异性发生性关系都按嫖娼处理了,反贪局的副局长睡了未婚女子就不用蹲班房么?

余某男友得知女友和黄副局长有染恼羞成怒,威胁加敲诈的事广西河池市政法委公布了,那为何余某在申请复议提及的办案人员删除黄副局长的威胁短信证据一事只字不提呢?如果是余某妄言,就有诽谤东兰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的嫌疑,应该追究她的法律责任;如果她说的是事实,应该深查公安局工作人员办案过程中的问题,这么一声不吭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个调查的公正性,至少是严谨性!

再次,反贪局长有过两次戴套和余某性行为的事实至少是违反了党纪,不适合再担任领导职务,免职是应该的,但是职务免了为何工资待遇却不降呢?权与责相等,工资待遇也是和职务绩效挂钩的,黄副局长既然成了普通工作人员,为何还是享受和以前一样的工资待遇?见过哪个私人企业的领导和职工是一个工资待遇的?莫非这就是进入体制的好处?

都说娶妻就要娶日本女,当官就要当天朝官,这是人生的最大享受,看来所言不虚!日本女性温柔有礼,对丈夫对家庭绝对忠诚,是男性心中理想的配偶人选;当公务员,国外特别是欧美国家,要求多多责任多多,受到的监督又是重重,连个人隐私都要让位,而在我们国家当公务员,特别是爬到一定级别坐上领导位置后,那职位隐形的福利都是多多的!

就比如如果供职于东兰县检察院反贪局,戴套和未婚女性发生性关系不算强奸,不犯法不坐牢不要行政拘留,连罚款都不要交!免职了工资待遇都不会降,以前拿多少现在还是拿多少,试问西方任何一个国家,就连号称人类希望的美利坚,他们的官员能有这福利待遇么?在他们那么开放的国家,领导要是出现这种事,也是丑闻的,辞职下台是必然,绝对不会出现被免了领导职还拿和在位一样的工资福利的!

即使在我们国家私人企业,如果一个中层领导被免了职,都不可能还拿和原岗位一样的工资待遇!虽然生活作风不属于私人企业的管理范围,但是只要是在公安局行政拘留挂了号的,单位都极少愿意再聘用!可是体制内就不然,不但不会拘留罚款连通报用词都文雅,省部级以上官员就说是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厅级官员包养情妇,县处级官员就是和下属开房,乡镇级官员是嫖宿幼女,而体制外就一律是卖淫嫖娼,行政拘留加罚款!

不解:职工被性侵致死 为何算是“工伤”?

导读

在中铁十局重庆制梁场打工的20岁女孩儿杨玉婷(化名),在6月30日凌晨,被发现死在重庆市合川区某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据警方调查,杨玉婷被来渝游玩的中铁十局内退职工何某采用暴力实施性侵害,致杨玉婷大量失血而死。本来明显是一宗强奸案例,为何会算是工伤?小编无法理解,相信读着本文的你,也无法理解。

戴套不算强奸,免职不减工资待遇(转帖)


针对此事,袁伊文作出了评论。以下是评论原文:

要赔偿,更要真相,这才能查出真凶,告慰死者。绝不能让维稳掩盖真相,用金钱掩埋公正。

据报道,6月29日,在中铁十局打工的20岁女孩杨玉婷陪单位领导赴宴后,被中铁十局内退职工何某暴力性侵,致大量失血而死。然后,“在政府多部门帮助下”,家属与中铁十局达成“工伤”赔偿协议,得偿130万。目前凶手何某已落网,中铁十局职工陈某及司机王某,因涉嫌窝藏罪和帮助毁灭证据罪被刑拘。

女孩在五星酒店遭性侵致死,居然按“工伤”赔偿,这实在匪夷所思。就目前披露的案情看,很多关键情节并没有交代清楚,让人疑窦丛生。

其一,受害女孩是在中铁十局制梁场打短工。但问题是,参与事件调查的重庆市合川区太和镇政府称:制梁场的办公室主任蒋某曾向杨玉婷表示接待何某“是上级要求”,之前蒋某还让杨玉婷“陪同”何某去景区游玩。陪酒、陪玩到底是不是中铁十局让她做的“工作”?堂堂国企怎容如此藏污纳垢?

其次,这次引发凶案的宴请,到底是不是公款招待?中铁十局制梁场党委书记张洪春称:这是蒋某等人宴请老乡,并非公务宴请。而当地政府却称:蒋某就餐后开具了单位发票。

在以上事实存在疑点的情况下,中铁十局做出“工伤”赔偿就颇为蹊跷了。

首先,按《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的原则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显然,此案发生在五星级酒店里,并非工作场所、工作时间;受性侵害也并非工作原因。即便杨玉婷出席宴请算是“工作”,性侵也发生在宴请之后。而且既然中铁十局否认这是“公务宴请”,那么为什么还做出“工伤赔偿”?其中重重矛盾无法解释。

其次,一般工伤死亡最多四五十万元,何以中铁十局赔了130万元的天价?

当然,受害女性年方花季,受到极凶残的性侵害致死,她的家人有权得到应有的赔偿。但要赔偿,更要真相,这才能查出真凶,告慰死者,以儆效尤,避免更多的受害者,绝不能让维稳掩盖真相,用金钱掩埋公正。

我们担心的是,在基本案情都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在凶手何某没有做出赔偿的情况下,中铁十局急于做出巨额赔偿,有没有替凶手“买刑赎罪”的成分?是不是借此来掩饰自身公款招待、让女员工“陪吃”“陪玩”的问题?

中铁十局是国企,归全民所有,凶手自己不掏钱赔偿,却由国企来赔偿,这合理吗?请不要拿国有资产为个别国企宵小的丑行埋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