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2011年7月,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就向央视透露,美国人曾问过吴司令:如果中美开战中国会怎么样应对?吴司令回答道“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这本来是中美军事透明的话题。

2013年奥巴马公开宣称钓鱼岛适用美日安全条约,为日本钓鱼岛挑衅背书。其后,美国又在东盟会颠倒黑白指责中国在南海“挑衅”,美国高官在公开国际场合和美国议员国会上纷纷指责中国强硬态度“威胁”亚太和平。

2014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不仅仅成为外媒炒作中国强硬的言论,也成为中国官方对外宣示的一致口径。对此,网络有津津乐道的热议,外媒有中国强硬的炒作,但是,这些网络热议和外媒炒作很少有说明这个强硬的本质。

“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的强硬的本质是和平,这是一个强硬的和平宣示。保卫和平是这个强硬的本质。“我们绝不打第一枪”是尽最大的克制避免战争,“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战争结束于萌芽状态。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那么,这和题目“不要仇恨日本”有什么关系呢?首先,中美直接开战的可能性极低,但是,安倍及其内阁拜鬼,使得中日第二次甲午战争的可能性极高,为了理解“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应该是怎样的战争景象,我们就不能不谈谈“仇恨”这个话题。

“仇恨”是一个“政治上不正确”的词,也是网络语言人身攻击的重磅炸弹。特别是一些莫明其妙的网络言论,热炒日本国民“素质高”,中国国民“素质差”,甚至公开或影射地指责中国政府煽动中国民众对日本的“仇恨”,说安倍拜鬼是日本习俗自由,中国不应该大惊小怪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言论不是空穴来风,有其一定的根据,如南京大屠杀,有没有人听说过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仇恨中国原因?没有。无论中国或者日本都没有这种论调。

日本人屠杀中国人,谁会有仇恨?日本人凭什么要仇恨中国?中国从来没有侵略过日本,没有占领够日本,没有屠杀过日本人民,日本当然没有仇恨中国的情理。日本人说,我们侵略中国没有错,我们是为了中国好,把中国从西方殖民地解放到大东亚共荣圈里。

安倍拜鬼,是日本尊重自己民族精神,中国人看不惯是国民素质低。所以,我劝大家不要仇恨日本,对于日本,仇恨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词,对于日本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日本至今心安理得认为是日本民族高素质的优秀种族的表现,首相和内阁高官高调纪念那些战犯的大和精神,这时我们还仇恨日本,就是还把日本当人看了,就是认为人不能如此无耻如此蛮不讲理,这是中国人的善良。

如果狼吃了人,你对狼有仇恨吗?没有,那是野兽,它来了就打死它,根本就没有什么仇恨,狼有吃人本性,不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可做东郭先生。你要仇恨狼吃人了,就动情了,就会在狼不吃人的时候成为东郭先生了。

如今网络有些特别奇葩的言论,如赞扬鸦片战争对中国进步的好处,赞扬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闭关自锁的政策等等,按照这种逻辑,日本也不认为甲午战争是日本的非正义战争,日本认为甲午战争中日本是仁义之师和平之师。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如今中国的百年屈辱历史甚至成为西方智囊们中国威胁论的论据之一,中国威胁论认为列强都侵略过中国,所以一旦中国强大必然报复,所以,他们对中国人的“仇恨”神经兮兮的特别敏感。

日本南京大屠杀中国人的时候,日本人没有仇恨,也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日本天皇的荣耀,这就是日本人的“高素质高休养”。日本很多文学就宣言日本侵华军人的人情味,令中国小资们读之泪流满面。

所以,请大家不要仇恨日本,对于屡屡伤害中国而至今认为这些对中国人的伤害是日本精神的荣耀,对它仇恨是过于善良了,对它仇恨是还把日本人当人看。我不认为中国人仇恨日本有什么错,因为这种仇恨是日本制造的。

日本屡屡伤害中国人,而且至今不承认有错,反而认为是值得纪念的荣耀,认为日本侵华屠杀中国人是日本人比中国人素质高的行为。我完全理解那些仇恨日本的中国人,我只是认为仇恨日本是一个过于善良的情绪,对于这种以施暴行为荣的施暴者的仇恨就是还把施暴者当人看。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去仇恨,正如和村里老乡一起消灭豺狼的时候犯不着仇恨豺狼,因为豺狼天性就是吃人。

好了,这和“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理解“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绝不可就字面上呆板的理解,“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是强硬的和平宣示。

比如日本开曳光弹挑衅,是开了第一枪,但不能从字面上理解就不许他放第二枪曳光弹。“我们绝不打第一枪”是尽量避免战争。而不是死板地日本一开枪就交战。如今网络一些言论惟恐天下不乱,把中国尽量避免战争指责为软弱,动不动就用激将法反问为什么中国还不打日本等等,这是不理解“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是强硬的和平决心。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是坚韧克制,强力反弹;是尽量避免战争,而且一旦战争爆发就竟快把战争压制下去。如果双方开战交火,怎么能没有第二枪?这是不可能的。

只能解释为,如果日本胆敢开战,中国会在确定战争已经爆发的第一时间里,迅速而且全面地摧毁日本所以重要的战略要点,使其顿时失去整个国家继续战争的能力。

这个迅速,是要赶在美国做出介入的决策之前结束战争。也就是说,如果日本在钓鱼岛开战,中国就会对日本本土所有战略要点导弹清除。如此不成比例的战争升级,必需建立在战术和战略的精确计算之下,动不得半点感情,如果仇恨日本了,把它当人看了,这难以实施这种不对称战争升级,就会被感情限制在日本挑起的战争范围之内,就会延误避免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时机。

要打就得打出以后都没有中国仇恨日本的遗留问题。二战日本受谁伤害最大?当然是美国的两颗原子弹了。有听说过日本仇恨美国和美国仇恨日本的网络言论吗?没有。只听过美国国际朋友多中国国际没朋友的论调,那是赞赏美日同盟的言论。

当日本不把中国人当人看,而中国人还把日本人当人看的时候,才会有“日本人素质高不仇恨中国人,中国人素质低仇恨日本人”的现象,要打得大家可以平等看待了,才有可能免除这种仇恨的现象。

怎么才能平等?现在日本人生活水平比中国高,自然有产生优越感的本钱,自然可以自视高人一等。而且,日本人至今认为从来没有输过给中国,没有一仗打得它心服口服就难有中日之间的民族平等心态。诸葛亮七擒孟获也是打出来的。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如果日本对华开战,它很可能只是想再来一场甲午海战,把战争局限在海上,而且,很可能是长期消耗战,因为长期消耗符合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政治意图。

中国的“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要能实现,必然是一个不对等不成比例的战争升级,一个阶越性的有爆发力的战争升级,一个超越海战的战争升级,以最快的速度迅速瘫痪日本整个战争机器乃至整个国家机器。

这个不对称不成比例的战争升级,不能以仇恨情绪基础,必需以中日永久友好为理性计算。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以史为鉴,美国使得美日同盟相互没有仇恨是历史借鉴。

所以,请大家不要仇恨日本,中国人仇恨日本是中国人过于善良的表现,而且,这种善良在日本眼中一钱不值。中国人抚养日本战后遗孤的善良,避免不了西方的中国威胁论和日本的挑衅。

日本首相和内阁拜鬼,日本教科书美化日本侵华行为,种族迹象显示日本的国家行为有侵华本性,这个侵略本性不是几个善良的日本人可以改变的,日本的侵略性国家行为是中国近百年来的心腹大患,不一举除之不能有长久中日和平。

所以,请不要仇恨日本。我们可以调侃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了西方文明,调侃甲午战争消弱了中国专制统治,调侃日本全面侵华消弱了西方列强在中国的半殖民统治,但我们要记住历史,记住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仇恨,帝国主义本性有其客观规律,就和狼有吃人本性一样。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我们绝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的解读应该是这样,对待再凶的宠物狗也要遵守动物保护主义者的道德底线,但是,它要咬人了,变成狼了,就毫不犹豫地把他消灭。

这就不能讲情面,不能动情,不动情就不能有仇恨,有仇恨了,就是动情了,就是把日本当人看了,就有菩萨心肠了,就会犹豫不决以至难以不对等升级到使用霹雳手段迅速全面瘫痪日本战争机器了,就难以实施“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的和平战略了。

一旦延误时机,以为日本是人,以为还可以外交解决,那就可能会造成持久的人道主义灾难。2014年的乌克兰动乱就是一个例子,几次以为要和平了,几次以为可以政治解决外交解决了,却每每节外生枝,导致内战不断升级,导致大量难民涌入俄国。

俄乌本来是一个国家尚且如此,放到把侵华战犯做为民族荣耀来纪念的日本,怎么能够指望爆发战争后能够通过外交和政治手段解决呢?“我们绝不打第一枪”是尽量通过外交、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手段解决争端避免战争。

但是,如果对放选择了战争,中国就只能奉陪到底,“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地排除一切其它手段迅速瘫痪日本战争机器,不可以因为会产生某些附带损害而犹豫不决。

“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是最大的人道主义,是最努力的人道主义。但是,如果我们还仇恨日本,还把日本当人看,可能就会缺乏心理准备,就阻碍了 “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的实施。

中国人为何不能仇恨日本 背后内幕震惊国人


所以,我真心的请大家不要仇恨日本。认清日本国家和民族的本性,就和认清狼的本性一样,帮东郭先生打死狼的农夫更本就不仇恨狼,只是认清狼的本性而已。

请大家不要仇恨日本,如果日本发动战争,那是他们不可自拔,那是他们的本性,对于没有意志不去侵略的国家犯不着去仇恨,正如对于神经病的杀人犯犯不着去判罪一样。

仇恨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可能误事,因为仇恨模糊了我们对日本的认识,没有清醒的认识会导致决策失误,会阻碍“但也绝不让你再打第二枪”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