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南华早报》8月20日文章,原题:新SAT考试如何向易受影响的中国年轻人灌输美国价值观 多数人知道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在变。如将增加作文篇幅,采用新计分方法等。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新考试将侧重美国的建国文献和公民自由,而这有可能改变一整代中国年轻人的思维和世界观。

迄今,美国文化主要通过好莱坞输出。SAT基本上是一种可以预测、缺少变化、充满生僻词汇的考试。这种“靠死记硬背就可以应付”的考试在中国很受欢迎。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内地学生涌到香港参加SAT考试。去年,25万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

从2016年起,SAT考试将包括美国建国文献如《宪法》和《权利法案》的章节。其他阅读材料将包括受这些文献启发的文章,比如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梭罗的作品和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论妇女选举权的文章。

对于选举权,当今中国孩子一无所知。中国学生要在新SAT考试得高分就需要广泛涉猎这些外国问题和思想,从美国的政党和公民自由到保护个人不受国家权力侵害。这让中国学生怎么死记硬背呢?

从某种程度上讲,美国大学理事会创造了一个尽可能“去中国”的考试。

也难怪新考试令亚洲人担心。考试培训行业的大机构正纷纷根据样题编纂材料。批评人士说,强调美国建国文献的新规不公平,会使外国学生处于不利地位。事实是,中国学生虽想去美国,但大多数对美国完全不了解。

但在我看来,这是新SAT考试的优点。我认为,它将激发一种可以改变世界的新型备考。若干年内,全中国数十万学生将研读《独立宣言》和《权利法案》,就像他们解二次方程那样投入和坚韧。我希望他们最后收获的不只是高分。

如果新SAT考试取得成功,它将是美国首次不通过电视剧或政治人物的演讲,而通过中国人最关心的——考试,系统地影响数十万中国学生的观点、信仰和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