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学者:战区建设是军队改革的重中之重

铁血老雷 收藏 0 29
导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军队深化改革作了重要战略部署,明确提出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军委主席习近平也强调指出,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此轮改革的“重中之重”。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得实不实、强不强,直接关系改革成败。 综观世界军事强国军队改革实践,在如何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方面,都把以下三方面作为着力点。 一是战区的地位和职能。美军认为,战区是构成体系作战能力的基本组织形态,是实施联合作战的战略前沿和战役中枢。唯有靠战区,才能把陆海空天电网等诸军兵种作战力量和作战要素有机整合,无缝链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军队深化改革作了重要战略部署,明确提出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军委主席习近平也强调指出,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此轮改革的“重中之重”。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得实不实、强不强,直接关系改革成败。

综观世界军事强国军队改革实践,在如何建立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方面,都把以下三方面作为着力点。

一是战区的地位和职能。美军认为,战区是构成体系作战能力的基本组织形态,是实施联合作战的战略前沿和战役中枢。唯有靠战区,才能把陆海空天电网等诸军兵种作战力量和作战要素有机整合,无缝链接,打造强大的体系作战能力。俄军也强调,战区是实施联合军事行动的最重要实体,没有战区就建不成信息化军队,难以形成强大的战斗力。我军应把建立实体化的战区,作为构筑现代先进军事体系的突破口和主渠道,以此打破机械化和半机械化时代坚固的单元壁垒,推动我军结构转型和体系重塑。

对于战区的职能,无论是美军还是俄军,都把打仗置于首位,视为战区的核心职能。从本质上讲,美俄以战区为主轴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就是典型的打仗体制。但在军令军政问题上,美俄各不相同。美军实施的是军令军政两条线的分离模式,军令系统专管打仗,军政系统专担部队建设和管理。而俄军实行的是军令军政统一模式。我军的政治属性和历史文化,决定了必须实行军令军政相统一。

二是战区建在哪里。美军是按照作战任务和职能,兼顾地缘考量设置战区。目前美军共有9个联合作战司令部,按照作战区划设为太平洋、欧洲、非洲、北方、南方、中央6个司令部;按职能设为战略、特种作战和运输3个司令部。而俄军则主要是从地缘安全角度设置战区,分别是中央战略、西部战略、南部战略、东部战略4大司令部。所有的军兵种都编入相应的战略司令部。

我军现行组织结构是按军兵种和自然地域划分的,这是机械化时代的产物,与信息化时代作战力量的系统集成明显不符,也与应对多样化安全威胁不相适应。我军应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依据不同方向的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改革部队编成”,设置战区。通观当前和今后较长时间,我们认为,东南方向是我国家安全的主要战略方向,海上威胁是我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威胁形式。因此,我军战区的设置应突出主要战略方向,兼顾其他战略方向。

三是战区建几个。建几个战区合适,应以最大限度地满足国家安全需求为基本原则和最高标准。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扮演着“世界警察”的角色,所以它的战区数量最多,覆盖全球。俄罗斯外部安全威胁比较单一,主要来自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所以俄在推进军队改革中,原先的六大军区被四大联合战略司令部所取代。

我军过去的改革和精简调整虽取得重大成就,却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思维,一提到改革,人们总是习惯于加减法。此轮改革决不是做加减法,而是对军队做“结构性手术”。当前我军存在体制性、结构性矛盾,不是通过撤销一两个建制单位就可以实现的。新一轮改革重在创新制,调结构。再者,在世界大国中,我国面临的多样性安全威胁是其他国家没法相比的。安全威胁的多样性和现实挑衅的多元化,决定了我军必须打造数量相当的战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