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年轻公务员:我一个月3000多元工资 没有其他收入

北京的大头 收藏 5 374


2013年9月,刚刚从北京某高校本科毕业的李明(化名)正式成为北京市某街道办公务员,现在距离转正还有1个月。李明说:“来之前我就知道工资不高,做的事情比较杂,加班没有加班费。工作快一年了,我觉得还行,没有太大落差。年轻人不要给自己定太高的起点,不要眼高手低,要正确认识自己。哪怕不当公务员,在企业,你也要从头做起。”

李明所在科室一共有4个人,一个正科长,一个副科长,一个主任科员,还有他。科室主要负责外宣工作,宣扬街道的精神风貌。李明说,基层单位,事情多,也比较杂,有时会很忙。

他们把媒体分为中央级媒体、市级媒体、区级媒体等。在纸质媒体里,李明接触最多的是区级媒体和个别市级媒体。

街道举办活动时,李明就会给对接的媒体记者打电话,请他们来参与。前段时间,街道创办了一个帮助本街道刚毕业的、失业的、闲赋在家的人员就业的活动,邀请了不少企业。李明就给媒体打电话,告诉他们活动有什么特点和意义,希望他们能过来看看。

李明所在的科室会定期统计街道出现在媒体上的报道有多少篇。其中,李明的工作就是做剪报:首先把报纸上的报道剪下来,保存;然后做一个EXCEL表格,记录每篇报道发在哪一份报纸、哪一期、哪个版、记者是谁。

平时,李明还要负责打理街道办的政务微博。李明说,全市各机关都有微博,负责打理微博的人叫“网评员”,每个社区都有一个网评员。李明说:“有些街道办不是特别重视微博。但我觉得,网络媒体是很重要的,有些网友不会特别理性地看待一些问题,很容易被谣言或者一些表面的情况蛊惑,这时从政府的角度去辟谣,去解释,对消除负面影响很有帮助。”

李明觉得,对于在网上反映问题的人,要保持一个良好的态度,告诉对方问题怎么解决。只要措辞谦虚一点,理性地跟对方交流,对方都会通情达理。

李明每天要先登录政务网后,才能上外网。政务网一人一个账号,每个人有固定的IP地址。上班期间玩游戏、购物、看视频、炒股都属于违纪行为,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如果浏览购物网站,监督机构会计时;如果炒股、玩游戏、看视频,不会计时,而是直接记录下来,定期通报给所在单位领导,单位领导会视具体情况进行处分。如果需要上网给单位买东西,要提前跟领导报告,部门同意后,再在纪委备案。

李明说,从开始工作到现在,虽然工作内容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领悟有所不同。“在工作中,我在慢慢成长。比如,刚开始需要别人告诉我怎么工作,现在我得自己考虑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自己要去给自己找活儿,去思考,而不是等领导来告诉你。”

“现在进来的很多大学刚毕业的公务员,文化素质相对来说比较高,受过高等教育,知道是纳税人在养着我们,明白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政府,在沟通中民众有什么怨言,我们都要受着。我觉得这一点上,我和我周围的人做得还算可以。”李明说。

除了工作,李明平时在自己租住的地方很多时间都用来看书,小说、杂文和学术类、时政类的书他都看,“人就应该多看书”。

李明跟单位同事合租了一套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李明说,他现在月工资3000多元,每月800元的房租是最大的一笔开支。此外,每月还有150元水电费,吃饭700元,和朋友聚会、唱歌600元,手机费100元,交通费100元。最让李明头疼的是朋友结婚,他要随份子钱。他说,按照北京的水平,只要认识就得送500元,平均下来每个月有一到两个人情。“每个月剩不了钱,不借钱就不赖了”。

李明认为,网上有些人对公务员涨薪提出质疑,甚至会骂,是有一些原因和误区的。

“一是他们把公务员等同于官员,但是全国几百万名公务员,只有很少是有实权的领导,其他的就是像我们这种基层的人。每个月打到我卡上的是3300元,转正后能增加600元左右,就算转正了工资也高不到哪儿去。

“我们在网上会看到很多报道,说公务员很清苦,下面的评论有90%都会说,哭穷你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不辞职?你说你工资少,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灰色收入、你的奖金拿出来呀?我们不能说灰色收入是完全不存在的,但是什么叫权力寻租?用权力换取金钱、利益的是我们这些普通的公务员吗?不是,我们手头没有权力。你没有权力,别人凭什么给你钱啊。当然,权力换金钱这种行为我们是完全抵制的,现在中央也出台各项规章制度规范领导干部的行为,让权力寻租没有土壤。北京自从实行阳光工资以来,我们工资已经很多年没涨了,我们科长的工资也就比我高3000多元,但是科长已经工作30多年了,你说这个上涨速度多慢。”李明说。

李明赞成对公务员财产进行公示,他觉得民众反对给公务员加薪,就是因为信息不透明,“我一个月3000多元工资,没有其他收入”,因此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的、科学的、系统的财产公示制度很有必要。“有些地方已经在试行了,阻力肯定有。国家可以从我们这一届和前两届开始试行,比如在要提拔我们之前,跟我们签财产公示协议,如果不签,就不提拔,我觉得这样挺好。”

李明说,在公务员待遇方面,他希望能有一套既能够和个人为社会作出的贡献相匹配,同时又能正常增长的工资机制。“起码你要跑得赢CPI吧。物价在涨,房价在涨,工资不涨,这些年轻的公务员连家都养不起,怎么能好好工作?”

过去一年里,李明感受到了一些“待遇”上的变化。“在中央还没有明确下达规定前,单位会定期每一两周给大家发些福利,比如鸡蛋、牛奶、水果、面等。规定出来后,就突然没了”。

“说句实话,我还是挺赞成的,省得让普通老百姓说我们拿着政府的钱什么都发。”李明说。

对于公款吃喝问题,李明很坚定地告诉记者“没有”。

“领导因为某件公事让我们去陪酒,没有。企业埋单吃喝的情况,也没有。就算同事出去吃饭,也是自费。公款现在卡得特别严,办公室买个办公用品都要领导先签字,财务科科长再签字,然后才能报销。人家企业里面还有组织出去旅游的,我们没有。”

在公车使用上,李明感到变化也很明显:以前都是坐车的,现在不仅自己骑自行车,领导也是能骑车就骑车,公车主要是去区里领材料时用,因为要拉的东西太多,自行车拉不动。

工作快一年了,李明觉得自己在心境沉稳、做事考虑周全上还需要磨练。他希望能够更好地把本职工作做好,在基层中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未来,李明想去边疆地区挂职历练两三年。由于政策要求必须至少在原单位工作满四年才能提出申请,所以李明打算四年后提交申请,锻炼两三年后再回到原单位。

之所以有这个打算,他说,主要是认为自己能力还不足,年轻人需要锻炼,尤其在基层。想去边疆,是因为那里相对来说偏远一点,肯定得吃苦,更能磨练人。

另外,他觉得公务员晋升渠道太单一,一个科员要熬很多年才能成为领导,基本上都是以熬资历为主,而绝大多数公务员是到不了领导岗位的。

他说,按照3年提拔一级来算,一个科员,3年后是副主任科员,6年后是主任科员,9年后是副处,12年后是正处,“但这种情况岂止是一帆风顺,简直就是‘坐直升机’。一般来说,没有这样的。我们单位有的同志40多岁了,还是副主任科员,比我高一级。照这样的话,到退休的时候,也就混到主任科员。”

对于年轻人来说,需要有施展自己的平台。李明希望通过去边疆锻炼,丰富自己的阅历,以后的晋升渠道也许能更宽一点。

“在边疆肯定会遇到很多在原单位不同的情况,遇到的东西多了,懂的也就更多了。”李明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