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妈写给奥巴马:我为何要放弃美国国籍

平静_之心 收藏 0 267

最近收到一封来信,我认为值得全文分享:

尊敬的美国总统: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给您写这封信,因为我和我先生以及我们的女儿此时正在认真考虑是否要放弃美国国籍。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要避税,而是对一个制度发出强烈抗议——旅居海外的守法美国公民正在受到公然歧视和不公平对待。除此之外,要完全遵守目前对海外公民的所有报税要求,已经变得极度昂贵和无比困难。并且坦白地讲,这让人极其恐惧。

我先生今年70岁,我69岁。我出生在圣路易斯,我先生出生在丹佛,我们的女儿出生在多伦多。1971年我先生从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同年我在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获得法学学位,之后,他接受了到加拿大一所大学教授美国历史的工作邀请。我也开始在同一家大学教授法律。我们从未想过要留在加拿大,但是生活常常是无法预知的,我们现在已经在这里幸福地生活了43年。我多年以前就已经退休,我先生的退休时间则要稍晚一些。

美国大妈写给奥巴马:我为何要放弃美国国籍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财政部后景。该建筑是美国的历史性地标之一。

为了在自己专业领域就业,我不得不加入安大略省律师公会(Ontario Bar)。1985年,我加入该公会,同时按照要求加入了加拿大国籍。我先生几年后也加入加拿大国籍,因为他也希望在我们居住并抚养女儿长大的国家获得投票权。之后,我们仍然投票参加美国联邦大选,我们同时持有美国和加拿大护照,并且43年以来一直坚持按照美国法律针对旅居海外居民的要求进行纳税申报。当然,向美国进行纳税申报,并未免除我们每年在加拿大进行纳税申报的义务,并且有时需要同时在两个国家纳税。(请注意,我们两人都没有享受美国的社保或医保,所以我们没有从美国获取任何回报。)

可是,我们现在感觉自己充其量就是二等公民,甚至跟罪犯差不多。我们每年必须填写《海外银行和金融机构账户申报》(FBAR)表格,详细说明我们拥有的每一个金融账户的金额,从存款到支票再到投资和退休账户,都要向美国财政部欺诈调查科(Fraud Division of the U.S. Treasury Department)进行申报。这些要求我们提供此类信息的规定,加上未正确申报就将面临的巨额罚款,让我们这些美国公民感觉就像是罪犯,必须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最近我了解到,除了拥有双重国籍在税收方面的种种劣势以外,在加拿大生活和工作的美国人,目前只能在遇到财务危机时才能够持有加拿大共同基金。而且持有的每笔基金都需要承担繁重、高昂的税收申报要求,税收也远远高于美国的共同基金(不允许我们在加拿大的投资账户中持有美国的共同基金)。对于加拿大的美国居民来说,这一新的障碍意味着,除了被禁止购买美国共同基金之外,还得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抛售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加拿大共同基金,而这一理由和他们的内在价值无关,也与它们对我们储蓄和退休基金的影响没有任何关系。

据我所知,美国国税局并未告知在美国居住的美国公民,他们会因为持有在美国购买的共同基金而受到惩罚。既然如此,那么为何居住在加拿大的美国人只因投资一点加拿大共同基金就得受罚?这样公平吗?请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理由。这些基金并不是拿来支持中东恐怖主义的活动,这些基金大多都投资给了美国国债和美国公司,以及加拿大债券和加拿大公司。虽然美国国税局将加拿大共同基金视为“境外投资”,但是对于居住在加拿大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他们的本地投资!

但是,我现在必须指示我们的投资顾问卖掉这些基金。在美国的美国公民只需要为美国共同基金缴纳15%的资本所得税,而在加拿大居住的美国公民现在却要为在加拿大购买的共同基金缴纳超过38%的资本所得税,即便这两种基金包含的投资非常相似。这就让居住在加拿大的美国公民在退休储蓄计划上处于明显的劣势。我们凭什么受到这种歧视性的二等公民待遇?难道我们只能靠把钱藏在床垫下来积攒养老金?

多年来,我们一直都花大价钱雇佣有资格能在两国提交纳税申报的税务会计师。大家可以想象,双重国籍的公民不能随便选一个税务会计师,因为稍不留神,我们可能就会违反异常复杂的美国税法、税务条约、以及所有只针对在海外生活的美国人的特殊规定。特别是当欺诈科对于填写一些必须提交的表格中所犯的一些最无关紧要的错误也要调查一番时,情况尤为如此。

然而,目前这种沉重的税务负担和不公平的现象已经不能让人再忍受下去了。据我了解,我最早的美国祖先166年前就从欧洲远航而来并在肯塔基州定居,如果他们知道我要放弃美国公民身份的话,大概会在“坟墓里辗转反侧”的吧。不过,在科罗拉多州成长的我,从小到大就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坚持拥护正确的事情。一直以来我也是这么做的。

美国这样对待侨居海外的美国公民是不公正的,我们已经受够了。我这里列出的还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

我们履行了作为美国人的责任,只希望换得公正和平等的对待。我们做了自己应做的,而美国却没有。

现在大约有一百万美国人在加拿大生活和工作,此外还有数百万美国人旅居在世界其他地区。通过我们的专门税务会计师和跨境咨询顾问,我了解到除了我们之外,不少人都在计划放弃美国公民身份,或者正在采取行动。这样的结果是我们自己之前从未想到过的,但美国这样的情况实在让人失望,也让所有美国人寒心。

此致,

玛丽琳(Marilyn)________

写于加拿大安大略省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