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抗日名将录 之戴安澜

兴我中华诛尽诸夷 收藏 0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戴安澜,字衍功,号海鸥,一九O四年十月十九日(清光绪三十年九月十一日)出生在依山傍水的安徽无为县仁泉乡风和村一个“家世业农,父兄均力耕"的家庭。他六岁进私塾读书。民国初年考入安徽公学。眼看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军阀割据所造成的社会黑暗,年轻的戴安澜立下了报国的壮志。一九二五年,他在叔父的帮助下,投奔当时为全国青年所向往的革命中心广州入伍,后在黄埔军校第三期学习。一九二六年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一九三七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曾参加过台儿庄战役、中条山战役、武汉保卫战等著名战役,因屡建战功升任中央军王牌第五军第二百师少将师长。第二百师是当时中国军队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五军的精锐。一九三九年,率部进驻桂南,在昆仑关争夺战中,击毙目军第十二旅团团长中村正雄,为保卫祖国立下了战功。

一九四二年一月的一天夜晚,南京国民政府参谋总部灯火通明。参谋总部的官员们正在围绕中国是否派兵远征缅甸等问题,举行紧急军事会议。原来,日军偷袭珍珠港后,英国为了解除日军占领缅甸对印度的威胁,一面派两个师去缅甸坚守“大门”;一面特邀中国入盟,协同制敌。当时,参谋总部认为,日军占领缅甸后,中国对外贸易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将有被切断的危险,从国外购买的十万吨军需就无法运回。为确保中国与外界最后一条交通线的畅通,参谋总部决定同意派兵出师缅甸,与英国协同作战。

那么,究竟派哪几个师出征较为稳妥呢?经过“慎选”,参谋总部一致同意参谋总长的提议,派第五、第八两军。第五军素号“劲旅”,而第二百师则为第五军的“铁甲雄师”,师长就是戴安澜。在参谋总部举行军事会议决策前,戴安澜已得知英国邀请中国派兵出征缅甸的消息。他对人说:“如得远征异域,始偿男儿志愿",表示愿为祖国牺牲一切。在正式接到让他统率第二百师出征的军令的当天,情绪异常振奋。出发前他集合全师官兵,给大家讲述了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为国家安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事迹,勉励部属为国争光。第二天,他精神焕发,沉着果毅地指挥部队向滇缅边境进军。

顽强阻敌

一九四二年三月二日清晨,一辆辆满载第二百师官兵的军用卡车,从中国云南的下关市,向缅甸南部的战略要地东瓜(亦称同古)急驶。一路上他们高唱着师长戴安澜作词谱写的歌曲《战场行》:

弟兄们,向前走!弟兄们,向前走!五千年历史的责任已经落在我们的肩头,落在我们的肩头。日本强盗它要灭亡我们国家,奴役我们民族。我们不愿做亡国奴,我们不愿做亡国奴,只有誓死奋斗,只有誓死奋斗,只有誓死奋斗。……

三月四日,戴安澜与战士们一起,由滇缅公路的终点腊戍起程,向梅苗行进。部队由梅苗向东瓜目的地挺进时,一直是在山岭丛叠、“最易藏奸”的原始森林中行军,“食宿俱感困难”,稍不小心就有“迷途”的危险。但为了“光复河山承色笑”,全师克服了道路曲折难行的困苦,终于在三月七日抵达东瓜。

东瓜是仰光到缅甸中部曼特勒公路和铁路线上的战略要地。此次日军入侵缅甸,分为东、西、中兰路同时进行。戴安澜从军部接到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坚守东瓜,以粉碎日军由中路正面进攻,阻断日军由仰光向曼特勒入侵的道路。当他回到师部指挥所时,夜已深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缅甸全图,伏案仔细地查看。然后站起来,向帐篷外走去。他的警卫人员给他披上外衣时,他似乎毫无觉察。他在想,这次第二百师不仅要防御、阻击正面敌人的进攻,而且要策应东西两路的友军,任务艰巨。东瓜能否坚守,关系到祖国的荣誉。想到这里,他暗暗立下了誓言,“只要还有一兵一卒,亦须坚守到底”。回到师部指挥所后,他情不自禁地点燃了一支烟,正待抽时,猛然意识到自己早在两个月前就已下决心戒烟了。可是,杀敌卫国的激情使他不能自制。他猛抽几口后,熄掉烟蒂,抽开抽屉,取出师部信笺,饱蘸感情地写下了“誓与东瓜共存亡"的遗嘱。第二天,他向全师发布命令。“如本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仍又战死,以某某团长替代"。各级指挥官都必须“预立遗嘱",指定好自己的代理人。于是,东瓜激战前,全师士气旺盛,锐不可挡。

三月二十一日,随着一架架日军战斗机在东瓜上空飞过时发出的声声巨响,阵地上顿时硝烟弥漫,弹坑满地。这是日军在东瓜初战失利后,对第二百师采取的报复性措施。就在敌机狂轰滥炸的同时,日军以五倍于第二百师的兵力,向东瓜蜂拥包抄而来,妄图一举歼灭戴安澜的部队。

在当时被世界各国视为“虎狼”的日本侵略者空中袭击、地面上南北西三方受敌的严重关头,为了狠狠打击来犯的日军,完成坚守东瓜的任务,戴安澜作好了“战死于同古"的准备。他根据被击毙的日军少尉尸身上搜出来的作战部署全图,将两个骑兵团分别埋伏在通往东瓜的阿克春,谭吉宾两阵地的侧面,待敌军进入埋伏区后,出其不意地阻击。然后将两个骑兵团撤回东瓜。经过十余天灵活机动的战斗,共歼敌五千人,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战后在打扫战场时,从一个名叫横田大佐的日军军官尸体上发现遗留的日记,其中有一篇写道,“自南进以来,从未遭遇若是之劲敌”。被俘的日军官兵也供认:“从边境打来,过仰光到庇古,我们始终是在行军,直到同古,我们才打到硬战。”敌人的日记和供词,反映出他们对戴安澜所统率的第二百师是极其畏惧的。

戴安澜将军指挥的二百师在缅甸战场连战皆捷,狠狠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嚣张的侵略气焰,大长了中华民族的抗日志气。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史迪威将军称赞:“近代立功异域,扬大汉之声威者,始以戴安澜将军为第一人。”

沙场殒命

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在由棠吉通往腊戍的两道河流、三条公路上,日军岗哨林立,铁丝网一道挨着一道,敌军的摩托车日夜在公路上来回巡逻,戒备森严。

日军在东瓜遇阻后,深知由中路入侵曼特勒不易得手,于是横渡萨尔温江,偷袭滇缅公路的腊戍,企图切断中国远征军的退路。戴安澜在三月二十九日受到军部嘉奖后,遵令离开东瓜退守平蛮待命。当部队到达平蛮时,得悉东路棠吉失守的消息,他即奉命率军驰援,并按指定时间于四月二十三日到达棠吉附近。第二天清晨,他亲自指挥第二百师乘浓雾笼罩棠吉全城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正在迂回棠吉以西的敌军击退。在城里的敌人还没有起床之前,乘胜将棠吉四周的高地一一攻占。接着分四路向据棠吉市街顽抗的敌军发起猛攻。尽管日军出动了大炮坦克与飞机,但仍无济于事,不得不偷偷地向东败逃。棠吉终于为第二百师所收复。

然而,在攻下棠吉的次日,戴安澜得知日军已将腊戍占领了。第二百师再次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此时,军部命令戴安澜迅速由棠吉后撤,相机打击敌人,率师返回祖国。他率领第二百师经过二十余日的鏖战,五月十八日又以过五关斩六将的气概,相机冲破了敌军设下的四道封锁线,来到最后一道防线西摩公路。在部队经过郎科地段时,突然遇到敌军第五十六师团的两个大队的伏击。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部队仍未杀出一条通路。戴安澜对此焦急万分。他想,部队若不尽快地突围出去,不仅伤亡更大,而且有可能全师覆灭。此时,跟随在他身边的副官孔德宏,在收复棠吉时负了伤,警卫员樊国祥也已牺牲。为使部队尽早地通过敌军封锁线,减少伤亡,他奋不顾身地亲赴前沿阵地指挥突围。正当他指挥本师第五九九团突破敌人围困时,突然从密林中响起“哒哒哒……"的机枪声,第五九九团的正副团长当即身亡,戴安澜胸口、腹部各中一弹,顿时殷红的鲜血染遍了绿色军装,他昏死了过去。指战员们流着泪把他转移到深山密林中。这时,他微微睁开双眼,艰难地对围在身边的部属断断续续地说:“大家……不用……管我,赶快……突……突围出去,这胜……胜过救我啊!”这个铁打的汉子说完又昏迷过去。战士们砍下来胳膊一样粗细的树枝做成了担架,抬着师长撤往国境线。

五月的缅甸已进入雨季,整天瓢泼大雨,戴安澜的伤口经雨水浸泡,已感染化脓,无药可换。带伤在丛林中行进了八天,在距离中缅边境仅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戴安澜终于坚持不住了。随从问:你还有什么话要对你夫人和孩子说吗?他摇了摇头。又问,部队怎么能回去?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戴安澜用颤抖着的手指示部队改由茅邦渡河,向西前进。然后,这位铁汉叫人把他扶起来,朝着祖国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在缅甸茅邦村,中国远征军第二百师师长戴安澜将军伤重不治,英勇殉国,时年仅三十八岁,他以实际行动实践了“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的誓言。

戴安澜将军牺牲后,全师上下悲痛万分,将士们含着热泪抬着将军的遗体继续往前走。在缅甸的高温下,遗体开始腐烂,战士们就把军装脱下来裹在将军的身上。那些军装什么军衔都有,士兵、尉官、校官……

全师在副师长高吉人率领下,终于在六月十七日抵达腾冲并与宋希濂的预备第二师搜寻部队汇合。在预备第二师的掩护下,第二百师经腾冲向北越过怒江后,奉命到永平集结整训。二百师出国时有万余人,回国时仅剩二千六百余人。在滇缅边境,一位腾冲老华侨得知戴安澜将军牺牲的噩耗后,专程赶到部队,将为自己准备的楠木棺材献出,以供将军入殓。

七月十七日下午二时,戴安澜将军灵柩抵达昆明时,云南省的军政长官龙云、宋希濂和城防部队、各界代表万余人至十公里之外将灵柩接到昆明城东体育场停放,当覆盖着戴安澜将军血衣的灵车经过市区时,数十万民众夹道垂泪。目送这位远征缅甸、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卫了云南大后方的抗日爱国将领。

英名永存

一九四三年四月一日,国民政府在广西的全州香山寺为戴安澜将军举行了隆重的国葬仪式,由国民政府代表李济深主祭。全国各地的各界代表及当地的军民一万余人参加了国葬仪式。李济深在悼词中说:“戴故师长为国殉职,其身虽死,精神永垂宇宙,为中国军人之楷模!”国共两党的领导人纷纷送来挽诗、挽联和花圈,对戴安澜将军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蒋介石的挽词是:

虎头食肉负雄姿,看万里长征,与敌周旋欣不忝;

马革裹尸酹壮志,惜大勋未集,虚予期望痛何如?

毛泽东的五律挽诗是: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

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周恩来的挽词是:

“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朱德与彭德怀联名敬献的挽词是:

将军冠国门,日寇几回遭重创。

英魂羁缅境,国人无处不哀思。

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为表彰戴安澜将军在滇缅战场上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美国国会授权总统罗斯福,向戴颁发了美国军团功勋章。罗斯福在签署颁发勋章的命令中写道:“戴安澜将军于一九四二年同盟国在缅甸战场协同援英抗日时期,作战英勇,指挥卓越,圆满完成所负任务。实为我国盟国军人之优良楷模。”戴安澜将军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抗日战争中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中国军人。

同年十二月,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任戴安澜为陆军中将,并批准戴安澜的英名入嗣南京忠烈祠。

新中国成立后,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追认戴安澜将军为革命烈士,一九五六年十月三日,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追认戴安澜将军为革命烈士,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向戴安澜将军的家属颁发了《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以褒彰将军,并致慰遗属。他的灵榇由贵州迁至安徽芜湖市的赫山公园小赫山南麓。为了纪念戴安澜将军,芜湖市人民政府于一九七九年重新修葺了他的陵墓。墓碑上刻着戴安澜将军的生平传略和英雄事迹。一九八三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对墓地再一次进行了扩修。

抗战爆发后,戴安澜为了表示自己报效祖国的决心,曾制作了“铁汉”印章一枚。那枚“铁汉”印章被戴安澜后人珍藏了60多年后,郑重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为纪念戴安澜将军,芜湖市人民政府于一九七九年重新整修了墓地,并树立了石碑。左碑铭刻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邓颖超等先辈当年题赠的挽诗挽词挽联;右碑是将军生平简历;中碑是王昆仑所题“戴安澜烈士墓”。墓区林木茂盛,松柏长青,瞻仰的人们,终年不绝。

弹指间六十余年过去了,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戴安澜将军与中国远征军的丰功伟绩,如果不是他们用血肉之躯挡住了从缅甸疾速北进的日军虎狼之师,云南的大后方将难保平安无虞。戴安澜将军的英名将永存中华大地,他的事迹已成为教育和警省后人不忘国耻、富国强兵的典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