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为800万不明财产辩护:晚上开黑车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0 126
导读:[size=16] [/size]


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为800万不明财产辩护:晚上开黑车

2014年08月21日 01:20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动物园巨腐受审三宗罪全否认

肖绍祥被控贪污、受贿共计1400余万元另有800万财产来源不明

曾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的肖绍祥(见图)官不大,但贪腐的胃口不小,在两家单位任职都动了贪念。昨天,他被控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三宗罪在市二中院受审,面对指控,他全部否认。

据了解,前两种罪行涉案金额共计1400余万元。此外,侦查机关在其房内搜出624万余元现金,还有字画、金条等约合800万元,对于这笔不明财产,肖绍祥自称系他白天上班、晚上开黑车,业余时间放贷、倒卖工艺品做兼职等所得,但对细节未作出合理说明。

昨天,花白头发的肖绍祥受审时手里一直紧攥着一块毛巾,有时还抖动双腿。不过,他天生一副笑模样,总是给人微笑的错觉。对于各项指控,肖绍祥均提出异议。由于语气比较急促,他的声音还一度沙哑,主动向法官讨了一杯水。

59岁的肖绍祥大学文化程度,曾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负责管理基建工程。2009年2月,他调任陶然亭公园管理处任园长。还有一年即将退休之际,肖绍祥遭人举报。举报事项后经调查不属实,但侦查机关却在其位于房山的一套小产权房内意外地发现了600余万元现金、两张共计1400万元的存折以及若干字画、化石等。去年3月3日,肖绍祥被警方刑事拘留。

肖绍祥被控7次贪污公款共计1400余万元;为承揽工程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10万元,以及有800余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赃款基本已追回。

否认贪污1400万元

经营部不由他控制

肖绍祥被控最大一笔贪污数额高达1005万元。据指控,肖绍祥于2006年至2008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工程等6个招投标项目中,先向中标单位全额支付工程款并要求中标单位开具发票入账,后擅自指定其他单位参与施工,再要求中标单位返还部分工程款,将返还款项累计1005万元存入其个人实际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账户,予以侵吞。此外,肖绍祥还被控利用动物园草库以及变电站拆迁之机,向拆迁方索要补偿款并分别侵吞200万元以及22万元。

肖绍祥说,这六项工程都是按照招投标程序的严格流程进行的,由于工期非常紧张,工艺复杂,所以中标单位将部分工程分包给其他施工单位。而工程款都是国家专门拨款,施工质量合格并经过了审计,后转入公园的固定资产。“工程完工后都得到了游客和动物饲养部门的认可,有的被评为优秀工程,像大熊猫馆如期完工,为奥运会的召开增添了光彩。”肖绍祥指出,六个工程总标的3200多万,不可能被他拿走1005万。

肖绍祥否认经营部由他实际控制,称账户里的钱也与他无关。经营部由高某掌控,对方曾承包过动物园的工程。而将1005万元存入该经营部,则是因为经营部参与了施工。至于办公室为何存放经营部的所有手续和银行账单等,肖绍祥则称因银行要核对账户信息,他就要过来帮着核对。

但根据高某的证言,他注册成立经营部后只使用过一次,后来交由肖绍祥使用。动物园方面表示,动物园将所有工程款支付给两家中标公司后,由这两家公司扣除其应得的工程款,其余则返款至田龙飞宇经营部,由经营部再给具体施工的工程队支付工程款。

肖绍祥称两家中标公司主动分包给别人,对此两家公司的证言却显示他们并非情愿,而是肖绍祥这样要求的,只让他们承包部分工程。

检方称,六个工程的实际结算价格是4000余万元,由于肖绍祥侵吞的1005万元,动物园自筹资金1700多万元支付工程款。动物园园长也作证说,肖绍祥以下拨的工程款不够为由向动物园申请资金。而事实上,肖绍祥还拖欠部分施工单位的工程款,以至于这些单位后来多次追款。

■说法

此案为“小官巨腐”典型

检察官在庭后说,肖绍祥是处级领导,此案属于典型的“小官巨腐”。动物园账目管理混乱,通过基建科和财务科的工作人员证言可以看出,他们很多人都知道肖绍祥一直违反财务制度,但不清楚钱被肖绍祥个人侵吞了。而上级单位并不掌握有工程款返款的情况,从账面上看不出来有问题,不掌握动物园有账外账户,只有上下级单位合力才能做到有效的监督。

否认受贿10万元

只是朋友借款利息

肖绍祥还被控于2007年至2008年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期间,为北京一家公司承揽工程提供帮助,并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尤某给予的好处费10万元。

“这10万元是借款的利息。”肖绍祥称,当初尤某注册公司时找他借三四十万元,对方还钱的时候就多给了他一张10万元存单,自己认为这是利息款。肖绍祥还称曾帮助尤某设计过净水设备、安排田龙飞宇经营部帮对方施工,10万元里也包含了这两部分好处费。然而,当公诉人问及具体细节,肖绍祥又称记不清了。

否认800万元来源不明

全靠自己兼职挣得

据悉,侦查人员仅在肖绍祥位于房山区的房屋内搜出现金624.7万元,存单、存折、股权证书面值46万余元,还有大量字画、化石、金条等物品。此外,其陶然亭公园办公室还搜出6.4万余元现金。肖绍祥解释,除了工资奖金,这些钱都是他晚上开黑车、业余时间放贷、倒腾工艺品以及依靠其技术做兼职等赚来的。

肖绍祥说,他1975年参加工作,这些年奖金总计140多万元。因单位分给他的两套房子分别给了弟弟和岳父母居住,而他本人都没地方住,对方就陆续凑了160万元给他买房。

“我以前买过出租车,在1991年到1994年之间,我开过三四年。白天我把车租给施工单位开,晚上我自己出去拉活。一年收入5万,总共有20多万。”肖绍祥称他开的是黑车,所以没有记录。公诉人提醒在此期间他已经身为动物园副园长,肖绍祥也不改口,于是引来了旁听席的笑声。

除了开黑车,肖绍祥还称他倒卖石头和工艺品,作为评标专家,他业余兼职做一些工程预算、施工方案和指导招投标文件等,这些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我每天都加班,周末和公休假也不休息,这些副业都是在单位完成的。”

“有些同事问我借钱,利息我赚了50万元。”不过,肖绍祥对于借款给了谁都说不出来,还称“还了就完了,谁老记这个啊!”而房屋内的大量字画、金条等则是用于送礼的。由于肖绍祥称身体不适,昨天法庭提前结束了庭审,今天将继续审理。据悉,肖绍祥的律师对贪污指控做无罪辩护,对巨额财产不明做罪轻辩护,并提供在单位获奖证书。

否认侵吞公款

肖绍祥对侵吞公款解释道,他去陶然亭公园后,田龙飞宇经营部也随之承接工程,有的钱是用于支付工程款的,有的给公园购置了两辆轿车,还有的是归还公园的欠款、支付奖金以及庆祝建园60周年活动的一些宣传费用等。对于买车以及搞活动的费用,肖绍祥称都经过相关领导同意,但具体哪个领导他又不说。“既然我是园长,就让我个人来承担,不要涉及其他人了。”

肖绍祥还说,因发现记错了日子,园庆活动最后没有举办。大家对于钱是用来归还欠款还是发放奖金也意见不一,所以也都搁置了。

2009年11、12月间

肖绍祥利用陶然亭公园园长职务便利,以虚开发票的方式从公园领取金额为48万元的转账支票据为己有;在公园玉虹桥改建项目中,通过先向施工单位多支付工程款、再要求返还的方式,将返还的137.3万元工程款存入田龙飞宇经营部,予以侵吞。

2011年12月间

肖绍祥在公园休息游廊工程中以同样的方式侵吞28万余元。

2012年6月间

肖绍祥在为园内职工垫付风筝节奖金现金46950元后,用虚假发票从公园领出59800元转入经营部,并将1.2万余元据为己有。

本版撰文晨报记者颜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