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潜逃一年未刷牙被抓时熏吐民警(图)

嫌犯潜逃一年未刷牙被抓时熏吐民警(图)

嫌犯潜逃一年未刷牙被抓时熏吐民警(图)


白天偷摩托,扔下同伙跑了

案件还得回到2013年7月4日,邢台县西黄村镇东川口水库附近,一位受害人的3000多块钱的摩托车一转眼就不见了。失主追出去不远,看见三名男子骑着刚丢的摩托正在逃跑。连吆喝带喊,骑摩托车的王某发当场被抓住,人赃俱获。坐在后座的两名男子则趁乱跳车逃跑。

王某发落网后,供出逃跑的同伙分别叫王二毛和王某海。2013年11月,王某发被判处6个月拘役,缓期一年执行,王二毛和王某海则被警方上网追逃。直至案发快一年,俩同伙依然找不到下落。

此次记者跟随警方前往抓捕现场的途中,才体会到为什么抓嫌疑人这么难。山路弯曲,村子背靠并不高大的山体,但是植被漫山遍野,村民熟悉山路,三五个刑警派进山里就像几颗砂子丢进沙漠。

更要命的是,在前往村里调查王二毛的情况时,村民称,王二毛不认字,连7路公交车的“7”都不认识,会描述成“镰刀路车”,因此他也不会用手机。

49岁的王二毛单身,没有妻儿,去他家中蹲守多次也找不到人。案件发生后,他更是居无定所,据说偶尔在山里打零工,也是经常换地方。

现代侦破手段在这样的嫌疑人面前完全失效,这人还能抓得到吗?

一年抓几次,次次扑了空

任卫民是邢台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队长,这起案子发生后,一年来几次抓捕王二毛和王某海都扑了空。

今年8月19日上午,任卫民得到一条线索称,王二毛正在徘徊村村西的山里干活儿,看样子中午要下山吃饭。任卫民赶紧带着两名同事赶到村子通往山下的必经之路。

从山下的主路通往山上的村子有个30多度的坡,村民大多骑着电动车、摩托车来往,对蹲在路边的任卫民也就多看了几眼,任卫民小声嘀咕,好在嫌疑人没有手机。

记者问是否有王二毛的照片,任卫民说,案发后就调取了他的户籍资料,每个办案民警人手一份。

唯一穿警服的民警被任卫民塞进车里不许出来,其余的人就站在路边的太阳底下晒着,路边长满齐膝荒草。

正 是吃饭时间,来往村民从便衣民警旁经行。每一个村民经过,大家都紧张地仔细辨认。任卫民说,王二毛经济上非常困难,摩托车和电动车都不会有,最可能的通过 方式是骑自行车或步行。正说着,正好一位步行的村民路过。任卫民直勾勾地看了半天,盯得该村民都对视了几次。轻轻摇摇头,任卫民示意还得等。

一年未刷牙,嫌犯熏吐民警

山里的中午也挺热,开车的年轻刑警把背心撩起来不停地扇着,任卫民蹲在一摞砖旁边准备抽根烟。突然间,躲在汽车阴影里的记者听到任卫民招呼了一句:“王二毛?!”

就在记者站起来的档口,一个陌生的男子回答:“哎。”

呼啦一下,任卫民站起来,往前跨了一步,手就搭在了应声男子的肩膀上———“可找着你了。”

只见眼前的陌生男子穿着上个世纪流行的军绿色长袖的确良褂子,头发又是灰又是土,长短不一,好像多年没修剪,胡子拉碴,一声不吭。

任卫民把人带上车,和同事一左一右把王二毛夹在中间。简单地问了几句,王二毛不但承认盗窃摩托车的事儿,还主动交代,2000年他还和3名同伙在东岳村和北东山村各偷了一头牛,价值分别是2000元和2200元。

为保障嫌疑人的安全,任卫民先把王二毛送往西黄村镇派出所。不过就在押送王二毛途中,出了个小意外。王二毛称,逃跑期间,他从未刷过牙,东躲西藏的生活质量更差,体味比较大。这可苦了挨着他问话的任卫民,几次被王二毛的口气熏得直反胃,一到派出所就吐了。

目前,王二毛已被刑拘。警方通过本报敦促王某海:“如果看到王二毛的现状,还是快来自首吧。不管你到哪儿,警察都会追着你,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