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评:俄军还在跨境拼命炮击乌军,真是无耻

原文链接:http://cn.nytimes.com/world/20140820/c20ukraine/

周二,一群乌克兰人走向顿涅茨克的边境出口。

8月20日:乌叛军败退,普京与波罗申科下周会谈


乌克兰基辅——周二,乌克兰政府军进一步向亲俄叛乱分子控制的区域推进,在其围攻的卢甘斯克市开展巷战,并对顿涅茨克的外围防御形成压力。分裂分子自行成立的国家本已摇摇欲坠,此举对其造成了进一步打击。

乌克兰政府在保持攻势的同时表示有机会进行和解。在此之前传出消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将于下周二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与乌克兰总统彼得罗?O?波罗申科(Petro O.

Poroshenko)及欧盟领导人会面。

乌克兰总统行政办公室副主任瓦列里?沙利(Valery Chaly)在基辅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带来了积极的消息;我认为我们有机会转换到真正通往和平进程的路线图上。”

之前的种种和解努力均以失败告终,包括多国外交部长上周在柏林召开的会议。事实证明,双方甚至都无法就俄罗斯的救援车队何时及如何进入乌克兰达成一致。由逾260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在离开莫斯科一周后,仍不得不待在边境线的俄罗斯一侧。乌克兰官员表达了己方的困惑:如果说俄罗斯派车队的唯一目的是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为什么很多卡车基本上是空的?

尽管多次遭遇外交挫折,沙利表示,两国总统有更好的机会来取得突破性进展,从而终结乌克兰东部的战争。乌克兰及其西方支持者称俄罗斯不断向乌克兰输送作战人员及军事装备,但俄罗斯拒绝停止行动,甚至不承认存在上述举动,导致谈判失败。

沙利说,“我们都认识到,只有最高层,只有总统才能解决这些问题,特别是在俄罗斯那边。”

在冲突地区,战事有增无减。乌克兰内政部长阿尔森?阿瓦科夫(Arsen Avakov)宣称,乌克兰部队已经攻入顿涅茨克以东11英里(约合18公里)处的伊洛瓦伊斯克。顿涅茨克是叛乱分子在乌克兰东部剩下的最大根据地。

乌克兰官员还通报,卢甘斯克爆发了激烈的巷战,并称他们在难民车队中找到了15具尸体。按照乌方克兰方面的说法,该车队于周一逃离卢甘斯克,后来遭到叛乱分子的袭击。叛乱分子当时之所以发起进攻,是为了夺回向南通往俄罗斯边境的一条战略性公路的控制权。叛军方面否认他们曾袭击难民车队。

乌克兰国防部公布了一段视频,称里面的人是这次袭击的幸存者。根据他们的描述,尽管挥舞了白旗,车队仍然遭受了猝不及防的袭击。不过,目前尚未出现直接记录这次袭击的照片或视频。

在顿涅茨克,叛乱分子已疲于控制周边区域。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叛军快速缩小的势力范围的核心。

周二,顿涅茨克东北方向的马克耶夫卡爆发了火炮冲突,突显了顿涅茨克受到的日益紧迫的压力。当时,叛军政府的议会代表正试图把食品送到一所接收残障学龄前儿童的孤儿院——特殊儿童中心(Special Child Center)。

这片破败不堪的工业区满是一家老焦化工厂遗留下来的管道和烟囱。叛乱分子占据了孤儿院附近的一个位置,把食品发放抛在了脑后,发动了迫击炮袭击。乌克兰政府军随即予以了回击。

孤儿院的孩子没有受伤,但在随后的炮击中,至少三人死亡,当地民众一下子陷入恐慌。

在混乱中,妇女们紧紧抓着孩子的手,跑过满地落叶的庭院;居民们艰难地拖着匆忙收拾的包裹,从家中逃出来;公寓大楼间回荡着枪声和爆炸声。在一条名为“苏联50年”的街道上,一名死去的女性横在人行道上。

“他们不停地轰炸我们,”蹲在地下室楼梯间的少年斯坦尼斯拉夫?诺索夫(Stanislav Nosov)说。“如果他们打到了这里,顿涅茨克的战争就开始了。”

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乌克兰是否正准备对该市发起致命一击。

反叛政府的一名士兵称,乌克兰陆军还没有通过运河上的大桥,这意味着他们尚未对顿涅茨克发动地面进攻,爆炸声实际上只是最近几周乌克兰政府军在外围据点对这座城市发动的常规炮击的延续。

伤者被抬上了小汽车和救护车,运往市中心的方向;过了一会,院子里安静下来,人们停止了呼喊。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已导致至少2086人死亡,超过5000人受伤。双方都指责对方应为不断扩大的伤亡人数负责。

8月20日:乌叛军败退,普京与波罗申科下周会谈


Andrew Higgins自基辅、Andrew E. Kramer自乌克兰顿涅茨克报道。Melissa Eddy自柏林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许欣、王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