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还要当“大哥”多少年?

本文作者克莱门斯•韦京为德国《世界报》报业集团华盛顿分社负责人。

华盛顿拥有不少柏林所没有的东西,很奇怪,虽然德国的全球角色日益提升,但自冷战结束以来,德国议会中公开宣称的外国专家人数稳步下降,现在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华盛顿的情况大不相同。虽然有很多人在谈论美国的力量和影响力出现历史性衰落,但那座城市拥有大量外交政策智库、国际机构和大学项目。华盛顿感觉像是全球政策讨论的中心——至少眼下它自认为是这样。

在柏林——或是巴黎和东京,评论员和决策者对一场危机作出的第一反应不会是“我们该如何应对?”但在华盛顿,“美国应该做什么?”永远是第一个争论点。

一些人批评说该倾向证明了美国的傲慢,证明了一种例外主义意识,它使得华盛顿认为自己永远处于世界中心。但文章认为那是一种值得称赞的维持世界秩序的责任感。

的确,在多数欧洲人思考世界问题时,虽然他们憎恨美国力量,但他们通常仍会先指望美国采取行动,而不是恳求他们自己的国家采取行动(也有少数例外,比如法国和英国,这取决于危机爆发在哪个地区)。

当然,美国并不是总会对危机采取行动,它有时会向其他国家寻求帮助,有时仅会使用有限的一套并不足以解决冲突的手段。但重要的是态度,它反映了在全球舞台的真正力量以及美国所拥有的出色外交和军事手段。

但那也是精英教育的一个作用,并且不是仅限于政治。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精英们在美国的全球地位方面持有共同的观点,他们一致认为,美国的力量对于保卫自由世界并维持某种世界秩序必不可少。

英国的情况同样如此,法国稍稍差一些。在统治世界的几百年中,大英帝国教育其政治、管理和媒体精英将自己视为世界事务的塑造者。虽然法国拥有一个规模更小的帝国,但它培训本国精英去非洲和亚洲执行“教化使命”。

在那两个殖民帝国不复存在、英法沦为地区大国后,那种认为自己对全球秩序负有责任的态度盛行了几十年。这两个国家最近还一直在国际上“充大头”,因为它们各自的统治阶层相信那是他们的国家应该扮演的角色。

因此,在外交政策上施加影响力不仅仅是军事和经济实力的作用,而且是政治意愿和世界观的作用。

笔者更为担心的并不是美国暂停参与全球事务,而是有关该国在全球事务中的角色可能崩溃的精英共识。笔者认为“茶党”运动对有关美国在全球所扮演角色的精英理解展开的攻击十分危险——不仅对西方来说是这样,对整个世界都是如此。

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吗?美国“公认的帝国”真的在崩塌吗?现在很难说。

今天,人们可以指出两个方向的趋势——美国的盟友、尤其是亚洲盟友和一些中东盟友似乎正两面下注,为一个后美国世界做准备;另一方面,美国最近在伊拉克的干涉是只有美国才有能力做的事情——至少就目前来说是这样。

但如果往日的帝国能对未来提供一些指示,那么真正决定美国未来角色的将是继续参与全球事务的意愿与该国精英在这方面的共识。这一共识的很大一部分未来将在华盛顿被决定或推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