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国可能存在一个“斯诺登二号”

中国1949年 收藏 1 207
导读:资料图:斯诺登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去年6月曝光联邦政府“棱镜”大规模秘密监听项目,引发轩然大波。美国网络杂志“截击”(前译“拦截”)最近以情报部门人士为消息源,发布一篇关于美国恐怖分子名单的报道。 “谁是这份文件的提供者?”这是问题的焦点所在。“拦截”网站只透露,文件是由“情报界消息来源”提供。而该网站过去在发表由斯诺登所提供的信息时,并不隐瞒其身份。其次,该文件的签署日期是2013年8月。 因此分析人士推测,除了2013年5月离开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斯诺登外

外媒:美国可能存在一个“斯诺登二号”

资料图:斯诺登

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去年6月曝光联邦政府“棱镜”大规模秘密监听项目,引发轩然大波。美国网络杂志“截击”(前译“拦截”)最近以情报部门人士为消息源,发布一篇关于美国恐怖分子名单的报道。

“谁是这份文件的提供者?”这是问题的焦点所在。“拦截”网站只透露,文件是由“情报界消息来源”提供。而该网站过去在发表由斯诺登所提供的信息时,并不隐瞒其身份。其次,该文件的签署日期是2013年8月。

因此分析人士推测,除了2013年5月离开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斯诺登外,美国可能存在“斯诺登二号”,私自向媒体提供秘密文件。

“截击”网络杂志由英国《卫报》前专栏作家格伦•格林沃尔德创建。他最早公开斯诺登所提供的秘密文件。

格林沃尔德此前也曾表示过另一名揭秘者的存在。今年7月,他在推特上写道,“事情发展至此,很显然还有另外一人”。

而德国电视一台7月曝光了NSA新的机密文件,相关专家分析认为,文件透露者不是斯诺登,而是另有其人。

CNN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文件被新泄密者得到,也不清楚它所造成的破坏程度。目前为止,新泄露的都属于较低级别的保密文件。

据协助斯诺登揭露美国监控丑闻的格林沃尔德创办的电子杂志《窃听》透露,奥巴马政府正大肆增加恐怖嫌疑人的监控规模。

截至2013年,美国恐怖分子监控数据库中的人员名单,已经从2009年的约50万猛增至100万,包括重点监控对象约68万人,但其中超过四成的人与目前已知的恐怖组织无关。

同时因为涉恐被列入禁飞名单的人数也从2001年的16人激增至2013年的47000人。

虽然,距离斯诺登曝光美国的“棱镜”监听计划,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但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全世界人民都强烈反对美国的电子监听项目,而且愈加不相信美国会尊重本国民众的人身自由。

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对44个国家的4.8万人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斯诺登的曝光似乎已经破坏了美国全球形象中的一个主要因素,即保护个人自由的声誉。”

在22个接受民调的国家中,认为美国致力于维护人身自由的人数比一年前有所下降。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两个国家是巴西和德国,在这两个国家,认为美国尊重公民自由和隐私权的人数分别减少了25%和23%。

此外,还有一个方面也显示出了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的破坏作用。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德国的个人支持率已经从一年前的88%下降到了现在的77%;而在巴西,奥巴马的个人支持率在过去的一年里从69%下降到了52%。此次民调另外一个不出所料的结果是,奥巴马在俄罗斯的支持率最低,仅有14%。

前德国外交官卡斯滕•沃伊特(Karsten Voigt)认为,美国的监听行为其实对美国自身的伤害最大。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美国情报部门被曝光窃听默克尔的手机之后,美德关系出现了紧张。据法新社华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承认,双方在美国监听问题上的分歧依然存在,这一问题已经损害了双方的个人和外交关系。

尽管曾在接受采访时真情流露,说在这个世界上最想去的地方是自己的家,又说自己最属意的避难之地是巴西,但斯诺登最终还是向俄当局提出了延长停留期的申请。按照俄罗斯媒体的说法,通过申请只是程序问题。

在俄罗斯生活的这一年,斯诺登保持着一贯的神秘。1年多前被困莫斯科机场时,他就如同隐形人,让各路记者绞尽脑汁也无法探得蛛丝马迹。去年8月1日获得避难许可后,他在机场稍一现身,便再次隐入人海。此后,偶有媒体曝光他的生活照片,但鲜有人知道斯诺登的真正居住地。

按照斯诺登的俄籍律师库切列纳的说法,由于担心美国执法人员追捕,斯诺登居住在一处秘密地点。出门时没有人能认出他,外貌和着装上的一些改变让他可以同众多路人甲一样彼此擦肩而过。

尽管行踪成谜,但斯诺登这一年并没有销声匿迹。相反,他在摄像机镜头里和网络的另一端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3月18日,斯诺登还通过视频连线参加了著名的“TED”演讲大会,表示将继续爆料更多信息,并号召公众争取保护个人隐私和互联网自由。

今年4月17日,在俄总统普京与民众连线的互动节目上,斯诺登又意外现身,通过一段视频向普京发问,内容仍是通信安全和监视活动。

除此之外,他积极接受采访,在美国、英国、德国、巴西等国的媒体上频频发声,强调通信安全理念,同时呼吁美国政府停止大规模监听项目。

虽然在给斯诺登提供临时避难资格时,俄罗斯曾要求他“不做有损美国的事”,斯诺登自己也曾表示,他已无料可爆,所掌握资料悉数已交给某些记者。但去年10月开始,斯诺登爆料再掀高潮,其中便有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数十个外国领导人的电话内容进行监听的“猛料”。

美国政府的一些官员私下表示,斯诺登下载的材料足以让新闻媒体再报道两年,并且为英美情报机构带来“世界末日”般的后果。

就在斯诺登在俄避难刚满1年之际,俄罗斯媒体公开了一张他在当地剧院观看歌剧的照片。这应该是斯诺登在俄罗斯被曝光的第三张生活照片,也是避难1年来首度公开现身。

斯诺登2013年获得庇护后,曾公开承诺要学习俄罗斯文化。据报道,他这次观看的歌剧,讲的是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

斯诺登说自己“并非处在保密环境中”,也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但他深信还是处在俄罗斯特工机构监控之下并且“离死亡近在咫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