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记住这个白皮杂种---克莱夫·帕尔默

狐狼001 收藏 2 893
导读:记住这个白皮猪---克莱夫·帕尔默 澳大利亚前首富、国会议员克莱夫·帕尔默的辱华言论昨天(19日)在澳国内掀起轩然大波。当地时间18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档节目中,帕尔默指责中国企图抢占澳大利亚的港口来盗取自然资源,并声称“不介意与中国杂种硬碰硬”。帕尔默的荒唐言论立即引起阿博特政府多名部长和在野党的一致谴责,澳大利亚民众也纷纷向中国驻澳大使馆写信致歉。帕尔默与中国渊源颇深,童年曾在青岛居住,自称“曾坐在毛泽东的膝盖上”。作为澳大利亚多种矿产资源的拥有者,帕尔默如今与中国公司有不

中国人记住这个白皮杂种---克莱夫·帕尔默



记住这个白皮猪---克莱夫·帕尔默

澳大利亚前首富、国会议员克莱夫·帕尔默的辱华言论昨天(19日)在澳国内掀起轩然大波。当地时间18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档节目中,帕尔默指责中国企图抢占澳大利亚的港口来盗取自然资源,并声称“不介意与中国杂种硬碰硬”。帕尔默的荒唐言论立即引起阿博特政府多名部长和在野党的一致谴责,澳大利亚民众也纷纷向中国驻澳大使馆写信致歉。帕尔默与中国渊源颇深,童年曾在青岛居住,自称“曾坐在毛泽东的膝盖上”。作为澳大利亚多种矿产资源的拥有者,帕尔默如今与中国公司有不少贸易往来,一度对华友好,欲与中国合建复制版“泰坦尼克号”,但近年来深陷同中企的官司。

克莱夫·帕尔默(资料图)

澳富商辱骂中国为“杂种”

澳大利亚媒体19日几乎都把焦点聚集在帕尔默用粗野的语言对中国的攻击上。《世纪报》称,帕尔默周一在电视节目中对澳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进行了非同寻常和长篇累牍的猛烈攻击,诬蔑中国政府“正试图接管澳大利亚以便窃取该国的自然资源”。帕尔默在澳广播公司“问答节目”中强硬地表示:“我不介意与中国杂种硬碰硬,要阻止他们这样做”。

作为“帕尔默团结党”的创党人,帕尔默去年当选为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其所在政党占据议会3个席位。帕尔默和中国方面有着多年的合作,但近年来因为中澳磁铁矿项目和中国企业中信泰富数次对簿公堂。

在节目中被问到有关官司时,帕尔默说:“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将2亿澳元的铁矿石转移出了这个国家,却没有付一分钱。我不介意站出来反对这些中国杂种。”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言人对此回应称,帕尔默的发言“荒谬”且“不负责任”,“我们相信,一个健康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得到并将永远得到两国人民的支持”。

自称见过毛泽东 向中国卖矿成首富

****查询资料发现,帕尔默与中国渊源颇深,自称童年曾在青岛居住过。帕尔默出生于1954年,父亲是澳最早的电影制作名人,也是媒体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帕尔默多次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曾于1962年随家人前往中国,在青岛居住了6到9个月的时间。帕尔默说,当时他的父亲为了解当时的饥荒而前往中国,被周恩来邀请进入中南海,自己甚至被毛泽东抱在膝盖上。

2013年12月2日,在进行担任议员后的首次演讲时,帕尔默还引用了毛泽东的名言“妇女能顶半边天”,表明自己的女性主义者态度。

近年来,帕尔默在与中国的合作中受益巨大。因向中国卖矿,帕尔默荣登2010年澳大利亚首富,澳《商业评论周刊》称其资产达到39.2亿美元。但据《福布斯》杂志估计,2014年其资产已下降至5.5亿美元。

与中企陷入纠纷 被诉挪用资金

据悉,帕尔默和中国企业中信泰富之间长达数年的财务纠纷,近年来矛盾不断升级。2006年,中信泰富从帕尔默旗下的Mineralogy公司购入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中澳铁矿项目20亿吨磁铁矿的采矿权,成为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矿业投资项目。后来,项目的总投资额超出原计划3倍多,产期也一再拖延,直到去年12月才运送第一批铁矿石,比原计划推迟了3年多。此外,迄今为止,该项目6条年产能400万吨的生产线中,只有1条投入运行。

此后,该项目更成为中信泰富及项目承建商中国中冶集团的一场噩梦。这两家公司接连遭遇监管障碍、劳工短缺、聘用中国籍雇员争议等考验。雪上加霜的是,帕尔默控告中信泰富,坚持要求中信泰富支付1.93亿澳元的特许开采权费用。

中澳铁矿项目

今年7月,中信泰富则将帕尔默告上法庭,称帕尔默从两者联合账户中转移了1200万美元用于其他不当用途,包括用于其政党的竞选活动。但帕尔默否认有关指控。

2013年,帕尔默还高调宣布将与一家中国造船厂合作复制泰坦尼克号二号,于2016年试航,引发全球关注,但迄今为止,这一项目仍然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

帕尔默一向以大嘴著称,不仅对中国如此。在澳洲媒体眼里,他“有些喜欢说大话”,传媒大亨默多克控制的旗舰报纸《澳洲人》甚至头版显要位置发表名为《我们为什么需要担心真实的帕尔默?》的文章,对他的财富、教授身份以及矿业资产提出质疑。2013年9月,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克莱夫·帕尔默称,他将起诉默多克,原因是上述报道损害了他的声誉。他还声称默多克的前妻邓文迪是一名间谍。

澳各界谴责:最丑恶的东西

帕尔默关于中国的荒唐言论,迅速遭到澳各界谴责。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19日上午在接受3AW电台采访时谴责“帕尔默的言论不可接受”,并称这“绝不代表澳大利亚国会和人民的态度”。在采访中,毕晓普说:“帕尔默的言论是具有冒犯性的。作为国会议员,发表这样的言论十分不恰当,特别是在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中这样说”。

“政府部长和反对派罕见地联合起来谴责帕尔默攻击中国的言论”。澳《布里斯班时报》称,除了外长,财政部长霍基、农业部长乔伊斯都在谴责帕尔默。财政部长霍基称,帕尔默是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一个主要受益者,他与中国合作伙伴打官司,但“请不要因为个人偏见而拉上澳大利亚来垫背”。

由于帕尔默的党派在上议院有三个席位,阿博特政府必须获得帕尔默的支持,才能通过立法,因此上述批评显得不同寻常。

此外,西澳大利亚州州长科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帕尔默的言论代表了“澳大利亚最丑恶的东西”。工党影子内阁财长鲍文也称,“中澳关系有多重要,相信每个澳大利亚人都清楚”

对于帕尔默的言论,《悉尼先驱晨报》网络民调(截至18日晚7时)显示,54%的受访者认为帕尔默说的话“不符合政治家身份”,认为“意见可取但做法过分”的有18%,支持帕尔默的也有18%。

中国驻澳大使馆还透露,大使馆19日收到多封澳大利亚民众邮件,他们纷纷向中国政府致歉,并表示澳大利亚人并不是种族主义者,帕尔默的言论不能代表普通民众。

专家:澳傍上美国大腿 想当“有态度大国”

外交学院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取向逐渐融入亚洲。澳大利亚同中国的经济关系非常密切,按理说它应该同中国和和气气的,经济上才能更好。但恰恰相反,澳大利亚一直把自己视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代,并坚持自己的西方价值取向。对一些澳大利亚政客来说,越是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他们越认为必须在价值取向上回归西方,在意识形态上就越要强调自己的西方属性。

伦敦大学学者布里克对《环球时报》表示,虽然帕尔默的言论遭到澳大利亚朝野政党的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外政策是有些咄咄逼人的,这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早前访问英国时,表示反对苏格兰选择独立,以及这位总理早前在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时,“赞赏日军在二战期间的作战英勇”等等,都招致其他国家的不满。布里克认为,这样得罪人的表态,反映出澳大利亚在靠上美国后,似乎是想向世界表明自己是一个“有态度的大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4_08_20_258320.shtml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