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占据整个华北的契丹人当然是中国人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1 625
导读:核心提示:我们汉人为主的这种中国文化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使得他从根子里面很难以接受这些外来影响,甚至连我们的元史里面,我们中国人的历史书籍从来是非常齐全的,但是你看拉班·扫马的故事,西方世界,欧洲那边都有很多关于它的记录,为什么我们元史没出现过他的名字呢,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他当成是我们自己人,但是外面都觉得他是中国人。 凤凰卫视8月6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今天仍然要给大家继续介绍,第一个从中国北京出发,一路往西走到了今天伊拉克巴格达,然后又去到了君士坦丁堡,也就是今

核心提示:我们汉人为主的这种中国文化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使得他从根子里面很难以接受这些外来影响,甚至连我们的元史里面,我们中国人的历史书籍从来是非常齐全的,但是你看拉班·扫马的故事,西方世界,欧洲那边都有很多关于它的记录,为什么我们元史没出现过他的名字呢,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他当成是我们自己人,但是外面都觉得他是中国人。

凤凰卫视8月6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今天仍然要给大家继续介绍,第一个从中国北京出发,一路往西走到了今天伊拉克巴格达,然后又去到了君士坦丁堡,也就是今天的伊斯坦布尔,又去到了热那亚,又去了罗马,去了巴黎,然后拜访过英国国王的中国人拉班·扫马。

拉班·扫马,我们昨天跟大家讲过,其实他应该是汪古人,在这个汪古人,今天就比较复杂,比方就是我们,如果你真的要是汪古人,叫不叫中国人的话,因为可能会觉得他不算吧,因为今天的汪古部是在哈萨克斯坦,但是不要忘记,有相当大部分的汪古人,他们作为元朝的色目人之中的一种,早就融进了中原。其实元朝的色目人,他们是四处都有对不对,因为他们是协助蒙古帝国统治整个中国的一个很重要的族群。

我们知道蒙古人原来大部分都是文盲,或者是来自草原,它缺乏管制定居社会的经验,于是他们就以这种所谓的色目人,这色目人包括畏兀儿人、唐古人、汪古人这些人,那么这些人有个特点,就是他们长期处在游牧民族与汉人之间,他们接收的文化来源非常多样,他们懂得很多不同的语文,他们的宗教信仰也非常复杂,有许多人信佛教,有些人信景教。景教大家知道,就是我们所谓的中国明教,最早来中国的基督信仰,早在唐朝的时候就已经很盛行的大唐景教,那么还有各种各样的信仰活动。这些色目人其实在中国早就是四处都有了,元朝的时候,当官的也成了中国社会组成的一部分,有一批比如说就去了广西,而广西这批一直下来,他们的后代就包括今天在所有从广西出来姓白的人,像白崇禧、白先勇两父子,他们的祖先就是元朝的色目人,那么你说他们是不是中国人。所以同样的道理,我们来看拉班·扫马,也应该从这个角度里来分析。

他作为色目人这个族群的其中一支汪古人,或者畏兀儿人的其中一个人,他在北京出生,而那个时候的北京,其实民族相当混杂,跟我们今天所以为的非常汉化的北京是很不一样,其实就算到了七十年代末的时候,八十年代头很多人可能在北京,老一辈的北京市民可能还记得,北京街上是能见到骆驼的。那么大家有没有想过,骆驼这个东西怎么会在北京出现呢,那是因为过去传统的商队,山西那边过来都是用骆驼,而这个骆驼,中国原来是没有,从哪儿来的,当然是西域,甚至更远的地方过来,由此可见,我们中国北方尤其是北京这地方,从来过去就是一个民族混杂、文化多元的一个地方,而这样的一个情况到了元朝的时候,更是达到鼎盛。

因为蒙古人以外族入土中原,但是其实那个也不叫外族入土中原,因为它是灭掉了金对不对,金在汉人来讲,已经叫做是外族了,但是那时候金已经把自己当中国了,所以里面我们又回到一个老问题,到底什么叫中国。

我在这里仍然要给大家介绍我们昨天给大家提过的萧启庆,非常有名的国际上蒙元史的权威,他的一本在大陆中华书局出版的文集叫《内北国而外中国》这本书。这本书有意思,先来看这个名字,内北国而外中国本来就是过去的一个学者讲的一句话,在明朝的一个人讲的一句话,他讲什么?他讲蒙古人是怎么样,他对人类,对着汉人,它就是北国,就是外国,我们汉人不把它当成是自己人,它是个北方国家,北国,可是它对外的时候,比如说对着中国,对着俄罗斯人,对着外面的人的时候,它就却是中国了,这什么概念呢?也就说其实在这句话呢,当然过去是用来批评蒙古的,但是你反个角度来看,其实外国人他看中国,对他们来讲,元朝那些所谓的蒙古人也好,那更不要说金朝或者是西夏,或者是辽了,他们本来就应该当作是中国。

比如说今天大家搭飞机,可能听过香俄航空公司叫国泰航空,对不对,Cathay,Cathay Pacific,这个Cathay 是什么呢,这个Cathay大家知道,是中国的另一个别名,那么包括今天俄罗斯文里面,俄文里面叫中国,仍然是用Cathay 这样的字的一个俄语版本,这个Cathay原来指的这个中国,其实指的就是契丹,它是契丹的声音的翻译,所以叫Cathay ,那我们就觉得契丹怎么能叫中国呢,但是你要知道对外面来讲,当时占据整个华北的契丹,它当然是中国,所以呢!今天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到底什么叫中国呢?

好,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内北国而外中国》这本论文集里面,其中一篇文章叫蒙人支配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影响,那么这里面萧教授就特别谈到了色目文化,色目文化就包括伊斯兰文化、基督教文化、云南雅文化,他提到的就是包括拉班·扫马所属于的这一种色目人文化,他们对中原文化从来没有产生过长远影响。比如说这里面这么讲,他说我们中国早在1286年就曾经有这么一个来自伊利汗国或者伊尔汗国的天文地理学家,他呢敬献了地球仪给元朝朝廷,也就说我们元朝其实就应该知道地球是圆的了,而且是有地球仪了,还知道地球三分为土地,七分为水,那么后来呢,还有大量的这类先进的地理天文科学知识,都从今天的巴格达,当时的巴格达或者波斯是领先全球的科学文化中心,大量的输入到中国,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好像从来觉得那都是很后来我们才知道的事呢,它们元朝就来过了。

好,第二,当时的回教世界科技水平也是领先欧洲的,那么我们中原所受的外来科技影响,主要来自回教世界,可是这些理想是是零碎而肤浅的,中国天文学家虽然采用回回天文仪器,但未吸收它们背后的数学与几何学基础,那么更不要说当时伊斯兰世界有相当高的学术文学艺术水平,但是今天中国留下来的当时在中国居住的色目人介绍的这些学术著作,却几乎全部消失掉了,那么更不要说大量的外来的基督教、犹太教,这些宗教、回教,其实主要还是色目人他们自己的虔诚信仰,从来都不影响汉人,这一切现象就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我们今天中国人都不知道拉班·扫马是谁,那是因为我们从来不把这些人当成是中国人。

我们汉人为主的这种中国文化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使得他从根子里面很难以接受这些外来影响,甚至连我们的元史里面,我们中国人的历史书籍从来是非常齐全的,但是你看拉班·扫马的故事,西方世界,欧洲那边都有很多关于它的记录,为什么我们元史没出现过他的名字呢,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他当成是我们自己人,但是外面都觉得他是中国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