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尖兵:由两条狗当镇长新闻想到的(转帖)

风际浪子 收藏 0 91
导读:在刚刚过去的八一五日本“终战”纪念日,对《朝日新闻》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声讨,令日本朝野沸沸扬扬。而纵观海外媒体,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媒体聚焦于几位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安倍首相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祀费这些议题,却忽略了《朝日新闻》与慰安妇这个在日本发生的更为重要的政治议题。 尽管慰安妇问题以及相关的二战历史问题一直是东亚政治冲突和历史争议的焦点,而正在发生的日本国内围绕慰安妇问题的争议对日本国内政治又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其直接涉及到日本试图篡改和美化历史的问题。这件事情在日本之


在刚刚过去的八一五日本“终战”纪念日,对《朝日新闻》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声讨,令日本朝野沸沸扬扬。而纵观海外媒体,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媒体聚焦于几位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安倍首相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祀费这些议题,却忽略了《朝日新闻》与慰安妇这个在日本发生的更为重要的政治议题。

尽管慰安妇问题以及相关的二战历史问题一直是东亚政治冲突和历史争议的焦点,而正在发生的日本国内围绕慰安妇问题的争议对日本国内政治又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因为其直接涉及到日本试图篡改和美化历史的问题。这件事情在日本之外却并没有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令人遗憾。实际上,在这件事情上,日本的处理手法与钓鱼岛中日国土争端如出一辙,如果不给予足够重视,今后将成为困扰东亚政治安宁的棘手问题。

1945年8月14日,日本向联合国通告了天皇诏书,决定接受波茨坦联合公告,无条件投降。次日的8月15日正午,昭和天皇通过广播向国民和军队宣读《大东亚战争终结诏书》,史称“玉音放送”。这一天为日本投降日,不愿承认败战的日本将这一天称之为终战日,1982年日本政府正式定8月15日为“追思战殁者及祈祷和平纪念日”。每年这一天日本的政府和民间都会举行相关的追思纪念活动,这一天也成了日本国内各种战争认识观的角逐场、日本政府对战争认识的检测仪。今年的八一五围绕《朝日新闻》的慰安妇报道问题,日本朝野异常的喧嚣,令日本国内的良知人士不安,也令周边国家震惊和担忧。

8月5日和6日《朝日新闻》连续两天刊登主题为慰安妇问题的特辑。5日内容主要是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基础知识介绍,包括如何定义慰安妇,慰安妇的来源以及数量等知识;以及针对《朝日新闻》关于慰安妇问题过去报道的答疑。因为至6月份安倍政府就《河野谈话》做成过程调查报告出台以来,《朝日新闻》饱受右翼人士的抨击,认为《朝日新闻》过去三十年对慰安妇问题的报告是建立在虚构事实的基础上,《河野谈话》是受《朝日新闻》关于慰安妇问题报道误导后的一个政治交易。

特辑导言中也提到,右翼的攻击不仅针对报社,曾报道该事件的新闻记者也受到骚扰。6月以来来自右翼人士的质疑主要聚焦在《朝日新闻》关于韩国济州岛慰安妇问题的报道上。因为济州岛慰安妇问题是在1982年由《朝日新闻》率先向国人揭露,加上90年代之后韩国方面的压力,迫使日本政府不得不面对国际舆论,于是有1992年时任首相的宫泽喜一在日韩首脑会谈中就慰安妇问题的道歉,1993年时任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发表《河野谈话》,承认慰安妇问题与战时日本军部有关,并向受害者表示道歉。

《河野谈话》至今依然代表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官方立场。对于《河野谈话》,中韩两国看重的是道歉部分,而日本右翼政客等看重的是河野洋平代表政府承认了慰安妇问题与战时日本政府有关,这是让试图美化战争史的日本右翼无法接受的,也正是今天安倍想要否定《河野谈话》的原因之所在。

《朝日新闻》关于济州岛慰安妇问题的取材来源于战争期间负责慰安妇工作的亲历者吉田清治的回忆录,据吉田回忆,他曾经在济州岛分十多次,共计强行带走950名慰安妇。90年代初就有人公开质疑济州岛慰安妇问题报道的真实性, 但是亲历者吉田清治坚称他只是忠实叙述了他所经历的事情,吉田已于2000年去世。《朝日新闻》关于济州岛事件取材的真实性再次受到质疑。5日的特辑可以看作是《朝日新闻》社的事实澄清和自我辩护。

特辑中《朝日新闻》以答疑的方式对慰安妇问题以及该社的报道进行逐项澄清的基础上,承认过去关于日军在济州岛强征慰安妇问题的“吉田证言”失实,该证言所提供的事实在后来的核实调查中并没有得到相关证据的证实,决定撤回相关报道;同时也承认在过去的报道中有知识不足将“慰安妇”和以劳动力征召的“挺身队”混同的问题。但也明确指出,不能因为没有相关资料证明军队有直接涉及慰安妇问题,不存在政府主导的强制,国家就不需要在慰安妇问题上负责;问题的本质在于即便国家没有直接参与慰安妇的问题,被强迫的慰安行为同样对女性的身心造成了重大创伤。

在特辑的导言中强调,不能因为个别报道的失实来否定慰安妇问题的存在。次日的内容则为对慰安妇问题立场的再次重申,主张正视慰安妇问题,呼吁政府妥善解决慰安妇问题来改善与邻国关系,为日本拓展国际空间。

《朝日新闻》特辑受到围攻的原因

特辑发表后,引来了日本朝野右翼人士和团体的猛烈围攻。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朝日新闻》关于济州岛事件的不实报道。尽管特辑中《朝日新闻》也较为详尽地指出其他几家日本报社,包括率先抨击《朝日新闻》的《产经新闻》也同样报道了济州岛事件,但是《朝日新闻》依然成了众矢之的,甚至被右翼人士指责为破坏日韩关系,使国家在世界上蒙羞的罪魁。

从表面看来,这只是一个新闻报道取材的问题,所以除了存在大量慰安妇受害者的韩国之外,这件令日本朝野沸腾的事件并没有引起外媒的重视。而中国媒体则强烈谴责了当日参拜靖国神社的政治人物以及首相安倍的奉祭祀费行为,完全忽略了这件可能引发更大政治动向的重大事件。

《朝日新闻》事件至少显示了以下两个不容忽视的政治信号:其一,日本政府正在以不动声色,蚕食般的做法否认慰安妇问题,其最终目的是否认《河野谈话》,篡改历史,《朝日新闻》事件只是开端和一个突破口。在慰安妇问题上,日本右翼的最终目标在于否认和篡改历史事实。如何做到这点?第一,否定当时日本政府直接参与了慰安妇问题这一历史事实。因为在日本右翼人士看来,如果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当时日本政府有参与慰安妇问题,那么战时的慰安妇与慰安所就是一个民间行为,可以转化为任何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找到的妓院或红灯区,政府当然不必为其负责更无须道歉。

第二,如果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慰安妇是被强行带走、被强迫提供性服务,那么慰安妇问题就可能转化为一个穷家女迫于生计的卖淫行为,是不得已的自愿而非被迫,政府当然无须道歉和负责。在这两个点上抹掉或篡改历史证据,是试图美化历史的日本右翼人士和组织在慰安妇问题上向来的努力。《朝日新闻》的特辑之所以受到围攻,在于在这两点上犯了忌。

在《朝日新闻》承认济州岛报道失实之后,马上就有政治人物表示要尽快恢复日本名誉,并向媒体表示要向河野洋平了解《河野谈话》一条是《美国 7 岁狗狗当镇长》。众所周知,小狗不可能当镇长,可见,该新闻带有恶搞性质。事实正是如此,因为该地虽然号称科莫兰特镇,其实仅有 12 位居民,与法律意义的镇有天壤之别,所谓“镇长选举”不过是游戏而已。美国人似乎很喜欢这样胡闹,如科罗拉多州大卫镇,今年 4 月曾有一条狗击败驴、猫、刺猬等竞选对手,当选“镇长”。其他地区也出现过“狗镇长”,有的还连任 16 年。

美国频现“狗镇长”,说明民众已看透美国选举的本质,即“为资本家选择忠实的走狗”,因无力反抗资本主义制度,只能通过“狗选举”这种荒诞不羁的方式发泄不满。事实上,美国近几次大选的投票率都低于 50% ,最高一次仅有 48% 。

荒唐的是,“美狗”竟借此美化美国,说什么“只要社会按制度运行,狗都能当镇长”,还有人说“这条狗至少不会贪污”。这实在是胡说八道,因为“狗镇长”本身就是场闹剧,借闹剧说事,说明“美狗”为给主子贴金,已到了不择手段的程度。而且即便真有此事,也只能说明镇长一职形同虚设、不够科学,不能证明美国制度的先进性。

当然,多数人都知道这是“美狗”在胡喷,未必会信以为真。可在某些媒体那里,狗狗身份却由“镇长”变成“市长”,地点由“科莫兰特镇”变成“科莫伦市”,出现了《狗狗在美国也能当市长》、《美国一城市选狗当市长》、《美国小城科莫伦选狗当市长》等众多以讹传讹的新闻,从而更容易误导中国读者。真不知是编辑们能力低下、难辨真假,还是佯装不知、故意传谣?我倾向于后者!

另一条新闻是《美国黑人男子被击毙引发骚乱,警方出动装甲车》。事件发生在密苏里州弗格森镇,该镇有 2.3 万人和 53 名警察,属典型的小镇,即便如此,也比“狗镇长”治理的“科莫兰特镇”大多了。不过,该新闻之所以引起关注,不在于镇规模比科莫兰特镇大,而在于该镇发生的黑人骚乱及官方的处理方式。

首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警察枪杀 1 名黑人青年居然引发一场骚乱,说明此地官民极度对立,矛盾极其尖锐,也说明官方的危机处理机制已经失灵,否则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

其次, 200 名黑人集会,规模不算大,民众诉求也很简单,如果官民能好好对话,矛盾不难化解。可惜,美国警察既没耐心也不仁慈,因此,动用装甲车、橡皮子弹、催泪弹对付集会民众,再次展示了美国民主的“威力”。当然,有人会引用官方说法,说这是“骚乱”,但集会黑人却坚称“我们有权利和平集会”。可见,该镇是否发生“骚乱”,完全取决于官方界定,而且即便不是骚乱,一旦警察强力镇压,也必然会演变成骚乱,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再次,媒体采访遭警察阻拦,戳穿了美国新闻自由的神话。其中,圣路易斯市某电视台正好记录了警察威胁记者的画面,视频显示,媒体在警察身后不远处拍摄骚乱镜头时,一名警官走近记者,威胁说:“ XXX( 粗口 ) 离开这里!把 ( 闪光 ) 灯关了!不然你会挨枪子的。”

第四,“美狗”们对此大都避而不谈,如果该事件发生在中国,他们早该狂吠不止了。当然,他们擅长转移话题,如不去谴责美国地方政府践踏人权,却散布“有黑人的地方就有犯罪”“黑人不是好人”等谬论,把责任推给黑人,为美国地方政府洗地。

最后,在应对民众诉求方面,国内某些政府似乎正跟美国“学坏”。如各地频现武装防暴车、防爆突击车、防爆装甲车等装备,其技术含量正向美国“看齐”;频繁使用暴力,其处理群体事件的方式正与美国“接轨”。因此,虽然各地都打着“增强维护社会治安和应对突发事件能力”的旗号,但受伤甚至被杀的却以百姓居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