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雄师

某机械化步兵师——

大漠铸剑热情高涨

今天(19日)中午,地处塞北大漠的朱日和训练基地气温蹿升,沙土经过烈日暴晒升腾起阵阵热浪,但大漠酷热丝毫挡不住参演官兵的训练热情。

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某机械化步兵师所属某团官兵全副武装冲下战车。跃进、迂回、卧倒、射击……一整套动作下来,大家全身已经湿透,但没有一个人摘下头盔。该团“红二连”连长胡雷建说:“在这里,我们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国旗增光、为军旗添彩,容不得半点懈怠。”

沐风沙、伴酷暑,数月备战、一朝亮剑。记者了解到,自从受命担负“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任务以来,该师官兵以强烈的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扎根大漠训练场,围绕“战、建、训、管、保”展开攻关、刻苦训练,总结出按指挥流程和功能模块组训新模式,有力促进了部队新质作战能力的生成提高。

师长张利民介绍说,前期备战中,他们已经完成40多项专业训练,根据采集的300多组高温条件下战场数据,及时调整某新型坦克射击参数,命中率提升近10%。

(钱晓虎李志涛)

空中雄鹰

某陆航旅——

铁翼飞旋攻如霹雳

铁翼飞旋,风过莽原。今天(19日)上午,某陆航旅的数架武直-10、武直-19呼啸腾空,绕开密集火网,时而垂直打击,时而俯冲攻击,不到5分钟便将“敌”装甲目标摧毁……

该旅旅长陈静江望着身姿矫健的“铁甲鹰群”,语气铿锵:“作为‘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的中方空中突击尖兵,我们将刻苦训练,不辱使命!”随着联合军演不断临近,该旅逐渐增大实战化训练强度,记者从一张新鲜出炉的“陆航训练周表”上发现:夜航训练、复杂电磁环境和战术背景下的课题研练等重难点课目训练,已经成为常态。

拉升、盘旋、俯冲……一架在空中做出漂亮动作的直升机,突然冒起一股浓浓的黄烟。“飞机被‘击毁’,迅速撤离战场!”地面演练裁判组给出“机毁人亡”的判决。

走出机舱,飞行员袁帅摘下头盔,擦拭额头豆大的汗珠,虽然懊恼,却不得不服气:“直升机安装了激光交战评估系统,红蓝双方交战毁伤情况实时显现,逼着我们在空中飞出迅捷、凶猛的‘战场动作’!”

空中,那一道道强劲的航迹,彰显着该旅官兵随时奔赴演习场的雄心。(张淑永严德勇)

空降尖兵

空降战斗分队——

神兵天降勇猛突击

8月的塞北腹地,风起云涌。广袤无垠的草原深处,随着轰鸣声从天际传来,5架战机编队跟进、穿云破雾。突然,机翼下吐出一排排黑点,天地间,朵朵伞花竞相绽放,空降战斗员们凭着娴熟过硬的本领操纵降落伞稳稳地在预定地域着陆,迅即按作战编成向“敌”纵深突击……

这些天,经过多方式兵力投送,抵达野营村担负“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任务的空降战斗分队正马不停蹄地组织针对性苦练精训,确保以最佳状态投入演习中。

演习地域天气多变,风速忽大忽小,成为影响空降精准行动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这个地方天气就像小孩脸一样变化无常,不能等天气,只能抢天气。”空降兵某营营长徐宏光向记者介绍说,这次联演空降战斗群以“上甘岭特功八连”为主体,配属空降战斗车执行空降截击行动。内容涉及重装三件连投、人装同机同降、车载实弹打击、空降行动协同等关键环节,险难课目多,地域环境复杂。

迎着劲风,数十名90后空降兵摸爬滚打,越练越自信,纷纷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整装待发,只待导演部一声令下!”(谭荣勇周猛)

冲天飞豹

空军航空兵某师——

低空突防一剑封喉

云层密布,风吹草低。两架“飞豹”战机低空掠过草原猛扑而来,机翼下一串串火箭弹飞向靶标……参加上合组织“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的空军航空兵某师,首个飞行日即进行火箭弹实弹打靶演练,5架歼轰-7战机全部精确命中靶标。

据介绍,该师曾2次参加“和平使命”联合军事演习,均圆满完成任务。此次演习,该师将派出4批双机编队,共8架歼轰-7飞机参加,主要承担“反恐清剿”地面目标任务。

在跑道边上的休息室里,记者遇到了驾机归来的飞行员高中山,他介绍说:“我们在训练中严格要求,坚持靶标位置地图标注后,不再进行现地勘察,直接实施超低空突防攻击,且只有一次机会;另外我们的靶标直径只有大纲规定的一半,并使用迷彩靶标,大大增加了目标寻找难度。”

这位飞行时间超过1800小时的特级飞行员表示,最低起降条件飞行、昼夜超低空突防、复杂地形目标攻击等都是他们经常训练的课目。目前,全团飞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在1500小时左右,所有飞行员都能执行战备任务,在接下来的演习中,他们将充分展现中国空军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