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医生:孩子们都曾经历3场战争 长大后或渴望复仇

北京的大头 收藏 0 100
导读:今年夏天,全世界都在呐喊:加沙!加沙!三名以色列青年的死亡点燃了以色列的怒火,巴勒斯坦则在哀悼被活活烧死的16岁少年。战火延烧将近两个月,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数万人流离失所。然而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城池毁坏,对孩子们幼小心灵的伤害,也许是永久的。 应埃及方面要求,加沙停火协议延长了24小时。协议还未正式签订,但持乐观态度的人们认为,这即将到来的24个小时仍会起到作用。再一次,整个以色列屏住呼吸,等待结果。 我的儿子今天回到了学校。果不其然,他和他的高中同学们,回校的第一天就去接受一项特殊的“训

今年夏天,全世界都在呐喊:加沙!加沙!三名以色列青年的死亡点燃了以色列的怒火,巴勒斯坦则在哀悼被活活烧死的16岁少年。战火延烧将近两个月,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数万人流离失所。然而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城池毁坏,对孩子们幼小心灵的伤害,也许是永久的。

应埃及方面要求,加沙停火协议延长了24小时。协议还未正式签订,但持乐观态度的人们认为,这即将到来的24个小时仍会起到作用。再一次,整个以色列屏住呼吸,等待结果。

我的儿子今天回到了学校。果不其然,他和他的高中同学们,回校的第一天就去接受一项特殊的“训练”:如何在导弹袭来之时保命。

明天,他们将在车上进行集训:一旦有导弹袭来,他们要解开安全带,把脑袋埋在双腿中间,越低越好。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学校,会不会在学生回校的第一天教授这样的课程?

过去几天里,以色列人一直在试图遗忘,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战争。在特拉维夫,战争让贸易量下滑了五成,而最近商人们开心地说,他们的生意在逐渐恢复。在周六的早晨,我又能在我最爱的特拉维夫北部海滩上散散步,再也不用担心红色警报了。这可是战争开始后的第一次。(来源:新闻周刊)

Najia Warshagha只有9岁,但已经是三次战争的亲历者。恐惧仍然折磨着她,让她夜难入寐。

她就像所有深受战争苦难的孩子一样:眼睛向下看着,眼泪在睫毛边打转,伤口的血染在了额头上,脸上印刻着深深的痛苦。

她是在贾巴利亚一所联合国学校里受的伤。这本该是收容难民的地方,却惨遭袭击。在那次灾难中,15人死亡,100多人受伤。一名联合国官员痛心地说:“世界为此感到耻辱。”

联合国数据显示,在开战后仅仅四周内,有至少447名孩子死亡,2744名儿童受伤。而更多的孩子,包括Najia,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灵创伤。

在遭到袭击的9天后,Najia在亲戚的家中沙发上蜷缩着,小手紧紧握成一团,断断续续地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我在一号教室里休息睡觉。突然有巨大的爆炸声。妈妈抱住了我们,紧接着另外一个导弹落下来。我在尖叫,在大哭。”

“你还会经常想到这些画面吗?”

在停顿了片刻后,小女孩点了点头,轻轻说道:“我一直在做噩梦,梦到炸弹袭来后的一切。”

在爆炸袭击几天内,她的全家就逃离家园,辗转来到贾巴利亚的国际学校。3300名难民挤满了教室和走廊,几乎要挤爆校园。导弹袭击的时间是凌晨4点半,一号教室里有七个家庭在睡觉。Najia和4岁的弟弟Ali都受了伤,但幸运的是,他们伤的都不重。他们的妈妈Majdolen肩膀和头部也被飞来的弹片击中。在过去的几周里,已经有六所联合国学校遭受袭击。

因为遭受了“极度刺激”,Najia接受了长达一周的治疗,她现在还在吃药。Majdolen说:“这些事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刺激,她总睡不好觉,总是觉得害怕。孩子们不想离开我,不论我走到哪里,他们都想跟着我。”

即使是在炎热的八月,Najia睡觉时都要把自己紧紧得裹在毛毯里。战争开始后,这个家庭已经搬过四次“家”了。他们马上还要搬家,因为没有哪儿是安全的。(来源:卫报)

加沙:孩子们的未来何在?

未来有一天,这里的海边旅馆会挤满了游客,他们一定会惊讶,这片土地曾经发生过如此惨烈的战争,宛若人间地狱。

西西里岛的历史会在这里重演:看看西西里岛和突尼斯在二战后的状况,就知道这里的未来,但一切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加沙在等待。隔壁已经盖好了一半的高楼,已经挂着“匹萨和冰激凌”的招牌,尽管那里现在还没有匹萨,没有冰淇淋,也没有顾客。

自然已经竭尽所能,这片土地的美丽别处难以匹敌。太阳落在海平面上,铜红色的阳光穿过层层波浪,海面泛着金属色的光。这是一天中,那个建了一半的高楼最富生命力的时刻。

加沙的难民们目前居住在这里,一个家庭一个房间。他们大概盘算着,以色列不会往住满外国人的酒店旁边丢炸弹。大人们令人钦佩。妇女们提着装满热水的壶匆匆穿梭于各个楼梯口,即使听到炮火声,她们几乎连眉毛都不抬,手中的壶滴水不洒。

孩子们充满好奇心,活力十足。他们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透过建筑的空隙,好奇地询问我们的名字。他们很快就学会了在我们用手提卫视天线进行广播时保持安静。他们知道我们对于安静的苛刻要求,而这段等待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哑剧”般的乐趣。

但我却在担心他们的未来。

加沙被自然庇佑着,却被历史诅咒了。如果你是一个加沙的六岁儿童,你应该已经经历过三次战争了:2008年,2012年和今年。(来源:BBC驻加沙记者Kevin Connolly)

战后疗伤,何谈未来?

新学年来临之际,犹太教育专家们在寻求一种能够正确地和孩子们讨论今夏加沙战争的方式。最紧迫的问题是如何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开展不同程度的讨论。哪个年级的孩子可以接受沉重话题,比如战争对无辜平民的伤害,以色列青年被绑架,以及火箭弹袭击等等。老师们又应该如何向孩子讲述那些敏感尖锐的话题:这场战争造成了多少平民伤亡,世界多个地区已经爆发了对以色列的抗议活动。

加沙社区心理健康项目(GCMHP)心理医生Hasan Zeyada告诉记者:“大部分孩子因社会动荡遭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他们感到不安、无助。我们发现,孩子们变得更加惶恐不安---睡觉不安稳,噩梦,夜惊(一种病症),行为也有退化趋势,比如过度粘着父母,尿床,时而焦躁不安,时而过度兴奋。拒绝单独睡觉,心里充满恐惧不安,甚至有时会变得有侵略性。”

联合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地区91%的孩子遭受睡眠障碍的困扰,94%的儿童和家长一起睡觉;85%的孩子食欲有所改变;82%变得易怒;97%没有安全感;38%感到愧疚。47%的孩子喜欢咬指甲,76%经常感觉痒或疼痛,82%持续或间接的害怕,觉得随时可能死去。

Zeyada表示:“这次的情况更糟。因为任何六岁以上的儿童都曾经历三场战争。这是一个时代的痛苦。他们会对世界产生恐惧的认知。当他们慢慢长大,他们会有更多的愤怒和困惑,而更可怕的是,他们也许会产生复仇的渴望。这次战争比前两次更残忍。成千上万的家庭饱受痛苦,流离失所。”(来源:以色列犹太电讯社,卫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