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只有GCD才能救美国黑人——密苏里州宵禁随感

平静_之心 收藏 233 38014
导读:[size=16] 8月9日,美国密苏里州18岁的黑人青少年迈克•布朗被白人警察开枪打死。死者家人自行委托专家验尸,发现死者最少身中六枪。据多名目击者称,布朗被白人警察打死的时候是举着双手,并无威胁警察的行为。当地政府称枪击是在扭打之后发生,并拒绝向公众透露该警察的种族身份。8月11日,数千人聚集在弗格森镇抗议警方枪击事件,警方向示威人群投放催泪瓦斯,引发人群愤怒,和平示威转变为骚乱。8月13日晚,一支特警部队被派往弗格森镇镇压暴乱,并逮捕两名报道该事件的《赫芬顿邮报》和《华盛顿邮报

南宫钨丝:只有GCD才能救美国黑人——密苏里州宵禁随感

美国在最有钱的时候都没有解决种族问题,未来能解决么?最大的麻烦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当美国的全球霸权受到挑战,美国的精英们不能持续地将国内矛盾转嫁给外部,美国的国内矛盾就会加速爆发。

8月9日,美国密苏里州18岁的黑人青少年迈克•布朗被白人警察开枪打死。死者家人自行委托专家验尸,发现死者最少身中六枪。据多名目击者称,布朗被白人警察打死的时候是举着双手,并无威胁警察的行为。当地政府称枪击是在扭打之后发生,并拒绝向公众透露该警察的种族身份。8月11日,数千人聚集在弗格森镇抗议警方枪击事件,警方向示威人群投放催泪瓦斯,引发人群愤怒,和平示威转变为骚乱。8月13日晚,一支特警部队被派往弗格森镇镇压暴乱,并逮捕两名报道该事件的《赫芬顿邮报》和《华盛顿邮报》记者。8月15日,当地警方公布一个视频,视频中布朗涉嫌抢劫一家便利店。然而肇事警察在打死布朗时,并不知道有布朗涉嫌抢劫这回事。警方这种“顾左右而言它”的洗地行为进一步引发了群众的愤怒,骚乱持续扩大。8月16日,密苏里州州长尼克斯宣布枪击案案发地弗格森进入紧急状态,并且实施宵禁。全副武装的警察连续施放烟雾弹,驱散在街上聚集的示威者。由于宵禁不足以恢复秩序,当地时间8月18日凌晨,州长签署行政命令,派国民警卫队到事发的弗格森区镇压骚乱。

本钨丝的朋友圈消息比较灵通,很快就知道了以上事实。不过要论反应嘛,左派和右派的分歧马上就出来了。右派看到这一消息,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民主先进的美国怎么能像专制落后的中国一样,出瓮安、石首这样的事情呢?左派的反应往往是,哈哈,米帝终于也出像中国瓮安、石首这样的事情了,不,比瓮安、石首更严重,米帝不行了吧?不过两派的共同的假设都是,国朝官府水平低,不上档次。本钨丝冒了一句:只有GCD才能救美国黑人,左右两派都惊呆了:TG连瓮安、石首问题都解决不好,凭什么去解决美国种族问题?

这个一致反应,就暴露出本钨丝左右派朋友共同的问题,他们对官民问题很熟,对种族问题很陌生。种族问题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没有种族对立环境下住过的朋友很难理解种族对立这回事。正好本钨丝一度在美国生活,对此有一点切身经验,在这里就给大家说道说道。

美国基本上不存在民族对立问题,有的只是种族对立。这两种对立到底有啥区别呢?民族冲突中其实隐含了土地问题:一个民族认为这土地是我的,我不喜欢的外来民族得滚出去,或者听命于我。美国人用屠杀的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民族问题,原住民印第安人基本上被消灭了,外来移民谁也不能说自己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白人是外来移民,黑人也是外来移民。在外来移民不同种族之间发生的对立,不牵涉土地归属问题,谁都没资格要求对方滚出去,那就是种族冲突。

尽管有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丛书洗脑和忽悠,凡是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的朋友都能直观体会到,米国根本不是什么“大熔炉”。虽然大家都拿着美国户口,但平时基本上还是黑人跟黑人玩,白人跟白人玩,华人跟华人玩,印度人跟印度人玩,像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会因为族群的区分而形成很多聚居区。资格比较老的当地朋友会提醒你,不要随便去市中心的黑人聚居区,如果去了,身上要带二十美元现金,碰到有人用枪或棍抵着你的后腰,赶紧把二十美元掏出来给他。要是人家没斩获,一生气说不准就一闷棍打死你。在北美华人中深受欢迎的脱口秀演员“北美崔哥”在一场脱口秀里就以黑人抢钱的段子来打趣:“当标哥(陈光标)手里攥着三百美元大钞,热情地递给一位黑人朋友时,竟然遭到拒绝了。那位黑人告诉我:‘Brother Sway (崔哥),不是我不需要钱,只是这钱不是自己抢的,花着不硬气。’”

美国城市中的黑人聚居区的形成跟二战之后白人居住的“郊区化”有关。由于白人向郊区扩散,黑人与其他贫困人口就填补了白人留下的空白。这些聚居区基建破败,人口密集,治安水平低下。外人对这些聚居区的印象通常就是两个词:一个是“贫穷”,一个是“犯罪”。而更系统的数据似乎证明这种印象是有现实基础的: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2005年的统计,占美国总人口的13%的黑人所拥有的财产只占国民总财产的3%,可见这一族群的贫穷;据美国司法部估计,有1/3的黑人男性会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刻入狱,比白人男性的入狱概率要高出5倍。美国司法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美国每10万黑人中有3161名男子和149名妇女被关押在监狱里,有25个州非洲裔青年被判处无假释终身监禁的比例是白人青年的10倍,在加州达18倍,这也似乎能证明这一族群更易于犯罪。

这种印象一旦形成,其结果就是黑人成为“地产克星”:一个街区只要是有一些黑人搬进来,他们的白人邻居们往往就会陆续搬走,本地的房价也不断下跌,最后形成一个完全的黑人街区。这个街区在白人居住的时候治安很好,黑人居住的时候治安就变得很差。

白人避开黑人,看起来似乎是怕黑人,但对黑人下手最狠的也是白人。据美国联邦调查局200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2003年美国发生的总共7489件仇恨犯罪案中,有3844宗涉及族裔仇恨,针对黑人的族裔仇恨犯罪案在其中占到51.4%,达2548宗,是针对其他所有种族的此类犯罪总数的两倍多。而犯罪人当中62.3%是白人。

然而,自从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美国政府的补偿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力度不小,实际上是给了黑人不少优惠的。黑人上学学费往往比其他种族的人更便宜,被大学录取的机会更多,获得奖学金的机会更多,甚至去银行贷款的利息都可能比其他种族的人更低,政府职能部门录取公务员的时候要给黑人保留一定比例。美国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对黑人进行“扶贫”,而只有少数黑人精英收益,绝大多数黑人仍然处于贫穷之中,这不禁让很多人产生“扶不起的阿斗”的印象,而进一步的推论当然就是“先天不足”了——这话在美国不能公开说,但却是许多人内心中的判断。

本钨丝如果是在美国,也不敢说黑人“扶不起来”这样的话。但所幸本钨丝现在是在中国,不用在乎美国的“政治正确”。本钨丝认为,黑人群体的确有能力问题,但不是先天智商不够,而是后天各种条件制约的结果。

最大的问题是家庭的不完整。奥巴马在一个演讲中曾尖锐地指出,美国超过一半的黑人儿童生活在单亲家庭:“(黑人社会)有太多父亲失踪,有太多父亲未尽到父亲责任 … 他们不负责任,行为举止就像个男孩,而不是个男人。我们家庭的基础因此遭到削弱。”家庭是一个群体高级文化传承的重要通道,这一通道如果是残缺的,必然会影响到文化的积累。从总体上说,单亲家庭的教育会比双亲家庭差(尽管会有个别反例),其对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一生的。而一个孩子既然是在单亲家庭长大并对此习以为常,长大以后也容易有样学样,同样制造出一个残缺的家庭,而且在自己的社区里并不承担什么社会压力。

黑人家庭的残缺,是一个层层累积而成的问题。且不说黑人在被卖到美洲之前在非洲是何种家庭和社会形态,在林肯释奴之前,黑奴的法律地位是财产,不具有合法的婚姻和家庭。白人奴隶主一开始只从非洲购买成年劳动力,黑人男性远多于黑人女性,奴隶主也不希望男奴和女奴生育子嗣。后来奴隶主发现让男女奴婚配既有利于管理,也有利于劳动力再生产,于是从非洲购买了更多女奴,使男女性别比例更趋平衡。但在主人许可下成立的家庭是高度不稳定的,有的奴隶被允许与某女奴偶尔发生性关系,但不生活在一起;有的生活在了一起,但可能随时被主人强行拆散——或者是男奴被调离,或者是女奴成为主人的情妇;男奴的早亡,更是造成了不少只有母亲与子女相依为命的奴隶家庭。在奴隶制下,黑人的家庭没有法律保障,这就使得黑人无法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家庭-家族文化。

内战之后,黑人摆脱了奴隶身份,可以缔结合法的婚姻,建立较为稳定的家庭。不过,黑人虽然从法律上被解放了,但在社会生活层面受到沉重的压迫,而且这种压迫没有之前主奴关系中偶尔有的温情脉脉的成分。南方社会对黑人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19世纪后半叶兴起的资本主义大工业更不是有利于家庭生活的。在这种条件下,黑人的婚姻家庭虽然实现了正常化、稳定化,但仍然还难以补上落下的家庭文化功课。

60年代的“民权运动”则在很多方面推动了种族平权。然而不幸的是,在这一阶段兴起的却是“性解放”的文化运动。“性解放”对穷人家庭的伤害比对富人家庭的伤害要更大。富人为了维护财产秩序的稳定,必然会努力维护家庭制度,利用各种资源建立起弱化“性解放”影响的屏障。但穷人没有这样的资源,狂欢之后留下的是一堆残缺不全的家庭。60年代之后,黑人家庭的残缺不全程度超过了此前的时代。这样的家庭缺乏“造血”的能力。政府扶贫的资金投到这样一堆残缺不全的家庭里,基本上就是泥牛入海。

从降生到单亲家庭的那一刻开始,这些黑人孩子们就在人生的起跑线上晚了一步。 而接下来的是一系列的落后。美国地方政府所提供的教育、治安等公共服务是跟当地的房产税征收关联在一起的,当地房产价值高,能收到较多房产税,那么公共服务的质量也就高;如果房产价值低,公共服务也就必然会跌下去。但黑人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房产价格就跌,等到全是黑人,这地方的房产也就不值几个钱了,政府收不到多少房产税。相应地,地方政府能提供的公共教育服务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于是从小学到中学,这些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接受了质量低劣的教育。到上大学的时候,来了优惠政策,学习成绩不错的那几位升上去了,而大部分人就沉下来了,继续在黑人社区里混生活。而这些社区资源少,机会少,一堆人争夺着非常有限的资源,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贫困。那几位得了优惠政策升上去的其实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因为别人会认为他成功是因为优惠政策,而不是他自己的素质过硬。

对比一下同为少数族群的亚裔(其中很大的比例是华裔)吧:他们基本上没有享受着什么优惠政策,大学入学名额甚至有可能被黑人挤走,但只要有平等竞争的机会,其在高等教育领域的表现非常夺目。以加州为例,1996年加州全民公投通过了209号提案后,公立大学招生必须以学生成绩为主,而不是看种族成分。其结果是亚裔在加州公立大学中的比例持续上升,拉丁美裔和黑人的比例持续下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读的学生中,亚裔比例甚至高达46%,超过加州公立中学亚裔学生比例的四倍!亚裔学生表现太突出了,以至于加州参议院提出法案,试图在加州公立大学招生中重新引入种族考量——尽管最后因加州华人的反对而撤回。就起点而言,许多亚洲移民刚到美国的时候,其境况要比美国黑人差得多,但很快就能超过后者,靠的是什么?对家庭与子女教育的重视应该是重要的解释变量。这样的族群根本不需要政府特别照顾;如果他们获得类似于美国政府给予黑人的照顾,美国岂不是要成为亚裔的天下?

有人会问,那黑人总统奥巴马怎么混出来的?朋友,千万别以为奥巴马是屌丝家庭出身,他是高富帅家庭出身!他外婆是夏威夷银行的副总裁!这哥们念的是夏威夷最好的私立中学!这哥们的生父和继父虽然都不怎么靠谱,让这哥们小时候老琢磨“爸爸去哪儿了”,但母系绝对靠谱!所以奥巴马起点高,再享受一点优惠政策,那就跟飞一样地上去了。

好,那为啥本钨丝会判断美国以后仍然解决不了种族问题呢?很简单,扶贫项目是要靠钱养的,这是常识。美国在最有钱的时候都没能解决这个问题,等到没钱的时候就更解决不了了。而美国最有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为什么美国最有钱的时候都解决不了种族问题?这还是跟它社会组织的方式有关。请问,美国能有什么制度、什么组织来帮助黑人建立完整的家庭,为其提供就业,将其训练成有组织有纪律的劳动生产大军?

教会行不行?对不起,教会只提供心灵鸡汤,不管那么多世俗的东西。

共和党和民主党行不行?对不起,两党都是选举机器,不是群众党,更不是基层服务型政党,忙选举都忙死了,根本没有人手来琢磨你这点事。

政府扶贫项目行不行?对不起,人家只给你扔点钱,搞点小优惠。家庭生活要靠你自己,找工作呢,主要也得靠你自己。

求黑人总统奥巴马行不行?对不起,奥巴马本来就被白人怀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关于他的政治谣言一个接一个,为了撇清关系,更没法大力照顾黑人利益了。即便他有心照顾黑人,他指挥得动最高法院吗?指挥得动各州州长吗?

事实上,近年来,黑人所享受的政策优惠正在缩减。今年4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以6∶2同意了各州可以在不违宪的情况下,取消高校招生对少数族裔的优惠政策。这一判决的最大输家就是黑人。而最高法院之所以做出这一判决,可能跟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有深刻的关系——少数族裔的人口逐渐赶超白人规模,继续实施《平权法案》很有可能导致对白人的“逆向歧视”。我们可以说美国最高法院是基于对全局的判断而作出决策,这一决策对于华裔是很有利的,但黑人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牺牲品。对此,黑人总统奥巴马能有什么办法?

谁有办法?这就回到了本钨丝的核心观点上来了:只有GCD才能解决美国黑人的问题——我在这里说的是能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遗产的TG,而不是“摸着石头”摸到太平洋那边的洋共。

要重建家庭吗?这对TG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当年TG有一个非常惊人的成绩:改造了大批妓女,让她们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成为自食其力的社会主义劳动者。改造的难度就在于,许多妓女已经非常习惯了出卖皮肉的生活,而且认为自己挣得比那些干苦力的更多,社会层次更高。但TG通过非常细致的思想工作实现了转化,其干净利落,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在建国后前三十年,一夫一妻制与性道德之严格,也是举世共睹的。

怎么改造黑人社区?要先进去成立党组织,然后做群众工作,把妇联、共青团、工会等群众组织也成立起来,把黑人中的先进分子吸收到这些组织中来。进了组织,你就是组织的人了,你自己的作风得过硬,不能始乱终弃。组织也不亏待你,会给你介绍男朋友女朋友啥的,这样一部分先进分子的家庭生活就能稳定了。对于落后分子,妇联可以起很大的作用,对于那些留了种但不养的负心汉,妇联坚决上门谴责,公开谴责!

接下来呢?接下来还是要解决闲散人等的就业问题。国企吸纳一部分就业,集体企业吸纳一部分就业,你自己做点小生意也可以,但这种人是少数。单位里党工青妇都有,每年还要评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啥的。单位办托儿所,或者几个单位合办一个托儿所,工人中间休息的时候还能去看看孩子。

在这样的单位社会里,种族融合就能做到了。一个车间里白人黑人都有,但不能相互歧视,你一歧视,党工青妇都能管你,弄不好还要挨批斗哦。组织鼓励跨族通婚,生出一堆巧克力色的孩子,好嘛,到这个时候,谁歧视谁呢?

至于社区公共服务的品质嘛 …… 都单位社会了还有这个问题吗?退一步讲,即便不是单位社会,TG领导的社区也绝不会有房产税收入和公共服务品质直接挂钩的毛病。那个是美帝的地方分权制度下出现的特有现象。对TG来说,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可以有个大致的区分,但不会是分得特别细的。中央看到地方某社区有问题,可以随时拨钱,甚至还可以号召其他地方来对口支援。对口支援关系一旦建立,不仅是一个政府支援另一个政府,紧跟着就是一个学校支援另一个学校,一个企业支援另一个企业 …… “对口支援”这种现象在美国的联邦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联邦政府不可能指挥得动那些州政府。

本地缺少有能力带头人吗?没关系,组织给你派一个,可以是白人,也可以是黑人,一扎扎到村里,街区里,一干就是十年。当地组织涣散的,他帮助重新建立起来。你凭啥让他这么干呢?因为他跟党发过誓要献身的,这是大道理。再说,他不干,这官就升不上去,这是小道理 ...... TG会对自己的干部软硬兼施,把大道理和小道理结合在一起来讲,用低工资让他们干许多事。这个美国搞不了,他们只会小道理那套,官员也有人权那。

干部当然也会偷偷搞腐败,而且可能贪得不少,但有党工青妇看着,有群众看着,种族团结的高压线是不敢碰的。贪污可能死,碰高压线必然死。贪污引发的是官民矛盾,但不是种族矛盾。黑人群众白人群众一起来批贪官,还增进了种族团结呢。

以上是计划经济条件下的推演。即便到了今天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TG仍然有招数来防止问题变得更糟糕:第一还是加强作为跨族群组织的党组织和群众组织建设,黑人干部白人干部都要培养,碰到问题了,能有跨种族的协调机制存在;第二是在教育投资上向黑人社区倾斜,而不是任由房产税和公共服务挂钩的机制发挥作用; 第三是仍然可以以超市场的政治逻辑,要求企业(至少是国有企业)招聘多少比例的当地人,至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之类的说法,听一听就行,机械执行会对种族关系造成极大损害的;第四是仍然可以搞地方单位之间的“对口支援”;第五是仍可以搞干部下派,而且可以一派几十万!这些招数未必能保证成功,但没有这些招数,当下就可能会失败!

有人会说,这些应对方法也太不符合自由主义了啊!你说对了,本钨丝说的解决方法本来就不是自由主义的。不仅如此,本钨丝向来认为自由主义逻辑很难解决高强度的种族冲突和民族冲突问题。

——你主张要着力塑造公民身份,弱化种族身份和民族身份。但在身份证上取消种族身份和民族身份登记,优惠政策不再与特定种族或民族挂钩,就能弱化种族身份和民族身份么?你改得了证件,但改不了不同群体之间的相互猜疑。这种猜疑就是从日常的生产生活开始的,具有很强的自发性。你保障迁徙自由,白人就搬走了;你保障历史上形成的地方分权,于是地方政府用房产税养公共服务,屌丝社区只能得到屌丝服务。迁徙自由和地方分权都是符合自由主义的大道理,但它造成的结果就是种族自然隔离了。而你又主张一个手里没有多少资源的“有限政府”,这样的政府必然没有手段去改变日常生活的条件,改变不同族群相互之间的猜疑。

——你主张发展全国统一的自由市场,将那些结块的群体打碎,变成原子式的、可以自由组合的“个人”。 但你不知道种族和民族这样看似传统的身份恰恰可能是在市场竞争中才得到强化的吗?市场竞争必然会形成社会分层。穷人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愿赌服输”,不怨政府不怨社会,活不下去了默默自己跳楼去;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必然会为自己的不利找一个原因,并且试图抱团重新夺回优势地位。于是自然的特征、历史上留下的记忆和符号都会被征用,以塑造某种集体认同。

——你实在没辙了,就退回到“法治”话语乃至“反恐”话语,把那些示威者都界定为犯罪嫌疑人乃至敌人,然后用专政机器去镇压。自由主义在这里回归到其霍布斯主义的基座。这就是密苏里州的警察干的嘛 …… 但有用吗?骚乱是变得更大了还是更小了?镇压本身,恰恰成为新的怨恨的生长点。

你如果真是一以贯之的自由主义者,就不要假装你能用自由主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一点都不想混用其他派别的方法,最好承认你解决不了,然后说这是“自由的代价”,最后只能怪“人性”。当然,最彻底的是像哈耶克那样,否认这是个问题。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中说过,舆论的强制并不侵犯自由,维多利亚时期的严苛道德,哪怕逼得一个人上吊自杀,也不算侵犯他的自由。群众自发的对黑人的歧视,如果只是在舆论层面,没有发展到攻击其人身,哈耶克会很爽快地认为这不够成强制,被歧视的黑人仍然是自由的。按哈耶克的原理,政府不许大家搞自发的种族歧视,用大家交的税金搞“补偿行动”,给黑人优惠政策,才是侵犯了大家的自由呢。

TG知道,身份认同是在社会的运动过程中被塑造出来的,要打掉旧的认同,就必须塑造新的认同。要塑造新的认同,就必须打造一个支持新认同的生活世界,而这首先就要从经济基础上,形成相互嵌入、牢不可分的结构,让大家谁都离不开谁——但市场的自发运动不可能形成这样的结构。然后是从意识形态上,让大家意识到这种共生关系,团结歌天天唱。如果不是因为80年代的民族政策反复,如果不是因为在推行经济社会改革的过程中缺少对边疆与内地的必要区分,在喀什这种要害地方也让国企工人下岗,TG可能早已经成功地夯实了“中华民族”认同。

至于身份证上写不写民族成分,那都是皮相。

别告诉我美国通过公民身份塑造,成功地解决了种族问题。密苏里的宵禁和军管就是对你的耳光。

是的,TG现在被许多问题所困扰,在很多方面显得非常软弱无力。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其偏离自身传统变成洋共,或者没研究清楚在新的条件下如何发扬自身传统的结果。面对处理种族问题和民族问题,TG的武器库里拥有的武器实际上比美国政府要多得多,不仅有自身93年历史可用,更有两千多年治理多民族国家的经验可资借鉴。TG在今天解决自己的民族问题,需要适度借鉴美国,尤其是学习如何将许多手段法制化,但千万别把美国看得太高。美国历史上解决类似中国所碰到的民族问题,用的是大屠杀的办法。而美国自身有的种族问题,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解决。

未来能解决么?最大的麻烦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当美国的全球霸权受到挑战,美国的精英们不能持续地将国内矛盾转嫁给外部,美国的国内矛盾就会加速爆发。不管是什么样的自由、民主、人权、宪政高调,到了没钱的时候,都掩盖不住内部各种族群离心离德的态势。

让我们拭目以待。

4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3楼鹰犬

说句心里话,共产党也救不了黑人!格瓦拉又不是没在非洲打过仗!苏联又不是没有输出革命!黑人被歧视根源在哪里呢?看看广州吧,连中国人都嫌弃黑人!一个人嫌弃你,也许是别人问题!全部人嫌弃你,那就得自己找找问题了!

黑人别来 中国落定生根啊 政府不愿意管 我都砍爆你 这种冲动都有了

共产党已经派观海同志过去了,组织很放心他,你们在那跟着他混就行了!

要解救也是楼主去,我是不会去的,楼主可以把你家女人贡献出来去解救黑奴。看看奥黑,出尔反尔的小人,再看看广州的黑人要素质没有素质,要能力没有能力。走到哪里就是祸害哪里。

如果发生在中国,我支持中国警察,一个抢劫犯,怎么死都不过份,不管是一枪还是一百枪。但问题是,这事发生美国,所以我们就不得不联想的人权,镇压和泯灭人性的政府和资本家了。支持美国黑对着美国政府干,美国人只有自家乱了,才不会乱世界。

2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